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凝神静气的给贺团长的双手轮流把脉,随后又给罗薇把脉后,觉得自己有些用词说不出口,要不会吓着他们,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开口:“贺团长的血清中存在有抗精子抗体,产生自身抗精子免疫反应,导致免疫性不育。

    罗姐也有有排卵功能障碍,虽然有排卵,但排卵后黄体功能不健全。”

    见他们一脸‘完了’的灰败眼神看着自己,赶紧道:“不过可以扎针和吃药双管齐下,估摸着要连续吃两个月。”

    罗薇紧张的捂着自己的胸口问:“你的意思是这病能治是不是?”

    她先前说的病症,老贺的倒是对上了,可是她的在医院检查出来,只说她排卵少,可没说什么‘排卵后黄体功能不健全’,这让她觉得自己又看到了希望。

    “当然能治啊!”唐宝笑了笑:“要不我让你们吃两个月的中药,这不是折腾你们吗?”

    贺团长虽然有点不好意思,可是听到唐宝肯定的话,心里也是大大的松了口气,满口夸她:“小唐你年纪轻轻,这医术可真精湛,这一把脉,和我们去好些大医院的检查结果一样啊!真是年少有为,以后好好努力,发扬中医博大精深的……”

    他洋洋洒洒的夸了一大通,倒是让唐宝听的快飘起来了,好歹知道自己要稳重点,只能谦虚的道:“学无止境,我们华国的中医本来就是高深,我不过是才学得皮毛而已。”

    “你家爸妈都是中医,你是耳濡目染之下就能学到不少了。”罗薇难掩兴奋紧张的问:“那你什么时候给我们开药方?阿宝啊,你看我们这也不懂中药的好坏,这药能不能你替我们买了啊?”

    唐宝含笑点头,很乖巧的道:“这是自然的,嫂子你就放心,我先和你们说一下该忌口的,萝卜绿豆,辛辣的,生冷的,还有那浓茶也不能喝,芹菜也不能吃,还有药渣再煎煮几分钟,可另加花椒和艾叶各一小把一起煎煮,放温后加入白酒、醋与食盐。

    中医认为肾主腰脚,盐味咸入肾,可引药入肾,药渣加入盐后泡脚效果更加……”

    “你等一下,我拿个本子记下。”罗薇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讲究,赶紧拿本子来记下。

    ……

    周玉珍回去就凑到余风雅身边低声道:“阿妈,我看见哥哥和那个女人去贺团长家了!”

    余风雅坐在椅子上打毛线,听到她的话,手下的动作一停,忍不住瞪了她一眼:“哪个女人?”

    “就是他老婆啊!”

    余风雅的嘴角抽了抽,第一回觉的自己把继女养成这天真的性子,现在受到报应了。

    不行,自己不能发火,她忍下那口气,才淡淡的道:“我知道那个女人是他老婆,可是他老婆你得叫什么?”

    周玉珍捏着自己的小指头,嘟着嘴,心不甘情不愿的道:“大嫂!”

    周海波从房间里走出来,恰好听到她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姐姐,你这是傻了是不是?喊妈妈喊大嫂,哈哈哈……”

    小少年长得唇红齿白,那遗传了父亲的桃花眼让他笑起来更是眼带桃花,俊俏极了。

    周玉珍最羡慕的就是弟弟遗传了父母的好基因,自己却遗传了自己那早死的亲妈的单眼皮,见他笑得开心,郁闷极了:“我才不是,我是看到……”

    “周海波,你怎么对你姐姐说话的,没大没小!”余风雅对自己这小儿子管的很严,一点也不惯着他,眼带不悦的道:“我给你布置的作业都做好了吗?”

