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怡醒来的时候总感觉到哪儿不对劲。

    可是她又说不出是哪儿不对,觉得自己可能是昨儿睡的太晚缘故,起床穿好衣服,想到自己昨儿看见唐宝手上戴着的手表好像还有点别致。

    不过,她穿着棉袄棉裤很土,自己一定要穿的美美的,把她压得死死的。

    她对穿着打扮很讲究,特别是现在对于这方面不禁止了,更是恨不得一天换一套衣服首饰。

    可是在她打开箱子后,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自己的两千元钱和一箱子首饰都不见了。

    来到这陌生的地方,她肯定是想有机会出去买一些这边的特产带回去,因此特意带了两千元钱过来。

    可是现在什么也没有了?

    她闭了闭眼睛,一手下意识的摸向胸口,喃喃自语:“我做噩梦了,梦醒来就好了。”

    可是这回她却摸不到自己胸口一直佩戴了十多年的护身符,她觉得这个梦实在是太可怕了,忍不住尖叫起来:“啊……”

    另一边正在看报纸的朱修延,还有在吃补汤的孟恋蝶都赶紧过去。

    知道事情的经过后,朱修延赶紧让外面的孙五和刘虎进来,这两人虽然面貌不出众,可是武艺却很出众,可以说是只要单打独斗,很少有人是他们的对手。

    当然,他们也很警惕,出门在外,都是轮流守夜的。

    孙五听了他们的话后,就和刘虎出去巡查了一遍,进来神色凝重的道:“不可能有人进来,昨儿不仅是我守夜,而且外面还有轮流站岗的,最主要的是现在是雪还没化,要是有人过来,这脚印都遮掩不掉。”

    孟恋蝶很震惊:“这,这怎么可能?”

    “是的,我们确实没发现陌生的脚印。”刘虎很擅长追踪,此时也是一脸见鬼的神色,低声道:“除非是付建成的人动的手还有几分可能。”

    孟恋蝶现在是关心则乱,闻言愤怒极了:“付建成这个混账想做什么!去让他过来,我……”

    “你冷静一点,”朱修延出声喝止她:“付家不缺这点钱,他也不可能对我们出手,刘虎也只是说有可能,而不是说肯定是他。”

    刘虎赶紧道:“是的,太太,我也只是猜测。”

    朱玉怡却在此时开口:“那肯定就是顾行谨,他们这是给我们下马威,一定是他们动的手。”

    她对自己丢了钱就已经狗心疼了,可是一想到自己的护身符不见了,想到在某一刻,人家动动手指头,就能要自己的小命,这让她是真的毛骨悚然。

    为此,她毫不犹豫的把脏水泼到顾行谨和唐宝的身上。

    “对了,我想起来了,我今儿早上起来的时候,还觉得有点迷烟的味道,肯定是他们动手了。”

    朱玉怡来到自家爸爸的身边,一脸害怕的模样:“爸爸,他们这是在警告我,我昨儿在赵琪琪的房间里遇到她,本是想和她说几句话,可是她却说会和我们算账……”

    朱修延对于自己中年才得来的女儿,平时也是很疼爱的,而且这女儿还聪明伶俐,让他把觉得自己亏欠了苏素这大女儿的那一份疼爱,都加诸到她的身上。

    现在听到她这样说,却第一次沉着脸反驳她的话:“你胡说什么,他们怎么可能这样对你!”

    “不,肯定是他们动手了!”孟恋蝶在这个时候却反应了过来,扑过来抓着他的手臂道:“我也知道,苏家不仅会医术,还会些阴阳术,除了他们,不可能有人能避开孙五他们。”

    朱修延心里也有几分怀疑,可是却不想为此伤了女儿和外孙女之间的本就没多少的亲情,皱眉道:“什么证据也没有,你胡说什么!”

    孟恋蝶自然是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却还是一脸害怕的看着他:“我知道你不想自家人闹起来让人家看笑话。

    可是你不要忘记,当初苏红豆连你都敢咒,要不是那个时候,我已经有了我们阿怡,你这辈子的骨肉可就只有她的女儿了。”

    听她提起这事,朱修延心里也是意难平。

    男人不都想有自己的儿子来继承自己的家业吗?可是自己对她百依百顺,都愿意做上门女婿了,可是苏红豆只给他生了个女儿,还不让他生个儿子。

    要知道那个时候,可是允许男人三妻四妾的。

    可是他因为喜欢她,尊重她,也没有意见。

    可是这时间久了,他因为药材的生意经常在外东奔西跑,酒席之间不知多少美人投怀送抱,他最多也是享受一下温香软玉的服侍,却不敢真的收用。

    就怕回到家被自己太太看出什么。

    可是年复一年,在他遇见孟恋蝶的时候,这貌美的寡妇对他是真的好,这才让他晚节不保,没成想还真被看出来。

    也没想到苏红豆这么狠,对自己下了绝子药不算,还下了血咒。

    朱玉怡听到爸妈的话,心里更是愤怒,红着眼睛,万分委屈的道:“爸爸,你怎么能这样偏心呢?她现在对我下药,你要是不管,她肯定会得寸进尺,这要是哪天不开心,顺手给我喂点毒药什么的怎么办?呜呜呜……”

    朱修延看见女儿哭了,这也心软了,哄她:“好了,你别哭了,我等下去一趟问问情况。”

