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恨时间过的太快,我都恨不得把黑夜当成白天来用!忙里偷闲,还不忘给他做好吃的,生怕他训练太辛苦,这营养跟不上……”

    唐宝说完,自己都快相信自己说的话了,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好孩子,每天早上的大部分时间,在被窝里梦周公的肯定不是自己。

    他们看着她那卷翘的睫毛像蝶翼一样扑闪着,黑漆漆的瞳仁澄亮如星辰,带着几分被误解的委屈,还有几分不屈。

    说的确实很让顾行谨心疼,可是自己太了解她了,每天早上睡的像小懒猪,虽然她看医书的时候很认真,可是她更有兴趣的是看那些鬼怪奇谈的杂书。

    不过,无论怎么样,他都觉得自己的老婆是最好的,当然要支持一下,沉声道:“政委,我不知道外面的人会误解我爱人,可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们还没在一起的时候,我和贺知寒护送资料受伤,她就救了我们;

    到现在还赚钱资助我的三个弟弟妹妹念书,我在璜河之战中受伤生死不明,她不远万里的远赴苗疆,寻到了当时受伤的我,我才能活下来。

    这一次,我在首都出任务受伤住院,也是她赶去首都照顾我,直到我痊愈,又陪我来到这边照顾我。

    她是我最好的革命战友,是称职的爱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唐宝没想到顾行谨说的这么动人,嘿嘿,把自己夸的快上天了,真的好想给他鼓掌啊。

    不过,这个时候自己不能骄傲,她低下头做腼腆的模样。

    杨医生似乎想起了什么,看着唐宝惊讶的开口:“你,师傅你的父母是不是唐大夫和苏大夫?”

    唐宝点了点头:“是!”

    唐明远和苏素因为改良的止血药,确实在军医中有着极高的声望,听到唐宝是他们的女儿,杨医生显得很激动:“师傅对不起,是我不该听信别人的话!是我太笨了,我不该自以为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以后绝不会那么武断……”

    贾政委一碗粥下肚,在军中的大都人,都知道改良止血药的是谁,也有力气说话了:“难怪你这么心灵手巧,原来是家学渊源啊!以后肯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这话唐宝很爱听,眉眼含笑的谦虚道:“您过奖了,我会努力的。”

    每个年代的人都会有自己的偶像,杨医生在战场上也用到过他们的止血药,就很佩服他们,此时也不觉得喊小姑娘‘师傅’难堪了。

    他很虚心的开口:“师傅一眼就能看出来贾政委发烧了,确实很神奇,现在师傅看政委是怎么降烧好?”

    唐宝一开始只是不满他那眼高于顶的模样,既然相见两厌,那还不如不见。

    这才让他喊自己‘师傅’,免得他以后还板着扑克脸到自己面前来蹦跶。

    可是现在见他态度良好的一口一个师傅,她自己听着都觉得别扭,看着他笑了笑:“我先前就是见你来势汹汹,这才和你开玩笑的,你还是喊我小唐或者唐宝吧?”

    “这不行,您担得起我这一声师傅,反倒是我先前太自视甚高,以后也会好好沉下心钻研医术。”杨医生也是梗着脖子,不愿意改口,反倒是自我介绍:“我叫杨重华,师傅喊我小杨就好。”

    唐宝没料到自己遇上这么个一根筋的,这下真的是觉得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杏眼狡黠一转,就开口道:“杨医生,我昨儿看见贾政委就觉得他咳嗽的声音不对,今儿看他鼻塞声重、鼻根赤红,这才觉得他发烧了。”

    见他们都听得认真,继续道:“其实他这烧是寒气侵袭造成的发烧,回去熬些生姜水泡脚,多喝些板蓝根泡的开水就好了。”

    要是先前,杨医生肯定不会相信不吃药就能好,可是此刻他却很虚心请教:“师傅就不怕政委他热度上去吗?”

    “不会,我煮粥的时候,就是怕顾行谨受寒,就在粥里加了老姜汁,还有银翘汁,能从根本上消除他病毒炎症引起的发热发烧,政委他的身子本身也比较好,这才能抗到现在。

    板蓝根其实就已经是药了,能清热凉血、抗病毒抗菌的作用很明显。

    按着政委的情况,服用板蓝根不但能够有效的退烧,还能够促进身体的康复和免疫力抵抗力的增强……”

    贾政委听了个大概,倒是眼睛一亮,双手用力一击掌,满脸喜色,忙不迭声的问:“唐宝,你的意思是有人发烧感冒了,都可以喝点姜汁什么的?再用板蓝根泡水喝行吗?要是这样,我们可以节省很多西药啊?”

    “您想多了!”唐宝赶紧摇头:“每个人的脉象都不一样,就一个人的脉象大致就有二十七种,我虽然没有给你把脉,可是望闻听切里,我就在您的身上用了两种,这才敢说您能看过去,不过世事无绝对,我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您没事;要不您就让杨医生给你开一粒退烧药,这样更安全点。”

    贾政委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相信你,这粥喝了,我就觉得浑身舒坦多了。”

    顾行谨很有眼色的道:“那我再给您来一碗吧?砂锅里还多着呢?”

    贾政委嘿嘿笑着点头:“那成,那就再来一碗?”

