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美香看着一脸求生欲的女儿,还有黑着脸的顾修安,心里觉得这回自己是真的来错了,把自己弄到了如今这骑虎难下的局面。

    不过,她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自己舍不得钱,不给女儿看病,而是上前看了看药材,确实都是炮制的很好的药材。

    “西北的药材真的很不错,”赵美香拿起一块黄芩闻了闻,又仔细的瞧了瞧,这才看着唐宝担忧的开口:“不过这里没有人参,人参应该才是最要紧的吧?要不要我托人给你找找?”

    唐宝知道她真正的意思是怕自己以次充好,笑得露出一口贝齿:“要不我怎么会说赵小姐运气好呢?你也知道我先前替参谋长的爱人调养身体,林家又是东北的,林婶婶又大方,觉得她自己的身子好了,就把她兄弟送她保命的百年老参送给我了!

    要不是怕赵小姐砸了我的招牌,我这回也不会舍得拿出来用。”

    杨医生本来就凑过来在边上看中药,这听到有百年人参,凑过来笑的很狗腿:“师傅,给我开开眼界吧?”

    大家听到杨医生的这声‘师傅’,都没多想,还以为他这是耍宝。

    不过,对于百年人参,大家也很好奇,眼巴巴的看着唐宝进房去。

    唐宝手里确实有林雅芬送的人参,可是她拿出来的却是先前搬空了赵美香他们医院里的药房里发现的人参。

    她觉得自己拿着赵美香的人参给她看看,还要她再付一遍药钱,那感觉真的太好了。

    而且今儿的事情看到的人不少,以后就算自己那出什么珍贵的药材,也不会让人怀疑了。

    要不,她空间里无论是食物还是药物珍贵的都不少,可是却因为顾忌着被人发现,或者是告密,拿来处可不好说。

    现在大家都知道自己东北西北都有人认识,以后就不用怕麻烦了。

    唐宝特意把红布包着的人参给赵美香看:“这人参不错吧?”

    嘿嘿,虽然是你家的东西,可是你喊人参也不会答应你,这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赵美香看见这好品相的人参,就想起自己丢了的两万多的药品,可是人家的出处正常,她也只能附和:“确实不错,林女士很大方。”

    唐宝很大方的道:“是啊,可是东西再好,那也是要用到需要的人身上,要是你们不放心,这颗人参你就带走,反正我东北那边也会有人给我寄过来。”

    “这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到时候看人参片不是一样的?”杨医生不干了,伸手就把人参拿过来,深深的闻了闻,一脸陶醉的道:“这可真是好东西啊?”

    唐宝已经不去管他们,自己又开始解开另一个袋子,掏出来风干的野兔肉,野鸡肉,还有一些不知道是袍子还是野鹿的肉,无视大家咽口水的绿油油眼神,自己把东西拖进厨房,出来的时候,才很无奈的道:“楼家姐姐他们都是太实诚了,就因为我救了他们,这每年的货都是先给我寄过来,我再按着市场价给他们汇钱。

    你们要是有需要的,我都算壹元伍角卖给你们啊!”

    她是知道沈大他们那边山林里的野味多,可是那边就是因为太多了,这才卖不起价钱,现在既然已经允许大家买卖了,她觉得自己完全可以给他们牵线,好歹也能让他们多挣点钱。

    罗薇率先开口:“那成,这倒也算是特产,先给我称一只,要是味道好,我就用这个给我家老贺的家里人都寄一些。”

    万玉仙在边上很热情的道:“唐宝你家没称吧?小花家有,我去给你借来先用用。”

    “哎,那谢谢你啦!”唐宝又解开一个袋子,里面都是各种小布袋装着的干菜,这些东西她倒是很喜欢吃,自己拎到厨房里面去。

    唐宝留了个心眼,看了看麻袋外面缝着的布上写的地区,没有动西北寄过来的另一个麻袋,自己反倒是剪开了自家给寄来的麻袋。

    现在寄信是要邮票的,一般寄了东西就会把信塞到东西里一起寄过来,她打开上面的布袋,里面是十来斤花生牛轧糖,还有好几封信,唐宝看了眼,就知道这是杨毅他们都给自己写信了,现在挑了家里的信撕开,拿出里面的三张信纸快速的看了,嘴角就不知觉的翘了起来。

    苏素对女儿给的这个惊喜很满意,还说现在已近开始重新挂上了医馆的招牌,现在已近开始给大家看病,虽然人不多,可是他们也不急。

    而且几个小的也很懂事,一边上学,一边还不忘做糖卖,说以前黑市都要去,现在好不容易买卖合法了,他们要是不卖那就太亏了。

    另外收到了唐宝寄回去的棉布鞋什么的,还有西北给他们寄的各种风干的野味,他们就留下了,寄回去十来斤自家做的奶糖,还有一些止血药和补身子的药包……

    “这么多糖啊?”周玉珍就是想买点零食吃,这才想去镇上,现在看见那么多糖,眼睛都亮了:“嫂子,我能尝一颗吗?好吃我就买你的,这样也不用去镇上了。”

    唐宝空间里还有几十斤糖,可是周玉珍的身份特殊,她也不能手太松,免得落下个不懂持家的名声,点头道:“行啊,你替我给大家都发两粒。”

    杨医生对糖没有什么兴趣,倒是很好奇,唐家会不会给唐宝寄来什么好东西,很殷勤的帮着唐宝解开另外的两个布袋,一个袋子里全都是干菜,还有豆腐皮什么的,还有一袋里面却都是包装的很好的各种粉末一样的东西,倒是很疑惑:“这些是什么?闻着有药味?可是为什么弄成粉末?”

    “本来就是药粉啊?补身子的,还有泡澡的。”唐宝见他很有兴趣的模样,指使他把这一袋拎到房间里去,觉得自己想让他们看见的都看见了,这下可以安心的送客了。

    周玉珍有时候又是个很实在的实在人,唐宝说每个人给两粒,她就连赵琪琪她们都给了,唐宝抬头的时候,正好看见她往赵美香的手里塞了两颗,又递给顾修安两颗。

    顾修安很冷漠的道:“不用,我不吃糖。”

    “那你肯定牙不好,”周玉珍一脸明了的看着他,很愉快的决定:“那你的这两块糖,我帮你吃了。”

    唐宝赶紧挪开眼神,免得自己笑场,难不成这傻姑娘还等着人年谢谢你帮他吃了糖?

    王玉仙拿着称和秤砣上来,笑着道:“来来,要的都过来称。”

    边上有四个军嫂称了野鸡和野兔,把钱给唐宝后就拎着野味笑眯眯的走了。

    原来这风干的野味看着不小,可是份量都不重,多个一两二两的唐宝也都抹了,这让她们都觉得自己占了便宜。

    罗薇也要了一只野鸡,拎着鸡脚想招呼余风雅一起离开。

    余风雅却道:“我家老周也爱吃野鸡,给我也称一只。”

    周玉珍掏出钱数了数,赶紧道:“阿妈,再给我称三斤奶糖吧?这个糖好吃。”

    余风雅低声道:“行了,要是她愿意卖给你,给你买就是。”

    赵美香本来已经一脚跨出门外了,听到周玉珍的话,却又停下了脚步,她现在倒要看看,唐宝收不收他们的钱。

    叶司令也在边上咳了咳,才开口道:“唐同志,给我也来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

    唐宝还真找了个布袋给她称了三斤糖,还有一只野鸡,在这个时候,她肯定是要和她们明算账的:“三斤糖玖元,野鸡一斤八两四,就算是两元七角,一共给肆壹元伍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