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佳月听到有几个人走过来的声音,眼睛一转,心底涌上个坏主意,指着她骂:“唐宝,你个傻子,不就是想嫁给我弟弟,我家没让你进门,你这才恼羞成怒吗?就你这样,幸好当初进我们刘家门的是你表姐……”“

    ”刘佳月,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胡说八道,我就不止是甩你一耳光这么简单,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得满地找牙?“唐宝冷眼看着她,她是真的生气了。

    这男女之间的事情,要是被人家扑风捉影的传出去,那总归是不好听的。

    刘佳月却突然之间脸色一变,原本红润的脸色变得惨白起来,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凄厉的大喊起来:”快给我找医生,我肚子疼,救救我的孩子……“

    她之前怀过一次孩子,却因为没注意,不小心流产了,婆家也因此对自己十分不满,要是这个孩子再保不住,她都能想到婆家会是什么脸色。

    后面本来是想来凑热闹的几个护士和医生赶紧上前扶着她到了隔壁的病房。

    幸好这边的军人身体倍棒,医院里也没几个病人,大都的病房都还空着呢。

    这边的军医大都是男人,只有两个女医生,还是领导们考虑到军嫂们的身体,这才特意打报告才调过来的。

    有个女医生很快被喊来。

    唐宝瞄了一眼比病床上幸灾乐祸的赵琪琪,赵琪琪就赶紧收敛了看热闹的眼神,蜡黄的脸上带着讨好的笑意:”唐宝,我可以给你作证,就是她挑衅你在先。“

    唐宝斜了她一眼,自己拎起药箱离开,走出病房后,见小程还跟着自己,赶紧道:”我这就回去了,你去忙你的就好。“

    ”那个,唐医生,你能不能等下再走?“小程想了想,还是开口:”要不你去瞧瞧刚才那个女人吧?“

    他似乎是深怕唐宝误会自己,见四周没人,这才倾身低声道:”付建成是副团长,还是付家的独子,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要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不好,赖到你头上就不好了,我在司令那边得到点消息,付建成家里不简单……“

    唐宝看着年轻的小伙子红着脸和自己说出这内幕,很是感激的冲他一笑:”谢谢你,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不管怎么样,孩子是无辜的,我就在外面等一会,确定她没事再离开。“

    小程听到她道谢,不好意思的挠了挠自己的寸头,低声道:”您不嫌弃我多事就好。“

    唐宝就顺势问他一些付建成的事情,这知根知底,才能知道自己是明着动手好,还是暗着动手好。

    小程把自己知道的都和她说了,又怕她误会自己嘴巴多,红着脸道:”那个,其实,我平时其实很嘴严的,不过唐医生你是好人,你父母研究出止血药,你还研制出冻疮药,我,反正我就觉得你是好人。“

    唐宝笑着点头:”谢谢,我会努力做的更好。“

    病房里出来两个护士,看见唐宝松了口气,赶紧小跑过来:”唐医生,你还在真是太好了,里面的那位女士现在有滑胎的症状,能不能麻烦你去看一下?“

    今儿有经验的那位医生有事请了几天假,留下的女医生面对这滑胎的症状没法子,主要是缺保胎药,现在来请唐宝,那完全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唐宝点了点头,跟着她一起往回走。

    另外一个护士急匆匆的对小程道:”你是叶司令边上的同志吧?快带个医生去外面看一下,里面的那个女人说叶司令的孙女开车时碰到了个孩子,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说完,还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这么要紧的事情,她竟然现在才想起来,真是太过分了,我还得去找刘医生准备手术室,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小程一听叶婷婷惹出了事,也顾不得别的,抬腿就往外面跑,看见一个医生过来,都来不及细说,拉着他一起跑:”有孩子受伤了!“

    唐宝进入病房,看着搂着肚子疼的额头冒汗的刘佳月,沉下心给她把脉后,拿出银针道:”把她的衣服撩上去,我先用银针给她缓住情况,等下让人去我那拿安胎药。“

    刘佳月听到她的声音,还是闭着眼睛咬着唇哼哼唧唧的呼痛。

    其实她心里是恨唐宝的,觉得就是因为自己进门的时候,撞到了唐宝,现在自己肚子里的宝贝才会出事,她也恨叶婷婷,要不是她早上非要让自己陪着她去镇上吃好吃的烧鸡,自己又怎么会遇到这种事?

    所以,她觉得唐宝给自己看病是因该的,完全没有觉得她不计前嫌,还担心她趁机对自己做点什么,在她收起银针要离开后,这才睁开发红的眼看着她,一脸怨恨的道:”你肯定是看我怀孕了,这才故意撞我的,要是我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唐宝听了她的话,气的很想再给她两巴掌,把她打醒:”我看你是疯了,明明是你撞到我,现在是想碰瓷是不是?“

    刘佳月怕唐宝真的打自己,这才冷哼了一声,扭开脸去不看她。

    医生和护士这会赶紧拦住唐宝,顺便扶着她往外走,你一句我一句的劝她:”嫂子嫂子,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对,看着她怀着孩子的份上,嫂子你别气,要是生气,就打我成不成?“

    前面的事情她们不清楚,自然也不好多嘴,可是现在明摆着是受到唐宝的帮忙,这才保住孩子,却还是这样咄咄逼人,就连她们也觉的刘巧月她过分了。

    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唐宝这才压了压怒气,心里决定这安胎药,就涨十倍,来安慰自己这受伤的心。

    对于自己出手,她并不后悔。

    不说小孩子无辜,自己这样做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做人要无愧于心。

    再者,自己看到过苏家老祖留下的笔记,对于‘医德’这两字,老祖就让后代对婴儿和小孩要格外慎重。

    而且,自己要是不救人,那才是落人口实,别人都会觉得自己是故意不救她的。

    现在自己动手保住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还敢说自己的不是,边上的人就会说她忘恩负义。

    她离开医院的时候,看见小程抱着个衣裤上染着血渍的孩子往里面跑,后面还跟着气喘吁吁的医生,顿了顿脚步,还是转身回去,见刘医生带头走进手术室,这才问一边神色担忧的小程:”那孩子是怎么了?“

    小程简单的把事情一说,眉眼间也难掩愤怒之色:”她实在是太过分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先说,倒是和你先吵起来。“

    唐宝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在外面等了一会,让他有事来找自己,这才回去准备安胎药。

    说真的,她也很不想救她,可是想到安胎药救的是她肚子里的孩子,这才心里好受点,再者想到天价的保胎药,心里就更舒坦点了。

    这要是不好好的敲他们一笔,她都觉得自己对不起自己。

    喵喵个喵的,早知道当个大夫要遵守这么多,还不如当个杀手,可以快意恩仇呢。

    回到家里,唐宝一看已经是三点多了,自己进空间啃了会松子,心情瞬间被美食治愈,喃喃自语:”要是现在能来点小酒,还有烤肉,烤羊排什么的那就更好了。“

    下午回来的顾行谨问起唐宝,唐宝自然是点头说一切顺利。

    她觉得现在提起这件事,会影响自己的食欲,而是笑嘻嘻的催着他去炒菜:”行谨,说好晚上你掌勺的,准备做什么好吃的喂饱你老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