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错,去通知唐宝的小男孩就是周海波。

    他们几个半大的孩子在医院里玩拔河比赛,看见一大群人走过来,自家爸爸神色格外严肃的,看见自己的时候还对自己悄悄的眨了眨眼,却又当成没看见自己的模样大步的走进去,就赶紧跟上去。

    虽然门口的警卫员不让他进去,可是也没有把他赶走,门还大开着,周红强看见儿子在外面,就找了个借口走出来,虎着脸骂他不好好学习,拎着他的胳膊却趁机低声的嘱咐了他几句。

    他这才一溜烟的去通知唐宝。

    可是他也觉得唐宝好像有点不大靠谱,特别是自己出来的时候,看见两个军人进去,还留了个心眼,躲在外面看着他们把唐宝带走了。

    他想了想,就转身跑去前面的营区找人。

    家属楼和营区不远,跑了十几分钟也就到了,可是门口却有军人站岗,为的就是不让这边的人过去乱走动,毕竟里面是军事重地。

    不过,周红强是司务长,军职虽然不高,可是却管着一军区一万多人的吃喝住行穿什么的,大家这两个月去家属楼找他的时候,有时也能看见司务长带着儿子散步什么的,倒是很多人都认识周海波。

    周海波看着拦着自己的战士,眼也不眨的撒谎:“叔叔,我爸让我来喊顾连长去开。”

    四个站岗的战士里其中一个认识周海波,见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脸上一片焦急的样子,还真没怀疑他这是在撒谎,可是却也为难的告诉他:“我们也不确定顾连长在哪里,现在没接到命令也不能用广播喊,你只能去办公区碰碰运气。”

    “好的,谢谢叔叔。”

    周海波运气不错,去找顾行谨的时候,顾行谨已经去自己连队里转悠了一圈,正在办公室回一些老战友的信件。

    现在部队里虽然也不能免除一些勾心斗角的事情,可是大都时候气氛还是很团结,特别是有那出生入死的战友之间,更是如同亲兄弟。

    不过,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有些人因为调动不在一起,也还是保持通信联系。

    顾行谨也有这样十几位好友,不会因为距离而影响男人之间的友谊。

    他今儿收到的信件里,却是王志强打听医院和偏方的,自己的大闺女因为小时候经常饿肚子,现在有严重的胃病,疼起来的时候都是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看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好转,这才病急乱投医,给几个好兄弟写信。

    顾行谨觉得自己可以问问唐宝有没有法子,拿着信准备回家的时候,就看见个小孩子冲进来,看见自己就眼神一亮。

    两人虽然没正式见面,可是彼此都算是知道对方的。

    周海波心里还是有点敬佩他的,可是看见他的时候,那声‘大哥’就喊不出来了,不像是看见唐宝的时候,‘嫂子’是很自然是喊出口的。

    他恨干脆的开口:“大约在半个小时前,嫂子让人给带去医院问话了,好像是因为……”

    顾行谨都没听他说完,拔腿就往外跑。

    周海波:“……”嫂子听到消息太平稳,便宜大哥听到消息太急躁。

    算了,现在自己总算是完成任务了,可以回家了。

    他走出来,看着越下越大的雪,想了想还是往医院跑去,小男子汉心里别扭的想:自己才不是担心他们呢,自己就是去接爸爸的。

    ……

    孟恋蝶听到唐宝顶撞自己,脸色一变,脸色也就不好看了。

    可是她自恃身份,不愿和一个小辈闹起来,虽然她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貌美,还不能算是长辈。

    带着几分委屈隐忍的眼神就看向了自己的男人。

    可是,却看见自己的男人眼神有点怔忡的看着那姑娘,心里瞬间就不满了,再度看向唐宝的眼神就带着几分凌厉阴狠。

    这仔细一打量,才发现这敲竹杠的姑娘长得还不错,肌肤白里透红,额头饱满,鼻梁俏挺,蛾眉弯弯,菱唇小小,杏眼清澈灵动极了,看着很有灵气,确实有几分赏心悦目。

    最主要的,怕还是这姑娘那一身镇定自若的气势了。

    哪怕面对着司令,还有他们这些人的眼神,还能谈笑自若,波澜不惊,确实有几分像那个女人。

    这发现就让她更不满意了,冷哼一声,带着怒意的道:“你还敢狡辩,我给她把过脉,完全就是伍元钱能解决的安胎药,你却狮子大开口,完全没有医德,有违医者仁心;

    而且你们两人相撞,你本来就有责任……其操术不可不工,其处心不可不慈,其读书明理,不至于豁然大悟不止……”

    唐宝听到她用教训自己的语气说着长篇大论,毫不客气的打断她的话,抬着下巴,一脸傲娇的道:“这位老太太,你这顺手摘桃子的事也做得太熟练了吧?

    那孕妇当时她不仅仅是有腹痛滑胎的症状,都已经出血了;要是不用特殊的药,孩子肯定保不住;而且我当时就说了,他要是想便宜点的药,一元一副的安胎药我也有,不过效果我就不敢保证了!”

    随即眼神就落到付建成身上:“我当时就是这么说的吧?你自己要用好药,我可没有强买强卖。”

    付建成一脸为难的脸色:“你都说了便宜的不敢保证价格,我这能不买贵的吗?而且当时你连中药都准备好了,这,我这能怎么办?”

    唐宝心里反思自己的行为:那举动,好像是显得自己爱钱了点!不过早知如此,自己就干脆再多加几味好药材,再让药钱翻个倍才好。

    不过,她现在也不担心,一是自己钱还没寄出去,再者是自己有底气。

    她轻轻一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叠拾元的大钞,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不在意的道:“既然嫌贵,那我也不是强买强卖的人,把三幅安胎药还给我,这钱你就能拿回去了。”

    付建成没想到还能这样操作,赶紧看向那女人,低声道:“孟姨,您看这?”

    孟恋蝶的眼神落到药材上,这药方确实是不错,可是付家这次来,就是想自己给儿媳妇出口气的。

    她原本以为自己这边人多势众,自己就算是用气势就能吓得小姑娘乖乖认错,可是没成想这女人虽然年轻,可是却一点也不好糊弄。

    这些药材确实担得起那价钱,一般人家可能拿不出这么好的东西,可是他们家却也不是没有。

    而且这样一来,自己就能完全摸透这个方子了,倒也是意外的收获。

    她凝眉点头:“那也行,另外两副药我很快就寄来。”

    “那可不行!”唐宝冷笑:“我现在就要,你们可要知道,我给她用的是最好的安胎药,上好的阿胶,人参就不必说了,还有一味野生的冬虫夏草更是有钱也难买的好东西,你们用不起,我可还等着给别人用呢!”

    一边坐在的美貌女子忍不住了,起身怒道:“你这不是强人所难吗?这么多好药材,我们总要让人寄过来吧?这也得要时间吧?”

    唐宝一脸看傻子的模样:“哦,原来你们也知道强人所难啊?”

    随即俏脸一板,杏眼一瞪,颇有气势的道:“既然知道是好药材,当初又是愿打愿挨的,在这瞎比比的嚷嚷什么!”

    朱修廷看着她这气势逼人的模样,反而猛地起身,一脸热切的看着她:“姑娘,你,你的母亲是谁?”

    “我母亲是谁关你什么事!”

    唐宝把桌子上的钱拿起来,在他们的面前晃了晃:“医德这东西你有没有我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你这勾搭已婚男人的女人还真的是缺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