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珍觉得,要是自己能把顾行谨这个大哥带到自家阿爸阿妈的面前,他们肯定会好好夸自己。

    那样,自己就能提要求,不嫁给那个阿爸给自己定下的男人,那个男人个子不高,人也不好看,她一点也不喜欢。

    顾行谨再度听到‘余风雅’这名字,沉稳的眼神里多了丝暗黑和冷酷,眼中的暴虐渐渐聚集,咬牙切齿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周玉珍被他凶狠的眼神看的吓了一大跳,退后两步靠在墙上,色厉内荏的睁大眼睛看着他:“我,我阿爸阿妈不可能认错你的,你别想耍赖,你怎么能这么不孝……”

    唐宝在边上看见楼下有人好奇的往楼上看,赶紧轻咳一声,提高声音开口:“行谨,我们还是过去一趟,把误会说开吧?”

    她一开始嫁给顾行谨的时候,还以为他不仅是没钱,还是没爹没妈,就只有弟弟妹妹,现在不仅冒出来早就战死沙场的阿爹,现在又要冒出来亲娘了吗?

    想起顾修安的冷漠无情,还有赵家母女看着柔弱,却是笑着要人命的主。

    这边的这个继女,看着倒是胸大无脑的,她现在就希望,他们一家子都是没有脑子的,这总比满肚子阴谋诡计的好。

    顾行谨听到唐宝的提醒,才反应过来自己是真的被气晕头了,收敛了怒色,淡淡的道:“我去一趟就好,你先吃午饭,不用等我。”

    唐宝见他在这个时候,还关心自己肚子饿不饿,心情一下子就变好了,低声道:“没事,我陪你一起去,就算是有人看见你去,也不会多猜疑什么。”

    反正看他现在这样子,不像是要认亲的打算,自己还是跟着他,免得到时候闹起来,被人瞧见影响不好。

    周玉珍见他们不搭理自己就离开了,赶紧跟上:“等等啊,你们等等我啊,我给你们带路。”

    她觉得他们也太不配合自己了,要是他们自己去找阿妈,那他们到时候不把这功劳算在自己头上怎么办?

    ……

    周家的房子就在最后面,最后面的是大套间,有三室一厅,就在贺团长家的隔壁。

    余风雅在饭桌边摆碗筷,回头看见顾行谨,瞬间红了眼睛,伸手捂着自己的嘴,低低的喊了声:“你,你是行谨!”

    她这两天也在犹豫,不知自己该怎么面对这大儿子,想见他,又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太丢脸。

    被自己的儿子知道自己还在顾家,却和别的男人有了孩子的事情,让她觉得很难堪。

    也怕再次见面,自己被他毫不留情的呵斥‘水性杨花’,这才迟迟定不下决心。

    周玉珍看见她激动的神色,赶紧凑上去笑着道:“阿妈,我把哥哥找回来了!”

    余风雅一听她的话,看见她得意的神色,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别说夸她了,她现在只想揍她一顿。

    什么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这样就是。

    原本她都盘算好了,跟着罗薇去一趟顾行谨那,先在儿媳妇那刷刷好感,到时候自己和儿子闹僵了,这儿媳妇也能吹吹耳边风。

    可是现在好了,一切都被自己‘宠’着的‘好女儿’给搞砸了。

    顾行谨俊朗的脸上像是覆了一层冰,凤眼凌厉如刃,硬邦邦的道:“这位女士,你怕是认错人了,我不认识你,请你以后不要打搅我,免得让我想起一些不好的事情。”

    “行谨,”余风雅的眼泪流的更急了,哭着上前:“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们,可是我当时也是无路可走了啊,你阿爹在外面花天酒地,我也是个女人……”

    唐宝在边上暗暗赞叹这便宜婆婆实在是美,哪怕她现在已经是四十多了,可是身段依旧前凸后翘,眉眼俏丽,除了眼角淡淡的细纹,都看不出她的真实年纪。

    而且人家还会穿,米黄色的羊毛衫,灰色的呢裤子,哪怕系着围裙,也是难掩她那秀丽端庄。

    又这样哭的梨花带雨,让唐宝都觉得自己能原谅她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

    哦,不对啊,她本来就没有对不起自己。

    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蓝色棉袄棉裤和黑色的棉鞋,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回去打扮一下再来?

    这儿媳妇被婆婆碾压下去,好像有点丢脸啊。

    这个时候,周红强穿着一身军装从外面大步进来,他高大英俊,桃花眼带着关切,一脸担忧的看着他们,上前来到顾行谨的身边,低声道:“大少爷,是我的错,你不要怪她,她一直很惦记你们,要是你心里还有怨,我认打认罚。”

    “我不想看见你们!”面对这男人,顾行谨凌厉的眼神透着能将人抹杀的锋利,浑身散发着阴冷刺骨的冷厉,带着刻骨的恨意,硬邦邦的道:“以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司务长。”

    他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余风雅却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哭着道:“行谨,我知道你恨我,可是……”

    周红强来到唐宝的身边,陪着笑脸低声道:“我们先出去说几句话可以吗?”

