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建成是个很精明的人,他心里转的飞快,觉得唐宝现在绝对是敲竹杠,那么自己现在买了这药,等明儿让他们懂的人看看,要是唐宝她以次充好,自己不仅能拿回钱,还能宣扬出去,让她别想在这待下去,自己的老婆出口气。

    想通了的付建成陪着笑脸付了钱,拿了药就快速离开。

    顾行谨看着乐滋滋数钱的老婆,心里也觉得她是趁机敲竹杠,他也听到付家的两个女儿嫁的极好,可是却没有和唐宝说,免得增加她的心理压力,反而开口道:“我老婆就是厉害,这拿着银针在人的身上戳戳,就能让人不流产;别说这安胎药了,就是那给人家扎针,收她个一百两百的,那也不是事。”

    虽然他说的拐弯抹角的,可是唐宝还是听懂了他的意思,这男人是怕自己的安胎药不值那个钱,要是他们嚷嚷出来,就让自己把行针保胎的事情拿出来说,把钱算在行针上面。

    她故作遗憾的咬拳头:“哎呀,你怎不早说?早知道我还应该往上加点钱啊!”

    顾行谨揉了揉自己的脑袋,想着自己怎么说才能让她觉得自己的真正意思。

    唐宝看他俊朗的五官纠结的模样,忍不住噗呲一声笑出来了:“你放心,我给她用的是最好的安胎药,上好的阿胶,寄生,川断,杜仲,人参那些也是品相最好的,还有一味野生的冬虫夏草更是有钱也难买的好东西。”

    “你个小坏蛋,敢故意逗我玩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收拾你?”顾行谨看着她狡黠的笑意,就明白她先前是故意逗自己的,凤眸幽幽的看着她,似乎在琢磨从哪下口比较好。

    唐宝笑得格外开心:“谁让你把我想的那么坏?”

    随即又自言自语的道:“其实我也没安好心,用便宜点的安胎药也行,可是我却用了最贵的。”

    她也没法子啊,自己现在给人看病,完全是空间作弊,看见病人的那一刻,她就能接收到空间反馈给自己的一连串的治疗方案,从最贵最好的到最便宜的药材都有。

    自己动手治疗了这个病人后,才能记住这个病例,下回空间就不会再提醒你了。

    当然,要是自己没动手治疗,以后空间也不会提醒你。

    反正就是一次性的,至于你自己能记住多少,那人家就不管了。

    唐宝还是担心自己的脑子记不住,都是记下来后收进空间仔细保存。

    顾行谨还以为她在心疼用掉的好药材,野生的冬虫夏草这边确实很少见到,心里再一次的觉得自己的老婆实在是太善良了。

    唐宝要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肯定会告诉他,自己是在小白的嘴里抢下了几根,现在空间里还种了一些,自己还存了几根不敢吃,因为这些是当初小白在大白的边上弄来的。

    一想到大白在那些冬虫夏草上游来游去,唐宝是真的没有吃的勇气。

    第二天早上,顾行谨听到越来越大的雨声,看着她那柔滑的如同杨柳的手臂搂着自己的胳膊睡得香甜的模样,也有了不好起床的念头。

    不过,那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伸手在她的唇边点了点,就看见睡得正香的唐宝不满的动动嘴,随即松开自己,翻身继续睡。

    顾行谨趁机悄悄的起床,梳洗后,就去厨房吃了几个还在锅里的热鸡蛋,带着点淡淡的中草药味,吃着味道还不错。

    他轻轻的开门出去,看着蹲在自家门口抽烟的杨医生,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低声道:“你来了怎么不敲门?进来吧,鸡蛋已经煮了一晚上了。”

    “也没几分钟,就十来分钟吧!”杨医生的声音也压得很低,他总不能告诉顾行谨,唐宝威胁自己,要是自己大早上的敢敲门打搅她,她绝对会用银针扎自己。

    可是他今儿的早饭还在人家的锅里,就怕自己错过顾行谨,能不早点来守株待兔吗?

    顾行谨拿了十五个出来,就让他连锅端走:“你赶紧端着走吧,我也要出门了。”

    “多留几个吧?”

    “别了,赶紧端回去趁热吃。”

    顾行谨和他出门后,自己轻轻的锁上了房门,见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动作,疑惑的问:“怎么了?”

    “没什么!”

    他只是心里有点感慨而已,自己好像从来没体贴的为老婆想过,夫妻间的相处,有时候就是从日常的小细节里看出来很多东西。

    唐宝七点多就醒来了,可是她听到外面的雨声,懒得起床,又在被窝里赖到了八点半,这才起床,撑着雨伞,拎着医药箱去了医院。

    她现在在医院里也算是名人了,不仅是因为那一手行云流水的针法,还因为两个病房里传出来的天价药费。

    对于她这行为,有人觉得她这是趁火打劫敲竹杠,也有人觉得人家这是有真本事,最起码医院里医生没办法,人家这才出手的。

    而且这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贵也有贵的道理。

    不管怎么样,看见唐宝还是都笑脸相迎。

    唐宝来到赵琪琪的病房里,赵琪琪看见她眼睛一亮,惊喜的道:“唐宝,那药吃了效果不错,你可真厉害,是不是我一直喝那药就能好了?”

