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给时候,王玉仙已经给叶司令称好了一只野鸡和一只野兔,把野味交给警卫员,就对唐宝道:“野鸡两斤一两,野兔三斤六两。”

    她倒是会称东西,也会算一点简单的帐,可是却绝对没唐宝算的快。

    唐宝收了周玉珍给的钱,头也不抬的道:“一共五斤七两,就算是捌元伍角。”

    倒是王玉仙觉得自己还称不过瘾,看着赵美香问:“你要不要来点啥?”

    赵美香勉强的笑了笑:“我就先不买了,等回去的时候再买。”

    说完,自己就扶着女儿离开了。

    周玉珍还在门口,嘴里含着糖,不解的看着自家后妈跟她的前男人互不相让的瞪着眼睛,看见赵家母女出来的时候手上空空的,忍不住摇头:“你们怎么尝了人家的东西,却啥也不买啊?”

    虽然没明说,可是她那小眼神就透着你们怎么能白吃呢?

    赵美香觉得这姑娘整一个就是白痴,又不能在这说自己啥都没吃,抬头见顾修安和余风雅那互相仇视的眼神,心情才好了点。

    来到顾修安的身边,又开始来做通情达理的好人了:“好了,大家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有什么好计较的?现在是新社会,就当你们赶了个时髦,离婚了!”

    这个时候,顾修安当然要秀恩爱,收回眼神,对她温和一笑:“你说的对,都听你的,我们走吧!”

    要不是顾修安在门口,对这出来的余风雅满是嫌弃的低声说了句‘贱人荡妇’,余风雅才不会回了他一句‘伪君子’,两人这才在门口大眼瞪小眼。

    现在看见他们在自己面前秀恩爱,一点也没有难受心酸的样子,反而是瞪着自己的继女:“少吃点!牙疼怎么办?”

    “不会啊,”对她这不疼不痒的话,周玉珍一点也没反应,反而是对她做了个鬼脸:“就像是去看电影的时候,总要吃点东西才觉得有气氛。”

    生怕他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笑嘻嘻的道:“他们这样像不像在演戏?”

    余风雅心里第一次发现,继女不坑自己的时候,说话还是很动听的,却还是瞪了她一眼:“你想看电影,我就让你阿爸带你去看好看的电影,还不赶紧走!”

    周玉珍拎着装着糖的布袋往前走,却还不满的嘀咕:“我才不指望阿爸带我去看电影,哪回我们出去看电影,不都是我照顾弟弟,阿爸照顾你的……”

    赵美香看着她们的背影,咬了咬下唇,这才忍住自己心里的愤怒,没好气的道:“还不赶紧走,愣着做什么?”

    顾修安觉得莫名其妙,好好的生什么气?

    不过,他想到赵琪琪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心里也觉得心疼起来,只觉得他们今年流年不利,先前损失了两万多的药材;现在赵琪琪这样拖下去,还不知道要花多少钱。

    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

    他毕竟只是继父,不说这三个不孝的儿子,还有那乖巧可爱的一双龙凤胎呢?

    夫妻俩有时候在床上说起赵家以后的事,赵美香可是口口声声都说要把家业留给两人的儿子的,可是现在她想在赵琪琪的身上花多少钱?

    ……

    等到他们都离开了,万玉仙也拎起一只自己早就看好的野兔,自己称了一下:“你看,二斤八两,要多少钱来着?”

    “四元二角,给四元就好了。”唐宝说完,又翻出一袋晒干的豆角干,拎到她的面前问:“要不要抓一把去,泡出来和兔肉一起炖很香的。”

    王玉仙闻言就笑得更开心了:“那怎么好意思?”

    话虽然这样说,还是伸手抓了一大把,这才眉开眼笑的道谢:“多谢你啊,我先走了。”

    “等一下,”唐宝想起今儿楼上闹哄哄的,刘小花却没有来,问她:“小花姐在家里做什么?”

