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觉得老婆撒娇的时候,实在是可爱的让人心里痒痒的,凑近她坏笑:“老婆,我现在就先喂饱你好不好?”

    唐宝斜了他一眼,她这一瞥,有着摄人心魂的娇媚,见他想吻自己,却快速的踮起脚尖,就拧着他的耳朵一扭,眼里带着狡黠的笑意:“现在能好好说话了没?”

    “嘶!”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瞬间从流氓变成了严肃的厨师:“晚饭有炒土豆,还剩下半只野兔就烧香辣的吧?”

    唐宝这才满意的点头:“这还差不多!”又对他笑的眉眼弯弯:“多放点辣椒,我好想吃辣的!”

    顾行谨洗好脸,又用香皂洗手,见她露出一副小馋猫的模样,心里蠢蠢欲动,凑近她暧昧的轻笑:“再来个韭菜炒鸡蛋补补,免得老婆嫌弃我不够卖力,你说是不是?”

    唐宝听了哭笑不得,伸手就捶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个不要脸的,我今儿非揍你不可!”

    “反了天了你,连自己的男人也敢打!”顾行谨说完,自己先笑了,准确的握住她那柔滑细腻的手,眼里的笑意如同冬日的暖阳,温暖的让人眷恋:“宝宝,我晚上随你打好不好?我现在身上的衣服还是脏兮兮的,要是满屋子都是灰就不好了。”

    唐宝一想也是,赶紧收回手,抬着下巴趾高气扬的道:“晚上多准备一个菜,等下杨医生要过来!还有,饭桌上不准出现韭菜炒鸡蛋这道菜!我今儿就要让韭菜和鸡蛋分开!”

    “行,都听你的!”顾行谨把自己中午封好的两个煤球炉打开,看着火很快旺起来,就很熟练的架锅。

    一个煤球炉煮饭,一个煤球炉炒菜。

    他知道老婆不喜欢油烟味,一旦炒菜就关上厨房的门,免得油烟味跑出去,还打开厨房的窗户透气,反正自己不怕冷。

    没过一会儿,敲门声就响起来了。

    这敲门声落在唐宝的耳朵里,就像是看见了一张纸的钱落在自己手里的声音,止不住喜悦的去开门:“来了!”

    赵安邦拎着一篮子还在滴水的鸡毛菜,笑容满面的道:“小花说你先前不在家,让我给你送点菜过来,还有你家地里的萝卜也可以吃了。”

    “什么我家地里的,明明是你们种的!你们可别客气啊,尽管拔去吃,我都把你家的菜地当成我自家的了!”唐宝接过菜,笑着道:“赵大哥晚上就在这吃吧?今儿他下厨呢?”

    赵安邦赶紧摇头:“不用不用,小花已经煮好了,改天!”

    “那你进来坐坐,我把篮子腾给你!”唐宝把篮子腾出来后,想了想,往篮子里放了两把糖,见他在厨房和顾行谨说话,给他递过去,笑着道:“这是给秀春她们的,赵大哥你可别推辞。”

    赵安邦接过,爽朗的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走了!”

    过了半个小时左右,顾行谨就把菜炒好了,两人才坐下吃饭,又听到敲门声,唐宝就笑着道:“肯定是杨医生来蹭饭了!”

    顾行谨去开门,杨医生就拎着一篮子鸡蛋走进来,笑呵呵的道:“师傅,我的蛋!”

    这人刚见他的时候还是板着脸,一脸严肃,一本正经的模样,可是现在熟悉起来,才知道他脾气还挺好的。

    吃瓜群众:别开玩笑了,我们可难得看见他笑的模样。

    唐宝听了他的话忍不住一笑:“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生蛋了?”

    “嘿嘿,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唐宝:“里面是赵女士给的叁佰元钱,你数数。”

    唐宝也不扭捏,把信封里面的钱数了一遍,就放在桌子上,问他:“下午的那个孩子怎么样了?”

    “挺幸运的,只是断了腿,接好修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他接过顾行谨递给自己的碗筷,笑着道谢,大口的吃了个半饱,这才有空说话:“我听说刘佳月为难你了是不是?”

    顾行谨夹菜的手一顿,看了看对自己笑的一脸无辜的老婆,干脆看着杨医生问:“怎么回事?”

    杨医生干脆放下碗筷,绘声绘色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差点都让唐宝以为他当时也是身临其境呢。

    “不过,最后你还是救了她,那就是您有医德!”他的神色也严肃起来:“要是他们以后还对你叽叽歪歪的,我替你大耳刮子打过去。”

    顾行谨斜了他一眼:你当我是死人是不是?有我在,还用你给我老婆出头?

    唐宝笑了笑:“赶紧吃你的,你是军医,可不能做违反记录的事情,这女人之间的口角,我自己会处理。”

    现在刘佳月有孕了,自己总不能对她出手做什么,等她生了孩子,自己再收拾她也不难。

    反正自己现在知道他们的底细了,以后就算不在一起,自己也能想法子报仇。

    外面又想起了敲门声,唐宝心想:应该是来拿保胎药的,送钱的人又来了。

    她抢着去开门,看见门外站的是端着碗的王玉仙母子,后面还跟着两个眼生的军嫂,她有点楞,却还是笑着让他们进来。

    “这两位就是我们前面那栋楼的,听我说你家风干的野鸡和野兔肉好吃,也想来买两只,我就带着她们过来了!”王玉仙可不是做好事不留名的人,说完,还吸了吸鼻子,夸张的笑:“好香啊,没想到唐宝你不仅医术好,这做菜更香。”

    唐宝让顾行谨去楼下赵安邦家借称,自己去厨房里拿了两副干净的碗筷递给两个军嫂,热情的道:“我家做了野兔,嫂子们都别客气,尝尝味。”

    王玉仙给自己的儿子夹了一块看着大点的,自己也夹了一块大的,不住的点头:“好吃,又香又辣。”

    两个军嫂推辞不过,就夹了一块小的尝了。

    不过,大家都没夹第二块。

    倒是唐宝看见刘祥辣的直扒饭,给他倒了碗开水,可惜开水太烫了,进去里间抓了一把糖,剥了一颗塞到他的嘴里,温声道:“吃点甜的就不辣了!”

