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嚏!阿嚏……”唐宝正在认真的写信,不知怎么的,忍不住打了几个喷嚏。

    吓得她赶紧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还好,没有变烫。

    她觉得自己好倒霉,不仅是姨妈来看自己了,连感冒也来凑热闹了。

    幸好她自己反应快,赶紧吃了药,这才没要变严重。

    不过,她在给爸妈的信里还是加上了一段话:“……西药治标,中药治本,可是中药太苦了,不都说浓缩就是精华吗?爸爸妈妈,你们想想法子把药汤制成药丸或者片剂吧?那就会是中药上的一个大跨步,你们就能在史书上留下一笔。”

    又洋洋洒洒的在后面写上自己是多么乖巧听话,做了伟大的军嫂,现在随军照顾顾行谨,等到过年自己这个乖女儿就回去陪他们。

    还让他们一定要想念自己,自己每天都想他们这些肉麻话。

    她写好五封信后,这才起身伸了个懒腰,感觉一股暖流,暗骂一声‘卖糕的!’

    为什么还没折腾出姨妈巾?自己又坐下给顾玉杭写了封信,问她投入的资金够了没?不够自己再给她们寄一些……

    等到把信封好,才回过神。

    不对啊,自己兜里没钱了啊。

    光是苏家大院的改造,就用了一千多元钱,自己来到这后,又只进不出,又买了这些东西,现在……

    她把兜里的钱,空间里的钱盒都拿出来,零零碎碎的都数一数,整个人都不好了。

    妈啊,哪来的穷鬼?浑身的家当只有伍拾柒圆八角六分。

    这是她第一回为钱发愁,长这么大了,不好向爸妈伸手要钱了;而且修整苏家大院的时候,他们也给自己寄了伍佰元,要是真的重开药馆,还要一笔钱。

    顾行谨的几百元奖金,一早就交给自己,添置这边新家的时候,就被自己用的差不多了,而且这些天都是他买菜什么的,估摸着口袋里也不会有什么钱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烦躁的自言自语:“现在我需要肥羊,需要病人,要不我就活不下去了。”

    唐宝不信邪的进入空间找到密码箱,打开后,里面都是金银珠宝,可惜这些还不能用,哀嚎一声:“我要有钱花,我要种下钱收货钱……”

    小白修炼了几天,现在难得偷懒溜达出来找点吃的,恰好听到唐宝的话,快笑疯了:“你是傻子吗?怎么能说出这种傻话?哈哈哈,笑死本尊了……”

    唐宝伸手把小白拎在手里,阴测测的笑:“没事,你很值钱,以前有耍猴挣钱的,我可以耍仓鼠挣钱。”

    “本尊是银狐,不是仓鼠!”小白还是很维护自己的血统的,可是现在落在唐宝的手里,察觉到她不善的眼神,还是很能屈能伸的:“仓鼠也很可爱的,你不是说有一种仓鼠也叫银狐吗?你看你先前喊我蛋蛋,现在喊我小白,都是很好听的名字。”

    唐宝这才松开小白,小白一得到自由,就赶紧溜到一边,开始啃人参。

    “你少吃点,下会想找到这么多的好东西就难了。”唐宝看的心疼,却又无可奈何,虽然这人参很值钱,可是不仅要病人买的起,还要自己能卖的出去。

    要是随意出手都是好东西,那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我有问题吗?

    她可不想被人抓去研究。

    小白一边啃,一边抱怨:“我总觉得自己快要触到进阶的边了,可是不知道缺了什么,吃饱了,我要好好闭关一段时间,你没事不要吵我,有事也不用想起我,等我自己出关。”

    唐宝伸手点了点小白柔软的肚子,抱怨:“你说说,我养你有什么用?都是闭关修炼,都不会陪着我聊天解闷。”

    “本尊这么好看,这么可爱,这么厉害……”小白气的人参都啃不下去了,直起小身子,黑琉璃一般的眼盯着她,粉红色的小爪子托了托自己的脸颊:“我是这天地间唯一的银狐,知道吗?天地间的天材地宝我都能找得到,你说我是不是老珍贵了!”

    唐宝赶紧顺毛撩:“是,是,我这不是故意逗你的吗?赶紧吃点人参压压惊,多吃点啊!”

    哎,人家虽然是一只小仓鼠,可是人家有一技之长,就能在自己的面前炫耀。

    偏偏她还真是靠着小白才有今天,真是人落平阳被鼠欺!

    ……

    顾行谨回来的时候,看见小半个客厅已经堆满了各种包裹,无奈的扶额:“不是说了让你悠着点,这么多东西拿出去也太打眼了吧?”

    唐宝和他装傻:“是啊,怎么不知不觉就变多了?有小花姐给了我十几双布鞋,主要是罗大姐今儿给我送来了四袋擦脸的,有一百多瓶呢,还有上百个蛤蜊油,她实在是太大方了,所以我这东西就变多了。”

    “算了,我们明儿就把这些都寄出去!”顾行谨怕再不寄出去,唐宝又收拾出一大推东西就不好了。

    唐宝也赶紧点头:“行,我这寄出去,他们也好按着我这地址给我写信,等过几年就好了,家家户户通电话,就不用写信了。”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老婆又在异想天开了,现在装个电话机,不仅要一千多元钱的天价,还要上面有关部门的批条。

    不过他也不敢打击她,只能附和的应了两声。

    唐宝知道他不相信,自己干脆拿着两个蛤蜊油和一瓶雅霜一铁盒百雀羚当着他的面揣到自己的兜里,笑着道:“今儿小花姐让秀春她们给我送来了葱和鸡毛菜,我给她们也送点。”

