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去开门,叶司令边上的警卫员就一脸焦急的道:“唐医生,赵同志晕过去了!”

    像是怕她不相信,又赶紧加了一句:“这回是真的晕过去了。”

    唐宝点了点头,把碗里的饭扒拉干净,起身拎起自己的医药箱,还有边上昨儿晚上就准备好的几包中药,见顾行谨要跟着自己走,嗔了他一眼:“就几步路而已,你有什么好不放心的?不用你送!”

    顾行谨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见到顾修安尴尬,笑着点头:“那行,有什么事就去找我。”

    小程伸手接过唐宝的医药箱,赶紧道:“顾连长您放心,我会保护嫂子的。”

    他昨儿听了一耳朵,也觉得顾家的情况可真复杂,亲爸后爸,亲妈后妈都赶在一起了,觉得顾连长肯定是担心他自己的媳妇受委屈。

    顾行谨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会告诉他,自己是担心唐宝一生气,直接把人变不见了,或者是把人灭了就糟糕了。

    赵琪琪已经被人送去军营里的医院。

    唐宝还是第一回来这边的医院,医院是三栋两层十来间,看着就是新建的,外面露着红砖,里面都用腻子刷的白白的,下面是深蓝色的,看着就清爽。

    这边的十多个军医都是临时调过来的,虽然没有院长,不过负责人就是杨医生和另外一个年纪四十多岁的瘦小孙医生。

    唐宝过去的时候,孙医生一脸严肃的摇头:“……既然赵女士自己也是开医院的,就该明白她这样的状况只能用最好的仪器和设备,我们这边只是临时医院,除了挂消炎的点滴,和止痛药,别的完全没有办法治疗!你们想要得到更好的照顾,那还是赶紧去省城吧?别在我们这浪费时间了。”

    唐宝在心里暗暗的点头:这人说话可真耿直!

    杨医生却反驳:“我们现在真是没办法,可是不代表别人没办法!孙医生你别赶人啊,等下唐大夫来了,你就知道了。”

    孙医生眼睛一瞪,毫不客气的道:“中医?中医见效慢,你确定她能挨得住?”

    杨医生对唐宝很有信心:“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唐医生肯定能!”

    “应该能!”唐宝进门就把六包药递给站在一边沉着脸的赵美香:“三碗水煎成半碗药,一副药煎两次。”

    杨医生脸带笑容的凑上来:“唐大夫你来了!”

    孙医生睁大眼睛看了看唐宝,又看向杨医生,黑着脸道:“她?你们确定吗?治病可不是儿戏!”

    唐宝示意小程把医药箱放在一边的柜子上,自己给她把脉后,拿出银针,就往她脑袋上的几处要穴扎去,

    等到扎好了三十二针,她的脑袋上已经变了个造型,看着已经有点刺猬的样子了。

    唐宝看了看她的长发,微微皱眉:“等下把她的头发剪短一点,还有房间里准备炭盆,方便我在她的身上行针。”

    孙医生和杨医生比赵美香更关心病床上的赵琪琪的状况,几乎是同时扑上去。

    是扑过去,看着赵琪琪的模样,又几乎同时拿出听诊器。

    杨医生见孙医生瞪了自己一眼,只好让他先检查。

    孙医生一边检查,一边瞪大眼睛,满脸不可思议:“这怎么可能没事呢?按说应该疼醒了啊?”

    唐宝抬头,看着赵美香还拎着药包站在那,看着有点不在状态,笑了笑:“赵女士,先给她去煎药啊!”

    “哦!”赵美香抓紧手里的药包,这才离开病房。

    她想起自己昨儿做的噩梦,梦里自己往女儿的中药里加了点砒霜,看着她七窍流血的死去……

    她下意识的咬了咬唇,加快脚步离开医院:那不可能是我,再说下砒霜肯定会被人查出来,我怎么可能那么傻?

    唐宝在医院里等了半小时后,这才把银针都收了,在收了最后一根银针的同时,顺势往她的人中扎了一下。

    “哎呦!”赵琪琪睁开眼睛,觉得自己先前要命的疼痛已经消失了,看见一边把银针放到搪瓷缸里消毒的唐宝,心里不知道自己是该恨她迟迟不出手,还是该感谢她不计前嫌的出手救自己。

    孙医生再一次给她检查身体后,就开始连不迭声的问:“你现在还觉得喘不过气来吗?肚子里还疼的厉害吗?现在是什么感觉?”

    “感觉好多了!”赵琪琪说完,就舔了舔唇:“我饿了,想吃点东西。”

    护士端来水,唐宝却摇头:“什么都不要给她吃,等她喝了中药后,也要过两个小时才能吃别的东西。”

    不过,唐宝觉得,等她喝了苦涩的中药,估摸着也不会有胃口吃别的了。

    她收拾好药箱就准备离开,孙医生却来到唐宝的身边伸手,很热情的道:“唐大夫,我听杨医生说起过你家学渊源,先前是我怠慢了。”

    唐宝伸手和他握了握手,微微一笑:“您客气了,说起治病救人,你们才是真正的辛苦。”

    他收回手,满眼热切的看着她:“我有几个病人,都是革命的老同志了,心脏有问题,肺部或者是肝脏有问题,你能不能出手救救他们?”

