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国政委管的挺宽的。

    为了深入的改革,建立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华国建立了政治委员制度。

    每个部队都有政委,是军事主官和政治主官。

    按说军嫂这懒了点,算不上大事,不需要贾政委自己亲自处理,毕竟贾政委现在忙着和宣传科长、政治处主任他们这些人准备开展大家的思想工作。

    可是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事,想来想去,觉得还是自己去处理,免得手下把人家小媳妇批评的太厉害,要是想不开自杀什么的就不好了。

    当然,他虽然听叶司令说了,自己还是把顾行谨的资料找出来看了一遍,这才离开办公室,去池塘边走了走。

    现在还没有自来水,当初在建基地的时候,巧妙的从外面河里引了水进来,在里面挖了池塘,下面用鹅卵石铺垫,又从另一边引出去,这就变成活水了。

    哪怕边上有几口水井,可是很多军嫂不愿意从井里打水,还是更愿意在池塘的上游洗菜,下面出水的那边洗衣服什么的。

    这里什么时候都有军嫂在洗衣服,贾政委上前把蹲在一边玩水的小男孩拉起来,顺便亲切的和她们说话:“这大冷天的洗衣服各位嫂子辛苦了,不过你们也要小心看好孩子,这要是落水可不是好玩的。”

    几个嫂子都笑着和他招呼:“政委好。”

    孩子的妈妈笑着道谢,转头教训了儿子几句。

    贾政委脸上带笑的和她们寒暄了几句,随后才像是无意间提起:“现在天冷了,这洗床单被套的时候,让家里的男同志搭把手。”

    在这基地里,能来随军的军嫂,这男人起码也是排长。

    三十多岁的一个军嫂笑了笑:“俺可不敢想,他回来都啥时候了,太阳都下山了,就算是他愿意搭把手,那晚饭就没着落了。”

    “就是,能替我们挑水就算是勤快的了,再说我们不就洗衣做饭带孩子吗?”

    有个四十多岁的指着个二十七八的小媳妇笑:“就小丽她男人,上回还替她来一起洗被套床单,可勤快了。”

    小丽被她们笑得脸都红了,弱弱的道:“我家那位算什么啊,顾连长大早上就起来洗衣服挑水了。”

    “那倒也是,顾连长家的可真好福气,我还看见他拎着菜篮子出去买菜呢……”

    大家的心里其实都很羡慕唐宝,可是也知道自家男人根本做不到那样,这难免嫉妒,就只能说顾连长没福气,娶了个懒媳妇。

    贾政委在一边神色温和的听她们说了会话,这才往唐宝他们住的那栋楼走去。

    这边地势虽然比较偏,可是地方却大,因此两栋楼之间都是嗝了十多米的间隔,除了靠房子这边留了走路的小道,前面和两边都开辟出一块块的地。

    为了避免口角,这里的每一户都能分到一垄地,想要多种点别的什么,你也能去不对外面开垦荒地,也没有人会去管,反而是支持军嫂。

    现在虽然已经是冬天了,没有稻草,一垄垄地里也都铺上了晒干的杂草,保护着耐寒的乌塌菜,萝卜,韭菜,大蒜,菠菜,大白菜这些,看着长势喜人。

    他仔细的看了一下,每一垄地里都是种满了菜,看着并没有空地。

    想了想,应该是他们来的晚,前面有人种了。

    事实上是刘小花再知道顾行谨要来的时候,就帮着种下了萝卜,现在萝卜还不能吃,她也就没和唐宝说。

    觉得自己这要是说了,像是讨他们的好话一样。

    刘小花是觉得就这么点地,只花了一天多点的时间就能搞定了,完全不值得说什么,准备再过些日子,这萝卜好吃了,自己再和唐宝说。

    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已经有菜的香味不知道从哪家传出来。

    他不知道顾行谨他们住的是哪一间,恰好看见王玉仙在门口生煤球炉,就上前问:“同志你好,请问顾连长住在哪间?”

    “就是二楼最靠冬边的就是。”王玉仙是认识贾政委的,笑着道:“政委,现在顾连长还没回来了,你这找他应该去部队啊!”

    “我有点事想问他爱人!”贾政委前两天感冒了,这喉咙还不舒服,被煤球的味道熏得咳了好几声,想要快点离开,就开口道:“你忙你的!我也上去了。”

    这政委管什么的,她们都清楚,现在他亲自出动,倒是让王玉仙吓了一跳,眼睛一转,就忙着嚷嚷:“等一下,等一下,我这忙着,劳烦你替我把这毛线给我带给唐宝,我这手笨,起头怎么也打不好,她说了替我起头!”

    她这是准备等下有借口上楼探探情况,也好替唐宝说几句好话。

    毕竟自家三口白吃了人家一顿,而且唐宝看见自家儿子,几乎是每一回都给几粒糖,而且自家儿子有一回跟着赵家姐妹一起去,还在唐宝那吃了碗骨头汤呢?

    贾政委被迫接过一个放着毛线的篮子,一边往上走,一边心想:看来顾连长的爱人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这能互相帮忙,还能打的一手好毛线,自己等下和缓点,好好劝。

    反正这和人家说道理,也是他的强项啊。

    唐宝今儿正在给顾行谨做戒烟糖。

    她是知道顾行谨有点烟瘾的,虽然在她的面前克制着很少抽,可是亲自己的时候,瞒不过去啊!

