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说完,看了他们一眼,一本正经的道:“虽然我对赵小姐的病没法子,可是我对于她晕倒,还是能治的。”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快速的弯腰,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根银针,刺了一下她鼻下的人中。

    “哎呦!”赵琪琪忍不住痛呼一声,再也装不下去了,一脸虚弱的道:“唐宝,嫂子,求求你救救我吧?我知道错了,可是我真的还想活下去。”

    很是可怜的对着她哭:“别说你对我的病没法子,你都没给我把脉,为什么就一口咬定没法子?”

    唐宝也苦大仇深的蹲着看着她道:“望闻听切,根本不用把脉,我就能知道你现在的状况;

    你看你现在脸色蜡黄,眼角却透着浅黑,那就是肾不好;额角发青,说明你肝已经病变;面上却带着不正常的发红,那就是脾功能不好;嘴唇发白,说明你的肺功能也不好的人!而在你说话的时候,我看你舌头起泡,嘴角溃烂,心开窍于舌,这就说明你有心脏病!”

    说完长叹一声:“哎,我仔细的琢磨了半天,也没想到能治你的法子,我又不是神仙,怎么敢答应给你治病?”

    叶司令听到这,看了眼边上的顾修安,虽然脸上皱纹已经让他显露出老态,可是那眼神却依旧锋利如刃,沉声问:“她说的都是对的吗?”

    顾修安也觉得唐宝这人真是邪门了,这没有把脉也还能看出来,点头道:“她说的对,可是就是西医不行,我们这才来找她这中医!再说您这也看见了,她根本不用把脉就能看出她现在的状况,这肯定有办法,哪怕能让琪琪多活几年也是好的啊?”

    叶司令眉头紧皱,他一开始心里听到赵家母女跪着求人,是觉得唐宝这人太恃才傲物,故意因为以前的事情为难她们;可是现在听到唐宝这么一说,也觉得赵家母女这样跪着确实是带着胁迫的目的。

    按着唐宝说的,再看了眼脸色蜡黄的赵琪琪确实是命不久已,像是只剩下一口气的模样,这让他自己都觉得唐宝不接手这样的病患情有可原。

    因此,他沉声道:“美香,你们起来好好说。”

    赵美香听到叶司令的话,就知道这老顽固的心里在想什么,扶着女儿起身,来到他的面前,眼里的泪水一滴滴落下,很是痛苦的道:“伯父,我也知道生死有命,可是我阿妈在我兄长他们没了后,就最疼琪琪,这要是知道琪琪有个什么,我是担心她老人家受不住啊?”

    她这一招用的极好,完美的勾起了叶司令的念旧之心,还有当初的救命之恩。

    他叹了口气:“可是生死有命,她既然说无能无力,你们再咄咄逼人也没有用啊?”

    “不,叶爷爷,她有法子的!”赵琪琪是真心不想死,此刻赶紧道:“她先前说可以给我看病,但是要和我签下生死状。”

    叶婷婷也在一边扶着虚弱的赵琪琪低声道:“爷爷,先前唐医生确实是这样说的。”

    这件事她从头看到尾,心里知道自己看走眼了,这个女人还真有点本事,赵家母女先前虽然跪下,可是却是以退为进。

    没成想唐宝就把赵琪琪的病说的明明白白,完全没有虚荣心的一口应下,反而说自己无能为力,就算是想给她看病,也怕学艺不精。

    还说两家之间本就有矛盾,想要她给赵琪琪看病,就要签下‘生死状’,免得有个万一,他们诬赖她是故意的。

    在自己爷爷来了后,却又把顾行谨受伤的事情拿出来说,人家一家三口在一起,也对顾行谨的病束手无策,有点出了赵琪琪的病,让自己的爷爷也不能太偏心。

    不过,她现在倒是觉得赵琪琪太可怜了,唐宝太狠心了,明明是想见死不救,可是却又说的冠冕堂皇。

    因此,叶婷婷也帮着开口道:“唐医生,你们都是一家人,哪怕以前琪琪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看她现在认错了,就可怜可怜她,救救她吧?”

    唐宝心想:谁说我不想救她?我就等着狮子大开口的要诊费呢?就是想看看,你们这能闹成什么样,就当是看着乐子呗。

    其实,她看赵琪琪的面相,觉得她应该是得了肝癌,自己就算是用药也只能缓解一二,说难听点就是用药吊着她的命,这病人大都时候,还是会浑身难受的吃不好睡不好,简直就是传说里的花钱找罪受。

    顾修安也装出一副心疼继女的模样,却摆出公公的歀,一副你得懂事点的模样开口:“唐宝,琪琪也是你的妹妹,你就尽心点,不要因为以前的事情为难她。”

    听到顾修安的话后,唐宝却在这时抬头,原来那种温柔无奈的眼神全然化作凌厉,眉眼冷漠的看着他:“当初是你赌气离开,入赘赵家!顾行谨可是姓顾,不姓赵!爷爷和二叔去世的时候,就也不会做辱没顾家的事情!”

