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

    唐宝这话一出,孟恋蝶再也忍不住,随手拿起桌子上的白瓷杯盖就对准唐宝用力砸过去,怒喝:“放肆!”

    杨医生一直在唐宝的身边,见状赶紧想过来挡到唐宝面前:“小心!”

    唐宝没成想这女人会失态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动手,而且看着准确度和力度,看着好像还很有两下子,自己还真有避不开的感觉。

    外面冲进来的顾行谨见状,想也不想的拉住唐宝一用力,就把她护在自己的身后,随即抬脚就把这杯盖踢到了一边啪的就摔成了好几块。

    他浑身带着煞气,凤眼凌厉的盯着他们几个陌生人:“是谁动的手!”

    哪怕他的声音并不高,可是语气里却带着不容忽视的血腥威势。

    孟恋蝶自认自己现在家大业大,见过的人不知道多少,可是面对这眼神,都有一刹那的心虚。

    朱玉怡在看见顾行谨身材高大、神色冷峻,出手利索的那一刹那,只觉得心里一动,这男人,这动作,真的好帅气!

    不知怎么的,她就是不想让他误会自己妈妈是不讲理的人,赶紧辩解:“是她胡言乱语的污蔑人在先。”

    唐宝从顾行谨的身后出来,笑盈盈的道:“这是恼羞成怒了是不是?还是敢做不敢认?”

    她其实在那个男人热切的眼神中,才觉得自己没有认错人,而且他开口就问自己母亲是谁的时候,就已经确定了他的身份。

    这位就是自己的便宜爷爷或者应该说是便宜外公,也是苏素的亲爸。

    唐宝可不愿顾忌他们的脸面,毫不留情的道:“难不成我说错了吗?朱修延先生当初有老婆有女儿,和遇到了医药世家的貌美女子,一来二去的,就勾搭在一起,还想左拥右抱的享齐人之福的渣男吗?”

    朱修延没成想唐宝说话这么不客气,脸色瞬间红了青,青了白,张了张嘴,皱着眉头道:“唐宝,我是你爷爷!”

    唐宝并不意外自己被认出来,因为自己和苏素有六七分像,可是听说和苏老娘却有七八分像。

    而且自家爸妈因为止血药的事,现在也算是医药界的名人,自己也瞒不过去,可是也不想认这个便宜爷爷。

    叶司令他们先前觉得唐宝这小姑娘说话太毒,没成想他们之间还有这等关系,就觉得唐宝这态度有点不孝了。

    唐宝微微一笑,杏眼里像是汲了一汪春水,眼波流转之间,有一股说不出的神韵流转:“你也别忘记,你是上门女婿,在你背叛我奶奶,离开苏家的那一刻起,就已经不是我我们苏家人了!”

    她这是模仿么苏奶奶画像里的神韵,都说男人是大猪蹄子,大他两岁的苏奶奶让他感受到自己处处被人照顾,就迷恋那小他十岁的女人事事依恋他。

    典型的有了红玫瑰,还想要白玫瑰。

    顾行谨在一边对他们这乱七八糟的关系没兴趣,不过,他很不乐意自己老婆对别人露出这么妩媚诱人的眼神,低咳了一声,想引起唐宝的注意力。

    唐宝还真的看了他一眼,一点也没有心有灵犀,反而嗔了他一眼:“你给我小心点,要是胆敢有什么花花肠子,老娘弄死你!”

    顾行谨反而扯着嘴角笑了笑,看着她的凤眼闪亮的如同黑曜石般耀眼璀璨:“我顾行谨这辈子忠于华国,忠于党,也忠于我的妻子。”

    这么严肃的场合,年轻的姑娘自称老娘已经够让人无语了,偏偏顾行谨还一般一眼的把自己的老婆放到和国家一样重要的位置上。

    这秀恩爱也不是这样秀的吧?

    叶司令觉得自己就不应该来这一趟,清官难断家务事,自己说什么都不对,那就干脆沉默着吧。

    叶司令都不说话,余下的人自然不会开口,干脆坐姿笔挺的眼观鼻,鼻观心,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心里默默的期待他们多说点。

    谁说男人不八卦,他们只是不好意思八卦罢了。

    唐宝听到顾行谨的话,还是很满意的,把钱收到兜里,才看着叶司令道:“司令,我们可以回去了没?”

    叶司令只能严肃的总结了一下:“付团长,关于你爱人和唐医生之间的事,不算是强买强卖,到止为止,以后不许再提此事,大家散了吧。”

    说完,自己率先离开,心想:你们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这场合也不适合打招呼,自己留下倒像是看笑话的了。

    付建成看着大家都跟着离开了,自己看着孟女士冰冷的脸色,也是在心里暗叹倒霉,谁知道这世界这么小,又能这么巧的遇上呢?

    只能自己给她递台阶下,陪着笑脸道:“姨夫,姨你们一路辛苦了,我陪你们去休息吧?”

    “不用,”孟恋蝶看见唐宝和顾行谨转身离开,再也压抑不住怒火:“你们给我站住,我警告你们,要是你们敢在外面胡说八道,我……”

    人要脸,树要皮。

    他们孟家以中药起家,可是后来更侧重西药的发展,从给小孩子吃的宝塔糖,到现在的洛普卡茵,退烧药,更是供不应求,要不是付母先前帮了孟恋蝶一个大忙,孟恋蝶也不会亲自走这一遭。

    现在他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自己的女儿又准备和宋首长的儿子订婚,这当头自然是不能传什么不好的流言蜚语到宋家,影响到女儿的婚事。

    所以,孟恋蝶才严厉的警告唐宝,至于另外的人,有叶司令那句‘不许再提此事’,应该就是不敢说什么的了。

    唐宝最很别人威胁自己了,转过身就讥诮的看着她:“我这人有点不多,不过诚实算一个,从来不愿说谎,你今儿凭什么冤枉我胡说八道?”

