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闻言,心里觉得老婆还是很心疼自己的,而且等到明年暖和了,这起码还有四五个月,这就说明她没想离开自己回家。

    他这一想,还挺美的,觉得整个人都有用不完的劲。

    不知道唐宝此刻心里在琢磨:让他全都修理好了,自己回家就能给大伙改善伙食了。

    他一边忙活,一边问:“老婆,我怎么觉得你那不像是五鬼搬运法?倒像是传说中的袖里乾坤?”

    “我没和你说起过吗?”唐宝也很惊讶的看着他:“五鬼搬运的中间地就是一块死地啊!就像这些动物,死的时候是啥样的,现在还是啥样的!”

    顾行谨快要被她绕晕了,可是他确实是知道,当初唐宝搬空了赵家药房的时候,整个人就虚弱极了。

    还有她到离殇家乡,用石头砸死五毒后,也几乎脱力。

    这样一琢磨,他就担忧起来:“那你平时把这么多东西收在死地里,会不会对身体有碍?”

    唐宝看着他熟练的剥皮,开肠破肚,觉得自己现在说谎有点压力,就显得格外的乖巧听话:“没什么大碍。”

    “我以前也听说书的说过袖里乾坤,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有神仙一般的人袖中能收纳天地之阴阳万物,我觉得你这也很神奇了。”

    顾行谨把一只狍子修理干净,再放到大砧板上剁开,看着唐宝很熟练的收进空间,这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她开口:“你准备的东西还挺齐全的啊!”

    “一般一般,都是我爸妈给我准备的!”唐宝一脸谦虚:“我那个时候去西北,身上恰好带了点防身的迷魂药,本来是想试试药效的,可没想到药效这么好,嘿嘿,纯粹是运气好。”

    顾行谨还能说啥?

    只能说她运气好,又一用力,拎起一只野鹿准备动手。

    唐宝赶紧拿着匕首和几个搪瓷盆过来:“等等,你给我收点鹿血和鹿角,还有鹿○鞭!这儿下刀……”

    顾行谨一边按着她说的做,一边黑着俊脸,一脸郁闷的道:“老婆,我还年轻,用不到这些东西。”

    唐宝白了他一眼:“你可想的真美,我已经嫌弃你够折腾了,这是孝敬我爸的,要是有人需要,那也能卖个好价钱!”

    ‘折腾’这两个字,他觉得这是老婆夸自己的,心里还真的挺美的。

    等到顾行谨把这野鹿修理好,已经闻到了肉香味,唐宝很殷勤的道:“赶紧的,我们先吃午饭,今儿就当是春游的大餐了。”

    帐篷里的小桌子上已经放了一张小桌子和两只小板凳,桌子上有热气腾腾的水煮鱼,红烧猪脚,清炒虾仁和海带汤,还有两大碗饭。

    顾行谨吃饱喝足,忍不住感叹:“老婆,要是我们避世隐居,那也像是书里写的神仙眷属了。”

    唐宝递给他一杯热茶,被他这话逗笑了:“那我们一大家子也挺热闹的!”

    顾行谨觉得有时候老婆缺根烂漫的筋,这个时候提起弟弟妹妹和岳父岳母,实在是太煞风景了。

    他慢慢的喝了几口茶,好奇的问:“你对中医这么精通,是不是也是因为身上的秘密?”

    唐宝没想到他还能联想到这些,心里很庆幸他是自己的男人,不是自己的敌人,要不自己现在早就被他给卖了。

    她也没否认:“是啊,有这变化应该是在我把那些西药捐献出去以后的事情!

    我那个时候,自己都不敢置信,给人切脉后,脑子里就能浮现医治好他的方法和药方。

    而且,等我医治过后,这次治疗方案和经过就会留在我的脑子里,留在我的记忆里变成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不过,我的第六感总觉的这神奇的事会有一定的时机,等到时间到了,我切脉的时候,脑子里就不可能能浮现医治的方法和药方了!