    唐宝这也是在罗薇的私下提醒下,才知道华国在改革前的年代,对于上门女婿,也是比较严苛的。

    这既然招婿上门,就表示女方的家境比男方好太多,女方担心男方家盯上女方家的家财,男方的亲人就全都要疏远了,只能当成亲戚走动,要以女方的亲戚为主。

    也就是说,顾修安已经不算是顾家的人了。

    既然这样,唐宝拼着自己当个观念守旧的人,也要断了他顶着自己公公的头衔来自己面前的瞎比比的念头。

    顾修安的脸色瞬间涨的通红一片,简直可以和猴子屁股媲美,指着她恼羞成怒的道:“你那是旧思想,现在都提倡男女平等,婚姻自由,你思想有问题。”

    唐宝心想:要不是现在大革命结束了,我也不敢这样说啊?

    她很干脆的点头承认:“就像是中医先前被人说成是糟粕一样,我这学中医的也是旧思想,我思想有问题,总比别人心里有鬼好。”

    可惜小白在修炼,要不自己晚上就让他知道阿飘是怎么样顽皮可爱的。

    军嫂们都觉的今儿的事太精彩了,哪怕盯着叶婷婷不满的眼神,也要继续看下去。

    至于叶司令,虽然心里也不想她们在这看热闹,可是他总觉得自己处事坦荡荡,事无不可对人言,要是自己真的开口让她们都走了,她们肯定觉得自己仗势欺人,因此并没有赶人。

    此时听到唐宝这话,他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对。

    因为他自己本身就是观念守旧的老人,要是自己的儿子敢当上门女婿,他绝对能打断儿子的腿。

    顾修安以前觉得自己的三个儿子不孝,现在才发现,这看着温柔乖巧的大儿媳妇说话真是像刀子,哪儿要命往哪儿捅,现在被她把自己都要忘记的事情捅出来,他现在看谁,都觉得那谁就是在嘲笑他。

    因此,他是真的呆不下去了,涨红着脸就色厉内荏的道:“我不和你一般见识,我就去找顾行谨这个臭小子问问,他到底管不管你这旧思想。”

    其实,他们来的时候就打听清楚了,今儿顾行谨带队进山了。

    毕竟基地再大,也没外面山林更能锻炼大家行动。

    一开始是他们觉得顾行谨不在好,就没人护着唐宝了;现在才知道他要是在那才好,起码他当着大家的面,不敢说不认自己,拿自己就能说他不孝,他也背不起不孝的名声。

    可是,他走的太急了没看路,和正跑上来的邮递员撞了个满怀,人家小伙子年轻力壮,直接就把他给扑到了。

    顾修安虽然看着年轻儒雅,可是他的年纪毕竟不小了,平时又是养尊处优的,这下被人撞到在地,就感觉到屁股已经变成好几瓣了,浑身都是火辣辣的疼,特别是后脑勺和水泥地比硬,结果可想而知。

    “对不起,对不起!”年轻的邮递员手脚无措的连声道歉,想要去扶他起来。

    顾修安拍开了他的手,咬牙切齿的道:“别碰我,让我缓一会先。”

    叶司令嫌弃的快速的撇了撇嘴,亏他还是当过兵的人,却这样弱不禁风,真是丢脸。

    赵美香这下子是顾不得别的了,上前就愤怒的推开邮递员,自己蹲在顾修安的边上,满脸紧张的嘘寒问暖:“修安,你怎么样了?你哪里不舒服啊?”

    “脑袋疼!”顾修安不好意思说自己的屁股疼,可是现在他的脑袋还晕乎乎的,屁股却是火辣辣的,只能闭上眼睛装死,低声道:“让人去喊医生过来给我瞧瞧。”

    特么的,真是见鬼了一样,自己怎么会这样流年不利?

    赵美香就对着警卫员焦急的道:“同志,赶紧帮忙去请医生,他这脑震荡了!”

    说完,又狠狠的瞪了邮递员一眼,要不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要顾忌着自己的面子,早就把他训的狗血淋头了。

    警卫员看了司令一眼,见他微微颔首,这才赶紧离开。

    一脸不安的站在一边的邮递员是真的不好意思,他就是在楼下看见楼上有这么多人,年轻好奇心重,这才三步并成两步的窜上来,谁知道就闹成这样了,现在看他这样子,觉得自己这一个月的工资可能要打了水漂了。

    “我来给他瞧瞧先!”唐宝在这个时候开口,见大家都盯着她,一脸正色的道:“医者父母心,我绝不会拿病人的安危开玩笑。”

    这大庭广众之下,人家都急的去请医生了,自己还无动于衷,那就不大好了。

    落人口舌的事情,她现在可不能做,反正自己现在已经想到了法子收拾他们。

    赵美香也觉得唐宝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动什么手脚,勉强笑了笑:“那就有劳了。”

    可是那眼神却盯着唐宝的手,似乎深怕她趁机做什么。

    唐宝从自己的兜里(空间里)掏出个皮子小包,里面是整整齐齐晃得人眼晕的十几根明晃晃的银针,神色严肃,手也稳稳把银针扎在他位于督脉之上的印堂穴和边上的几个穴道。

    其实,这就像是封闭了他现在的疼痛,可是等半个小时,或者是一个小时之后,该怎么疼还是怎么疼。

    但是,以后再疼,他们就怪不到人家邮递员的身上去了。

    她觉得那被‘碰瓷’的邮递员,十有八九是来给自己送信的。

    赵美香在边上,看见唐宝的银针都往那些能要人命的穴位上扎,看的是心脏都要跳出来了,还不敢出声,生怕自己惊着她,要是下手没个轻重,那自己的男人可是要被害死了。

    等唐宝收手,这才忙不迭声的问:“修安,你怎么样了?难不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