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二十八的下午,冷风飕飕,寒雨飘飘。

    怕冷的唐宝在房间里放了个炭盆,还在里面放了几个小番薯和栗子,带壳的花生。

    没一会儿,房间里不仅暖和了起来,还有着花生的香味和番薯外皮焦了的香味,诱人极了。

    可惜唐宝才吃了晚饭,实在是吃不下了。

    再说她此刻也急着显摆自己。

    穿着灰色的呢子大衣,里面是黑色的羊毛衫,下面是笔挺的黑色裤子,还有一双皮鞋,在顾行谨的面前转了个圈,言笑晏晏的问:“这身打扮怎么样?好看吗?”

    顾行谨把花生都夹出来,抬头看着她,温柔应了一声:“好看,真的很美,我就不想你这美丽的模样被人看见。”

    她的眉眼虽不至于艳丽到让人难忘的地步,但却十分恰到好处。

    特别是那双盛满了笑意的眸子像极了淙淙泉水,干净清澈的让人看了就喜欢,越是长久的凝视,他便越觉得唐宝美丽动人。

    当然,这与她外在的服饰与装扮无关,存粹是看着她对这自己笑得甜甜的,杏眼弯弯的,就让他心里很满足,只想让她笑,不想让她有难过的时候。

    每当他看见她不高兴的时候,他的心里总会涌出想将她搂在怀里小心呵护,抚平她所有的的忧伤与愤怒。

    “啧,你可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看来很有天赋啊?”唐宝自己也很满意自己这一身打扮,忍不住又转了个圈,臭美极了:“等明年开春,天气热了,我也能穿出去溜达了!”

    顾行谨微微皱眉:“你要去哪?到时候喊上我陪你去。”

    自己的老婆本来就这么好看,还穿的这样花枝招展的出去,自己怎么能放心,必须的陪着,免得又不长眼的男人以为她是大姑娘,还没结婚呢。

    一想到这,他就觉得自己和她之间缺个孩子,等有了孩子,就算她出门,也得带上孩子,这样不长眼的男人就不会觉得这是大姑娘了。

    唐宝有点惊讶的看着他:“你能有空陪我出门?”

    “当然,你是我老婆,你先前不是说了吗?你出门我拎包啊!”

    唐宝噗呲一笑,自己开始脱了外套放在床上,想脱裤子的时候,看到他凤眼灼灼的盯着自己,嗔道:“你先出去,我换了衣服,我们就去贺团长家……”

    现在有爱漂亮的姑娘不怕冷,都是穿着羊毛衫和呢大衣喇叭裤和小皮鞋。

    可是唐宝向来很怕冷,她就是今儿房间里有炭热热的,这才敢换上这衣服臭美一下,现在要出门,还是得换上棉袄。

    “我不出去,我帮你换衣服好不好?”男人看着她睫毛弯弯,红唇水润,黑发如瀑的美丽模样,怎么可能忍得住。

    上前抱住她柔软的身子,伸手就把她的羊毛衫晚上拉,可是盖住她的脑袋,他又不动了,反而快速的不停的亲吻她。

    唐宝眼睛被自己的衣服蒙住了,越发敏感,脖子耳朵红成一片,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就连身子都变成了粉红色。

    “别闹了,我生气了啊!你要闷死我了!”可惜她不知道自己此刻闷闷的声音特别的娇软。

    男人虽然很想做点什么,可是更怕她着凉,只能松手,看着她被自己吓着了,飞快的把棉袄穿起来,也不脱裤子了,只是在裤子的外面套上了棉裤。

    这是把自己当成色狼防备了。

    他低沉的浅笑,声音里带着成年男人特有的磁性,眼底藏着的火光却越来越盛,上前搂着她,顿时觉的馨香满怀,满足的抱着她低声道:“看你穿衣服的模样,我就想替你脱了,这大晚上的,我觉的我们还是早点进被窝比较好,你说是不是?”

    “你,你可真不要脸。”唐宝的脸上几乎要着火,再看一眼他那潋滟勾人的眼神,觉得自己的腿都要软了,小心脏开始乱跳,几乎要撒腿逃跑了。

    妈啊,男人撩起来真的好诱人,真是让她没眼看,觉得自己再看下去,就要化身成狼了,很色的那种色狼。

    他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唇,一点一点,温柔耐心的亲吻。

    等她意乱情迷的回应自己,他的唇一用力,她的唇彻底含了进去,细心的勾着她的小舌嬉戏缠绵。

    这个吻温柔克制,温柔的像是被羽毛搔过心尖儿,让人忍不住颤抖,像飘在云朵里,也让唐宝觉得自己被他捧在手心里,美美的,甜蜜蜜的。

    唐宝被放开时,那是面若桃花,娇媚得如同一汪春水一样,忍不住斜了他一眼,她这一瞥,有着摄人心魂的娇媚。

    顾行谨被她看的脑袋一热,可是见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了,自己现在不好做什么了,就吓唬她:“你再这样看我,我们就别出门了!”

