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看着她得意的小模样,有点迟疑的道:“这自然是极好的,可是军队里估摸着不会给你太多的钱!”

    “我是那种只盯着眼前的钱看的人吗?”唐宝在他的身上用力的拧了一下。

    疼的顾行谨忍不住低嘶一声,讨饶道:“是我错了,唐大夫你是悬壶济世,扁鹊再生,在世华佗,救死扶丧,妙手回春……你善良美丽,无私奉献……”

    唐宝松开他,用你是傻子的眼神看着他:“我是说我不会只盯着眼前的这点钱看,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老娘我用几个土方子,说不准就能钓上几条大鱼呢?”

    说罢,用力的推开他起身,乐滋滋的哼着:“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顾行谨看见她这兴奋的小模样,咽下了嘴里的话:老婆估摸着忘记这里不是新安省了,那里是有钱人多,可是就这偏僻的山坳里,哪有什么有钱人?

    不过,自己还是别提醒她了,免得她不想陪着自己,反倒是去新安省逍遥。

    要是唐宝知道他现在在想什么,肯定会告诉他:酒香不怕巷子深。

    ……

    杨医生经常来给叶司令检查身体,哪怕叶司令说自己好着,他也要一板一眼的检查了才肯离开。

    因此,叶婷婷知道杨医生这人性子有点一根筋,特意在他的耳边说了唐宝‘好吃懒做,’这些话。

    可是没成想,政委和他都去了,可是最后都没别的声音了。

    她毕竟不是没脑子,不会去追着问什么结果,那样自己就暴露了,要是闹大了,让老人伤心了,他们也不疼自己,那就得不偿失了。

    可是一连几天,她也没从政治处听到什么批评处分的通知,忍不住在杨医生来给自己爷爷检查身体的时候,状似无意的问起:“杨医生,上次政委和你给那军嫂看病,她是不是因为水土不服才生病的?我倒是听到了个土方子,说是用布包着点茶叶和米贴身带着,就能治水土不服。”

    她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遥远的他,现在看见有和他想象的人,对自己的老婆这么好,就让她的心里很不舒服,只想让他们吵闹不休,想拆散他们。

    既然自己得不到幸福,那么看见顾行谨对唐宝那么好,就让她只想毁灭。

    杨医生还真没想到叶婷婷心里在想什么,听到她提起唐宝,收起听诊器后,与有荣焉的道:“不用,唐大夫自己本身就是了不得的中医,她的父母就是改良了止血药的功臣!这些天,唐大夫知道我们军队里很多人都生了冻疮,现在正在琢磨几个方子,到时候就能让我们基地的战士都免于冻疮的折磨。”

    他说完,还觉不过瘾,一点也不介意自曝其短的继续道:“上回去的时候政委身体不舒服,我还没看出来,唐大夫只一看,就说政委发烧了,起码得有38度!我当时还不相信,谁知道用体温计一量,还真是……我现在才知道,中医果然是博大精深,反倒是我,坐井观天,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叶司令也听的很仔细,最后点头道:“是我不对,只是听信他们的片面之词,差点误会了好同志,有机会,我会亲自和她道歉!你也是很好的医生,你们就是我军坚强的后盾。”

    杨医生笑得神采飞扬,却还是知道点人情往来的,谦虚的道:“我还差的远呢,医之一道,从心而治,以食为药才是最好的,我以后会好好努力的!”

    又很诚恳的道:“司令,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您这身子有着战场上留下的陈年旧伤,要不让唐大夫给你瞧瞧?”

    叶司令笑着拒绝:“不用了,我现在挺好的!”

    边上的叶婷婷简直气炸了,这叫什么事?

    自己本来是想让她出丑的,可是现在却让她在爷爷的心里有了改观不说,杨医生这个蠢东西还拼命的夸她好,真是快把她都气吐血了。

    杨医生也没有多说,而是起身收拾东西离开了,他现在除了自己上班的时间,别的时间都恨不得去唐宝那呆着,很想知道这些偏方的效果怎么样。

    叶司令看他离开了,自己也神色严肃的吩咐自己身边的副官:“把顾行谨爱人,还有他岳家的资料调来给我瞧瞧,美香可从来没说过唐家人会医术的事,她这性子为人可比不上她的父亲和兄长了。”

    叶婷婷在边上听到这话,倒是一愣。

    ……

    唐宝的好几种偏方一出,折腾了几天后,有些人马上就看到了效果。

    当然,这些有点奇怪的材料,也让周红强有点摸不着头脑,不过有政委的话,他还是全力支持的,采购了一批花椒,肉桂,冰片,红花,酒精什么的。

    可是这心里却也是一直提着心,生怕唐宝搞砸了,这影响就不好了。

    等到传出有很多长了冻疮的军人用了几天就有效果后,才松了口气,当天回去后就赶紧告诉余风雅这个好消息。

    余风雅温柔一笑:“我今儿去贺家坐了会,也听到罗薇说起唐宝医术了得,说是贺参谋长的爱人缠绵病榻,都快活不成了,唐宝也还能把人治好,真是想不到她年纪轻轻的,医术这么厉害。”

    周红强看着她笑:“那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吧?不用担心的每晚都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余风雅虽然放心了,可是想到自己好几回特意‘巧遇’儿子,儿子头也不抬的离开,这心里又怎么能欢喜的起来。