    顾行谨赶紧道:“我陪你一起去。”

    “别,菜我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上厨!”唐宝说完还给他个飞吻,这才离开家。

    顾行谨只好先去厨房准备晚饭,心里也觉得自己这习惯不好,一回家就想黏着她,哪怕是自己炒菜,也想她在边上切菜。

    唐宝去的时候,赵友邦他们已经在吃晚饭了,一大盆三合面的馒头,还有一个清炒炒鸡毛菜,一个鸡蛋炒韭菜,还有个萝卜汤。

    刘小花赶紧招呼:“阿宝你还没吃晚饭吧?赶紧来喝碗汤,就是按着你说的,用骨头滚的萝卜汤,他们父女几个都说好吃。”

    秀春虽然才七岁,可是很有眼色,已经很机灵的起身去拿碗筷了。

    唐宝没有推辞,反而是用力吸了吸鼻子:“真的好香啊,我都已经吃过晚饭了,可是闻到这香气,实在是太馋人了,我得再来一碗骨头汤。”

    两家现在走的近,调到这边来后,赵友邦是顾行谨手下的排长之一,平时很配合顾行谨的工作。

    而且,她说吃过晚饭,那自己喝碗汤就能停手。

    要是一点也不碰,他们也不好意思收自己的东西是不是?

    小姑娘稳稳的给她盛了一碗萝卜排骨汤,还特意给她盛了一大块骨头,笑得甜甜的:“婶婶你吃。”

    “真乖。”白萝卜本身就有点甜,加上杂骨里的骨髓和肉香,味道很不错。

    她吃了一碗,就摸着肚子道:“好撑啊!”

    刘小花还想给她勺:“再啃块骨头肉吧?”

    “不要,真的吃不下了,我不会和你们客气的。”唐宝赶紧推辞,又从兜里把护肤品掏出来:“这是顾大嫂给我的,她亲戚给她寄了很多,就给了我一些,我也用不完,这几个给你们。”

    刘小花有点不好意思:“不用不用,你自己留着慢慢用,这东西可不便宜。”

    “这有保质期的,我留着过期怎么办?”唐宝见两个小姑娘渴望的小眼神,把两个蛤蜊油塞给她们,察觉到她们有点干燥的小手,笑着道:“以后每天早晚都要涂好不好?这样小手就会白白的,香香的。”

    秀萍依恋的靠在她的怀里,露着掉了牙的小嘴笑:“会像婶婶一样好看吗?”

    刘小花也笑了:“你个小屁孩,还知道婶婶好看啊!”

    “是的,你们肯定会比婶婶好看。”唐宝忍住笑,心里想:小孩子不会说假话,这表示我真的好看,嘿嘿,好开森啊。

    她也不多待,起身告辞回家。

    顾行谨已经炒好菜,看见她来了,赶紧把菜端上来,又把饭给她盛了,笑着道:“来,尝尝我的手艺,蒜香鸡毛菜,芹菜肉丝,鸡蛋虾仁紫菜汤!”

    唐宝看着碧绿的鸡毛菜,胃口大开,夹了一筷子吃了,不住的点头:“好香啊!真的很好吃。”

    赵家的鸡毛菜舍不得放油,又炒过头了,吃着还有点苦味。

    可是他这是真的色香味俱全,主要是火候恰到好处。

    两人把二菜一汤吃的精光,唐宝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才后知后觉的道:“对了,我们以后不要吃芹菜了,这菜虽然很香,可是吃了会不容易怀孕。”

    她也想开了,自己已经十九了,就算是年底有孩子,起码也要明年下半年才能生孩子,也不算太早。

    顾行谨听了更是心花怒放,这是唐宝明确的告诉自己想要孩子了。

    他来到她的身边蹲下,握住她细滑柔嫩的双手,仰头看着她傻笑:“谢谢你,老婆你放心,我一定会做一个好爸爸的。”

    唐宝觉得这一刻的顾行谨眼里有着闪亮的光芒,耀眼的近乎圣洁,让她觉得自己心软的一塌糊涂。

    第二天中午,顾行谨回来和唐宝一起吃了午饭,两人就拿着大大小小的四个包裹去外面邮寄。

    他觉得要是一下子寄出去太惹人注目了,决定分成三回邮寄就不会太打眼了。

    唐宝填好资料,又交了三元五角的邮寄费,这才看着邮寄员把自己的六个包装到两个大麻袋里。

    邮寄员笑着道:“同志,你这东西可不少,是西北那边有亲戚吗?”

    “是啊,”唐宝心想:自己本来想汇点钱过去的,可是现在是真的兜里没钱,只能先想法子赚点钱了。

    毕竟他们每次实打实的给自己寄木耳,香菇干,还有风干的野味什么的,实在是收点有点不好意思。

    主要是他们太实诚,自己都沾便宜沾的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个时候,过来取邮寄包裹的叶婷婷忍不住开口对身边的刘佳月指桑骂槐的道:“你这结婚了,也不能老往娘家寄东西,毕竟你家男人也不容易是不是?他这津贴也得存一点……”

    虽然她的话很刺耳,可是刘佳月却一点也不生气,知道她这是看不过去想找茬了,只是低着脑袋不说话,还很有技巧的把自己背对着唐宝,免得被她发现自己。

    一边的唐宝听了那个女人的话,心里只觉得:哦,这女人看着还好看,就是说话有点大嗓门,可惜了。

    叶婷婷见自己说了一大通,却简直是对牛弹琴,人家一点反应也没有,气的差点暴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