    孟恋蝶却蹲下身子,搂着他的大腿哭:“修延,你不能偏心他们,这回的事情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要是你舍不得他们,那我们就,就离婚,我不能让我的女儿有危险。”

    她虽然也已经将近五十,可是这些年保养的好,看着就像是三十多岁的妩媚美人,此时搂着他哭的好不可怜,让他觉得自己的心都酸了起来,伸手把她扶起来:“别哭了,我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真的?”孟恋蝶见他点头,这才破涕为笑,见孙五他们已经不在房间里,就示意女儿去喊人。

    朱修延心里虽然有几分愧对苏素和唐宝,可是他更疼爱自己的小女儿,也舍不得看见孟恋蝶哭泣。

    要不是孟恋蝶力排众议,自己也不能接手孟家的生意,更何况,她比自己小十岁,还让女儿跟着自己姓……

    因此,他掏出帕子,温柔的给她擦去眼泪,这才握住她的手,叹了口气:“以后别说离开我的话了,知道吗?你还不如拿刀戳我来的痛快。”

    孟恋蝶是真的很喜欢他,儒雅里带着点邪魅,哪怕他那半花白的头发也有特别的气质,见他眼神温柔的看着自己,整个人的心都酥了,上前搂住他就舍不得放开,很是娇柔温顺的应了一声。

    付建成被人喊来,听到他们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真的是如同天方夜谭。

    可是,他也知道,他们不会用这事来和自己开玩笑,方正他也看顾行谨不顺眼,想了想低声道:“叶司令那不能照实说,就说玉怡的房间里有迷烟的味道,还隐约看见了顾行谨的身影,这样叶司令为了洗清他们的清白,也不会不同意我们带人去查。”

    “不行,不能说顾行谨出现在玉怡的房间里。”孟恋蝶一口否决:“玉怡这要结婚了,要是被宋家听到这风声,对于她的婚事会有影响的。”

    随即她看着朱修延道:“就说是女儿恍惚间看到了唐宝行不行?”

    “这?”朱修延有点犹豫,可是看着妻女伤心的眼神,还是沉重的点了点头。

    他们商量好,这才一起去找叶司令。

    ……

    唐宝起了上了厕所,听到外面寒风呼啸,干脆上床睡了个回笼觉。

    反正赵琪琪那边自己就算是下午去也无所谓,而且她的药明天就吃完了了,现在就算是不想自己开方子,自己也有一笔意外之财。

    她睡得正香甜,就听到了敲门声,心情瞬间郁闷起来,却还是应了一声,就穿好衣裤拢了拢头发才去开门。

    看见门口的朱家一家子,还有小程和几个眼生的军人,她就知道他们这是怀疑自己了。

    她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眉角眼梢都带着不悦,一副不欢迎的样子:“你们敲门做什么?”

    小程对她敬礼,随后才开口:“打搅了,是昨儿晚上有人潜进我们这偷了朱同志的钱财,为了安全,我们这才全面的搜查。”

    唐宝好脾气的应下:“哦,那行,你们随便检查吧?”

    她觉得叶司令还没老糊涂,知道找这么个借口,一脸惊讶的点头:“那行,你们进来检查吧。”

    小程领着几个人进去了,开始很专业的各处查找。

    唐宝后知后觉的瞪着跟进来的朱家三口,不满的皱眉:“你们进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你们,请你们离开。”

    在这么多人面前她就不给自己面子,朱修延的心里也觉得不痛快,他本来还因为唐宝长的像苏红豆,心里还想着自己好好的补偿她,可是现在这样,觉得她确实太没规矩了,板着脸道:“你怎么说话的!没规矩。”

    这大清早的,就被人教训,唐宝也恼了,板着脸道:“大爷,不要以为你自己是谁,我再没规矩,都比你有规矩。”

    说真的,朱修延还是第一会被人喊‘大爷’,虽然他确实五十多了,可是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好不好,听到她这带着讽刺说‘规矩’这话,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

    觉得她就是逮着自己当初的事情不放,可是这人说话又不会顾忌着脸面,他一时还真不敢以她的外公,或者是爷爷自居。

    孟恋蝶却神色温和的接口了:“你这孩子,最早你爸爸是入赘苏家的,那他就是你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对爷爷说话呢?”

    唐宝一脸冷漠的看着她,神色淡淡的道:“那你们先去问问我奶奶答不答应啊?”

    可是苏红豆都已经没了十多年了,他们能去哪儿问?

    朱玉怡回过味,脸色一变,勃然大怒:“唐宝你太过分了,你竟然敢让我爸爸妈妈去死!”

    “我可没这么说!”唐宝自然是不会承认的:“我这不是担心,我要是乱喊,我奶奶的棺材板都会压不住了。”

    孟恋蝶一脸无奈的看着她:“你这孩子说话也太毒了,我们这都是为你好,我们也知道,苏家以往确实很荣耀过,可是人你学会本领,不是让你做坏事的;

    我们本该给你见面礼,那些东西就算是见面礼,只要你把护身符还给我们,我们就不会再追究这件事了。”

    唐宝知道她这是在诈自己,神色不变,一脸不解的翻了个白眼:“大清早的就上门来胡言乱语,真是的!”

    孟恋蝶眼角的余光看见自己的男人一脸怒色,心里就很高兴了,开口道:“同志,要是找到药材,就和我们说一声。”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