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这人太不会聊天了,自己都说了自己的爸妈都是中医,他也不追根究底的问下去,这让她怎么吹下去?

    主要是现在中医没落,而且西医方便快捷,贾政委也没觉得中医有什么好。

    而且他现在已经了解了情况,这老婆生病了,也觉得顾行谨洗衣服买菜情有可原是不是?

    他喝光了搪瓷缸里的茶,顺手放在一边,就起身告辞了:“那你忙,我先走了,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姓贾,西贝贾。”

    “哦!”唐宝觉得自己要是贸然提出给人家看病把脉什么的,很容易引起人家的反感,可是觉得他鼻塞声重,咳嗽声也有点破音,只能委婉的提醒:“我觉得你还是得去医院,要不变严重就不好了。”

    贾政委不在意的摆了摆手:“没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再见啊!”

    “那你带几粒糖去吧?含着会舒服点!”唐宝拿了个装糖果的铁皮盒,给他装了十多粒糖,腼腆的微笑:“您别嫌弃我这手艺,要是好吃再来拿就是。”

    贾政委本来是不想收的,可是这含着喉咙确实很舒服,笑着道:“那行,下回你到我家来找我女儿一起说说话。”

    “好的,”唐宝送他出门的时候,生好煤球炉的王玉仙也急急忙忙的上来了,却看见贾政委离开了,笑着招呼:“贾政委,您这就走了啊?留下吃晚饭吧?”

    却没让他去自家吃,毕竟自家晚上就一个乌塌菜和鸡蛋韭菜,绝对不能招待客人,可是要是他留在唐宝这吃,自己和儿子男人都可以来蹭饭。

    蹭饭说起来太难听了,应该说是陪客。

    贾政委笑着点头:“哎,我还有个会,先走了啊,你们有啥事解决不了的,就来找我们。”

    唐宝见他离开了,这才去把毛线篮子递给她,笑着问:“嫂子,你这没说要起几针啊?”

    “哎呦,我那是借口好不好!”王玉仙从二楼看到贾政委离开了,这才紧张的问:“他说什么了吗?你挨训了吧?为什么挨训受到批评了?我听我男人说,贾政委就是有名的笑面虎。”

    “没有啊,”唐宝心里觉得自己这么乖,怎么可能会被政委批评,一副你冤枉我的眼神看着她:“人家就是问我有没有不习惯,或者是有什么问题需要组织上解决的,然后就走了。”

    “是吗?”王玉仙看见她肯定的点头,嘀咕道:“亏我还以为你挨批了,还特意来帮忙呢,没事就好,我就能放心回去烧晚饭了。”

    她其实也闻到了药味,却绝口不提,免得自己知道她生病了,还得给她送东西,拎着篮子就急慌慌的下楼。

    以前在部队里,唐宝就和她打过几回交道,印象里王玉仙就是咋咋呼呼的,还太宠孩子,爱沾小便宜,没想到今儿倒是出乎意料的仗义了一回。

    唐宝关上门,自己就去把糖全都放好,一个人也懒得烧,自己在空间里吃了一些好吃的,就出来梳洗后,躲到了被窝里。

    现在天冷了,哪怕是大太阳,这洗的衣服一天也嗮不干,特别是棉袄,起码要在太阳底下晒三四天才行。

    因此,外套是能不洗就不要洗,可是这贴身的衣裤唐宝是每天都要换的,而且这些衣裤她也是不会拿到外面去洗,免得尴尬。

    现在她缺钱,就在床上胡思乱想着自己要不要做点内衣裤挣点小钱?

    想了想,还是算了,自己不会踩缝纫机是硬伤,而且也没有门路弄到乳胶什么的材料。

    算了,自己还是想法子治病救人挣钱吧?

    她拿出几本医书,沉下心仔细的看了起来。

    顾行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看见唐宝躺在床上看书,不由摇头:“你自己说晚上看书不好,现在却明知故犯。”

    “你回来了,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唐宝把书放下,看着他衣服上脏兮兮的,就催着他:“厨房的炉子上还有热水,你先去洗一洗。”

    大部分的人为了省点煤球,都是每天算着用完的,唐宝却是每天都换上好的煤球封住,反正要用热水,不在乎每天多一个煤球。

    顾行谨看了看自己脏兮兮的外套,解开就放到脸盆里,才去擦洗。

    其实唐宝的里衣什么的都是在家里洗的,他就只替她洗了次外套,大部分的时候,是他洗自己的衣裤。

    在没娶老婆前,他也习惯了自己洗,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洗衣服有啥不好的。

    特别是这几天是她的小日子,以前岳父就特意交代自己不能让她碰冷水。

    他快速的洗了个战斗澡,这才上床,也怕自己冷,还特意离她远一点,笑着道:“食堂里的饭菜没什么油水,我还真的有点饿了,给我个包子,粽子都行。”