    顾行谨端起他面前的空碗去盛粥,这边的杨重华也有点不好意思的开口:“师傅,我就记得我小时候被灌过游方郎中的中药,苦的要命,最后还是靠我自己硬抗过来的!”

    见唐宝还是不解,干脆挑明:“我可以尝尝师傅做的药粥吗?我就好奇师傅做的粥里,我怎么没闻出来药味。”

    唐宝能说‘不’吗?

    她只能含笑点头:“杨医生你尽管去吃,行谨少吃点没关系,要不等下他晚饭就吃不下了。”

    端着粥走出来的顾行谨:我老婆给我熬的粥,我还要少吃,这是什么道理?

    杨医生自己去厨房盛了一碗,吃的很严肃,像是想把粥里的药汁都吃出来。

    唐宝就假装客气的道:“你们要是不嫌弃就多吃点啊!”

    于是,贾政委一口气吃了三碗,人家还有正当理由:“那我就不客气了,吃了这,我就觉得身子舒畅。”

    杨医生也不甘落后的吃了两大碗,连锅底都给刮干净了,还一脸认真的道:“师傅,我真的尝出了点药味,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药膳?”

    唐宝笑着点头,她怕自己一开口就骂人,自己准备的爱心晚饭就这么没了,你们吃的这么津津有味,你们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贾政委吃饱喝足了,还带上些唐宝给自己准备的板蓝根笑着离开了。

    杨医生还依依不舍,觉得这中医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神奇,干脆开口邀请她:“师傅,要不你去我们军医部吧?这样我也可以跟着您好好学习。”

    唐宝可不愿意大冷天的起早贪黑去上班,睫毛眨了眨,就想出来了推脱之词:“我现在还在研究芙朴,想弄成颗粒,想弄出纯中药的颗粒,这样孕妇也可以吃,不会有什么负作用。”

    杨医生一听,肃然起敬:“是,那我要是有问题,可以来问师傅吗?”

    唐宝一听,赶紧道:“你要是喊我小唐,唐宝,或者是唐大夫,那就随时欢迎你,要不我都不好意思见你。

    先前是我太过分了,其实你们医生是一个崇高的职业,治病救人,小到发烧感冒,大到手术,都要提着心专心致志,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因为一个小错就能酿成大祸……”

    “而我们中医,其实很多地方都不及西医,以后我们共勉!”

    杨医生都觉得自己被她夸的脸红了,心里更是觉得她心胸宽广,琢磨了一下,为了能经常来探讨医术,还是改口了:“那我以后喊你唐大夫吧?在我的心里,你永远是我的师傅。”

    “好,你高兴就好!”唐宝心里的小人都要哭了:我就是想教训他一下,结果被迫多了块牛皮糖,只希望他很快忘记我,不要来打搅我睡觉。

    顾行谨把人送走了,这才关好门,就看见唐宝趴在桌子上叹气,上前弯下身子,搂着她歉意的道:“对不起,你对我这么好,可是我却让你受委屈了,你要是心里难受,你就用力打我,不要憋在心里……”

    唐宝翻了个白眼,打断他的话:“你胡思乱想什么呢,我其实一点也不在意人家在背后说什么,我就是觉得那杨木头,可能不了解我的意思,我今儿是想让他们知道我这医术高超,要是能把有钱又不是绝症的病人介绍几个给我就好了!”

    她说完,伸手拉着他的领口,低声道:“最好是像顾参谋长家的婶婶,或者是周家的,他们不是有钱,就是有权,而且还特别好说话,就周家,别说钱了,给我送的布料和羊毛线,毛线这些,不仅能自己穿,还能送人,偏偏我们在这初来乍到的,我都还没打开知名度。”

    杏眼看着他滴溜溜的转:“你说我今儿踩着他们炫耀,会不会太过分了啊?”

    “不会,你一点也不过分。”顾行谨才松了口气,好看的剑眉却微微皱起:“我总觉得这后面有什么蹊跷,不知道是谁在政委面前胡说八道,要不政委这段时间忙的很,根本不会来找你的麻烦。”

    唐宝转身,坐在凳子上搂着他的腰笑:“人家哪有胡说八道啊?说的都是事实好不好?我确实是懒啊,今儿还是来到这边后第一回洗你的衣服,还碰巧被人给撞见了,你说我的运气是不是很好?”

    “这大冷天的,以后你不要洗衣服了,留着我来洗。”他伸手摸着她细滑的纤纤玉手,温柔的揉捏着:“我可舍不得你这手长冻疮,那会又痒又疼,简直是受罪!”

    唐宝抬头,惊讶的看着他问:“现在已经有人长冻疮了吗?”

    顾行谨爱不释手的把玩她的手指头,心不在焉的道:“是啊,这边的天气格外冷,很多人以前不长冻疮的,这手脚或者是耳朵都长了!”

    唐宝的眼睛一亮:“那我这两天,好好琢磨几个治冻疮的方子出来!”

    顾行谨还没开口表扬自家老婆的深明大义,医者仁心,就听到她笑得像是小狐狸一样狡黠:“现在没人知道我会看病不要紧,现在就有机会让大家记住我的名字了。”

    顾行谨看着她得意的小模样,有点迟疑的道:“这自然是极好的,可是军队里估摸着不会给你太多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