    又递给两个军嫂四颗,剩下的就全塞给刘祥了。

    “谢谢婶婶!”刘祥这调皮孩子乐滋滋的道了声谢,吸了吸鼻子,就欢快的跑出去了。

    王玉仙一边听唐宝和两个军嫂在聊天,眼睛却扫过地上的一篮子鸡蛋,还有桌子上有点鼓的信封,心里暗自羡慕的不行。

    顾行谨很快拿着称上来,唐宝让她们去厨房自己挑了野鸡和野兔,收了钱才送她们离开。

    杨医生有时候很有眼力见,见他们都放下碗筷,自己就赶紧收拾桌子,抢着去洗碗了。

    顾行谨给她倒了杯茶,一脸不开心的,用幽怨的眼神看着她:“你在外面受了委屈,为什么不和我说?”

    “我不是甩了她一巴掌吗?”唐宝对他眨了眨眼,俏皮的道:“你不觉得家里有只母老虎就好。”

    可惜有些事都是先入为主的,两人初遇的时候,她乐于助人的事迹就让他记忆深刻,他总担心自己的媳妇在外面受委屈:“不会,我知道你是最好的!”

    唐宝被他哄的眉开眼笑,嗔道:“反正这件事你别管,收拾人要自己动手才爽!”

    杨医生洗好碗出来,看见他们夫妻两人在一起有说有笑的,顿时觉得自己受到了打击。

    不对啊,自己也是有老婆的,只是这回自己调过来,怕这边太冷,而且她又有工作,她和女儿没有跟过来,现在看来,还是写信去问问她要不要过来。

    “我先走了,明儿早上来拿鸡蛋成吗?”他说完加了一句:“六十个鸡蛋,给我三十个就行。”

    唐宝应了一声,心想:自己也不能留一半,留个二十个也差不多了。

    顾行谨开门送他出去,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刺骨的寒风还夹带着雨丝,更是显得阴冷,他才关上门,外面又响起来了敲门声。

    开门看见外面的是拎着一个网兜,带着笑容的付建成,他自己干脆出门,反手关上房门,把他堵在门外,沉着脸,难掩怒气的盯着他道:“付团,我就和你说几句话心里话,管好你爱人,别让她来招惹我爱人!不然你也是知道的,我性子倔,在我这里,不是所有女人都不能打的!到时候出什么事,别怪我丑话没说在前头!”

    付建成听到他这不客气的话,心里自然也很不悦,可是现在自己想要保住老婆肚子里的孩子,还得先靠唐宝。

    虽然他也听到护士和小程和他说起过事情经过,可是他更愿意相信自己的老婆。

    不过,为了自己的老婆,他也是一点怒意也没显示出来,反倒是笑了笑:“我家的脾气不好,我已经好好的教育过她了,我来给弟妹陪个不是。”

    顾行谨这才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进去,招呼唐宝出来。

    唐宝从里面的房间端着搪瓷缸出来,看见付建成倒是一愣。

    刘佳月虽然人品有问题,可是却毫无疑问是个美人,个子高挑,眉眼动人,身段诱人,可是这付建成却其貌不扬,看着也只有一米七左右,五官倒是挺顺眼的,那丹凤眼格外灵动。

    而且,他很能说话,笑起来很有亲和力:“弟妹,真是对不住,多谢你不计前嫌的出手相助,我已经对她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看着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好话,唐宝觉得自己可能猜到刘佳月为什么能这么嚣张了,估摸着是被这个男人宠的。

    出什么事都有人善后,自然是无所畏惧了。

    唐宝在他说完后,把边上早就准备好的药包拿过来,淡淡的道:“三幅安胎药,早晚饭后喝,每一副药都用三大碗水煎成半碗,一共壹佰捌拾元。”

    “什么?你说多少?”哪怕是付建成早有准备,听到这价钱也怀疑自己的耳朵出现了什么问题,要不怎么会听到壹佰捌拾元呢?这都快赶上自己两个月的津贴了。

    唐宝就是要他怀疑人生,笑了笑:“壹佰捌拾元。”

    他勉强笑了笑:“可是,那个赵小姐的药不才伍拾元一副吗?听说还是百年好参,难不成这安胎药也用了很多人参什么的好药材吗?”

    “那能一样吗?她腰酸,腹痛,出血,要是不用特殊的药,孩子肯定保不住。”唐宝把药包随意的放在边上,很是轻描淡写的道:“你要是想便宜点的,一元一副的安胎药我也有,不过效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现在他的心里,什么都没自己的老婆孩子重要,而且在来这之前,他已经给家里打了电话,父母那边说会尽快请善于调养孕妇的中医西医都过来。

    ------题外话------

    亲们,书院的系统要升级,这几天都会两更,谢谢大家的陪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