    “你越来越不要脸了!”唐宝的杏眼圆溜溜的瞪着他,睫毛弯弯,红唇水润,黑发如瀑,鼓着脸颊道:“把以前很正经的顾行谨还给我。”

    顾行谨被她逗笑了,伸手揉了揉她的满头秀发,这才给她拿来棉鞋:“把鞋子也换了,我们早去早回。”

    唐宝都不敢去想他这话的意思,换了棉鞋,这才和他一起出门,低声道:“这边的棉花便宜,我想寄一些到大西北去,可惜现在没时间,相隔的也太远了,要不我真想再去一趟。”

    “以后肯定有机会的,”顾行谨可不敢乱答应,不敢说自己陪她去,自己现在就连晚上有时候也有事,要晚点回来。

    “我肯定还会去的。”唐宝心想:你现在都不知道以后有飞机,出门方便的很。

    这种有风带雨的寒冷天气,外面的人不多,他们去贺团长家一点也不打眼。

    顾行谨撑着大雨伞,细心的往她那边倾斜点。

    同在一把雨伞下,自然是不可能离的多远。

    在房间里的时候,顾行谨是恨不得黏着她的,可是这走在外面,他是绝不会动手动脚的,绝对是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腰背挺直。

    唐宝觉得他这样很有趣,把手放在他那精瘦有劲的腰上,就感觉到他瞬间浑身僵硬起来,让她得意的低笑。

    要说前两年就算是夫妻也不敢走在一起,今年大革命提早结束,不仅是很多人得到了平反,大姑娘小媳妇也敢梳妆打扮描眉画眼了,颜色鲜艳的衣裙也有人敢穿了,确定关系的男女也敢手牵手,肩并肩一起走了。

    顾行谨在十几岁年少的时候,知道男女在一起勾肩搭背的那是对女人的不尊重,因为他阿妈看见了就会说‘什么玩意,伤风败俗不要脸的女人。’

    后来他长大了,却又是男女关系最严谨的时候,他又没心爱的姑娘,自然是没机会‘伤风败俗’。

    现在天还没黑透,唐宝就在‘光天化日’之下非礼他,让顾行谨差点没忍住跳开。

    他有点紧张的四处看了看,闪身躲开她的魔掌,低声道:“你,你不要这样,被人看见多难为情。”

    又怕她不高兴,低声哄:“乖啊,等回去你爱怎么着摸都行。”

    “美不死你!”唐宝翻了个白眼,又想到贺团长家和周家是邻居,好奇的问:“为什么周家可以住这边的大房子?分配房子不是按着你们的等级来的吗?”

    哪怕是顾行谨不乐意听到他们,可是他也知道,既然在同一个部队里就不可能没有交集,低声道:“按理说是这样,不过我听说他是最早一批过来的,这边的营地都是按着他测量后画出来的图纸建造的,那大房子应该就是特别的奖励吧?”

    又一口承诺:“你放心,等以后,我肯定也让你住上大房子。”

    “我才不要,”唐宝一脸嫌弃:“这房子太大了,收拾起来多麻烦啊,就这样挺好的了。”

    顾行谨抬头看见了周家窗户上透出来的昏黄色的灯光,心里并没有特别的情绪,见唐宝担忧的看着自己,反而轻笑:“没事,我也知道,那个时候他对她不算好,我想留下她照顾弟弟们的想法太自私了,她有权利去开始自己的新人生。”

    他那时候还年少,心里渴望自己亲妈在身边,毕竟亲爹已经不靠谱了,不想身边唯一的亲人也离开他们。

    而且,她以为凭着顾家那个时候的能力,还有爷爷和二叔都是聪慧的人,肯定能安排好顾家的退路,没有脸面再出现在他们兄弟面前。

    他不知道她说这些话是真还是假,可是她的一句话却打动了他。

    余风雅那个时候哭着对他说,她不是一个儿媳妇,一个好的女儿,也不是一个好母亲,可是她跟着周红强的日子里,才知道夫妻间相处的快乐,不是金钱和权势能弥补的。

    她说她虽然对不起他们,可是这辈子能和一个默默守着自己好几年的男人在一起,哪怕现在就死,这辈子她也不算是白活了。

    顾行谨现在自己和心爱的女人在一起,自然也知道夫妻恩爱这意思,虽说不能原谅她抛家弃子的离开,却也不想再恨她,却也不会再接受她。

    对于他们三兄弟来说,他们已经过了需要妈妈照顾的年纪,既然她现在已近有了新的家庭,那互不相扰应该是他们之间最好的相处方式。

    他们在周家门前走过的时候,周玉珍恰好出来倒垃圾,看见他们一愣,张了张嘴,估摸着被收拾过了,还是没有喊出来。

    顾行谨更是目不斜视,和唐宝一起走进了贺家。

    罗薇今儿白天起就心神不定,心里担心是自己的问题,也担心是他真的不行,心里七上八下的焦急的要命。

    反倒是贺宇安现在的心态很好,觉得有些东西是得之你幸,失之你命。

    再者现在的孤儿不少,自己或者是老婆想要孩子,完全可以挑一个顺眼的养着就好。

    当然,以上的纯属对外的漂亮话和废话,没有人不期待自己的亲生骨肉,现在可没有丁克家族,对于自己的亲生骨肉,多少都有点执着。

    夫妻俩食不知味的吃了晚饭,就静静的坐在大厅里等着唐宝的到来。

    听到敲门声,罗薇赶紧起身,声音难掩紧张的道:“进来,门没关!”

    顾行谨推门让唐宝先进去,自己才进来,顺势关上了大门。

    贺团长也努力挤出了个笑容:“行谨,唐宝你们来了,阿微倒茶,就用那个碧螺春。”

    “不用,我们就要白开水。”唐宝深怕他们以为自己是客气,温声道:“碧螺春虽然是好茶,可是不合适晚上喝;晚上还是喝红茶好,不过最好还是喝白开水或者是蜂蜜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