    唐宝秒懂,这是让自己把地方腾出来。

    她点头离开,周红强就狠狠的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

    在外面眼高于顶,不可一世的周玉珍,此时就像是鹌鹑一样,轻手轻脚的窜了出去。

    唐宝看的目瞪口呆,随即心里一琢磨,就更佩服里面的女人了,在继女面前,她是慈母,严父却让他来做。

    周红强在一边和女儿低声的嘀咕了几句,估摸着是弄明白了前因后果,明白他们被女儿坑了,也只能用拳头顶了顶下巴,来赔不是:“对不住,是我们没管教好她,给你们添麻烦了。”

    唐宝很想说:做错事说对不住有什么用?

    可是她面前这高大英俊的男人,笔挺的军装,满是歉意的桃花眼,让她都不忍心为难他了。

    她觉得自己这样好像不大好,可是人长得帅,确实是沾便宜啊。

    “没事,她年纪还小不懂事。”

    周玉珍听到唐宝的话,觉得自己被她看扁了,上前就来了句:“我已经十八了,不小了。”

    今儿发生的事情,和她想的不一样。

    她本来以为自己多了个很厉害的哥哥,没成想人家正眼都不瞧她一眼。

    不是,正眼瞧她的那一眼,吓得她腿都软了,脑袋都蒙了。

    而且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和她想的不一样,她又不笨,自然是明白自家爸妈理亏,这才不去找顾行谨。

    唐宝面对这缺心眼的姑娘,露出了一脸的慈母笑:“确实不小了,那你得懂事点了啊,下回别这么鲁莽了。”

    周玉珍睁大眼睛看着她:“……”

    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被她将了一军,所以说嫂子什么的太讨厌了,娶了媳妇忘了妹妹的哥哥也很讨厌。

    周红强觉得自己没眼看这蠢女儿了,低声呵斥:“我看你迟早有一天会被蠢死。”

    他觉得自己不能任由女儿这样蠢下去了,要是嫁人后,也是这性子,那亲家还以为自己不是报恩,而是报仇,这才把女儿嫁过去呢。

    周玉珍还是很怕自家阿爹的,低着脑袋退到一边不说话了。

    周红强现在没空收拾女儿,自己在门口轻轻的走来走去,明显是想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

    说真的,唐宝也很好奇他们母子时隔几年才相见,现在会说些什么?

    不过,门口经常有人路过,和周红强打招呼。

    周红强只能带着笑脸不住的点头,打着哈哈;“你赶紧去吃午饭,我,我已经吃过了,在这晒晒太阳。”

    十几分钟后,顾行谨板着脸走出来,也没和周红强打招呼,和唐宝离开。

    和见到死而复生的顾修安相比,他见到余风雅的时候,明显是激动多了。

    看着他眼里的愤怒伤心,唐宝觉得他可能是更在乎自己的亲妈一点。

    在外人看来,唐宝这低眉顺眼,又小心翼翼的打量顾行谨脸色的模样,活脱脱就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

    叶婷婷和他们擦肩而过,问边上的好友刘佳月:“佳月,你确定这个唯唯诺诺的女人,就是害了你家的那个女人?”

    刘佳月眉眼精致,一头乌黑的长发编成一根粗黑的辫子,既有女子的俏丽,又有一股飒爽,很是夺人眼球。

    闻言,她明媚一笑:“是啊,谁又会怀疑这看着乖巧可爱的姑娘,心思会这么深呢?一开始我妹夫说让她嫁给我弟弟,可是她转头却攀上了顾连长,就教唆她的表姐使手段勾着我弟弟,我弟弟脑子笨,也就被她们给得逞了……”

    刘佳月对唐宝的恨意,那是恨不得扒了她的皮,一枪崩了她才能解恨。

    自己的亲妈因为她丢了好工作,自己的亲姨夫,因为她被上头记过,特别是前些日子,她接到自家亲妈的信,说是赵爱珍又被唐宝欺负了,这让她心里怎么能不恨。

    叶婷婷自然是偏向她的,摇头感叹:“真是人不可貌相。”

    “是啊,她男人也可怜!”刘佳月和她一边走,一边唠叨:“唐家就是用帮助过他弟弟妹妹这事要挟他,说是娶了老婆,其实两人根本说不到一起去,可是顾连长的弟弟妹妹都在人家的手里,他这也是没法子,只能忍下。”