    唐宝示意他出去说,等跟着他来到楼梯口,才很诚恳的道:“孙医生,我实话和你说,她这就是富贵病!我这行针配合着中药,也只能暂时稳住她的病情,想要真的好,还得你们动手术切除她病变的肝……”

    “而且她每一副药都要伍拾元,每天都要一副药,才能控制她的病情,我很明确的告诉你,这全是治标不能治本。”

    孙医生听完连连摇头,苦笑道:“唉,是我着相了。”

    又看着她问:“病人和病人家属都知道吗?”

    唐宝点了点头,一脸正气的道:“我绝不会昧着良心赚黑心钱,事先就已经和他们都说好了。”

    我只是用赵家自己的药,又收了他们的钱而已,发家致富奔小康,她就指望着这样想多活几天的病人了。

    杨医生也出来,对着唐宝竖起大拇指,满口的夸:“唐大夫你行针的时候,真是行云流水,厉害厉害。”

    “我就先回去了,明儿早上会过来!”唐宝想去病房拿医药箱,又看着他道:“对了,等下你让赵女士把叁佰元药钱给你,你辛苦一点,等下给我送过来。”

    杨医生满口答应:“那行,师傅,我顺便在你家蹭晚饭成吗?”

    唐宝一口答应:“自然可以!”

    杨医生正想跟上去,却被孙医生一把拉住他,一脸兴奋的道:“她支持我的想法,病变的肝脏可以切除,主要是担心病人的身体坚持不住,要是调养好,我们就能动手了。”

    杨医生见他狂热的兴奋模样,只觉得头皮发麻,苦着脸道:“你别想的太美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何况就像你自己说的,设备跟不上,我们这边只有简单的呼吸,吸氧,输血什么的仪器,还有术后才是最重要的,怎么可能成?”

    “可是我们现在有好药啊,只要唐大夫的药好……”

    唐宝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回到病房的时候,先给她把脉,和护士提了几点要注意的地方就离开,完全无视于赵琪琪一脸纠结的脸色。

    其实她不说,唐宝心里也明白,第一回行针后的效果还不错,她本人的感受应该很明显,那现在肯定是想活下去,可是自己不能昧着良心说能治好她啊。

    她才来到门口,就和一个女人撞了满怀,她太用力,倒是让唐宝后退了几步,这才站稳脚步。

    第一个反应就是好像好软,简直如同是温香软玉,自己现在开始吃木瓜什么的,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还是干脆来几副中药调理一下?

    不过,被唐宝撞到的美人,已经是毫不客气的呵斥她了:“你没长眼睛啊!赶着去投胎啊!好狗不挡道,给我滚开!”

    “说的好像你长眼睛一样!”明明是她冲进来撞到自己,竟然还敢开口骂人,最重要的是自己还认识面前这个女人。

    唐宝第一会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在这里还能碰见刘佳月。

    对于这个长的漂亮却一脸慌乱的女人,她是怎么也不会忘记,敢把自己骗到刘家,还想毁了自己,现在还对自己骂的很爽,让唐宝的手有点痒。

    抬手,啪的一声,瞬间安静了。

    准备来劝架的警卫员和护士彼此相视一眼,然后都悄悄的退后两步。

    事实证明,看着柔弱乖巧的姑娘,下手一点也不轻,看看人家脸上那明晃晃的巴掌印,想想就疼。

    “你敢打我?你神经病吧!”刘佳月左手捂着自己被打疼的左脸,抬起又说就对着唐宝用力挥过去。

    唐宝自然不会站着试试耳光的滋味,退后两步,看着她冷笑:“刘佳月,谁让你嘴巴不干不净的,你再说一句,我肯定再给你一巴掌。”

    刘佳月在看见唐宝的那一刻,心里还奢望时间过去这么久了,她能忘记自己,没成想她的记性这么好,还惦记着自己和她之间的那点破事。

    小程本来都退后两步,看见刘佳月对唐宝动手,赶紧上来拦在唐宝的面前,虽然他觉得自己的脑子里还有些懵,不知道两人有什么仇什么怨,可是他还记着自己答应顾连长护着唐宝的事情呢。

    虽然唐宝打人不对,可是她冲进来撞到唐宝先的。

    他很严肃的道:“你们都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虽然,他也觉得自己说的是废话。

    他这维护的动作,落在刘佳月的眼里,那就是明晃晃的偏帮,气得她喘不过气来,指着唐宝骂:“唐宝,不就是靠你男人嘛,你就这么嚣张!我今儿和你没完!”

    唐宝还真的不知道刘佳月男人现在是什么官,很干脆的问:“我就这么嚣张,你想怎么没玩?难不成你还想让你男人来打我?”

    “……”让自己的男人来替自己打女人,那以后自家男人就别想在这待下去了,刘佳月气的眼睛都红了。

    她男人现在虽然也是连长,可是却是靠关系进来的,现在说是副团长,却是想趁机弄点攒功劳的机会,现在要是因为自己和顾行谨有了矛盾,她也不敢确定他会不会怪自己。

    唐宝见她停手了,自然是不会追着上前闹腾,现在自己不知道她男人的底细,万一人家身后有人,自己就给顾行谨惹麻烦就不好了。

    而且自己已经打了人家一巴掌,这要是再不依不挠的,说起来就是自己理亏了,至于报仇,既然人在这,那就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