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唐宝在温暖的被窝里一点也不想起床。

    要不是想到今儿要请客,她肯定能赖床一整天。

    他们这边虽然是新军区,地势比较偏僻,可是条件却不算是很简陋,房子都是新的。

    十几栋三层楼都是军人的集体宿舍,还有两层的五栋家属楼,看着挺气派。

    唐宝他们分到的是靠中间的二楼朝东的套间,她起床后,从空间里偷渡了一碗饺子吃了,这才拿着苹果啃着,出门溜达了一下,闻到饭菜的香味,才发现大家都在准备午饭了。

    这样,她也不好意思去刘小花那儿了,要不人家还要留她吃饭。

    这个时候,她看见一个高挑丰腴的年轻女子走向自己,她穿着一件黑色的呢外套,深蓝色的喇叭裤,还有一双黑皮鞋,看着挺时髦的。

    不过,她的脸色不够白皙,眼睛也不大,眉毛却修的太细,看人的时候,莫名给人一种趾高气扬的感觉:“你就是顾连长的婆娘?”

    那上下打量她的眼神,明晃晃的都是嫌弃。

    唐宝一点也不在意的‘咔嚓咔嚓’啃着苹果,神色淡淡的点了点头:“我是顾行谨的爱人。”

    她可不是包子,不管她是谁,就冲她这态度,唐宝就不想和她有什么瓜葛。

    “我叫周玉珍,我妈叫余风雅,我爸是司务长,你让顾行谨等下过去吃午饭。”她说完,哼了一声,抬着下巴转身就走。

    唐宝继续咬着苹果,心想:后勤主任难道是很大的官?难不成她对顾行谨一见钟情,二见倾心,想让顾行谨休了自己娶她?

    虽然她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狗血,可是说不准自己就是乌鸦嘴,好的不灵坏的灵呢?

    顾行谨拎着两个沉甸甸的竹篮上来,看见她在外面,脸上就带着笑意:“快进去,外面冷,你是不是想我了?我去买菜了。”

    唐宝觉得他现在越来越会给他自己加戏了,从哪儿看出来自己想他了?她明明是不怀好意的瞪着他好不好?

    不过,看在他买菜回来的份上,她还是乖乖的跟着他进去。

    “我去食堂打饭,”顾行谨把两个菜篮子放在厨房里,又拿着两个铝的大饭盒出来,笑着道:“外面起风了,有点冷,你就在这等着,我去食堂打饭回来吃。”

    唐宝看着他对自己笑了笑,就大步离开,心里也有点郁闷:他这么勤快,自己就算是想和他闹,好像也不好意思胡搅蛮缠的闹腾吧?

    顾行谨小跑着回来,唐宝已经把碗筷拿出来等着他了,一边从饭盒里扒饭,一边看着他道:“我都忘记提醒你了,今儿有人请你吃午饭,你现在赶紧走吧!”

    “别闹!”顾行谨夹起红烧肉,就把肥的那部分咬了,这才把瘦的放到她的碗里,笑着道:“快点吃,等下凉了就不好吃了。”

    说完,又把几块瘦一点的红烧肉放到她的碗里。

    “够了,我不要了!”唐宝一边吃,一边问他:“对了,司务长是多大的官?是不是管你的?”

    顾行谨被她这话逗笑了,摇头叹息:“幸好你问的是我,要不肯定被人笑话,我这连队管理后勤的是肖强这个副指导员在管,具体执行主要还是由司务长管理!”

    唐宝嗔了他一眼:“你就直接告诉我,司务长是多大的官!”

    “司务长是连队里主管各种日常生活方面的士官,伙食、住宿、还有连队里的财务等大小事都归司务长管。”

    顾行谨一口气说完,又补充了一句:“司务长官不大,管的事情却不少,不过管不到我头上。”

    唐宝夹了一筷子大白菜咽下后,这才疑惑的开口:“那就奇怪了,先前有个年轻姑娘过来,说她叫周玉珍,她爸是司务长,她妈叫玉雅?还是什么风雅,说让你过去吃午饭呢!”

    她记不清楚那个名字,顾行谨心里也没往别的方向想。

    顾行谨大口的吃着饭菜:“我又不认识他们,不去!你多吃点饭成不成?我先前看了,给你留在锅里的鸡蛋你也没吃,你多吃点好不好?”

