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和唐宝来到这边的部队已经快一个半月了,这还是顾行谨第一回休息,唐宝自然是化身为缠人的小妖精,继续缠着他进山。

    “外面已经下雪粒子了!我没今儿不出门行不行?”顾行谨更愿意和老婆在温暖的床上度过这难得的假期。

    明明她昨儿晚上都已经搂着自己哭哭唧唧的说‘不要了,累死了’,可是现在他才明白自己被骗了,瞧她这精神抖擞的小模样,真是让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她给……

    唐宝很警惕的发现他的眼神不对,捏着拳头警告他:“你可别乱来啊,要不我就喊救命!”

    顾行谨想了想那场面,觉得自己扛不住,拿起床头凳子上的手表看了看,一脸无奈:“现在才六点多,要这么早吗?”

    “早去早回啊!”唐宝看着他,振振有词的道:“今儿我们就去外面烧好一些昨儿弄出来的肉,要不我们家天天冒着肉味,别人肯定觉得不够艰苦朴素,觉得我们家有啥问题。”

    她说完,第一回不留恋温暖的床,快速的穿衣服起床。

    顾行谨还不能说她没道理,只能跟着起床,夫妻俩梳洗好,吃了昨儿杨医生留下的鸡蛋,就又都背着背篓离开了。

    唐宝在这住了一个多月,自然是已经和楼上楼下的邻居们都熟悉起来了。

    现在天气冷,寒风刺骨的,家家户户都关着门。

    只有小孩子不怕冷,凑在外面的走廊上跳格子,看见他们夫妻,都是争先恐后的喊‘叔叔婶婶’。

    还有军嫂们都在下雪前摘菜,或者是给地里的菜盖上枯草,听到孩子们的欢快的声音都抬头,看见是唐宝他们都笑着开口:“唐宝,要不要大白菜?”

    “嫂子,我家昨儿挖了番薯,等下给你们送几块吧?”

    唐宝笑着推辞,还不忘道谢。

    刘小花也笑容满面的道:“我这你家的菜地里拔几个萝卜,等下弄成萝卜丝,你们回来的时候来拿点回去包着吃。”

    唐宝一听也嘴馋了,笑着应下,和大家说了几句,就说自己要去采药先走了。

    又来到昨儿的地方,天上细雨夹带着雪粒子,顾行谨熟门熟路的搭好帐篷,唐宝就把油盐姜醋什么的都拿出来,自然生姜,大蒜,辣椒,茴香,香叶什么的也早有准备。

    腌肉,焯水,红烧,白切,顾行谨手脚麻利极了。

    唐宝就坐在边上抱着装着热水的玻璃瓶,也就是废弃的点滴瓶,看着他颠勺的姿势发呆。

    觉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认真的男人做什么都好看。

    倒不是她不帮着干点活,而是他不让她碰,怕她细皮嫩肉的冻着手就不好了。

    因此,尽管她有一颗想为他帮忙的心,心意被他领了,自己现在还能吃着奶糖,抱着热水瓶享受,感觉真是太美了。

    狍子肉可称之为瘦肉之王,完全没有肥膘,并且营养丰富,口感鲜嫩可口,特别是这些不是人工养殖的,野生的还能健脾暖胃、强心润肺补肾壮阳。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刀工退步了,他从五岁起就开始被爷爷带着去酒店的后厨跟着师傅们学手艺,偏偏他还有天赋,在十五岁的那一年也就有小成就。

    不过,那个时候起他年少轻狂,觉得男人烧菜说出去没面子,就开始跟着爷爷开始看账本,跟着一起去外面看外面各种干货买卖什么的。

    中饭自然是顾行谨掌厨,他把一盘狍子肉切的薄薄的红烧了,又切了一盘焖鹿肉,味道鲜美极了。

    顾行谨看着她拿出空碗,还有两根香蕉和半个西瓜,疑惑的问:“中午我们不吃饭了吗?现在吃西瓜太冷了吧?”

    “没有饭了!”唐宝对他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都没注意,不仅是饭没了,就连包子馒头什么的也吃完了,就只剩下几个粽子。”

    不过粽子是糯米的,吃了太填肚子,就会吃不下肉了。

    倒不是她懒,而是觉得食物在空间里放几个月没关系,可是这放个一年两年的就不好了,因此这段时间几乎都是只吃里面的,很少往里面放。

    顾行谨听了她的话后也好笑:“不错,你说的对,里面的都先吃完。”

    野味本身就好吃,再加上顾行谨的手艺很不错,两大盘肉吃完了,两人也都吃撑着了。

    顾行谨好奇的问她:“我先前听你说起苏家在解~放前是道家,听说外祖是给人看阴阳风水,也会给人看病,是不是苏家祖上就是传说中的世家?”

    唐宝一点也不谦虚:“那必须的啊,要不我怎么能这么厉害?”

    好奇的看着他问:“不对啊,你现在为什么对我家里的事这么上心呢?”

    他轻轻的咳了一声:“我这不是怕你是修炼成精的妖精吗?问清楚点,以后就算你跑了,也能知道该去那找你是不是?”

