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动手夹菜的速度也不慢,有带孩子的还把鸡肉夹到碗里,催着他们赶紧吃,一时间都没人说话,都只顾着埋头大吃。

    这圆桌按说坐十个人不会挤,可是却有二十多个孩子挤在自家妈身边,看着就都是人头。

    就唐宝这边空一点,她的左边是罗薇,罗薇是没有孩子,想带也没人带。

    右边的中年妇女也挺和善的,她也没带孩子来,说是孩子都去上学了。

    另外的八个女人,都带着大小不等的孩子,而且年纪小的那几个,都用手抓着吃,那狼吞虎咽的模样,就像是饿了一天没吃饭一样。

    她倒是不在乎他们吃,只是怕他们卡着鱼刺,笑着提醒:“嫂子们,让孩子们多吃点肉,吃鱼的时候小心有鱼刺。”

    “你说的是,我就给儿子吃肉,不让他吃鱼。”有个女人抬手就摁了儿子的鼻涕,随手甩了,就往自己裤子上一擦,又往儿子的嘴里塞了块鸡肉,笑容满面的道:“这么体面的菜,比饭店里的味道都好,妹子你的手可真巧。”

    “那嫂子多吃点。”唐宝客气了一句,都有些不忍直视,默默忍下不适,赶紧移开了目光,也不多说了,免得讨人嫌。

    再说了,现在的人都爱吃肉,这鱼还是她自己和罗薇她们吃的多。

    刘祥这个淘气的孩子可能是被自家爸爸给收拾了,抽抽噎噎的进来就来到王玉仙的边上。

    王玉仙赶紧搂着儿子问:“别哭,和妈妈说,是谁欺负你了?”

    “爸爸打我了!”刘祥看见对面的唐宝,正细心的给秀春和秀萍夹香菇,也嚷嚷起来:“我也要吃那个。”

    “你这傻子,有肉不吃,还吃这……”王玉仙当着唐宝的面,不好说她们是‘傻子有肉不吃,却吃草’,却也拿自己的儿子没法子,给他夹了一朵香菇。

    刘祥平时在家也没少了他的肉,在爸爸那边又吃了不少肉,其实已近吃饱了,不过是看她们姐妹在吃香菇,这才感兴趣而已。

    这边很少有香菇干,他吃了一个嚷嚷着还要,弄得王玉仙都好奇这是啥味,自己夹了一个吃,香菇里满是鸡肉的鲜味,吃着味道确实不错。

    不过,她发现的晚了,大瓷锅里只剩下一点鸡汤了。

    “你这是从哪儿买的?”王玉仙砸咂嘴,回味着香菇的味道,好奇的问:“我都没看见过,味道还不错,你还有就均我一点,我给你钱。”

    唐宝摇了摇头:“我也没了,这是在新安的时候,贺婶婶给我的,她也是娘家嫂子来带给她的。”

    其实这些是西北的沈大他们给她寄的,这边是有钱也买不到的好东西,自己可舍不得给她们。

    罗薇笑着问:“我二嫂的身子好些了吧?”

    她们是堂妯娌,本来也不是很亲近,前几个月贺玉杭嫁人,回去的时候,因为唐宝这个外人倒是亲近了很多,妯娌之间也有话说了。

    而且她那个时候看见林雅芬身子都被唐宝调养的不错,自己这心里就更纠结了,主要是担心,要是唐宝查出来是她不会生孩子,那自己就进退两难了。

    “现在挺好的……”唐宝乐得转移话题,和她说起闲话。

    王玉仙倒是也听说过唐宝住在贺政委家,心里嘀咕她年纪轻轻的就踩低捧高,却也不再提香菇干的事情。

    孩子们吃饱了,就往外跑,毕竟家里就这么点地方,实在是没什么好玩的。

    而且唐宝先前把房间的门给锁上了,不是她小气,而是怕小孩们把房间里糟蹋得乱七八糟的,她宁愿先小人后君子,免得最后被褥都被弄脏了,人家轻飘飘的打骂孩子几句,自己却得累死累活。

    反正昨晚上,她看见顾团长家的房门也锁上的,自己这是有样学样。

    说真的,看见这些小孩子咬着手指头流着口水,挂着鼻涕的模样,她都不想生孩子了。

    不过,她今儿没吃避子药,以后也不吃了,有了孩子就回家,家里那么多人看孩子,自己肯定累不着。

    这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顾行谨和唐宝送走了客人,就赶紧收拾碗筷。

    至于借来的桌椅什么的,人家走的时候顺手就带走了。

    这些菜几乎都是盘盘光,连汤汁都没剩下,就算是有剩下,唐宝也不乐意留着吃。

    顾行谨把借来的碗筷和煤球炉什么的,也都连夜还了,免得明儿唐宝不能睡懒觉。

    趁着他去还东西,唐宝就快速的用热水擦洗了一下,自己就赶紧躲进被窝里,免得他又让自己洗澡。

    她原本是想装着睡觉,可是等到被窝暖了的时候,她还真的睡着了。

    顾行谨回来看见床上的人已经呼吸均匀,黑曜石般的眸子闪亮,笑得炫目迷人,低声道:“小笨蛋。”