    按说两家现在走的近,她要是没事,不可能不过来。

    王玉仙闻言笑了笑,还往门口瞧了瞧,确定没人,这才凑到唐宝的身边神神秘秘的道:“先前不是说刘小花生小丫头片子的时候,伤了身子,这不能再生孩子了吗?赵安邦的三弟就打算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赵安邦。

    可是现在听到小花这有了孩子,今儿一大早老家的人就到了,不仅有他的父母,还有他的两个亲弟弟和弟媳妇,她这要是敢走出来,家里就被人翻箱倒柜了。”

    唐宝拿起称和秤砣和她一起往外走:“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估摸着我们这就你不知道了,”王玉仙一脸的笑:“早上吵了一回,中午又吵了一回,我们这栋楼的人除了你谁都知道了。”

    又对她伸手道:“好了,你就别下去了,免得被那些人欺负,我拿回去就好了。”

    唐宝早上的时候,确实听到了骂声和哭声,可是在部队里的很多军嫂都是大嗓门,骂孩子的时候,也是一点也不客气,她就没往别处想。

    现在听到王玉仙的话,却对她一笑:“不用,小花姐现在可不能受气,我去替她把人赶走。”

    “就你这模样,还去帮忙?”王玉仙被她逗笑了:“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是治病救人,那我是肯定不会怀疑你的话;可是让你去赶人,那你别被人家说哭了才好。”

    唐宝笑了笑:“嫂子错了,你不知道,大家都怕一种人。”

    王玉仙和她一起下楼,把东西放到房间里,也赶紧跟着去瞧热闹,她觉得唐宝说话轻声细语的,估摸会被他们那些人说的掉眼泪,自己看在鸡蛋和豆角干的份上,也不能让唐宝受委屈啊。

    ……

    赵安邦的老家是农村里的,上面有一个出嫁的大姐,下面有两个弟弟。

    他自己听村里人说自己本来还有一个姐姐和两个妹妹,可是生下来就‘死’了,在那贫穷的年代,有些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的,毕竟粮食太珍贵了。

    现在的老人一般都是跟着大儿子过日子的,赵安邦在部队后,家里也没分家,他每个月都往家里寄一半的工资。

    在赵家老人的眼里,赵安邦膝下的两个丫头片子,迟早要嫁出去的,早就谋划着把哪个孙子过继给老大家的。

    可是从去年起,赵安邦就不听话了,两个月才给家里寄叁拾元钱,以前每个月就给叁拾元了,他们已经很不高兴了,每个月都写信来催。

    可是他们这边装聋作哑,任凭赵家父母骂。

    今年赵老三的儿子可以上学了,他们就打算把儿子送来给哥嫂养了。

    反正赵老三两夫妻的如意算盘是儿子都这么大了,也记事了,以后不会忘记谁是亲爹亲妈,现在让大哥大嫂养着,儿子也能过得舒坦点。

    赵安邦接到信,心里瞬间拔凉拔凉的,他们凭什么认为自己这辈子生不出儿子来?就算老婆生的是女儿。

    女儿又怎么了,想想唐宝,人家这做女儿的多孝顺?

    因此,赵安邦就写信回去,说自己老婆已经怀孕了,自己就算这个生出来的还是女儿,那也能再生,就不信自己生不出儿子。

    可是赵家人不相信啊,都觉得他们是觉得孩子自小养着亲,这是准备抱养孩子了,因此连家里的农活都顾不得了,一大家子连老带小的都来了。

    唐宝在赵家门外,听到里面有乱糟糟的声音,还有秀萍委屈的哭声,抬手敲了敲门。

    一个和赵安邦有点像的年轻人来开门,看见唐宝这白净俏丽的模样,眼睛一亮,嬉皮笑脸的问:“妹子你找谁啊?”

    刘小花就怕这小叔子乱说话得罪人,匆忙从屋里出来,看见是唐宝,赶紧道:“你先回去吧?我……”

    她也是不想唐宝掺和到自家这乱糟糟的事情里来,生怕她受委屈。

    唐宝却拿着称杆子用力敲在门上,柳眉倒竖,杏眼含怒,凶巴巴的道:“刘小花,你给我还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