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来钟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还下起来了稀稀落落的小雨。

    顾行谨拎着罗薇硬塞给他们的一刀肉,另外一只手撑着雨伞,雨伞钩上还挂了几个袋子,里面装着一些茶叶,还有一些友谊霜、百雀羚和雅霜,还有珍珠霜,甘油这些护肤品。

    顾行谨看着唐宝一边走一边还不忘把双手擦得香喷喷的,忍不住提醒她:“你现在抹了也是白抹,回去还是得洗了睡觉。”

    “你这人太没趣了,非要给我泼冷水,打断我的臭美。”唐宝恶作剧的把涂得香喷喷的手往他脸上抹,低笑:“来,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顾行谨下意识的后退两步,哭笑不得:“你别闹了,等下我收拾你!”

    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他们都没提防这个时候还有人在边上。

    余风雅没听到他们先前小声的说话,只是借着房间里透出来的昏暗灯光,看到他们拎着东西出来,还有顾行谨提高声音说的那句话。

    于是,她也瞬间想歪了。

    觉得自家儿子这是趁着天黑送礼,可是却被顾团长拒之门外,这才心情不好。

    她觉得自己怎么着也要帮忙,从阴影处走出来迎向他们,带着点小心翼翼的开口:“行谨,你要是想给顾团长送礼,不如我陪你们一起去?”

    顾行谨看见是她,瞬间收敛了脸上的笑意,板着脸冷冰冰的道:“不必了。”

    余风雅还以为他这是不好意思了,温声道:“没事的,我们平时也走动,早知道前两天他家请客让我去帮忙的时候,我就不该因为身子不大舒服,就偷懒没去,等以后我带你媳妇多往贺家走几趟就好了。”

    顾行谨冷眼看着她,可能是因为她在外面站的有点久了,脸都冻的有点红,硬邦邦的道:“不必,我们的事情不劳你挂心!在我们需要你的时候,你既然缺席了,现在我们已经不需要你了,你也不用和我们再有联系。”

    余风雅看着他们越过自己离开的背影,眼眶一红,用冻得冰冷的手捂住自己的嘴,不敢哭出声来。

    她知道鱼与熊掌不能兼得。

    可是儿子都是她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要是说她这些年最挂念的就是他们。

    要是不知道那还能自我安慰他们都过得锦衣玉食,可是她现在知道个大概,心里却很不好受。

    可是这是自己的选择,自己怪不得任何人。

    唐宝觉得顾行谨说的话,有点像故意和她赌气的成分在,杏眼机灵的一转,就低声问:“你是不是担心她在外面冷到了,这才故意走的这么急的吧?”

    “胡说,我才不关心她呢。”顾行谨一口否决:“我是担心你冷到了。”

    唐宝觉得这男人有点死鸭子嘴硬,不过,她的心态很平和,他要是认,自己也就跟着认下婆婆。

    他要是这样僵着不想认,自己也不想上头多个婆婆来指手画脚。

    两人走了一段路后,恰好在路灯那看见迎面走来的父子,周红强一手撑着黑色的大伞,一手牵着儿子,很有耐心的说着什么,看见他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笑着招呼:“你们这是去哪儿了?要不要去我家坐坐喝杯茶?”

    顾行谨的眼神在他们父子紧握的手上划过,冷漠的拒绝:“不用了!”

    周红强就算是当初有错,可是他确实是一个好丈夫,要不她不可能还能风韵犹存。

    他就算是有错,却也是一个好父亲,在他的印象里,就记得爷爷和二叔这样牵着他的手,用这样温和的态度和他说话。

    唐宝察觉到他那一闪而过的羡慕之色,带着点提醒的低声问:“他们现在知不知道顾修安还活着?要是双方都不知道,那还能相安无事,可是要是有一天知道了彼此的存在,会不会出什么乱子?”

    要是以前,顾行谨还敢说这相隔万里,天南地北的不可能有交集。

    可是他自己亲身经历了先后遇到他们的事情,觉得这世界有时候也是很小的。

    要说当时她离开的时候,顾修安已经‘战死’,她离开后,爷爷也替她遮掩,说是自己打发她嫁人了。

    毕竟余风雅要是传出私奔的名声,对他们兄弟三也有妨碍,而且对顾家名声也有妨碍。

    他把这些事对唐宝说了后,还不满的哼了哼:“周家这边肯定不会多说什么,赵家那边敢说什么?他自己不也是迫不及待的入赘,早就把顾家的脸面丢在地上踩了。”

    ……

    周海波心里觉得那男人太没礼貌了,见他们走远了,自己的爸爸还站在原地,摇了摇他的手提醒:“爸爸,我没回家吧?”