    唐宝对他做了个鬼脸:“那你还不去烧菜?小心我饿了就把你给吃了。”

    其实两人的心里都清楚,他们之间是一步步走到现在,唐宝这才卸去防备,把自己的秘密慢慢的告诉他。

    就这一天时间,顾行谨就是忙着煎煮焖炸,最后看着雪花飘的越来越大,两人才早点回家。

    不过,也不算早了,回到家里已经是快五点了。

    顾行谨洗了个澡,就打算去营区转悠一圈,看看情况就可以早点回来抱着老婆睡觉。

    唐宝先把面粉揉好,就带着一只风干的野鸡去了楼下刘小花家。

    “这多少钱?”刘小花接过野鸡就掏钱:“都说你家的野味香,我原本就想去买一只,可是这几天看你早出晚归的,也不好意思去打搅你。”

    唐宝把她递钱来的手推回去,瞪着眼睛道:“你这样就和我生分了啊,我给秀春秀萍吃的,你别和我客气,要不我都不好意思摘你家的菜了。”

    她承认,她不是个勤劳的人,对于种菜这事,还真没什么兴趣。

    以前家里有唐明远在,育苗,施肥,除草,翻地那些都是他的活,她们母女最多就是去地里摘菜。

    现在到这边来后,蔬菜大都是吃刘小花家的,她比较勤快,来的时候还在外面开辟了两亩多地,因为这边的土地肥不足,就全都种了土豆,冬瓜这些。

    除了顾行谨去外面买点荤菜,这蔬菜大都是他们家送的。

    这个时代的很多人都是性子比较实诚的,刘小花听她这样说都急了:“你都让我怀孕了,这可是天大的恩情,吃点菜咋了?”

    唐宝见边上没有孩子在,这才促狭的笑:“嫂子,亏赵大哥不在家,要不听到这话,说不准误会我是男扮女装呢?要不怎么能让你怀上孩子?”

    说完,自己又忍不住笑。

    刘小花一开始还茫然的看着她,不明白她这是在笑什么.

    等到回过神,这脸都红了,伸手去拍她的肩膀:“你个促狭的!”

    唐宝坐在椅子上问:“今儿怎么就你一个人在家?秀春她们呢?”

    “安邦带着她们姐妹去外面逛一圈,说是这边要来老师了。”刘小花给她端来一盘炸果子,就是面团外面沾了芝麻油炸,很香也很酥脆。

    现在大孩子都是去镇上读书,可是七岁以下的小孩子都在家里,现在这边慢慢上了正轨,就准备调几个老师过来。

    唐宝一边吃着炸果子一边点头附和:“这倒是好事!”

    “对了,现在天冷了,家里没什么活了,这来探亲的军嫂就多起来了,过几天请客的也肯定多了。”刘小花知道她的性子,不是爱走动的,就把一些事情和她说。

    不管怎么样,她现在是顾行谨的老婆,有些交际应酬是不能缺的,唐宝听了直点头,问清楚大家都送点什么,免得人家送蔬菜,自己却拎着肉上门,那倒是大家都尴尬。

    刘小花笑着道:“我正想嘱咐你呢,啥都不用送,这来请的都是十来家互相走动的,像我们去你家吃的时候,不就是啥都没拿吗?”

    “这样也挺好的!”

    唐宝在她家呆了一会,就端着大半脸盆她给自己削好的雪白的萝卜丝上楼了。

    她才回家没多久,门就被敲响了,她打开门一看,见外面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长得挺好看的,白白净净的,五官长得十分精致,又不是小姑娘的那种精致,眉眼带着几分英气,特别是那桃花眼,格外的亮晶晶的有神极了。

    “嫂子,等下有人会来找你去调查情况,你一定要一口咬定那钱是扎针的诊费。”小男孩一脸焦急的看着她:“等下让大哥陪你去,你可千万不要被他们唬住了。”

    唐宝微微一笑:“好的,我不急,谢谢你来告诉我,要进来坐一会吗?”

    就看他的模样,唐宝心里已经知道这孩子是谁了。

    小男孩似乎愣了一下,却还是快速的转身离开:“不用了,我先走了。”

    外面的大雪越下越大,反倒是显得夜色不那么黑了,唐宝站在走廊上,看着小男孩跑着离开一会,就有两个军人大步过来了。

    他们看见唐宝就站在门口,神色自若的看着他们,倒是很和气的开口:“唐医生,麻烦你去一下医院。”

    “好啊!”唐宝很自然的应了一声,随手关上了房门,自己就率先下楼。

    唐宝这回跟着他们来到了医院的办公室,还没进门就听到杨医生扯着喉咙在那义愤难填嚷嚷:“……那是他们自己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没人逼着他们掏钱,现在嫌弃医药费贵了,怎么当时不嫌弃呢?”

    随即,就是一个女人不悦的声音响起来:“这安胎药忒霸道了,根本用伍元钱能解决的,她却开了壹佰捌拾元的药钱,难道不是敲竹竿吗?我们中医讲究的就是一个仁心!”

    军人率先进去敬礼:“报告司令,唐医生来了。”

    唐宝进去看见里面坐了十来个人,自己认识的也就叶司令还有顾修安夫妇,付建成,还有周红强也在,另外的就是刘医生杨医生,剩下的几个人自己就不认识了。

    不过,她的眼神落在一个穿着黑色呢大衣的老人身上,倒是眨了眨眼,这个人好面熟啊?

    虽然看着已经是六十左右的老人,可是坐在那,却依然是气势十足,眼神里带着睿智通透。

    她就是觉得这男人很像自己在苏老娘书籍里留下的一副小像。

    他边上的一位老太太穿着暗红色的旗袍,此时看见唐宝年轻的模样,皱眉道:“你就是开药方的那个中医,你家大人没教过你仁心仁术吗?”

    “要是没教过,我又怎么可能以德报怨的出手救人呢?”唐宝说完,一脸郁闷的叹了口气:“没成想我现在倒像演绎了书里的农夫与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