    “你可真好打发!”唐宝拿出一饭盒还温热的饺子,又给了他一双筷子:“赶紧吃吧,吃了记得刷牙去。”

    “你要不要吃点?”顾行谨见她摇头,自己就拿了一块布垫在被子上,大口吃了起来。

    他知道老婆爱干净,也不反驳,其实在他的少年时期,他也是过着贵公子的生活,后来在部队是没法子过的精致,现在老婆爱干净,他也不觉得麻烦。

    等他去刷牙后再上床,已经是快十点了,唐宝睡意朦胧的闭着眼:“对了,贾政委今儿来了,让我有困难去找他,我其实还真有困难,可是不好意思去找他。”

    顾行谨也是听说过贾政委的为人,闻言有点担忧:“贾政委来做什么?他说了什么话?有没有为难你?”

    “人家挺好的!也很热情!”唐宝把两人间的对话和他说了一遍,又把自己做糖的原因也告诉他,眉飞色舞的道笑:“其实我就是觉得要和你的领导打好关系,不是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吗?他这拿了我给你做的糖,以后总不会对你看不顺眼吧?”

    “老婆你真好!”顾行谨没想到唐宝对孩子的事情这么慎重,连戒烟都在其中,可是这样也表现出她是真的想要孩子了,那真是忍不住傻乐。

    不过,想到她说的困难,好奇的问:“你有什么困难?”

    “我夜观天象,自己掐指一算,五行有缺,命里缺车,兜里缺钱,偏偏我自己算的还真准!”唐宝说的睡意都没了,看他一脸纠结的模样,还促狭的问:“你说政委会给我解决这俩困难吗?”

    顾行谨委婉的道:“那你还是赶紧睡吧?梦里缺啥都会有。”

    随即又关心的问:“你手里没钱了吗?我那还有六十多元钱,你拿着先用了吧?我也快发津贴了!”

    唐宝一听他的钱也不多了,死鸭子嘴硬的道:“开玩笑的,我还有钱,就是故意这样说,看看你的态度,看你会不会嫌弃我太会花钱了。”

    又叹了口气:“其实我发愁的是,整天闲着没事,我总不能吃了睡,睡了吃吧?你们这边的医院是怎么样的?有中医吗?我觉得自己可以去实践一下。”

    顾行谨想了想,有点迟疑的开口:“这边有十来个军医,我去问问人家那边要不要人?或者我给知寒打声招呼,让他运作一下?”

    唐宝觉得他才来,不好为自己的事情去求人:“算了,这大冷天的,我也不想起早贪黑的去医院上班,还是等明年再说吧?”

    她打了个哈欠,就钻到他的怀里:“老公晚安。”

    顾行谨亲了亲她的额头,搂着她温柔的低语:“睡吧。”

    ……

    他们睡得香甜,叶婷婷却躺在温暖的被窝里生闷气,她一直等着看热闹,结果什么热闹都没有看成。

    反倒是下午风大,她又爱漂亮穿的少,现在觉得自己一点也不舒服。

    想到赵琪琪和自己说唐宝的坏话,越发对唐宝看不顺眼,决定自己一定要找好好教训教训她。

    第二天,顾行谨醒来就听到窗外的雨声,这天气也不能去洗衣服,他看见唐宝睡的香甜,自己悄悄的起身,穿了雨衣把家里的四个大木桶都装满水,就干脆去部队的食堂吃早饭。

    改革后,外面买东西都不要票了,可是部队的食堂却还是每个月给大家发饭票和菜票,大家可以凭票吃饭,也算是这特殊连队的额外补助。

    在食堂里吃早饭的好处就是战友特别多,大家一边吃着稀饭和三合面的馒头,偶尔说几句话,挺热闹的。

    哪怕是下雨天,这训练也不会停,反而是顾行谨亲自带队,和他们一起进行负重野外训练。

    反正这地方偏僻,外面除了小山坡就是高山,就是山坳里,简直就像是鸟不拉屎的地方,一千多人出去也完全不用担心扰民。

    不过,这一出去,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还全都变成了落汤鸡。

    顾行谨让他们在雨中原地踏步,自己一排排的巡视过去,虽然经过连续六个多小时的不停负重跑,大家都难免染上几分疲惫之色,可是却都依旧步伐整齐,这才上前给大家进了个礼,大声道:“稍息,向右看齐!今儿的训练大家都很努力,现在都回去换了衣服后去大厨房喝姜汤,下午没有训练,解散。”

    军人们回敬礼后,步伐整齐的离开。

    今儿他们都出去拉练,这大厨房里早就备好了姜汤,哪怕大家的身体都很好,可是训练归训练,爱惜也是要爱惜的。

    顾行谨自己也和赵友邦他们几个大步回家换衣服,却被路过的撑着雨伞的贾政委喊住了:“顾连长,你们五连回来了啊!”