    “哦,好的。”周红强回过神,看着儿子郑重的道:“那个男人就是你大哥,他身边的就是你大嫂。”

    周海波惊讶的看着他:“他就是我大哥?”

    “是啊,因为当初你妈妈不能带着他们离开,他心里还是怨着你妈妈的,要是你以后在外面看见了,就喊他一声顾大哥吧?”

    “哦,”周海波皱着眉想了想,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算了,我不和他计较了,要是妈妈不要我,我也会很伤心的。”

    又赶紧自我圆场:“不过我这样听话懂事,妈妈才舍不得不要我呢。”

    周红强听着儿子的话,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说的对,你妈妈舍得谁也舍不得你。”

    ……

    九月底,唐宝的小日子如约而来,她干脆躺在床上猫冬,听着窗外寒冷冷冽的声音,舒舒服服的躺在被窝里,喝着暖暖的红糖水,觉得这小日子已经是别无所求了。

    不过,要是封安的姨妈巾能早点研究出来那就最好了。

    她来到这边已经半个月了,现在就等罗薇那边擦脸的各种护肤品收到,自己就能给大家寄出去了。

    她也没想到,罗薇竟然是雅霜的老板之一,当初她只是存在帮人家一把的念头,借了笔钱给人家,没成想人家直接算她是合伙人,这些年可赚了不少钱。

    只不过,因为顾团长的身份,她也不能显露出来。

    她这是把唐宝当成自己人,这才把这隐秘的事情都和唐宝说了。

    唐宝就托她给自己弄一些雅霜,还有蛤蜊油,甘油这些护肤品,自己可以寄回家,也要多寄一些到西北去。

    说真的,这些也不算很值钱,可是西北的沈大他们南边实在是出来不方便,对于他们来说,这些又是紧俏的东西。

    顾行谨回来的时候,看见唐宝把一些呢料的布,还有棉花什么的都堆积在一起,不解的问:“你这是做什么?不是让你好好歇着吗?”

    “这些都是要尽快寄到西北去的!”唐宝看见他回来了,就洗手去盛饭:“今儿我也懒得烧,我们就一个菜,排骨炖莲藕,有荤有素的,是吧?”

    顾行谨去端砂锅,笑了笑:“挺好的,我现在要求低,只要有大米饭吃就心满意足了。”

    “不错,你还挺好养的。”

    他把砂锅放在桌上,一揭开盖子,浓浓的香味儿四处飘散开来。

    莲藕软糯,清淡不油腻的汤汁十分鲜美,让他忍不住点头:“我发现你做炖菜特别有天赋。”

    唐宝啃着排骨,听到他这话,瞬间不乐意了:“你这意思是炒菜不行是不是?像我这样上得厅堂下的厨房的姑娘,你还想鸡蛋里挑骨头是不是?明儿起我不做菜了,就等你回来烧。”

    顾行谨听到她这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赶紧认错:“不,我不是这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烧菜很厉害,可是这炖汤却是天下无敌了。”

    这么献媚的话说出口,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快不认识自己了,说好的大丈夫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呢?

    唐宝其实也知道,自己做菜只能说是舍得放油,这味道也差不到哪儿去,可是和他的手艺没法比。

    而且,她为什么要借题发挥,就是嘴馋他做的鱼了。

    别的不说,就他那一手刀工,自己这辈子也学不会了,笑着道:“我不管,明儿我要吃鱼,酸菜鱼片,鱼头豆腐。”

    顾行谨一口应下:“行,我明儿早上就去卖鱼和豆腐。”

    他为人处事真的很谨慎,哪怕知道唐宝前几个月买了很多鱼藏着,可是也宁愿去外面买,免得太打眼。

    唐宝吃了一小碗饭,又勺了一碗莲藕排骨汤慢慢的吃着,看着他吃了两大碗饭才罢手,低声问:“你们最近的训练是不是很辛苦?要不要给你弄点参汤什么的补补身子?”

    顾行谨赶紧摇头:“别,我身子听好的,你身子虚,才要多吃点好的补补。”

    “那你再喝完汤。”

    顾行谨不想拒绝她的关心,自己也勺了一碗汤喝了,就起身道:“今儿下午司令和政委他们都要来现场查阅,我得早点去准备一下,你自己乖乖的在家歇着,外面冷,千万别出去吹风啊!”

    唐宝郁闷的看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哄孩子呢?”