    原来,他们看见唐宝开的药效果确实好,现在顾修安和赵美香的打算是,把那中药的成分和克数都整理出来,再研究一下药效,这方子就能变成他们的方子了。

    唐宝心想:这中药里的药材不仅大补,还有安神的作用,刚开始喝肯定有效果,等以后有了抗药性,你就不可能有这么好的效果,淡淡的道:“看情况,等你身子好些了再换药方。”

    又瞄了眼进来拎着开水壶进来,还对自己笑的赵美香,正色道:“还有,我们不熟,以后喊我唐医生和唐大夫都可以。”

    不管她们打的是什么主意,她都不会想让她们得逞。

    赵美香心里暗恨,却还是一副一副温和的笑了笑:“要开始扎针了是吗?炭盆已经准备好了。”

    上前帮着女儿按着唐宝的要求脱了上衣,换上了一件宽松的里衣后,赵美香就站在一边,看着唐宝稳稳的在女儿的手臂上,肚子上,还有头上扎针。

    不过,这手法不好学,她看了半天也觉得自己学不会,觉得自己还是专攻药材那一块会比较容易。

    不过,自己可以打电话喊两个听话的人来,打着照顾女儿的借口,看看能不能学会行针。

    唐宝在半个小时后,又把银针收好,拎着药箱出了病房,就看见顾行谨穿着一身军装,身子笔挺的和叶司令在说部队上的事情。

    叶司令看见唐宝点了点头,就带着两个警卫员一起离开了。

    顾行谨对唐宝露出了个笑容:“好了?我来接你回家。”

    “你今儿怎么有空?”唐宝把药箱递给他,就看见边上的病房门开着,付建华送两个医生出来,看见他们还很和气的笑了笑。

    顾行谨不能说自己担心老婆被欺负,笑着道:“我这两天休假,陪你去镇上或者市里逛逛好不好?”

    唐宝现在对出去逛一点兴趣也没有,看了看外面的天还在下雨,却还是低声道:“既然你休假,那我们就进山吧?”

    顾行谨满脸苦笑:“这下雨天进山,哪怕你穿着蓑衣,也肯定会弄湿裤脚的,我们改天进山成不成?”

    “不成!”唐宝一边撑着伞往前走,一边对他抛了个媚眼:“有些事,不就是要这种天气才能做的吗?”

    顾行谨真是败给她了,为了进山连美人计都使出来了,无奈的道:“行,进山,回去多收拾两身衣服带上,我去找点东西,到时候搭个帐篷。”

    唐宝伸手就从他的手里夺过医药箱,殷切的看着他道:“那你快去准备东西,我在家等你啊。”

    早上十点钟,顾行谨和唐宝各自撑着雨伞离开营地的大门。

    刚好遇见和顾行谨认识的军人在房间里值守,看见他们出去一愣:“顾连长,这么大的雨,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顾行谨只能胡诌:“陪我爱人去采几味药。”

    门卫室里的人看见他们夫妻都背着背篓离开,也都感叹不已:“我以前听我阿爷说,灵药都是有毒物守着的,有些灵药只能在凌晨采,有些灵药不能见太阳……估摸着他们这回要采的灵药一定要是大雨天吧?”

    “我也听说过,我老家那边还有人见过会跑的人参,真的,明明已经看见人参叶子了,可是他一兴奋,就忘记要用红线拴着人参,结果就被人参跑了。”

    “我还听说深山野林里会有……”

    顾行谨带她走了一段路,两人就换上了军用雨披再赶路。

    唐宝还取笑顾行谨真是太不会说谎了,完全不知道后面的人把他的话给当真了。

    顾行谨经常带队出来训练,自然是知道哪些地方隐秘点,哪儿有山泉水,带着唐宝走了半个多小时,两人才在一处山坳里停住脚步,唐宝看着一边的山泉和清澈的池塘水,兴奋的差点蹦起来:“这个地方好,老公你真是太棒了!”

    顾行谨让她把军用篷布什么的拿出来,自己很快就扎好了一个帐篷。

    等他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帐篷,唐宝却咬着唇看着他笑:“你真是太厉害了,速度很快,现在可以干活了,因为天晴了。”

    顾行谨一愣,抬头看着天上,就像是突然之间停了雨,亮堂了起来,让他忍不住抽了抽嘴角,抹了把脸,幽怨的看着唐宝。

    唐宝却忍不住笑弯了腰:“哈哈哈,不是我不喊你,是因为你扎好了营帐,天才晴了!”

    面对着耍着自己玩的老天,顾行谨还能说什么呢?

    他只能无奈的看着笑容灿烂的老婆:“那还不赶紧把东西给我弄出来修理!”

    虽然他早就有准备,可是看着地上突然之间多出来的野鹿,狍子什么的,还是觉得很震惊:“够了够了,五只就足够了,要不我今儿都弄不完。”

    他没告诉唐宝自己的黑历史,自己当年年纪小去当兵,去的就是炊事班呆了小半年,部队上的炊事班那是有啥吃啥。

    大家伙他修理过野猪,小家伙那是连耗子都不放过,因此这剥皮剁肉的活计还真的算是利索。

    唐宝早就在一边放了两个煤球炉,现在都在烧滚水,她看着顾行谨在这大冷天的忙的满头是汗,也有点心疼他:“剩下的我们就等到明年天气暖和了再来修理。”

    顾行谨闻言,心里觉得老婆还是很心疼自己的,而且等到明年暖和了,这起码还有四五个月,这就说明她没想离开自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