    孟恋蝶心想:就算是我和你爷爷勾搭在先,现在你奶奶早就死了,也算是死无对证,自己凭什么承认两人之间先有暧昧。

    因此,理直气壮的道:“修延只是受不了你奶奶神神叨叨的这才离开,我们才在一起的,你不能因为你奶奶心怀怨恨时说的胡言乱语,就信以为真,不敬长辈……”

    唐宝打断她的话:“别以为天下只有你们才是聪明人,奶奶留下的笔记上早就写明白了,她当初看见回家的男人就觉得他的面相不对。

    算了一卦,才知道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不算,外面的女人肚子里还多了个人,很干脆的给他喝下绝子的药,也算是成全了他当初成亲时发下的誓言。

    这辈子要是敢对不起夫人,就断子绝孙!”

    朱玉怡是被娇宠着长大的,一直觉得自己父母恩爱,知道真相的她,一脸的不敢置信的上前拉着自家妈妈的手臂:“妈,她是骗我的是不是?”

    孟恋蝶原本美艳的脸色,现在涨的通红,她很想拒绝,可是人家说的是事实。

    她也没想到苏红豆那么狠,竟然给他下药,要不是自己和他暗度陈仓有了女儿,这辈子两人怕是真的断子绝孙了。

    可是她心里其实也是害怕的,苏老娘的确实有几分手段,‘断子’已经应验了,现在就怕‘绝孙’。

    朱玉怡自小就不好养,吃饭差点噎死,喝茶也能差点呛死,走路也能不小心被瓦片砸到……他们当时就请了不少能人异士给女儿化灾解难,后来果然顺当了些。

    说真的,先前那些年,她都想让人去杀了苏素他们一家子,等听到消息他们落魄了,女儿还是个傻子,她才想让他们活着受罪。

    当然,也怕被自己男人知道是自己动的手,两人之间为此事闹僵就不好了。

    她本来也嫁了人,可是后来遇见朱修延,却是一颗心扑在他的身上,闹死闹活的合离,气的当初的男人喝多了酒,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很不光彩的死去,倒是不妨碍她勾搭上了朱修延。

    朱修延虽然很享受年轻新寡女人对自己爱慕的心,可是却没想到离开自己的家,没成想还是被自己的夫人看破,随即毫不留情的把他赶出家门。

    偏偏这个时候,孟恋蝶又万里追夫说她有了自己的骨肉,让想要个儿子的他也就妥协了,而且孟恋蝶的两个弟弟相继出事后,她这个女儿就成了孟家的继承人……

    当然,朱玉怡的婚事也是千挑万选的,暗地里看相合八字……而且自家和宋首长家说好,女儿生的第二个孩子,无论是男女,都过继到朱家,现在最怕的是女儿出事,还担心自己女儿嫁人后生孩子的事。

    朱修延满脸苦涩的叹息一声:“你,你这脾气倒是和你奶奶一个性子,女孩子家还是要温柔一点,不要得理不饶人。”

    顾行谨毫不犹豫的接口:“不,我觉得我爱人这样很好。”

    说罢,拉着唐宝转身就大步离开。

    来到门外,看见杨医生和刘医生都还在,还有皱着眉抽烟的付建华,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就拉着老婆大步离开了。

    现在的人感情内敛,虽然现在已经不禁止大家有正当关系的男女手拉手了,可是除了新潮的男女在公园有这举动,别的地方还是很难看见的,他们此刻还真是愣了愣。

    ……

    外面的风大,吹得落下的雪花更是胡乱飞舞,顾行谨来的急,也没撑雨伞,看着对着自己偷笑的姑娘松开手,低声道:“跟在我后面。”

    唐宝反而顺势搂着他的手臂,笑容温暖又明亮:“不要,我就要和你这样走,赶紧走了,别磨磨蹭蹭的。”

    要是在房间里老婆这样黏着自己,顾行谨肯定是很乐意,可是这还在医院外面,她这样大胆,要是被人看见就不好了。

    他舍不得拉开她的手,不敢多留,只能闷头玩外走,希望能快点回到家,免得冻着自己的老婆。

    唐宝逗他:“顾行谨,你别走得这么快,看着雪花多美啊?”

    顾行谨还真没觉得雪哪里美了:“别闹,小心着凉,你喜欢看雪,明儿白天在家隔着玻璃看。”

    “唉,你说这雪花落在我们头上,我们是不是提早白头偕老了?”唐宝恨不得黏在他的身上,还故意捏了捏他的手臂:“这简直就是走着走着就白了头,我们感受一下这种浪漫的事情好不好?”

    顾行谨用没被她搂着的手替她扫落头上的雪花,无奈的道:“乖啊,别闹了,要是着凉就不好了,你心情不好,也不要这样惩罚自己好不好?”

    虽然自己媳妇说的很好听,可是这雪落在头上化了就变成了水,这要是弄湿了头,着凉头疼怎么办?

    都怪他们让自己老婆的心情不好,才让她说傻话。

    好吧,他少根筋,自己脑抽了,才觉得他会夸自己。

    其实,她就是觉得刚才自己男人做的很霸气,这才忍不住想和他玩点浪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