    以前不知道他们会受苦,要不她怎么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子不管不顾,可是现在自己想弥补都没有机会了。

    不过,她也不想自己的心事被他知道,温柔的笑了笑:“是啊,大家都平平安安的就好。”

    在一边打毛线的周玉珍听了,心情也很郁闷,她真的没想到,自己看不上眼的村姑竟然这么厉害。

    可是现在阿妈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对她也管的严了起来,不仅要她一大早起来买菜做饭,还要她变着花样做菜,还要她打毛线,要会踩缝纫机,说是免得自己嫁人了啥都不会。

    她真的很想说:要是嫁人后过得这么累,她这辈子都不想嫁人了。

    偏偏自家父亲还一脸欣慰,私下威胁她要是不好好学,就把她嫁去乡下,让她这辈子都穿不了好看的衣服。

    因此,生了一肚子闷气的周玉珍,被迫端着一脸盆衣服去洗的时候,路上恰好遇到了刘佳月和叶婷婷和自己打招呼。

    特别是刘佳月一脸惊讶的看着她,显得很心疼的开口:“这大冷天的,你一个人要洗这么多衣服啊?”

    她就忍不住抱怨起来:“我也和我阿爸阿妈说这天气洗衣服会生冻疮,可是都怪那个唐宝,这弄出治冻疮的药,害的我连借口也没了。”

    又看着她们问:“你们这是要去哪儿玩?”

    叶婷婷从兜里掏出红色的手套戴起来,带着点炫耀的道:“我开车去镇上买些好吃的,再买点搽脸的,要是商店里能有好看的衣服那就更好了,也可以买几件,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

    军属区里像她们这个年纪的姑娘也没几个,叶婷婷又会开车,反正叶司令有专属配车,她开出去也没事,就经常一起出去镇上逛逛。

    “不用了!”周玉珍眼带羡慕的看了看她们,很委屈的道:“阿爸阿妈说我既然没唐宝本事,不像她能治病救人,就老老实实的学做家务,要不我以后嫁人了,也会被人说。”

    往地上呸了一口口水,又踩了一脚,恨恨的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八婆多嘴说唐宝懒,现在反倒是连累我了,真是恨不得踩死这小人。”

    叶婷婷的嘴角抽了抽,不满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又只能忍着,真是觉得憋屈的要命,硬邦邦的道:“那你快去洗衣服,我们先走了。”

    “哎,”周玉珍也很想出去玩,现在自己不能一起去,忍不住碎碎念:“什么破神医,这要是治不好人,要是治死人,什么牛皮都吹破了……”

    叶婷婷越过她的时候,恰好听到她这话,猛的停住脚步。

    是啊,自己怎么就忘记这回事了呢?

    现在军中上下都因为得了唐宝的一点小恩小惠,就都恨不得把她给抬到天上去。

    要是来了她治不好,却又回绝不掉的病人,说不准凭着她们母女的手段,还能让唐宝哭着离开。

    叶婷婷转身道:“佳月姐,你先陪我回去打个电话吧?我想到了件要紧事。”

    刘佳月心里莫名就觉得她这是想到了对付唐宝的好法子,当然是一口应下。

    说真的,刘佳月自己也觉得自己过得挺憋屈的,为了不和唐宝碰面,觉得自己每回出来都像是做贼一样,生怕被她认出自己,她比任何人都想唐宝倒霉。

    叶婷婷回去就给赵琪琪打电话,那边接起来的像是家里的帮佣,礼貌的道:“大小姐现在在住院,你可以直接打到医院里去。”

    叶婷婷按着她报来的号码打过去后,那边接到电话的人是护士,很快就把赵琪琪喊来。

    赵琪琪现在的身子是越来越差了,她自己本身也是医生,自然知道自己现在的身子快要油尽灯枯了,听了叶婷婷的话后,犹豫了一下,苦笑道:“要我向她低头,我做不到;再者我们之间有仇,她巴不得我死在她面前,怎么可能救我?”

    “说不准她还真有几分能耐呢?”叶婷婷好脾气的劝她:“再说这边有我爷爷在呢,凭我们两家的关系,你完全不用担心这问题。”

    见赵琪琪还在犹豫,又蛊惑道:“她不敢不尽心,要不你就能说她是故意的……”

    赵琪琪心里还是很怕死的,现在自己的肝脏不是有炎症,就是查不出来的疼,她还想好好的活下去,想了想还是去找自家阿妈,和丢脸比起来,她更想自己能好好的活下去。

    赵美香听到女儿的打算,皱着眉头反驳:“你疯了,你就不怕被唐宝笑死?我们赵家医院无论是设备还是医生,都能算是首屈一指,赫赫有名的,你这是灭自己威风。”

    “阿妈,你也知道我们医院里对我的病已经无能为了!”赵旗旗脸色蜡黄,此刻又带着疯狂:“要是成了,我能多活些日子;要是不成,就算是死之前,我也要把唐宝搞臭,你就答应我吧?”

    赵美香有点犹豫的看着自己的女儿,见她的脸色实在是不好看,想到主治医生私下和自己说的话,还是点头道:“那行,你的身体最要紧,我和你爸亲自陪你过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