    他停住脚步,敬了个礼:“是的,政委,我们圆满的完成了负重长跑六小时三十分钟一百二十公里的任务。”

    贾政委上前用雨伞遮住他,笑着道:“挺好的,你们这回是第四支连队回来的!”

    其实,他已经快笑不下去了,自己都和叶司令说了人家爱人没问题,是因为初来乍到,水土不服这才生病了,可是叶司令一根筋的认为人家在装病,还让自己带着医生上门去确认。

    贾政委担心别人来,吓着人家小媳妇,干脆自己带人来,恰好看见顾行谨,笑着道:“昨儿你爱人给了我几颗糖,味道很不错,我今儿就厚着脸皮再来讨几粒。”

    这自然是他想出来的好借口,不过,他也不好意思白要人家的东西,手里还用网兜拎着一大铁盒的饼干。

    顾行谨的心里其实是一万个舍不得把唐宝特意给自己做的糖送给别人,不过,这领导开口了,自然是一口答应:“政委不嫌弃就好,她就爱琢磨这些。”

    他怕唐宝在做什么不能被外人看见的事,哪怕带了钥匙也不开门,而是敲门。

    “来了,”唐宝很快就来开门,第一眼看见顾行谨浑身湿透的样子,就噼里啪啦的连声道:“赶紧的去喝碗姜汤,再吃个葱白煮鸡蛋驱驱寒,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快去冲个澡,再出来吃点粥。”

    唐宝把顾行谨推进小浴室,还顺便把自己洗好的衣服端出来放到阳台上,这才给他们倒水。

    “别忙,我先给你检查一下身体。”军医放下手里的药箱,就从里面拿出听诊器。

    唐宝一听,看着那中年军医难掩自傲的模样,明摆着不是善茬子,这心里就浮现了一个念头:哎呦,这是来踢馆了是不是!

    然后,她心里就瞬间兴奋起来,觉得自己终于遇到了感兴趣的事情。

    就像是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她面上却乖巧的一笑:“我自己就是中医,自然知道我自己现在的身体挺好的,不用你费心了。”

    军医闻言看了眼贾政委一眼。

    贾政委用拳头顶住自己的嘴咳了几声,看着唐宝笑了笑,温和的道:“你这孩子,昨儿我都看你喉咙不舒服,这是我们军区医院的杨医生,让他给你看看也没事。”

    唐宝不知道贾政委是想来给自己解围,听到他非要说自己有病,扯着嘴角笑了笑,看着他们道:“你们好生奇怪,我这没病的非要给我看病,贾政委你自己生病了,反倒是硬拖着不看病。”

    军医看了看贾政委,对着唐宝皱眉道:“你胡说什么,三天前我给贾政委配了感冒药,他现在病早就好了。”

    唐宝觉得这人接口的太及时了,终于给了自己发挥的空间,抬着下巴,杏眼有神的看着他们开口道:“按照我们中医的说法,眼通肝、鼻通肺、口通脾、耳通肾、舌通心,从脸部就可以看出他身体各脏器的运行状况。

    不过,人的身体本身就有免疫的功能,有时候的感冒发烧这些小问题也能用自己的身体免疫力对抗病体的侵袭。

    可是贾政委鼻塞声重,咳嗽声也有点破音,鼻子下也有点发红,这明显是感冒没好,还有发烧了,你不相信给他量一下体温,没有三十八度,我就任凭你处置。

    军医觉得这小姑娘真是伶牙俐齿,说这么多话都不用大喘气,让自己都插不进去嘴,可是听到最后,她怀疑自己的医术,脸上都忍不住浮现愠色,开口道:“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量出来贾政委没有发烧,我也不要你做别的,只要你去扫一个月的训练场,好好的治治你的懒病就可以了。”

    唐宝心里觉得自己挺勤快的啊,这人该不是有病吧?要不怎么会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她这一好奇,杨军医还以为她这是害怕了,眼睛一眯,冷哼一声:“怎么?怕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