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唐宝只能制止一个,却不能制止第二个。

    杨医生去虽然不认识余风雅,可是还很好心的提醒:“厨房里的那一位同志是不是她要找的人?”

    王玉仙也咽下鸡蛋,在边上附和:“是啊,你妈好像在厨房帮忙看药呢!”

    唐宝只想说三个坑货凑在一起,自己也无能为力了。

    而里面的余风雅已经走出来,神色淡淡的看着自己的继女:“慌慌张张的做什么?”

    周玉珍嘟着小嘴道:“我想跟她们去镇上买点东西,阿妈你给我点钱吧?”

    余风雅从兜里掏出几张壹元贰元,还有几毛的都递给她:“早点回来。”

    她也真的很郁闷,她就不能晚个几分钟过来,自己就不用遇到这尴尬的画面了。

    不过,自己现在的模样就算没怎么变,可是衣服什么的都是简朴的,和以前简直是天差地别,他也不一定认识自己。

    周玉珍这二货拿到钱还不离开,而是洗了下鼻子,就不是很情愿的对唐宝低声喊了声:“嫂子。”

    唐宝比她更冷漠:“嗯!”

    周玉珍差点和她急了,可是她心里也知道,要是自己敢和她闹,阿妈肯定会收拾自己,干脆不和她说了,自己伸手就去拿鸡蛋,烫烫的鸡蛋让她在双手里颠来颠去。

    她觉得自己都喊嫂子了,自己就能吃鸡蛋,而且别人都在吃,她这自己人自然不用客气了。

    顾修安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无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这人好面熟,自己也不多想,准备离开的时候,却又猛然转头看着她。

    虽然她现在没有穿着精致的衣服,没有描眉画眼,可是两人毕竟同床共枕好几年,一开始他是没反应过来。

    她穿着很普通的洗的发白的蓝色棉衣,下面是黑色的棉裤和棉鞋,虽然很家常随意,可是那肌肤依旧白皙,眉眼温婉,长发盘成发髻,看着依旧年轻美丽。

    两人之间已经是十来年没见,此时却没有相见的喜悦,只有惊讶和提防。

    “你有这么大的女儿?”顾修安可能是被气晕了,完全没去想这母女俩一点也不像,反而是觉得自己脑袋上绿油油的,横眉竖眼的瞪着她:“余风雅,你个不安于室的贱……”

    “我有这么大的女儿怎么了!”余风雅打断他的话,她看着温柔,可是板着脸的时候,那种和善温柔全然化作凌厉:“顾修安,你不也有这么大的女儿了吗?我不忠,你不孝,你凭什么说我?”

    唐宝也觉得顾修安可能是刚才摔傻了,他自己都有老婆孩子了,还至于一副余风雅对不起他,抓奸在床的模样吗?

    这下,罗薇已经察觉出点什么了,自己招呼军嫂们都离开了。

    先前大家都留下,那是因为赵家母女是外人,这留下有点给唐宝撑腰的意思,不会让外人来欺负她。

    现在才发现,他们这可能都是一家子,她们还是觉得有些热闹不能看的。

    可是她们想走,赵美香不愿意了,她是知道顾修安的前妻是叫‘余风雅’,又见她哪怕穿着朴素,也难掩那出挑的眉眼,心里就嫉妒了。

    现在寡妇再嫁不稀奇,离婚的却很少。

    这说起来,却是女方更难堪些,因此她拦在门口不让开,反而自己一脸震惊的看着余风雅,失声惊呼:“唐宝,你难道不知道,当初她扔下顾行谨他们三兄弟,就跟着别的男人跑了?你既然连她都能原谅,为什么不能原谅修安当初失忆才没有回家呢?”

    唐宝知道赵美香是故意的,可是在她的心里,还是觉得顾修安比余风雅更渣,起码余风雅没有给顾行谨来拖后腿,不像他们恨不能把顾行谨踩到脚底下。

    因此,唐宝毫不犹豫的接口道:“你怎么知道她当初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明明是顾爷爷不想她年纪轻轻,前半生遇人不淑,所嫁非人;后半生还要一个人,这才给她找了个知根知底的人,让他们离开。”

    杏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赵美香:“不知道赵阿姨是从哪儿听来的谣言?毕竟顾叔那时候都已经失忆了,怎么可能知道他们家发生的事情?而且后来顾家被卷入那场革命风波里,就离开了家,来到了当初的巍阳镇啊!”

    这是个坑,要是赵美香刚反驳,那她就会暴露当初她也知道顾修安的真实身份。

    余风雅听到唐宝帮这自己,心里是真的很感激她,自己上前看着顾修安冷漠的道:“我们之间在你死讯传来的时候,就已经真的结束了,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我是寡妇再嫁。”

    顾修安虽然已经知道这‘不安分’的女人跟着人跑了,可是现在唐宝却帮着她遮掩,气的眼睛都红了:“我都还活着,你凭什么寡妇再嫁?”

    又觉得自己这样说,显得自己在乎她一样,满是阴狠的盯着她:“我会补给你一份休书,名正言顺的成全你!”

    “你当时既然已经死了,我这寡妇再嫁,自然是已经有了结婚证。”余风雅可不怕他,毫不相让的盯着他,不客气的道:“不管你现在为什么出来诈尸,以后看见我离我远点,我不想再看见你。”

    顾修安气的头晕脑胀,毕竟以前两人在一起就算是吵架,她也不敢这么嚣张,可是现在却这样不客气:“你,你,我也不想看见你!”

