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修安现在还真觉得自己的身体慢慢的不疼了,他其实很想说自己还疼,这样就能说明唐宝的医术不咋的。

    可是,他这样狼狈的躺在地上,被这么多女人盯着的感觉很糟糕;而且自己要是说唐宝没用,那唐宝她就更名正言顺的不给赵琪琪看病。

    自认为识破唐宝打算的顾修安,自己慢慢的起身,笑不出来,也哭不出来,眼睛上翻看见自己额头上还在晃动的银针,也更不敢乱动,只能僵硬的道:“已经好多了。”

    一直提着心的邮递员忍不住大大的松了口气,才感激的道谢,又想起自己为什么来,给她递了两张单子和一封信:“同志,你有两个包裹到了,到时带着证明和这单子去取,包裹很沉,你扛不动的。”

    唐宝一看手里的两张单子,一张是家里寄来的,还有一张是沈大他们寄来的,扬了扬单子,带着几分庆幸的道:“巧妇难做无米之炊,不是我不敢答应,我手里没有好的药材,就算是答应了也没有用!

    现在恰好有一批药材从西北寄过来,我要是药材能凑齐,你们愿意签下生死状,我就能答应试试看。”

    随即黑漆漆的瞳仁澄亮如星辰的看着叶司令:“如果司令愿意,那就做个中间人吧?”

    叶司令锐利的眼神看着唐宝,见她丝毫不躲避自己的眼神,眼神明亮,模样秀丽,站在那却带着恬静,心里也觉得唐宝要求虽然不近人情了点,可是却也是为了避免麻烦,略微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要是你们双方都愿意,那我就做这个中间人。”

    赵美香闻言深吸了口气,差点咬碎了一口白牙,自己让叶司令来,就是想仗他的势欺人,可是现在他却临阵倒戈,真是差点把她给气死。

    可是现在既然是叶司令已经开口了,自己想要拒绝,那就太不合时宜了。

    赵琪琪是真的不想死,先前唐宝不用把脉,就把她的状况说的这么清楚,这让她有了几分活下去的希翼,见自家阿妈不开口答应,自己就一口应下了:“好,我愿意签,我相信你一定能治好我的,更相信你的医德,不会再其中动手脚。”

    唐宝闻言,倒是对她刮目相看,这大小姐难得聪明了一回,淡淡的道:“我肯定会尽心尽力调养你的身体,再说就你这身体,说难听点已经是灯将枯,油将尽,要不你们也不会来找我不是吗?”

    因为银针还没取下来,大家也不能走,叶婷婷想扶着赵琪琪进去坐:“外面风大,唐医生,我们进去里面说话吧?”

    “……”她这话让唐宝没法子拒绝,眼看着她们进去,她暗自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只要顾修安不进去厨房,只要他和余风雅不见面,谁也不会知道他们曾经的关系。

    叶司令看了看她手里的单据,开口道:“你和小程去取东西吧?他力气大,这闲着也是闲着。”

    唐宝这个时候可不敢离开家,毕竟厨房里的婆婆要是和外面的公公见面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干脆喊住想离开的邮递员:“同志,您等一下,我把这证明和单据给这两位同志,您等下可以让他们替我领包裹吗?”

    邮递员赶紧点头:“自然可以,你让他们和我一起走,签字后,他们就能领包裹。”

    唐宝一回屋,哪怕关着厨房门,也闻到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

    顾行谨现在白天晚上都不停歇的忙碌,这看着人都瘦了点。

    他白天要亲自带队翻山越岭的训练,都快累成狗了;晚上回家还非要努力生孩子,一点也不怕苦不怕累。

    她都怕这样辛苦下去,这腰腿迟早出毛病,因此想给顾行谨补补身子,这鸡蛋里加了杜仲,续断,当归、黄芪什么的一起煮,就是很好的东西。

    可是现在大家都闻到了香味,她也不能藏着掖着,起码也得假客气一下是不是?笑着道:“我都差点忘了厨房里的药蛋,我去端出来给大家尝尝。”

    叶司令赶紧摆手拒绝:“不用了,我们不吃。”

    军嫂们也都客气的拒绝:“不用不用……”

    偏偏这个时候,杨医生终于来了,吸了吸鼻子,好奇的问:“唐大夫,你这煮的什么好东西啊?我闻着怎么有药香味?好香啊?”

    他见地上没躺着人,而顾修安的脑门上扎着针,就知道没自己什么事了,一门心思好奇唐宝又弄了什么好东西。

    唐宝听到这二货加吃货的话,心里明白自己的药蛋是彻底保不住了,还要保持笑容的甜美:“我这煮的是药蛋,加了杜仲,续断……好几味药材,女人吃了可以补血益气,男人吃了可以滋补肝肾……”

    杨医生眼睛一亮,自己已经快速的去厨房把一大锅都给端了出来,自己顾不得烫,剥了一个放在嘴里一边吸气,一边不怕烫的吃:“嗯,有点药味,味道很不错!”

    唐宝把自己的身份证明和单据都给其中一个警卫员,又拿了三张桑皮纸,给邮递员和两个警卫员都包了两个鸡蛋,塞到他们的手里,笑着道:“赶紧趁热吃,今儿就辛苦你们了啊!”

    三个小伙子都很腼腆的道谢,毕竟现在才能吃个温饱,大家都没什么好吃的,现在闻到这香味,谁都嘴馋。

    罗薇怕烫,干脆拿了张桑皮纸垫着剥,还笑着道:“唐宝,我就不和你客气了,我能吃吧?”

    唐宝点了点头:“能,不过你不能多吃!”

    王玉仙也凑过去,笑嘻嘻的道:“那我也厚着脸皮吃一个吧?”

    剩下的军嫂们也笑着说着多谢,伸手就去拿鸡蛋,选择性的忘记自己先前说不用的话了,这个说我明儿给你送点土豆,那个说我给你送点番薯……

    杨医生吃完一个,很霸气的道:“唐大夫,我明儿给你送鸡蛋,你给我再煮一锅,我们对半分,反正现在天凉,我还能多吃几天。”

    又看见叶司令没吃,自己给他递了一个,很诚恳的道:“司令,你还真的可以吃两个,最好按着她这方子时常吃两个,对你的身体有好处!要是不好意思白拿,给钱就好了啊!”

    “那成。”叶司令也不好意思拒绝,接过自己慢慢剥。

    现在的人一般都不好意思白吃人家的东西,唐宝一听她们都要给自己送东西,赶紧拒绝:“不用了,你们平时送的够多了,千万不要送。”

    在场的人就顾修安和赵家母女,还有叶婷婷没吃。

    可是唐宝才不会让他们吃呢,不过她自己也没吃,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就让顾修安坐下,自己给拔针。

    她现在就不愿意他们在这多待,生怕顾修安和余风雅撞上。

    把银针都拿下的时候,就开口道:“那你们先回去歇歇,再把协议准备好,再来找我就行。”

    赵美香觉得自己这一趟真是丢尽了脸,却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心情很不好,却还不能表现出来,起身笑的很勉强:“那我们先走了,晚上再来找你可以吗?”

    顾修安现在也巴不得离开,附和道:“好!”

    这个时候,周玉珍从门口冲进来,扶着门框喘着气,却还一脸惊慌的道:“阿妈!我阿妈呢?”

    现在的门都不大,这一个人站在门口,里面的人就出不去。

    唐宝没成想在最后关头,这坑妈的女儿又来了,只希望现在没人记得厨房里有人在,勉强的笑了笑:“没看见啊,你去别的地方找找吧?”

    罗薇在一边想开口说话,却被唐宝悄悄的拧了一下,她想说出口的话也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