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军医还以为她这是害怕了,眼睛一眯,冷哼一声:“怎么?怕了?”

    贾政委觉得他这样对小姑娘,有点咄咄逼人了,微微皱了皱眉,打圆场道:“大家有话好好说,杨医生你一个人大老爷们,对人家小姑娘不要这么凶。”

    唐宝觉得自己好像有点了解事情的真相了,不过,这也让她更愤怒了。

    自己这么勤快,他竟然敢说自己懒?

    真是棒棒的,自己今儿非得让他知道,自己可不是好冤枉的。

    不过,她此刻却换上了一脸小心翼翼的神色:“不是,是因为医生你还没说,你要是输了怎么办?”

    杨医生快被她气笑了:“我输了,我就去扫三个月的训练场。”

    “不,我想换个条件。”唐宝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要是你输了,以后看见我就喊我‘师傅’,行吗?”

    “行,那就这么说定了,贾政委你作证。”杨医生说完,先将体温计的水银汞柱甩到35℃以下,亲自把体温表放到贾政委的腋下最顶端,让他用上臂将体温计夹紧,自己看着手表开始计算时间。

    “最起码要五分钟,我先去晒衣服吧!”唐宝似乎是自言自语一样,话没说完,就端着脸盆去晒衣服了。

    贾政委觉得这小姑娘的表现很有趣,而且他今儿确实是有点不舒服,不过他也是军人,比较能忍罢了。

    杨医生却觉得自己被对手轻视了,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相信了她的胡言乱语,现在还盯着手表看时间。

    顾行谨洗的还真是战斗澡,特别是在里面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好像不大对劲,要不是自家老婆的声音一直都是很平静的,他早就顾不得洗澡就冲出来了。

    可是,他急忙忙的洗好澡走出来,一边套灰色的毛线衣,一边看着客厅里坐着的贾政委,还有一边脸色难看的军医像是用杀人的眼神盯着他自己的手表,还有在阳台上晒衣服的老婆,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

    他正想开口,唐宝已经晒好衣服进来了,看见他就笑:“还愣着这做什么?厨房的砂锅里还给你炖着香菇廋肉粥,你到现在还没吃午饭,还不赶紧去盛起来吃?对了,先把那葱白煮鸡蛋吃一个,再喝粥。”

    顾行谨的肚子早就饿的呱呱叫了,而且现在看着,自己的老婆明显没有吃亏的样子,他就放心的去厨房里了。

    杨医生时不时的盯着手表,确定已经过了十分钟,冷眼看了唐宝一眼,自己就取出体温计,看到温度数据后,不相信的睁大了眼:“肯定是这体温计坏了,我再用另一支体温计量一次。”

    他真的不敢相信,贾政委现在的温度竟然还真的有38,5度,反而是更相信体温计坏了。

    唐宝笑得很温柔甜美:“没关系,你再量就是了。”

    于是,杨医生给贾政委换了一支体温计,自己用手帕擦拭一下贾政委先前用的体温计,自己给自己量。

    其实,他的心里现在已经开始不安,可是他实在是不敢相信唐宝这么年轻,能凭着看人不把脉,就知道他的大致情况。

    贾政委现在是真的相信唐宝这小姑娘厉害了,笑着道:“唐宝是吧?那盒饼干是我带来给你的,谢谢你昨儿给我的糖。”

    现在的饼干大都装着四四方方的大铁盒里,铁盒上还印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小男孩,还挺可爱的。

    唐宝就笑着道谢:“那我就不客气了,贾政委您可真大方,我只是给您十几颗糖,您就送我这一大盒饼干。”

    “没事,没事,你喜欢就好,我不爱吃这些零食。”其实这是他爱人特意让女儿特意给他从市里带了两罐,让他放在办公室里,饿的时候吃两块,他老喜欢了,自己都舍不得多吃。

    顾行谨端着大碗走出来,听到唐宝在向贾政委道谢,可是贾政委和军医都在自家量体温,不解的问:“你们这是怎么了?”

    砂锅有保温的作用,瘦肉粥又一直放在封死了的煤球炉上,现在还冒着热气,可是米香味,瘦肉的香味,混合着干香菇的香味,真是诱人极了。

    贾政委今儿没什么胃口,早上就吃了一碗稀饭,中午在办公室没回去,准备开会的资料,有没有胃口,就没有去食堂吃中饭。

    现在闻到这香味,肚子里开始唱起了咕噜噜的空城计。

    唐宝笑了笑:“政委你身体不好,适合吃点粥,我给你盛一碗,等你量好温度就可以吃碗粥垫垫肚子。”

    唐宝很有心机的用白色的大碗盛了一碗粥,还在上面特意撒了一些葱花,故意放在贾政委的面前,就让他看着……馋死他。

    面前碗里的米粒都煮的开花了,还能看到粉红色的肉沫,碧绿的小葱。

    贾政委瞄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果断的把眼神移开,再看下去,他就要忍不住开吃了。

    可是把眼神挪开后,又看见顾行谨在一边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实在是太糟心了。

    他又果断的把眼神挪开,这下看见的却是杨医生紧紧的抿着唇,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盯着手表上的时间。

    要不是他,自己就能喝上粥了,自己技不如人,还不撞南墙不回头,真是不知道让人说什么好。

    杨医生看见他的眼神,还以为他是想知道结果,抿了抿唇,努力让自己慌乱的内心平静下来,先拿出自己的温度计看了,36,5度,很正常。

    可是面对这个结果,他的脸色并不好,自己的温度正常,那就说明这温度计没毛病。

    这结果,都让他有点不敢面对贾政委腋下的另一根温度计。

    可是,他还是拿出来一看,还是38,3度,前后虽然存在一点误差,可这也是很正常的。

    他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双眼盯着唐宝。

    顾行谨见他这神色,还以为他想打人了,也凤眼凌厉的盯着他。

    杨医生动了动嘴,才鼓起全部的勇气,大声道:“师傅。”

    “噗!咳咳……”顾行谨听到这话,瞬间被自己呛到,迅速的转过身,背着他们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

    唐宝矜持的点了点头,很有气势的看着他问:“我现在就想知道,你凭什么说我懒?凭什么说要治治我的懒病。”

    杨医生其实就是为人死板了点,可是这人品还是不错的,没有把叶婷婷供出来,低声道:“是听到传言,说你……师傅你懒,自己的衣服还要顾连长自己洗,菜也不买,地也不种,整天就知道吃吃喝喝……”

    说完,还看了眼在边上喝粥的贾政委。

    贾政委看见他的眼神,倒是很光棍的开口:“嘿嘿,那个,传言都是有误的,像我就比较相信自己看到的,我也听说这些,可是我昨儿来一看,就知道唐宝是好姑娘,这都是被人误传的。”

    说完,还对唐宝和蔼可亲的笑了笑,自己低头继续吃,这实在是太好吃了,也不知道锅里还有没有,自己能不能轮到第二碗。

    唐宝给了贾政委你很有眼光的眼神,就抬着下巴,看着杨军医噼里啪啦的道:“我懒?学无止境,学海无涯,我每天早上起来就要看医书(那是不存在的),准备学以致用,好救人治病,还要不停的实践。”

    “我也不能否认,西医确实见效快,可是我们中医也不是一无是处,就像是我爸爸妈妈呕心沥血的研究出止血药,现在他们还沉下心想研究出更好的药剂,能减少战场上的伤亡。

    我自小就被他们教育,先有国,才有家,有军人守护着华国,我们才能过上安稳的日子,我一门心思想为军人做点事,你凭什么说我懒?”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