    “嘿嘿,”吃了一个鸡蛋的周玉珍忍不住笑了出来,还很傻大胆的道:“我和我弟弟吵架的时候也这样说!”

    妈啊,忍得好辛苦啊,在场的军嫂们都觉得自己快忍不住要笑出来了,这姑娘也太少根筋了。

    余风雅在心里发誓,自己回去就好好的调教被自己可以宠的不像话的继女,自己真的是想错了,又不是继子,弄什么捧杀,这要是嫁出去被退回来就不好了。

    唐宝抬起手腕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已经是二点半了,觉得自己可以开口让这场闹剧结束了,反正现在鸡蛋也吃了,热闹也看了,大家也可以散场了吧?

    可惜,她还没开口说话,外面就传来警卫员的声音:“大家帮忙让一让啊!”

    军嫂们都很热情的伸手帮忙抬着他们两人抬上来的一个麻袋:“哎呦,这真的好沉啊!”

    “就是,闻着还有股药味!”

    “这么多都是药吗?”

    小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把证明什么的递给唐宝,这才笑着道:“我们要来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你家给你寄的包裹,也就给你一起带回来了,现在楼下还有两个包裹,我们马上抬上来!”

    现在虽然也有人和家里,或者是和朋友互相寄东西,可是像他们这样大麻袋一袋接一袋的却难得遇见。

    这边的客厅很大,能放下两张圆桌。

    而且唐宝他们只有一个小方桌和两条长凳,那就显得更空旷了。

    一条长凳上坐着叶司令,另外一条长凳上就坐着叶婷婷和虚弱的赵琪琪,另外的人都是站在边上,看着客厅里多出来的三个大麻袋,都是一脸好奇的模样。

    叶婷婷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伏在赵琪琪耳边低声道:“你说里面会是什么?这么多总不可能全是药吧?”

    赵琪琪瞄了眼地上的麻袋,带着点嫌弃的低语:“那怎么可能?乡下的番薯土豆什么的还差不多。”

    这话被吃了鸡蛋后,想凑过来说话的周玉珍听到了,这姑娘干脆走到唐宝的身边,再一次的快人快语:“现在这时候的烤番薯可甜了,嫂子,你有这么多,给我几个吧?等我去镇上买了好吃的,也和你分。”

    有一就有二,她第一回开口要鸡蛋吃的时候还有点难为情,现在两个鸡蛋下肚了,瞬间就觉得自己和唐宝拉近了距离。

    再开口要吃的东西,那就说的很自然,一点也不觉得扭捏了。

    唐宝看着这自来熟的姑娘,很无语的道:“我家现在没番薯!”

    周玉珍用你怎么能这么小气的眼神看着她,伸手指着地上,又指了指赵琪琪:“她就说里面有番薯土豆。”

    赵琪琪先前还觉得这姑娘好蠢,连自己的后妈都刚取笑,就不怕回去被收拾吗?

    现在才知道人家是无差别攻击,而且这攻击力杠杆的。

    她还指望着唐宝给自己救命,自然是不敢在这个时候得罪她,只能陪着笑脸道:“我这些天什么也吃不下,可是现在突然间就想吃烤红薯了,这才说要是麻袋里装着红薯土豆就好了。”

    余风雅看了眼自己的蠢继女,又瞄了眼赵琪琪那灰败的脸色,这才瞪了周玉珍一眼:“人家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脖子上的脑袋长着干什么用的,给我回家去。”

    周玉珍下意识的往唐宝的身后一缩,弱弱的道:“我不回家,我要去镇上买东西。”

    唐宝就干脆拿了剪刀过来,瞄了赵琪琪和叶婷婷一眼,事到如今,她也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点什么,对周玉珍道:“行,我就给你带几块番薯。”

    她剪刀剪断了麻袋的绳子,从里面拎出个布袋一打开,房间里瞬间药香扑鼻,唐宝拿起一株粗大的丹参瞧了瞧,对着赵琪琪晃了晃,笑着露出一口把牙:“你运气不错哦,这些药大都是你需要的。

    就像这丹参,不仅具有清热、解毒的功效,还能加强心肌收缩力、改善心脏功能,不增加心肌耗氧量,再配上能补气的人参,还要能活血化瘀的三七,就不会让你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当然,还要配上针灸和另外一些中药,所费不菲。

    我们也要明算账,我这一副药加上针灸肆拾元,到时候别说我收费贵。”

    她这些药材的钱,可就指望赵琪琪了,要不她凭什么这么配合他们?

    赵琪琪自己好歹也是个医生,虽然是西医,可是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也没觉得一副药肆拾元贵,点头道:“好!”

    赵美香却听的心肝一颤,现在工资低点的,辛辛苦苦工作一个月,也不过是肆伍拾元一个月,这还是现在的工资都提高了。

    可是自己的女儿身体她清楚的很,绝对不是几服药就能治好的。

    这一副药肆拾元,十副药就是肆佰元,一个月就是壹仟贰佰元,这些自己都能负担的起。

    可是要是唐宝掉着她的命,却要吃个几个月,或者是半年一年的,那可不是小钱啊?

    而且她也没说药到病除,要是到时候,自己钱也花了,这人也死了,自己还不能把治死人的帽子扣在唐宝的头上,那自己这图的是什么?

    不就变成了给唐宝送钱,还给她扬名了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