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家本来也是省里排的上名的富裕人家,开了几家大酒楼,因为祖上曾经是御厨,手艺是真的很不错,算是省里最有名的酒楼,说是日进斗金也不为过。

    余风雅嫁过去就生了儿子顾行谨,算是在顾家站稳了脚跟。

    何况公公大方,婆婆温和,她一开始是觉得自己很幸福的。

    可是很快就发现,自己的男人早在自己怀孕的时候,就出去养外室,游走在烟花之地,乐不思蜀,一点也不因为自己生了儿子就加倍对自己好。

    这让她心里有根刺,在公公婆婆面前告状,公公婆婆面上倒是向着她,对顾修安动了几回家法。

    那个时候的余风雅还年轻气盛,不知道这样会把自己的男人越推越远。

    顾修安被自家爹娘收拾了,干脆自动请缨去镇守外面的酒楼,来了个眼不见为净。

    余风雅这才明白,自己的男人不是个安分的,可是她也拉不下脸来。

    偏偏那个年代,还没有因为自家男人在外面有女人就合离的,就算是她有那想法,娘家和夫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夫妻间磕磕绊绊的过了几年,虽然吃喝不愁,可是想到自己的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自己却要在家养孩子,她郁闷的心情可想而知。

    后来还是婆婆生病了,她侍奉汤药,顾修安也在家安分了一些日子,两人之间的关系有所和缓。

    时隔八年,她又怀孕了。

    婆婆缠绵病榻好几个月,听到儿媳妇又有了重孙,才安心的闭上眼。

    这丧事一办完,余风雅也瘦了很多,偏偏自己的男人一出孝,就又去外面花天酒地,一点也不体贴家里的太太挺着大肚子。

    夫妻间再度貌合神离,余风雅再度生下第二个儿子顾宁谨。

    顾老也头疼自己的大儿子,不愿意让自己的孙子也像他们的阿爹,干脆自己带着大孙子。

    自己没空,就让自己的二子顾修和教导自己的大孙子。

    顾行谨也很争气,什么都学的很快,让爷爷和二叔更是喜欢。

    其实说是余风雅带孩子,可是大都时候都有奶娘和丫鬟带着他们,余风雅只是心情好的时候抱着孩子们亲近一下。

    现在婆婆没了,很多女眷之间的交际应酬,都是她出面的。

    应酬,还有购物,似乎也是让她保持心情愉快的好方法。

    她出门,肯定是有护卫跟着以保安全。

    顾家在那个时候,算是鼎盛时期,家里已经有汽车。

    周红强就是汽车司机之一,他年轻俊俏,白净高大,特别是一笑起来桃花眼特别的勾人。

    而且他待余风雅这个大少奶奶,殷勤又不失落落大方,不仅是余风雅觉得他人不错,在顾家的风评很好。

    一来二去,两个人就暗生情愫。

    周红强是觉得大少奶奶不仅貌美,性子又好,忍不住心生爱慕。

    余风雅是独守空闺清清冷冷,特别是二叔顾修和在死了老婆的几年后,又娶了个貌美的小妻子,两人柔情蜜意,实在是很刺激她。

    一开始,两人之间也只有暧昧,不敢跨出那一步。

    而且余风雅那是有贼心没贼胆。

    周红强是有贼心有贼胆,却没有那个机会,毕竟顾家内院的丫鬟婆子不少,想强来是很难的,要是被逮到,那是要被活活打死的。

    余风雅她毕竟是个美人,闲着没事,保养的好,哪怕是生过两个孩子,也还是美艳动人,哪怕顾修安看见她,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老婆很美,回来自然是忍不住名正言顺的睡自己的老婆。

    这样她又在大儿子十二岁那一年生下了第三子顾少谨。

    哪怕是周红强比她小四年,可是他的年纪也不小了,已经快三十了,在这个十七八岁就结婚的年代已经是奇葩了,连余风雅也催他早点结婚,别为自己耽搁下去了。

    周红强却不愿意,还是一如既往的守着她。

    而顾家因为家产的事情,把顾修安气的去当八~路,可是这一去就没有了消息,顾老托人打听,有人说他在战场上尸骨无存。

    顾老虽然伤心,可是看着他留下的三个儿子,自己的三个大孙子,好像又没那么伤心了。

    却也是因为顾修安,对他们的教导比较严厉,生怕他们像他们那不靠谱的阿爹。

    而周红强也终于起了贼心,有了贼胆,和余风雅成就了好事。

    有些事是让人食髓知味的,有了第一回,就想着第二回,有着余风雅配合,他在无数个夜晚溜进了她的香闺,两人那是如鱼得水。

    可是逍遥快活了一段时间,余风雅发现自己又有了,她本来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打掉这个孩子。

    她毕竟有三个儿子,可是这边是俊朗多情又痴心的情人,心里也是游移不定。

    偏偏两人在为肚子里的孩子去留争执的时候,一时不察,就让顾行谨听到了。

    顾行谨那个时候虽然才十六岁,可是主意却大,和她大吵一架就离家跟着当兵的走了。

    这下,反倒是让余风雅下定决心离开,她觉得自己的大儿子和公公更亲近,肯定会把自己的事情说出去的。

    那个时候的她一点也不担心公公会对自己留在家的两个儿子不好,公公还健朗,二叔对他们兄弟都很好。

    而且二叔膝下只有一个女儿,公公还提起过,让宁谨或者少谨过继给二叔。

    这些年她积攒下不少的钱财,又管着家里的人前往来,去支了一大笔钱,带着自己的钱财和周红强跑了。

    回到周红强的老家,看见他家里的寡妇娘,还带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这才知道他先前和别的女人已经生了个女儿。

    哪怕知道他隐瞒了自己,可是余风雅已经是没有退路了,她是私奔出来的,婆家和娘家都回不去了,而且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

    最重要的是周红强自知理亏,是真的对她好,对她是百依百顺,让她心里再一次的感觉到了安心和幸福。

    对外的说法,那就是周红强从外面带回来的老婆是寡妇,现在两人都是二婚,那就不铺张了,简单的领了证,给大家分了糖也就算了。

    余风雅对九岁的女儿,心里还是不痛快,可是她现在看的多了,经历的也多了,干脆把人往蠢里养。

    毕竟她先前看到过很多太太,奶奶们,都是把男人外室的孩子养残了,这比弄死好,还得了个好名声。

    特别是她又给周红强生下了个儿子,待周红强前妻留下的女儿又宠,连婆婆都觉得自己的儿子有老婆运,这后娶的老婆不仅有钱,还孝顺。

    看在自己大孙子的面上,待这儿媳妇也是笑容满面了。

    前几年,周红强走了路子,这才在军里得了副司务长的位置,这位置既不用去前线打仗,也不用训练,还能照顾家里,还有点油水。

    主要是说起来这位置也好听。

    这回是接到命令过来的,不过他也从副司务长转正,现在是司务长了。

    他这司务长管着营地里一万多人的吃喝住行,自然是要了解一下各连的几个顶尖人物,那天他看见贺团长他们去接顾行谨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

    没想到这天下有这么巧的事情,自己竟然会碰到顾家大少爷。

    他也很怕遇见顾行谨,要是顾行谨嚷嚷出去,始终是自己理亏。

    可是想不碰面那又是不可能的,等到开会什么的时候,自己总不可能每回都‘生病吧’?

    他和余风雅商量的时候,被女儿周玉珍给听到了,她觉得自己给家里人分忧解难的时候来了,想让阿妈夸夸自己,自作主张的就过来喊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