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巧不成书。

    第二天中午,叶婷婷陪着自家奶奶,来邮电局取有人给爷爷寄来的包裹的时候,又看见顾行谨陪着唐宝来邮几大件。

    邮递员大叔都和她熟悉起来了,在那笑着夸:“……你这女儿可真孝顺啊!”

    看了看一边帮着自己把包裹装进麻袋的顾行谨,又赶紧加了一句:“女儿孝顺也要女婿孝顺。”

    “应该的。”顾行谨在边上都听得不好意思起来,自己的弟弟妹妹都是岳家帮自己养着呢。

    叶婷婷低声和自家奶奶说:“这军嫂思想有问题,昨儿寄了六七个大件给自家亲戚,今儿又寄回家,我看得让政委找他们谈话,做做思想工作。”

    叶奶奶听了,心里虽然觉得这小媳妇这么帮娘家不对,可是又觉得这事也是人之常情,拍了拍孙女的手:“算了,人家这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情我愿的,我们没必要多管。”

    主要是按着自家老头的年纪,过两年也要退下来了,没必要四处惹人厌。

    而且自家老头什么事都爱较真,这要是闹起来,那小媳妇就没脸了。

    叶婷婷听了奶奶的话,瞬间拉下脸不高兴了。

    这个邮寄点是军队里为了方便军人们,特意让邮局在这边建立的一个点,每天都有人来寄东西,或者是来领家里给自己寄的东西,因此邮递员吃饭都是轮流来的。

    很快就轮到叶婷婷他们,核对了一下名字后,才让他们登记姓名,这才把两个大包裹给他们,笑着道:“两位同志,这两个就是叶同志给你们寄来的包裹!要是你们不好拿,等下我用自行车给你们送,你们留下地址就好了。”

    “这么多?”她们本来还以为只是小包裹呢,一看这么多,靠着她们自己肯定是拿不回去了。

    这个时候,恰好顾行谨和唐宝已经登记打包好了,准备离开的时候,顾行谨遇上了一个排长,就和他一起往外走,说着训练上的事情。

    “两位同志等一等,”叶婷婷看见他们从自己的不远处路过,赶紧伸手,见他们都看着自己,笑盈盈的开口:“两位同志,我们这包裹拿不动,你们能帮一下忙吗?”

    这忙肯定是要帮的,顾行谨就回头和还在低头看邮票的唐宝说了一声:“你先回去吧?下午我们要开会,我就不回去吃了,你自己一个人吃。”

    “哦!”唐宝是在贴邮票的时候,突然之间想起来,以前好像有人靠这个年代的邮票,就成了百万富翁的。

    哪怕她现在的钱财状况,已经接近‘负翁’了,还是花了几元钱买了好几套邮票,现在捧在手里,正美的不行,觉得自己像是捧了一栋别墅呢。

    嘿嘿,才不去管他回不回来吃晚饭。

    顾行谨看着她低头傻乐的模样,真是可爱的不行,就怕她不看路,等下摔跤,无奈的叹气:“好好走路。”

    说完,自己和排长一起上前扛起包裹就和她们一起往外走。

    叶婷婷在离开前,又看了眼穿着蓝色棉袄棉裤,还有黑棉鞋的唐宝,觉得她那傻样,也难怪顾连长对她没好眼色了,自己也扶着奶奶离开。

    顾行谨才来没多久,这些女眷自然都不认识,他身边的排长老婆没来,自然也不知道这些随军家属是谁。

    两人来到她们住的地方,看见叶司令,这才知道她们的身份。

    既然看到叶司令了,自然也是要打个招呼。

    两人上前敬礼,叶司令就招呼他们坐下,说着训练的事。

    叶婷婷就亲自去泡茶,笑盈盈的道:“多谢两位帮忙,请喝茶。”

    “……顾连长也要努力,多听听手下的兵的想法,抓紧训练!咦,你说你叫顾行谨是吧?”叶司令突然间像是想起来什么,拧着眉看他的模样,开口问:“你是不是顾修安的大儿子?”

