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觉得自己肯定是太累了,这才听到他说不行,惊讶的看着他:“你先前说什么?”

    顾行谨把老婆不喜欢吃的肥肉咬掉,这才把瘦肉放到她的碗里,温声道:“不行,你不能去这么远,现在都已经是……”

    “你怎么能吃干抹净就反悔了?”唐宝打断他的话,嘟着嘴,做出一副泫然欲泣的瞪他:“我不管,你先前都答应我了!”

    “你仔细想想,我那个时候没答应你!”顾行谨觉得自己已经被她勾的好像有点不正常,要不为什么就喜欢看她要哭不哭的委屈模样呢?

    唐宝一回想,他先前确实没有答应自己,可是却做出了误导自己的动作,气的差点和他拍桌子:“你那个时候用手点了点你自己的唇,那意思不就是让我亲你一下,你就答应了吗?”

    他却一口否决:“绝对不是,我那是想和你说,现在去那边很冷,小心你白嫩嫩的小脸蛋都要被风吹坏了!

    谁知道你这么热情,上来就抱着我亲,我就觉得我也不能冷落我老婆,连晚饭都顾不得做,就先……”

    唐宝听到他越说越露骨,羞的脸都红了,也被他的无耻惊呆了:“你这是狡辩,你不要脸!”

    顾行谨见她恼羞成怒的放下筷子,也不逗她了,温声道:“你现在去也没用,松子这些东西都是八九月份就成熟采摘了,你倒是可以写信让他们放出风声说要收,明年想要多少有多少!我给那战友写信,让他收一些,到时候给你寄过来;你准备一些寻常的西药,还有那奶糖什么的,到时候和信一起寄过去就是了。”

    唐宝一听,这才转怒为喜,看着他哼了哼,娇娇的道:“好吧,那就听你的。”

    她自己可能都没有发觉,可是顾行谨心里却很清楚的知道,两人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她虽然关心自己,却从来没对自己发怒也没抱怨,遇到事也从没像自己求助,好像自己这个‘丈夫’,在不在没什么两样。

    可是两人从在离殇的家乡相遇起,她把秘密告诉自己后,和自己的相处就慢慢的有了变化,后来自己因为救岳父岳母受伤住院,她和自己相处起来就更自然了。

    特别是现在,看到她和自己闹,这心里别提多美了,凤眸含笑的看着她:“好了,赶紧吃饭!”

    他总觉得夫妻之间,就是要这样才像是夫妻。

    两人吃饱饭后,没吃完的菜照旧被唐宝收起来,顾行谨开始洗碗,唐宝就回房间继续开始看信,回信。

    没一会,敲门声响起,顾行谨刚好洗好了碗筷,就去开门,看见是赵安邦神色有点局促的站在门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进来说话。”

    “今儿谢谢你们了!”赵安邦伸手抹了把脸,一脸的郁闷憋屈:“要不是今儿我二弟私下里和我说实话,我都不知道,原来我在他们的眼里就是一个随时会死的死人!可笑我还以为我是长子,让家里人过得好些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顾行谨很安静的听着他说话,他知道,任何人听到这样的真相,这心里肯定觉得憋屈,现在让他发泄出来就好。

    唐宝在里面听到赵安邦的话,想了想,等他说完了,这才端着一盘子牛轧糖和一饭盒花生米出来,笑着道:“行谨,你陪赵大哥喝两杯。”

    赵安邦看见她出来,赶紧起身道谢:“今儿多亏你了,说真的,他们这回来不仅是看小花她有没有怀上,还想着让我给钱说要造房子!

    我今儿都差点来问贺团长和你们来借钱了!现在才知道家里早就造好了红砖房。”

    顾行谨接过唐宝递来的酒瓶子和碗筷,笑着道:“你这才多大点事,你就觉得郁闷了,那我亲老子对我是算计陷害,还想要我的命,我不得哭死?我倒是觉得这是好事啊,你自己受到了父母偏心的苦,以后可不能让你自己的孩子也受这委屈,你说是不是?”

    “对,你说的对!”赵安邦喝了一口酒,吃了几粒花生米,又抹了把脸:“就是气不过那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越长越坏,真是欠收拾!幸好明儿早上他们就要走了,要不我真怕自己忍不住揍他。”

    唐宝又从厨房给他们拿了最后的四个鸡蛋出来,怂恿他:“既然他欠收拾,你就不用忍着,明儿早上你送他们离开军营的时候,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揍他一顿!再说你自己不想当兵了,你是长子,房子又是你的津贴造的,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了,让他们把地方腾出来!保证让他们以后都服服帖帖的。”

    赵安邦眼睛一亮:“你这主意好,我怎么就想不到呢?多谢嫂子。”

    哪怕他比唐宝大了十多年,也得按着部队上的喊法来。

    赵安邦也不觉的郁闷了,又喝了点酒就告辞:“连长,那我先回了,明儿早上我请假收拾,不是,是送他们。”

    顾行谨起身相送:“行,今儿你家人多,我就不让你给孩子带糖回去了,明儿再让孩子们来吃!”

    “嘿嘿,那我就不和连长客气了!”

    顾行谨心想:这是因为你来的是时候,要是早一个多月小时来敲门,你就会吃闭门羹了。

    他关好门回房,看见唐宝坐在木头方凳上看信,就过去从背后搂着她,低声道:“老婆,你为什么对赵安邦他们这么好?看见他们被父母算计,还帮着他们出主意?”

    又在她的脖子开始勤劳的种草莓,声音委屈的道:“你都没替我出主意。”

    “可能是有眼缘吧?”唐宝用力的去推他作乱的脑袋,笑着求饶:“别闹了好不好?你和我一起看信,离觞他说想来看我们呢?”

    “不行,”顾行谨回答的很坚决,他现在难得过上这逍遥自在又甜蜜的好日子,绝不会让那大电灯泡来打搅:“我们这没地方住不说,还偏僻的很,他过来肯定又嚷嚷着要走,别理他。”

    唐宝斜了他一眼,和他唱反调:“地方偏僻点不也挺好的,空气清新不说,环境也不错,人在这地方呆久了,对人的身体也好。”

    顾行谨没有和她抬杠,而是默不作声的听着,听他吹嘘完了,这才挑眉。露出个坏坏的笑容:“可是他来的话,会打搅我们的,你说是不是?”

    “你真的太不要脸了,给我滚远点!”

    夫妻俩笑笑闹闹的看着一封封信,又写好回信,这才歇下。

    第二天早上,赵友邦一大早就起来熬了一锅玉米粥,还蒸了一锅玉米面馒头。

    现在刘小花的肚子大了起来,有些活他就自己抢着做了。

    部队里有招待所,赵老汉他们就是住在招待所里面的,一大早过来,见这赵安邦就拿玉米不可气,心里都觉得郁闷。

    可是赵安邦板着脸的时候,也是能震慑住一大家子的。

    玉米糊有点拉嗓子,赵友邦自己却是赤的面不改色,大家也不敢造次,几乎是狼吞虎咽的吃完才敢放下筷子。

    赵老三放下碗筷后,勉强的笑了笑:“大哥,那我们去哪坐车去火车站?我们倒是没关系,我这就是担心阿妈和孩子们受不住。”

    “你很孝顺啊!”赵友邦眼神别有深意的秒了他一眼,自己起身道:“就是坐采购的人的车,顺路可以去火车站,你们把东西都收拾好,我们这就准备离开了。”

    赵老三不知怎么的,觉得赵老大的那一眼,让自己瞬间都毛骨悚然,浑身都起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