    她以前是觉得自己和顾修安的三个儿子,都特意请来先生细心教导,还有二叔的学问也是极好的,完全不用自己担心他们的学业。

    可是这小儿子可以上学的时候,却恰逢华国最动乱的年代,幸好她知道周家没根基,财不露白,又很小心谨慎,这才没有被扣上什么大帽子。

    而且,儿子也是她自己亲自教导的,今年学校正常上课,她才赶紧把儿子送去学校,哪怕现在他才九岁,可是通过考试已经在读五班级了。

    “马上就好!”周海波顿时苦着脸回房继续写亲妈给自己布置的额外作业。

    倒是周玉珍虽然嫉妒弟弟,可是也很疼他,见余风雅一脸纠结,心不在焉的离开家,又悄悄的拿着几颗糖送去给弟弟:“海波,姐给你留了糖,快吃。”

    周海波的换牙后的牙齿还没长好,平时余风雅可不准他吃糖和甜食,此时忍不住甜食的诱惑,拿了一颗水果糖剥开后扔进自己的嘴里,满足的眯着桃花眼道:“姐你也吃啊。”

    又一脸好奇的问:“你先前为什么要喊妈妈大嫂啊?”

    周玉珍心里藏不住事,又被阿妈叮嘱过一句都不能往外说,可是弟弟又不是外人,赶紧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又不满的哼了哼:“本来我还觉得他挺好看的,还觉得我能和琳琳比大哥,可是他对我可凶了,一点也不好,琳琳家的大哥对她那才是真的好。”

    周海波哪怕再聪明,也毕竟只是个九岁的孩子,猛地听到这些事,整个人都不好了,心情复杂的很,自己转身就跑出去,见自家妈妈不在客厅,又往外面跑。

    周玉珍在后面焦急的问:“海波,这大晚上的你要去哪儿啊?”

    “我要去找爸爸!”

    周红强这个位置虽然算不上高,可是却要确保一万多人每天的吃喝住行,发放各种军需物资,这事情还真的不少,加班是常事。

    他今儿就是和厨房里的人开会,这才晚点回家,开完会回到办公室,看见儿子蹲在一边的角落哭,心疼的不行,上去就抱起他柔声问:“阿海,你这是怎么了?”

    “爸爸,”周海波搂着他的脖子,哭的哽咽着问:“妈妈是不是还有别的儿子?”

    在他的心里,自己的妈妈是很厉害的人,也是很完美的,可是现在姐姐告诉他,自己完美无缺的妈妈,也是嫁过人的,还有三个同母异父的哥哥,这让他一时间接受不了。

    周红强在知道儿子为什么哭后,反倒是笑了笑:“因为你你妈妈很好,所以爸爸才想娶她啊,才能有了你!而且你妈妈现在最喜欢你,绝对不会离开我们去照顾她以前的孩子,你要好好努力,听你妈妈的话,这样她就不会离开我们了,知道吗?”

    周海波被自家爸爸忽悠了,他先前难过的是自己的妈妈嫁过人,还有别的孩子,自己不是她唯一的儿子。

    现在觉得自己是最厉害的儿子,才能让妈妈一直陪着自己,顿时破涕为笑。

    随即又很苦恼的道:“可是我听说那个人已经是连长了,可我现在还这么小,比不过他啊?”

    周红强安慰自己的宝贝儿子:“没事,等你长大的时候,他就已经年纪大了,你就能比他厉害了。”

    周海波忍不住笑了,却又有点纠结的问:“那我会不会胜之不武?”

    “不会,”周海波柔声安抚好儿子,又用帕子给他擦了擦脸,自己这才牵着儿子的手,和他说着余风雅的好话,和他一路走回家。

    他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是娶到了余风雅,而且她还收敛了一切奢华的衣服和珠宝,安安分分的和自己过日子。

    还给自己生了个大胖儿子。

    又把儿子教导的这么优秀,懂事。

    其实他心里也明白,要是余风雅真的愿意好好的教导自己的女儿,周玉珍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她对女儿只有宠和纵容,却没有教导她成为一个聪明伶俐的姑娘。

    可是他一点也不怨她,毕竟她没有对女儿打骂,也没有克扣她,让她长这么大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