    所以,我现在都是把经手的病人治疗方案都记下来……”

    顾行谨没有怀疑自己老婆的话,他也在揣测:“这或许就是因为你做了大善事,老天给你的奖励!”

    不过,他心里总是担心她有这神奇的手段,会对她造成还没发现的伤害,趁着现在四处无人,又问了一些问题:“上回你收药后,身子不舒服……”

    两人又聊了一会。

    唐宝觉得自己和他聊天,聊得马甲都掉的差不多了,赶紧转移话题:“啊,都已经一点多了,赶紧的去干活!”

    等到下午六点多,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们才撑着雨伞在细雨里回到家。

    “你们怎么才回来啊!”蹲在门口啃瓜子的周玉珍看见他们就赶紧起来,可能是蹲的时间太久脚麻了,身子一晃,整个人就单膝跪在了他们的面前。

    她干脆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腿,嘟着嘴嘶嘶有声:“哎呦,疼死我了!”

    其实顾行谨要是愿意,完全是能把人扶住的。

    可是他不愿意啊,这女人对于他来说,完全是陌生人。

    部队里对男女关系还是管理的比较严的,他可不想被这女人沾上。

    因此,站在一边拧着眉冷眼旁观。

    不是他不想进门,而是门口被她挡住了。

    唐宝差点笑出声来,却还是忍住,上前扶起她问:“你有事吗?”

    周玉珍探头瞧了瞧走廊上没人,却还是对她伸出手,一副搞情报的模样,小心翼翼的道:“当然是有要紧事,不能在外面说。”

    唐宝伸手扶起她,顾行谨就赶紧打开门进去。

    周玉珍倒是吸了吸鼻子,一脸疑惑的自言自语:“怎么回事?我怎么就闻到了血腥味?”

    唐宝没想到她的鼻子这么灵敏,打了个哈哈:“我们进山采药,顺便打了两只野兔。”

    说完,把自己背篓里的野兔给她看,自己再去厨房把煤球炉什么的拿出来,这才拿着一叠奶糖出去问她:“周小姐,你想和我说什么事来着?”

    “嫂子你太客气了,喊我玉珍就好!”周玉珍把她的疏离当成客气,从兜里拿出一份信给她,神秘兮兮的道:“今儿中午我阿爸的脸色就不对,和阿妈说了一会话后,阿妈就开始写信让我送来,我都来了三回了,你们才回来!”

    唐宝对她客气的笑了笑,自己去厨房把信交给顾行谨,这才出来准备把人送走:“今儿真是辛苦你了,谢谢啊!”

    “谢啥谢,我们这不是一家子吗?”周玉珍嘴里含着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膝盖,眼睛还滴溜溜的往厨房看:“他在里面做什么?”

    “烧水,准备冲个澡。”

    周玉珍一脸遗憾:“这样啊,那我就先走了,你们要是有事就上门找我啊,我就算帮不上什么忙,也能替你们传个话是不是?”

    唐宝真没想到她还这么热情,弄得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正准备着给她装袋糖回去的时候,就听到这货一边用怪异的姿势慢慢的玩外走,嘴里还嘀咕着:“出来好歹能透透气,在外面跑腿也比在家里被逼着织毛线好!”

    好吧,是自己想多了,一袋糖也因为这句话打了水漂了。

    唐宝关上门的时候,顾行谨就从厨房里出来,把信递给她看,皱眉道:“说是他无意间听到付建成在打电话,说是那边请了中医和西医,这……”

    唐宝接过信看完,见他担忧的看着自己,不由一笑:“傻瓜,别人说我是庸医,我又不会生气,不招惹我没事,要是欺负到我头上,我才不管他们是什么人呢?”

    说完,上前搂着他的胳膊撒娇:“不过,要是因为我得罪了人,因此让你穿小鞋,你可别怪我给你惹是生非啊?”

    ------题外话------

    抱歉,今儿系统升级,还有一更在晚上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