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地外面都是荒山野岭,一大家子大大小小的站在一起也有十个人。

    今儿外面的风大,大家都缩着身子站在树底下避风,脸上的神色都是阴沉沉的。

    赵老汉蹲在一边拿出烟袋,赵老三就很殷勤的凑上前去给他点眼袋,随即才看着身子笔挺的赵老大开始说闲话:“大哥啊,你和大嫂也太傻了,这为了孩子就花这么多钱,人家又不包生儿子,要是在生女儿,你们这钱不都打了水漂?”

    看着赵安邦的脸色阴沉,赵老三只觉得痛快极了,继续在那煽风点火:“这么多钱,我们在家都能造一栋房子了,你们就这么打了水漂,也太……”

    在他的心里,觉得赵老大的钱财以后都是自己儿子的,刘小花就算是再生也肯定是女儿,算命的不就说自己命最好吗?

    赵安邦上前两步,腿一扫,伸手一拧他的胳膊,就已经让他摔倒在地上,拳头就往他身上落下:“老子的钱老子愿意怎么花都行,用的着你惦记?没人教你规矩是不是?老子看见你就揍你一回……”

    大家都惊呆了,赵老头腾的站起身,怒目相视:“赵安邦,你疯了是不是,赶紧给我住手!”

    “你打你弟弟做什么?”赵老娘扑上去就想抱住赵安邦的背。

    可是赵安邦却很巧妙的避开了,同时踢了赵老三一脚,满脸凶狠的道:“老子告诉你,谁敢来救你,我就补给你一脚!

    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家里早就造好了新房子,可是新房子是我津贴造的,惹火了我就带着老婆孩子回家了,你们把地方腾出来!”

    赵老汉本来就晒黑的脸现在被气的成了猪肝红,自己还在这,他就一口一个‘老子’,这不是摆明当自己这个老子是死的吗?

    可是看着满脸凶相的大儿子,他心里却明白,他那些话就是说给自己听的,就是说自己的偏心。

    而且自己还无可奈何,想让部队处置他,他都说了想回家。

    要是真的回家了,那自己面对一根筋倔脾气的大儿子,还真的会把老三一家从新房子赶出去。

    赵老二站在一边看着就觉得肉疼,被赵老三的媳妇推着去劝架,他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动也不动。

    平时家里的活计都是他们夫妻做的,他们夫妻累死累活的干活,还比不上嘴巴甜的老三,奶奶个熊,回去自己也揍老三,揍的他勤快起来为止,要是他去告状,那就干脆分家……

    赵友邦揍了人后,顿时觉得神清气爽,看着瘫在地上起不来的赵老三冷笑:“要是半死不活了,那也浪费医药费,干脆打死就近埋了省事,反正老子在战场上打死的鬼子没有上千也有几百了,多你一个混账玩意也不多!”

    “大哥,我好着呢!”赵老三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来,还自己给自己几个耳刮子,陪着笑脸道:“是我不听话,不懂事,这长姐如母,长兄如父,您教训的对,我以后一定安分守己……”