    顾行谨没成想叶司令还和他们认识,不管自己和他之间的关系怎么僵,在外人眼里,自己就是他的儿子,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是!”

    叶司令早先在战场上被子弹打穿肩膀和腿,还是赵美香的亲爹发现昏迷的他,招呼担架过来救了他。

    他是个念旧也记恩的人,想到自己赵美香先前求自己帮忙,自己却鞭长莫及,心里一直觉得有点内疚,现在看见顾行谨了,自然是要说几句:“赵家献身革命事业,品德高尚,现在你阿爸已经是赵家的上门女婿,你也不要因为这件事,就对赵家有敌意……”

    这话说的好像是顾行谨不想让顾修安去做上门女婿一样。

    顾行谨也没反驳他,反正自己和赵家现在是井水不犯河水,只要他们不来找茬,他完全不想见到他们。

    在叶司令说完后,顾行谨就起身敬了个礼:“司令,我们先走了。”

    叶司令还以为他把自己的话都听进去了,也不多留,点头道:“去吧,好好努力。”

    他是想劝顾行谨不要为难赵家,还有他亲爹,可是他是个爱材的人,也不会因为他和赵家不对付,就为难他。

    相反,叶司令的心里明白,他靠自己的军功爬到连长的位置,就能说明他经历了多少战火,这才能有如今的成就。

    他自然是希望这样的好苗子能再多一点,他们都是华国强大起来的希望。

    叶婷婷在房间里一直听着外面客厅的动静,听到顾行谨竟然是赵家上门女婿的大儿子,心里暗道:好巧!

    等人离开了,她就从里面出来,给自己爷爷倒茶,顺便像是无意间说起了唐宝的事情,最后笑着道:“我看他是不能怪顾叔是上门女婿,他这虽然不是上门女婿,却也没什么差别了,估摸着这津贴都贴补到岳家了。”

    “真有这事?”叶司令半花白的眉毛瞬间皱成一团:“这军嫂哪能像她一样?这不是胡闹吗?”

    在他的心里,男子汉大丈夫保家卫国,女人就该打理家事,这才能让男人在外没有后顾之忧。

    虽然没见到唐宝,心里对唐宝的印象已经是坏极了。

    叶婷婷嘟着小嘴撒娇:“爷爷你这是不相信我了吗?你让人去问一问,查一查,不就知道一清二楚了吗?”

    叶司令这下是坐不住了,沉着脸起身道:“对,这件事我要让人查清楚,要是真的,这就得让人去找她好好谈话,让她明白自己该做什么事。”

    叶奶奶在里间整理衣服,出来看见叶婷婷得意的笑容,无奈的摇头:“你这孩子,这不是给你爷爷找事吗?”

    “我这是实话实说而已!”叶婷婷对她笑了笑,起身道:“我要给赵琪琪打个电话,都很久没见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以前离得近,赵琪琪和她还在一起玩过呢。

    现在离得远了,倒是很少见面了,可是自己现在也能问问她情况。

    叶奶奶听见了,皱眉道:“电话里不要说太久,要是被你爷爷知道了,肯定要说你。”

    司令这住的地方,自然是装了电话的,另外的却都是装在办公室里,大家都是用电话向领导汇报情况,或者是各种必要的电话,叶司令可不允许大家私下打电话的。

    办公室里,叶司令听到手下汇报上来的消息后,是真的没想到军嫂里有这么懒的军嫂。

    不过,他也不会出面,而是让人把政委请来,把事情和他一说,严肃的道:“这件事一定要处理好,免得她带歪了军嫂勤快的良好风气,一定要让她认识到错误,好好改正。”

    贾政委也叹了口气:“司令说的对,我去安排一下,也不能闹得太大,免得人家小媳妇面上过不去,这要是出什么事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