    顾行谨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你自己不是说,我们没有孩子前,我得把你当成孩子一样宠着吗?”

    “……”好吧,他把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记在心里的感觉实在是太好了。

    唐宝含笑送他出门,自己美滋滋的哼着小调开始整理饭桌。

    ……

    叶司令想给大孙女选个部队上的好男儿,这次也让大孙女穿上军装跟着自己一起去。

    在他的心里,部队上的男儿大都是顶天立地有担当的好汉子,先前说什么一定要是连长和团长什么的,也不过是气话而已。

    毕竟没有家里的帮助,靠着自己,年纪轻轻的想当上连长也不容易。

    就算是有,大都也结婚生孩子了。

    他现在的打算是只要男人有上进心,知道护着孙女就好。

    叶婷婷借口自己一个女的太尴尬,就把刘佳月也给拉上了。

    叶司令也没有说什么,反正他把两个女的按了个私人看护的名头,谁也不能多说什么。

    军人在训练场上英姿飒爽,看着他们的表现确实都很出众,这些本身就是每个连的尖子,怎么可能有不厉害的。

    要是真有不厉害的那个,那才显眼呢。

    这次主要就是表现特种侦察能力,分组作战能力,还有军体拳,射击,冷兵器之类!

    哪怕本来是心不在焉的叶婷婷也看的十分认真,一站就是四个小多也不嫌累。

    最后,顾行谨带的那支连队得了个第五名,他的脸上也看不出喜怒。

    叶司令也在台上说了一番激励人心的话:“……要牢记我们入伍时候的誓言:我是华国人民解放军军人,我宣誓,服从华国最高领导人的领导,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服从命令,严守纪律,英勇顽强不怕牺牲,时刻准备战斗,绝不叛离军队,誓死保卫祖国。

    用钢铁般的意志,刻苦的训练,顽强不息的拼搏,成就我们真正的特种部队。

    战争年代,需要我们冲锋陷阵、出生入死;和平年代,地震救援、抗洪抢险!

    想要我们守护的家园过得很安全,那么,我们就要承担起我们军人应该承担着的风险……”

    叶婷婷没有仔细听台上自己爷爷的说话,眼神落在前面一排的连长身上。

    他们都身子笔挺的站在那,本身就像是待要出鞘的利剑。

    而顾行谨在她眼里无疑是最出色的那一位,小麦色的肌肤,剑眉耸立,凤眼幽深,脸若刀削,一脸正气,特别是他严肃的模样,真的和他特别像。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她觉得自己特别的委屈,心里格外难受,很想让他抱着自己,好好的哄哄自己。

    叶婷婷也知道自己的想法不对,自己不应该把他当成他,可是这心里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思。

    边上的刘佳月一直留意她的眼神,见她落在顾行谨的身上,嘴角一翘,低声道:“顾连长真是可惜了,他比别的连长晚来两个月,现在还和手下军人磨合期没过!而且他老婆完全是托他后腿,别的军嫂是来照顾自己男人的,她却是和祖宗一样,等着顾连长照顾的。”

    叶婷婷好奇的看着她:“你怎么会知道?”

    “我和人家洗衣服的时候听到的,顾连长早上要出去买菜,回来还要洗衣服,大家都碰到了,在我们那边都传遍了!”

    刘佳月这回倒是真心实意的嫉妒:“你说这军嫂当成她那样,能让顾连长好好的把心思放在部队里吗?这不能帮上忙也就罢了,这完全是拖后腿啊!”

    “他可真是倒霉!”叶婷婷听的柳眉倒竖,声音也忘记控制了:“就该让人给她做工作。”

    政委正准备上台讲话,听到她的声音,脸色黑黑的低斥:“够了,你们是不是忘记这是在什么地方了,不想好好待着,就给我走开。”

    叶婷婷听了,顿时觉得委屈,甩手就要走,刘佳月赶紧伸手拉住她,低声道:“我们等你爷爷一起走吧?”

    叶婷婷气冲冲的说了声:“你烦不烦啊?不要你管我!”

    说完,甩开她的手走了,完全是把自己在政委那里受到的委屈发泄到刘佳月的身上。

    政委看见了,心里对叶婷婷更是不满。

    刘佳月看着她的背影微笑,却带着让人心里发毛的感觉,完美的演绎了什么叫咬人的狗不叫。

    她也对政委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也悄悄的离开。

    不管叶婷婷有没有对顾行谨心动,她只要在她的耳边灌输着唐宝的坏话就好,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火上浇油。

    唐宝,我绝对不会让你好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