    他以前还不明白兵痞子是啥意思,现在真的懂了。

    原来他以为老大憨厚,可以任由自己予取予求,现在才知道,原来老实人一点也不老实,现在也不求别的了,只求他这辈子都在部队,千万别回家就好。

    赵安邦只是哼了哼,把自己的拳头捏的咯咯作响,盯着他的眼神就像是刀子一般。

    这是他第一次发火,可是已经完美的镇住了一家老小。

    ……

    唐宝躲在空间里,用意念就能看见外面的情况。

    面对自己看到的这一场大戏,觉得不枉自己起了个早,实在是太好看了。

    这个时候,她心里其实是希望自己遇到顾行谨家是这种极品的家人,自己就能用拳头把他们收拾的服服帖帖。

    可是,自己遇到的偏偏都是人精,现在更是想仗着叶司令来狐假虎威。

    不过,唐宝想到自己即将到手的钱,心情就像是夏天吃冰激凌一样美滋滋。

    赵琪琪现在已经是她的衣食父母,沈大寄来的那些药材,自己手里都没钱付呢。

    不过,也不让他们觉得自己急着要钱,该有的架子自己还是要端着的,这才一大早就背着背篓出来,还特意给楼下的王玉仙她们留话,说自己要出来找几味要紧的药材。

    现在自己热闹也看了,她也就往荒无人烟的山上去找药材。

    不对,现在这边也不能算是荒无人烟了,她来到一处半山腰,就遇见了一支队伍,带队的人认识唐宝,率先给她敬礼:“嫂子好!”

    军营里的很多人没看见过唐宝,可是看见她背着背篓,拿着小药锄的打扮,就大概猜到了她的身份,都齐刷刷的敬礼,异口同声的喊了声:“嫂子好!”

    唐宝第一回面对这场面,看着那么多热情洋溢的面孔,有点不知所措,下意识的对他们鞠了一躬:“你们好,你们忙啊,我就找点草药。”

    “等等,”队长赶紧喊住她,不好意思的道:“嫂子,这边的山上我们做了一些陷阱,为了您的安全,我让人带你走吧?”

    唐宝赶紧摇头:“不用,不用,我换个地方就好。”

    反正这边啥都缺,就是不缺山。

    而且她也听顾行谨说过,这陷阱什么的,等到训练任务结束,全都会恢复的。

    现在她倒是觉得他们也太傻了,这辛辛苦苦的把陷阱挖出来,在边上弄些警示牌什么的,说不准还能弄点野味呢?

    她觉得这件事可以和顾行谨说一声,让他去提提意见。

    哪怕这边是精兵营,可是也很少见肉腥味,其实这里完全可以弄个养鸡场什么的,给大伙改善伙食,也免得什么都要从外面运进来。

    其实在新安边上的那个部队驻扎地,唐宝就听说过他们都是种菜的。

    因为人多,军费少,自己种菜自己吃,不仅改善伙食;同时,自给自足,也减轻国家负担。

    现在政治上要求艰苦朴素,一般的部队都有搞生产的习惯,而且现在也属于华国经济困难时期,军队搞农副业生产,对减轻国家负担和调剂改善部队生活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不过,自己上回听到顾行谨说起过,这边都是山林,而且土地贫瘠,不适合种菜,倒是有养殖猪,归伙头兵管。

    她胡思乱想了一阵,自己采到一些野山楂,还有一些药材,看着快十点了,这才打道回府。

    等到唐宝回到家,顾行谨已经在厨房做菜,听到动静,笑着道:“给你准备好了热水,洗漱一下就能吃午饭了。”

    “好,”唐宝洗好脸出来,看见他已经把菜端出来了,不好意思的对他笑:“我回来晚了,倒是辛苦你烧菜了。”

    他抬手亲昵的刮了下她鼻子:“傻,这有什么!快坐下来吃!”

    用辣椒和大蒜炒了半只昨儿晚上就浸泡的野兔,又香又辣,吃着别提多过瘾了;还炒了一盘清炒大白菜,里面放了点醋,味道也是清爽极了,让唐宝吃的津津有味,那小眼神崇拜的看着他:“老公,你的厨艺真是太厉害了,好吃极了!”

    他的手艺真的很不错是其一,其二是唐宝想他多下厨。

    毕竟现在没有油烟机什么的,要是天天炒菜,这头发很快就会有油烟味。

    炖菜倒是好一些,可也不能天天吃炖菜是不是?那么多夸夸他,多灌点迷魂汤,也好让他心甘情愿的给自己下厨是不是?

    面对唐宝那崇拜的眼神,顾行谨心里还真的是满足的很,笑着道:“晚上的菜也等我回来烧,你就把信和东西全都寄出去就行了。”

    “好的,行谨你真好!”唐宝心满意足的应下,就听到外面响起来了敲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