    “我真的吃饱了!”唐宝见他怀疑的眼神,只能低声道:“我先前太饿了,就吃了一盘饺子,躲在家里吃的。”

    说完,赶紧又从空间里拿出一盘饺子,陪着笑脸道:“你尝尝,这烤饺外宿里嫩,可好吃了。”

    顾行谨看着她眉眼含笑的模样,想说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凤眼无奈的看着她:“在家里我就不说你什么了,要是敢在外面从兜里掏出糖,或者是苹果橘子什么的,你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知道了!”唐宝夹了个饺子喂到他的嘴里,那讨好的小模样别提多乖巧可爱了:“小老公,你多吃两个。”

    这老公就老公,还在前面加一个小字,弄得好像她还有大老公一样。

    顾行谨瞪了她一眼:“无事献殷勤,就知道你做错事了。”

    “顾行谨,你够了啊!”唐宝瞬间收敛了笑容,瞪着他不客气的道:“还不是你昨晚上太过分了,害的我早上都起不来!怎么着,还想收拾我?来啊,我倒是想看看,你还想怎么对我不客气。”

    顾行谨凤眼一眯,眼神就落在她那红润润的唇上,就像是猫看到鱼一样眼神放光的轻笑:“等晚上你就知道了,你就会知道昨晚上我已经够客气了,今儿晚上我们也可以试一试不客气的那一种。”

    唐宝一时语塞,干脆起身去厨房:“你真是太不要脸了!”

    顾行谨笑得像是偷油吃的老鼠,他发誓自己没看错,刚才唐宝脸红了,嘿嘿。

    他吃了饭,就去借了两个煤球炉,人家还给他塞了点自家晒的干菜,或者是葱蒜什么的。

    这边的家属楼有两个楼梯上下,每层有十户,现在这楼层只住了十多户,唐宝他们边上的两户都没人住。

    顾行谨干脆借了桌子椅子放到了自家边上的空房子里,也免得自家太挤。

    今儿请的也就是关系亲近一点的熟人,还有昨儿认识的几个人。

    不过远亲不如近邻,这层楼里现在住的这八户人家,她也准备了一斤左右的牛轧花生糖,每家都送,也都认个门。

    刘小花就住在楼下,她的肚子还不明显,因为孕吐也瘦了不少,可是精神却很好,看见唐宝就千恩万谢。

    唐宝一边把糖递给秀春,一边笑着道:“这是好事,我听说你害喜的厉害,我给你把脉瞧瞧。”

    “那真是太好了!”刘小花也不扭捏,让她给自己把脉。

    唐宝把脉后就笑着点头:“放心,孩子已经快三个月了,脉象很好,你就是得多吃点,这样孩子才会有营养。”

    刘小花本来还担心自己现在年纪大了点,这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样了,要是唐宝再不来,她都想去医院检查一下身子。

    就算是她平时再节俭,可是这钱还是舍得的。

    可是她是吃了唐宝给她开的中药后才有孕的,心里更相信唐宝这个中医点。

    她拿出了几个布袋,里面都是已经做好的布鞋,笑着道:“我本来想给你寄过去的,可是又不知道地址,幸好安邦说顾连长也过来,我就想着当面给你也行,就是里面的单鞋要明年才能穿了。”

    唐宝当时只是开玩笑一样,说自己的鞋子以后都归她了,可是现在看着二十多双鞋,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嫂子,我就是那么一说,你怎么就当真了呢?”

    “这是必须的啊,你当时都没收我的药钱。”刘小花很执着:“当时我就说了,要是我能怀孕,你的布鞋我就全包了,你是不是嫌弃这布鞋不如皮鞋好看?”

    唐宝只能摇头:“药钱已经用你那些布鞋抵了,我不能白要你的鞋,我算你钱。”

    “别和我算钱,就算是给我钱我也不要!”刘小花对这很执着:“我这只是费点功夫的事,你要是给钱,那我这鞋子就不给你了,这不成强卖了吗?”

    唐宝脚上穿的棉鞋就是她上半年给自己做的那双,穿着确实舒服,而且她给做的鞋子,都是按着自己先前给她的尺码做的,她最终还是收下了,却也和她说好,以后就每年一双单布鞋和一双棉布鞋,多了自己也不要。

    反正自己白拿了她的鞋子,下回多给两个孩子点吃的,再给一些布料也算是有来有往。

    刘小花见她收了自己的鞋子,这才露出笑容,和她说起这边的事情:“一些鸡鸭鱼肉什么的,也有人拿过来卖,就在外围副食店边上!

    这里没有过路的客车,不过每天后勤的采购车会去趟镇里,定点去固定的地方等着就行,你以后要去镇上,就喊我一起去,我们可以直接坐采购车去。”

    又压低声音道:“这边的人有几家不大好相处,嘴碎,还有一家的人手脚不干净……不是说那个什么宁得罪君子不能得罪小人吗?我就是一说,这样你以后遇见她们也不会吃亏是不是?”