    今儿她也累了,就算是醒着,自己也舍不得折腾她啊。

    ……

    昨儿晚上没有进行一些高难度的床上的运动,第二天唐宝七点就醒来了,模糊的听到有整齐的训练声从禁闭的窗户里传进来,她才发现顾行谨早已经不在了。

    在温暖的被窝里又赖了半个多小时的床,她这才打着哈欠起来跑去厕所。

    这里的天气比较冷,唐宝觉得很适合冬眠,决定自己多着一些菜,这样自己就能赖床了。

    可惜不能带顾行谨进空间,要不自己就让他瞧瞧,小白整天在树上睡觉,自己也都没去打搅。

    这大冬天的,她决定和被子相亲相爱。

    从空间里拿出一条大草鱼修理干净,又拿出前儿买的猪脚,泡了一些黄豆。

    然后自己又开始整理空间,等看见堆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十几只狍子野鹿,她又开始流口水了,这些可都是小白给自己的啊,自己就是先前趁着顾行谨住院需要进补,这才让老爸偷偷摸摸的修理了一头野鹿和一只狍子出来,那味道真是美极了。

    她忍不住诱惑,又割了一块还没吃完的野鹿肉,准备弄个鹿肉汤,其实酱鹿肉或者烤鹿肉的味道会更好,可是香味太浓郁,她怕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早上的时间过得快,唐宝做好菜,看着时间快十一点了,自己又忘记了做饭,幸好昨儿菜没剩下,饭倒是剩下一些,自己炒个蛋炒饭就差不多了。

    香喷喷的蛋炒饭才撒上葱花,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

    “来了!”唐宝去开门,又看见是昨儿那个眼高于顶的姑娘,没好气的道:“你找错人了吧?我们不认识你。”

    她眼神一挑,嘴角往下耷拉,一副十分不高兴的样子,眼神里略带嫌弃的看着她,就捂住了自己的鼻子,含糊不清的打道:“什么味儿啊?难闻死了。”

    这做饭肯定是免不了油烟味,可是唐宝也知道自己不至于这么浓的味,那就只能说面前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她也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板着脸道:“把手挪开,我要关门了。”

    里面菜的香味,浓郁的散开,周玉珍忍不住吸了吸鼻子,暗自琢磨她这个败家子又弄了什么好吃的。

    她可是听说昨儿晚上可丰盛了。

    她情绪没有半点遮掩,唐宝的神色有点冷,这二货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拿鼻孔看人,她算哪根葱?却又一副嘴馋的模样,真是奇葩的要死。

    “我是你的小姑子,”她不满的瞪着唐宝,挤开她就往里面走,牛逼轰轰的开口:“我也还没吃午饭,中午就在这吃了。”

    “小姑子?”唐宝一时不察,被她挤了进去,伸手就拉住她的手腕,微微一用力,疼的她哇哇大叫,这才冷笑:“我小姑子好好在读书,你算是哪根葱?”

    周玉珍这才感觉到害怕,疼的哭了出来:“我真的是你的小姑子,我妈就是你妈。”

    这个时候的她,脸上早就那没有了先前挑剔的模样,这个姑奶奶,动手实在是太疼了,自己赶紧把底牌亮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唐宝忍不住哼了一声,十分嫌弃的道:“开什么玩笑,我妈要是有你这样的女儿,早就被你气死了,我要是有你这样的姐妹,拿早就把你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了!滚出去!”

    唐宝觉得自己今儿遇到了个神经病,这种病自己估摸着是治不了,惹不起,那就只能躲着她了。

    周玉珍被唐宝推到门外,看见大门嘭的被关上,这脸色可不大好看。

    她昨儿亲自来请,结果顾行谨居然半点面子也不给,直接不就去,可把她气得不轻,心里自然记恨上他们,还想着自己今儿要好好的收拾唐宝,没成想却被唐宝关在了门外。

    她揉着自己发红的手腕,真的好疼,气的破口大骂:“你这乡巴佬,我迟早让我哥哥休了你,你给我等着。”

    里面的唐宝听到她喊顾行谨‘哥’,心里更疑惑了:这是哪里来的亲戚?自己都没有听顾行谨说起过?

    她知道外面女的只是看不起自己而已,倒不可能是真的傻子,现在听她在外面说着不干不净的话,她觉得家丑不可外扬,自己还是把人弄进来说清楚好。

    唐宝又打开门,可是周玉珍看见她板着脸的模样,就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退后两步,很警惕的看着她:“你,你想做什么?你不能打我,要不我,我就打死你。”

    “我不打你,”唐宝说完,才发现自己被她绕进去了,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凶巴巴的道:“不是,我什么时候打你了?不就是拉了你一下,你也不能血口喷人啊!”

    周玉珍把自己有点红肿的手腕给她看,红着眼睛道:“你别想耍赖,这证据都还在,我告诉你,你别想……”

    “这是怎么回事?”顾行谨大步走来,看见门口有个女人在欺负自己的老婆,神色严肃的盯着那女人,没好气的道:“同志,你是谁?为什么凶我的爱人?”

    周玉珍看见高大的男人大步走向自己,他身高腿长剑眉星目,声音冷沉好听,他身后的无数阳光把他密密包裹,俊美极了,让她一时间心跳加快,只能傻傻的看着他。

    顾行谨看见她那眼神直溜溜的盯着自己,心里更不满了,皱眉道:“让让,你挡着我回家了。”

    “不要,哥哥,我是你妹妹啊。”周玉珍终于回过神,看着他的眼睛,自己的脸红彤彤的,做出惹人怜爱的样子,柔声说道:“你妈妈是余风雅是不是?她也是我妈妈啊?我们不就是一家人吗?”

    顾行谨再度听到那个名字,沉稳的眼神里多了丝暗黑和冷酷,眼中的暴虐渐渐聚集,咬牙切齿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