    “哎,其实顾连长长得又高又俊,听说李副参谋长先前就想把自己的小姨子嫁给他!”刘佳月状似无意地感叹,和她说着八卦趣事,大眼睛却盯着叶婷婷的神色。

    她和叶婷婷相处这么久,早摸清楚了她的性子,她知道叶婷婷心里有个青梅竹马,先前喜欢的男人高大俊朗,偏偏是有家室也有儿子了,而且人家年纪轻轻已经是团长了。

    虽然两家家世相当,可是男方对她没好感,她自荐枕席,人家团长还板着脸骂她一顿。

    她去为难人家爱人,人家爱人偏偏怀了二胎,差点被她气的流产。

    这下人家不愿意了,逼着叶全把人送走。

    不要问这么隐秘的事情刘巧月怎么会知道,因为叶婷婷的继母终于把这处处为难她的叶婷婷送走,‘不小心’就说漏嘴了,明着顾忌着叶家不敢说,暗地里有门路的。消息灵通的都知道了。

    哪怕是交通不便利,也不能挡住女人的八卦之心。

    可是叶婷婷有个当司令的亲爷爷,还有觉得她死了亲娘偏疼她的亲奶奶,照样有人给她收拾乱摊子。

    还要给她找个条件过得去,要连长或者团长;还要男方家里人都和善的,最主要的是男方要长得高大俊朗的男人,就算是家世比不上那边的男人,起码这外貌上不能被比下去。

    刘佳月知道的时候,心里还嘲笑过他们真把孙女当成公主了,觉得按那条件,她这辈子估计都要嫁不出去了。

    可是没成想今儿遇到了顾行谨,更巧的是叶婷婷看见顾行谨板着脸的样子,一时间都看楞住了刘巧月就趁机替顾行谨抱委屈。

    叶婷婷只是看见了顾行谨板着脸的模样,就想起来了那个自己求而不得的男人,听到刘佳月的一番话,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他那挺拔的背影,也觉得男人身边那个臃肿的背影有点碍眼了。

    “顾连长真是命不好,人家是凭着自己战功爬到这位置的,特别是璜河之战……”刘巧月知道璜河之战那个男人也去了,故意在这个时候提起,看见她听的认真,忍不住微微一笑。

    她也不是要叶婷婷一见钟情的去喜欢顾行谨,她只要勾的叶婷婷动心了,嫉妒唐宝就成,至于以后叶婷婷会怎么做,就不关她的事了。

    反正叶婷婷的战斗力,绝对能让自己看热闹。

    ……

    顾行谨回到家,这才察觉到自己只顾着生闷气,忘记照顾唐宝了。

    他赶紧道:“我来烧饭,你坐着歇歇。”

    “没事,我烧好了怕太香就收起来了。”唐宝手一挥,砂锅,陶瓷大盆什么的都热气腾腾的出现在桌子上。

    她对他一笑,柳眉如画,杏眼带着秋水,明媚俏丽极了:“尝尝我的手艺,不好吃也要说好吃,要是觉得好吃,那就得拼命的夸我才好,我这人谦虚的很,禁得起夸,绝对不会膨胀的。”

    她这样什么都不问,却只是逗自己开心的模样,让顾行谨忍不住一笑,狭长的凤眼带着笑意,格外的明亮:“我老婆是最好看,最美丽的女人,就算是仙女下凡也比不过你的百分之一。”

    唐宝捧着脸哀嚎:“你怎么能犯规呢?人家只是想让你夸我心灵手巧,你却夸我貌美如花,现在我都被你夸的飘起来了……”

    顾行谨夹了一块红烧鱼的鱼肚子给她,笑着道:“多吃点,吃胖点,就不会飘起来了。”

    又给她夹了一筷子猪脚,笑着道:“你不是喜欢啃骨头吗?就算我不大懂医术,也知道女人吃这一道菜好,猪脚黄豆挺好的!”

    自己从肉汤里夹起一块肉吃了,眼神一亮:“这是鹿肉啊?味道不错,我懂你的意思了。”

    唐宝一边吃,一边看着他好奇的问:“你懂我什么意思了?”

    “这鹿肉最是滋补,特别是对与男人来说,那更是好处多多。”顾行谨凤眼里带着揶揄的笑意,却唉声叹气的道:“你这不就是觉得我身子虚,这才给我好好补补吗?肯定是觉得我晚上不能让你满意是不是?”

    说完,又夹了两块鹿肉埋头苦吃,好像吃了这鹿肉,就能让他……

    “你可真不要脸!”唐宝自己一琢磨,鹿肉好像是有这功效的,可是最出名的是滋补养身的好不好。

    现在被他这样一说,喵喵的,等自己小日子的时候,好想给他来一碗鹿血……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