    现在既然要准备生孩子了,她就觉得他这段时间必须得戒烟。

    将白人参、远志、地龙、鱼腥草,薄荷等淘洗干净,装人布袋内,扎紧口,放人药罐内,用文火浓缩,待药液稠浓时,快速的加了几块冰糖搅拌均匀,又继续煎至稠液起丝状时,这才能离火把糖汁倒在几个平底盘里摊平,晾凉。

    她这忙好了就去空间里美美的睡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出来啃了个苹果,看自己做的戒烟糖已经凉透了,正准备用刀划成小块,就听到了敲门声,就拿着刀去开门。

    贾政委看着拿着刀来开门的唐宝,柳眉杏眼,肌肤白皙,嘴角带着笑意,显得温柔可爱。

    再者看她系着围裙,拿着菜刀,看着也是勤快的小媳妇啊?不像是他们说的懒婆娘啊?

    他一时间愣了愣,才笑着招呼:“同志,你这是在做晚饭了吗?”

    唐宝可不认识贾政委,只是被顾行谨教导过,知道怎么认品级。

    额,看他穿着军装,还有四个口袋,口袋上还插着钢笔,肩膀上有两杠三星,应该是团级干部。

    她眨了眨眼:“没,我爱人不在家,你有事就去训练营里找他吧?”

    贾政委又用拳头捂着自己的嘴咳了两声,觉得自己闻到了中药味,心想:她这是不是因为身子不好,这才不能干活的呢?要是真的是这样,自己也不能太苛求了。

    他把手里装着毛钱的篮子递给她:“这是楼下东边靠楼梯的那家大姐让我给你带上来的,说是请你给她毛线起个头。”

    唐宝在他把篮子递给自己的时候,心里还以为他这是给自己送礼来着,还准备怎么委婉的拒绝,听到他后面的话,这才知道自己会错意了,接过请他进去坐:“是王大姐,她先前也没和我说啊?您请进来坐,我给你倒杯茶润润喉。”

    她今儿刚好丢了几颗罗汉果到开水壶里,听他这咳嗽的样子,就知道他的喉咙不舒服,自己用干净的搪瓷缸给他倒了一杯茶。

    贾政委接过干净崭新的搪瓷杯,心里就满意了几分,看着是罗汉果茶,就更满意了,笑着道:“你别拘束,我这就是走访一下,问问你们现在习不习惯。”

    唐宝在脑子里搜了一下,觉得他这团长级别的军衔,又管这事的应该是政委,笑着道:“谢谢领导关心,我们这都挺好的。”

    贾政委今年才四十出头,身材虽然不算高大,可是浓眉笑眼的,看着就让人觉得和气。

    唐宝觉得他挺和善的,心里觉得自己不能托顾行谨的后腿,就笑着道:“那个,我正要切糖,你要不要来两块?”

    “……”贾政委有点懵:“你自己做糖了?”

    这都嫁人了,还在家做糖吃,真的好吗?简直是和自己的女儿一样,回到家就找糖吃。

    唐宝自然不能说自己是准备要孩子,这才准备让顾行谨戒烟,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不是都说吸烟有害健康吗?他抽烟抽的凶,我特意给他做了戒烟的糖,不是很甜的,我看你应该是感冒后的咽喉肿痛,吃这个对喉咙很好。”

    贾政委有点好奇的跟着她去厨房,看见几盘子黄褐色的‘糖’,厨房里也还有一些药渣,惊讶的问:“这是中药弄出来的糖?”

    “是啊,您先尝尝味!”唐宝切了一块递给他:“现在还不是特别硬,等再过些时候,就变成硬糖了。”

    贾政委很怕自己尝到什么怪味,可是看着小姑娘含笑的眼神,心想:只要不是苦的要命,我绝不会吐出来。

    一放到嘴里,味道反而出乎意料的好。

    淡淡的药味,混合着醒脑提神的薄荷味,还有一点点恰到好处的甜味。

    他忍不住点头:“不错,小姑娘挺心灵手巧的,能不能戒烟我不知道,可是这绝对是醒脑提神的好东西。”

    唐宝可不愿他怀疑自己的医术,严肃的道:“这是能醒脑提神,不能说百分百的戒烟止嗽,却对吸烟引起咳嗽、多痰等症状会有所缓解,对戒烟有一定疗效。”

    说完,自己也往嘴里塞了一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对感冒后的喉咙不适也有效果,我这感冒也才好,吃几粒应该会好点。”

    贾政委觉得这就难怪了,幸好自己来之前看了资料,人家小两口来了才半个来月,这水土不服生病了,顾连长肯定是要忙里忙外了。

    辛苦自己没有进来就板着脸,要不人家小姑娘还不被自己吓哭了?

    他不动声色的打量了一下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厨房,见菜篮子里只有一个萝卜和生姜大蒜什么的,完全是艰苦朴素极了。

    他好奇的问:“你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就对中药感兴趣呢?能想到这这么好的主意,做出戒烟糖?”

    “我家爸爸妈妈都是中医啊!”

    唐宝觉得好事要做,当时名字也要留。

    主要是她的年纪太轻,很少会有人相信她的医术,哪怕自己治好了人,人家也可能会说‘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可是自己把自己吹成中药世家,那就不一样了。

    她很自然的道:“我妈妈说我还没会喊爸爸妈妈,就先会说三七,忍冬了。”

    贾政委点头:“原来如此,那就难怪了,可惜现在中医越来越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