    刘小花细细的同她说着这边的情况,她比唐宝早来三个多月,因为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在这里怀上的,她对这里还挺喜欢的。

    顾行谨明儿就要开始去练兵了,手下的一千多人里,有他以前的属下,更多的却是各连队里的尖子。

    当然,总共也有八支连队,到时候也会有淘汰的。

    按照先前的打算,是每个连队都会淘汰一部分人。

    顾行谨虽然没到,可是他身边的副指导员肖强,几个排长队长都被挑来,在他没到的时候,监督自己连队的日常训练。

    不过,等他明儿开始训练,估摸着会有一段日子没空陪唐宝。

    因此,他今儿把洗洗刷刷的活全都给包了。

    他烧菜其实比唐宝还好吃,出手又很利索,唐宝想帮着拔鸡毛,他又舍不得:“你别沾水了,去把木耳蘑菇浸泡起来,再把生姜大蒜给切了,这里留着我来就好。”

    “好的,”唐宝蹲在他边上,侧头就轻轻的咬了他的下巴一口,甜甜的道:“好同志,好男人,继续努力,保持这好习惯。”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老婆实在是太会勾人了,也太缠人了,可是心里别提多美了,笑着问:“你想吃啥菜?”

    唐宝眼睛一亮:“酸辣土豆丝,梅干菜扣肉,鱼头豆腐!”

    顾行谨好脾气的应下:“行,你想吃的都有!”

    现在能住在家属楼,能来随军的,家里男人级别都不可能太低,不过,招待客人也很少像顾团长那么大方,鸡鸭鱼肉全都有。

    唐宝觉得他们不能越过顾团长,就没买鸭,鸡、猪肉,还有鱼,再加上土豆,花生米,大白菜,芹菜,萝卜什么的。

    这一准备,也有十多个菜,也算是很丰盛了。

    等到下午四点,唐宝和顾行谨就一起动手。

    顾行谨做了梅菜扣肉,香菇炖鸡,鱼头豆腐,红烧鱼块和红烧肉,还有酸辣土豆丝。

    唐宝就讨巧一点,做了一锅骨头炖萝卜,油炸花生米,炒肉,清炒大白菜,芹菜肉丝,和木耳肉丝,

    他们才做好,外面就传来一阵脚步声,还有男人的大嗓门:“好香啊,快开门啊!”

    顾行谨要去开门的时候,却转身看着唐宝,一拍自己的脑门,低声道:“不好,我忘记买烟酒了,你那空间里还有存货吗?”

    唐宝赶紧点头,心念一动,桌子上就多了六瓶二锅头还有十几瓶啤酒,又拿出两条大前门,这才看着他得意的笑:“这些够了吗?现在不怕我露馅了是吧?你得好好报答我知道吗?我就是传说里的田螺仙女。”

    顾行谨低头在她的唇上用力的亲了一下,暧昧的道:“是,我晚上肯定好好的报答你。”

    说完,自己赶紧去开门:“来了,来了,你们来帮忙把这些菜端到隔壁去。”

    “好家伙,这味道可真香啊!”顾团长进来都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看着自己边上的罗薇道:“你闲着没事也来和弟妹学学。”

    罗薇瞪了他一眼:“你不是说我笨吗?这就得你先学,等你学会了再好好教我。”

    后面的男人们都笑着起哄:“还是嫂子的注意好,就该这样!”

    人多,很快就把这边的饭菜端了一份过去,男人们就在那边说说笑笑的开吃。

    这边的客厅里就坐了一桌女眷,带来的孩子们就站在自家妈妈的身边吃,吃几口,又跑到男人那边去吃。

    刘小花还是没来,她闻不得烟酒味和肉味,不过,赵友邦倒是带着两个女儿来了,秀春和秀萍就乖乖的坐在一边,两人的碗里都是红烧肉,还有鸡肉香菇什么的。

    王玉仙今儿也带着儿子硬凑上来了,她男人也是连长,来到这陌生的地方,自然就凑上来。

    她一来就先四处瞧了瞧,见这家里收拾的干净利索,还酸溜溜的道:“还是你聪明,让男人去隔壁吃,你都不知道,上回我家请客,那满屋子都是烟酒味,可真是其实我了。”

    又假惺惺的道:“可惜那时候你们没来,要不我肯定不会落下请你们,反正不过是多两双筷子的事,你说是不是?”

    唐宝心里再不耐烦她,也不会和她一般见识,笑着点头:“你说的对,大家赶紧吃菜,凉了就不好吃了,都别客气啊!”

    现在她只想用吃的堵住她的嘴,免得说出自己不爱听的话。

    罗薇吃了块红烧鱼,不住的夸:“你这鱼的味道真不错,一点腥味也没有。”

    大家动手的速度也不慢,有带孩子的还把鸡肉夹到碗里,催着他们赶紧吃,一时间都没人说话,都只顾着埋头大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