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恋蝶眼角的余光看见自己的男人一脸怒色,心里就很高兴了,开口道:“同志,要是找到药材,就和我们说一声。”

    这确实是叶司令说的,要是查到药材,允许朱家人去检查一下有没有迷烟。

    小程他们有点为难的走过来低声道:“那个,唐医生,他们那边查出来有迷药,所以……”

    唐宝没成想自己没用迷药,他们倒是给自己加戏了,幸好自己早有准备,也不怕他们搜查出什么。

    “那行,你们注意点,我不担心少了什么东西,就怕多了什么不是我的东西。”说完,自己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就转身去厨房了。

    小程却很认真:“是,唐医生放心。”

    朱修延没想到唐宝把自己当成这种人,气的脸色发黑,却忍耐住没骂人,长吐了口气,自己在边上看那些药材。

    母女俩却交换了一下眼神,她们先前是有这打算的,可是现在被唐宝这样一说,屋子里的那几个军人的眼神就全都落在她们身上了,现在就是想动手也没机会了。

    这死女人,真是太阴险了。

    他们住的这房子格局不大,而且堆的东西也不算太多,除了一些药材之外,别的东西都查不出来有问题。

    朱修延看着这些炮制的很不错的药材,心里倒是疑惑她的药材门路,虽然付建成告诉他西北有人给她寄药材,可是这看着东北的药材和南边的好药材都有。

    先前苏家外面药材生意都在他的手里十多年,后来他离开苏家,苏家外面的生意可以说是都被带走了,难不成苏家还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门路?

    唐宝在厨房里端了一锅,不,应该说是小半锅骨头炖萝卜出来,也不在意他们这些人在,自己就用勺子勺了一碗开吃。

    孟恋蝶看了眼女儿,母女俩的眼里都难掩兴奋和得意。

    她们都以为这是昨儿的那一锅菜,昨儿吃不完,这才今儿继续吃,这样就表示他们俩人没发现……

    唐宝的余光瞄了她们一眼,自己继续吃。

    傻子!昨儿的那一锅加了料的东西,现在还在空间里呢,这些是她为了让她们放松警惕,昨儿就炖了另一锅。

    “你不会现在才吃早饭吧?”朱玉怡像是想起什么,眼神怀疑的打量着她:“还是昨儿晚上去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这才起不来?”

    她说的是正经的,认真的。

    可是唐宝的脸上却是一刹那之间就染上了红晕,想起了那混蛋就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折腾一回还不够,非要说把昨儿晚上的也补上,要不自己怎么可能起来的这么晚?

    可是她这娇羞的模样,落在朱玉怡的手里,那就是做贼心虚,她得理不饶人的大喝:“你说,你昨晚十点到十一点这个时间段在做什么?”

    小程还没结婚,不知道有时候女人脸红不是心虚,可是总觉的哪儿不对,一时间却想不起来,就站在那拼命琢磨。

    外面却传来了王玉仙泼辣的说话声:“想知道人家做什么,那你晚上躲到他们家的床底下听听不就知道了?”

    刘小花也捧着肚子在外面进来,瞪着他们这些人,一点也不客气的道:“你们一大清早查到现在,也不让人安生!我们这本来好好的,也不知道谁来了,就出事,真是扫把星。”

    赵晓莲也很不满的开口:“我倒是不知道部队里什么时候多了女领导。”

    她们这些随军的军嫂,该泼辣的时候,其实还是能泼辣起来的。

    毕竟军嫂们都来自五湖四海,在一起的时候肯定会有矛盾,会有争吵,就算你吵架的经验不足,这看多了,都能无师自通。

    今儿一大早他们就来人搜查,唐宝家是最后一家,刘小花担心唐宝脸皮薄,这才上来瞧瞧,正好看见王玉仙和赵晓莲在窃窃私语,见到她一问去哪,听她说去瞧瞧唐宝,也就一起上来了。

    军嫂们有时候还是很排外的,就像现在这样,哪怕朱家人的穿着打扮很时髦,也毫不惧怕的怼过去。

    朱玉怡见她们这些土里吧唧的女人都帮着唐宝说话,气的差点跳脚:“小程,你就什么也不问吗?”

    小程挠了挠头,总觉得唐宝脸红的模样太好看了,而且她也绝没有心虚的表现:“那个,唐医生,昨晚上你们都在家吗?”

    唐宝把碗筷往边上一推,赶紧招呼刘小花她们过来坐下,点了点头:“昨儿晚上到现在,我还没出家门呢?”

    她这话也没毛病,她先前就是被小白瞬移出去的,自己可没走出去过。

    赵晓莲年纪大点,有些话也就说的出口点,双手叉腰,很是不满的哼了哼:“我不知道楼上昨晚上几点开始闹的,可是我家老吴十点多就被你们吵醒来了!我家老吴让我问问有没有人愿意换房间,这样下去他年纪大了吃不消!”

    唐宝的脸更红了,低下脑袋难掩羞窘的低语:“那个,我们会注意的。”

    “别啊,注意啥啊!”赵晓莲笑得满面春风,一点也不害臊的道:“我家那死鬼喝了点马尿倒头就算都不理人,我还想再生个孩子呢,像他这样怎么生?

    幸好有你们顾连长给他做好榜样,我就是想问问妹子有没有补药来着,我给他补补身子。”

    唐宝只能点头,她觉得自己的脸上烫的可以烤鸡蛋了。

    赵晓莲兴奋的一拍双手,又陪着笑脸不好意思的问:“那个,妹子,这补药会不会很贵?要是太贵那就算了,我多给他弄点韭菜鸡蛋补补就算了。”

    “不贵,你给九元钱就好!”唐宝现在就是想找点事情做,免得自己被他们打趣,赶紧起身拿出九张桑皮纸。

    反正药材都被他们挪到客厅里来了,她就一边问他们的身体状况,在客厅里就开始抓药。

    按着她说的,吴排长就是身子有点虚。

    赵晓莲一点也不害臊的在那说的很仔细:“他特别是双腿容易酸,毕竟这白天也是要带头训练的……”

    又问唐宝:“你给你家顾连长吃了什么好东西呢?他这白天晚上的都忙活,看着也精神得很?”

    “就喝点骨头汤!”唐宝心想,就他现在不补,自己已经快吃不消了,要是自己在给他补身子,那自己还能下床吗?

    朱玉怡没想到她们说话这么不顾忌,这下是她羞的满脸通红了,想要离开,看见唐宝抓药,又很想知道她会按着什么方子抓药,干脆板着脸默不作声的站在自家妈妈的身后。

    不说别的药材,看着唐宝往里面放了黄精,黄芪,还切了几片拇指粗的人参,就知道这九副药的价格是亏了不少。

    这下,本来在心里心疼钱的赵晓莲也是赶紧从兜里掏出钱,笑得像花儿一样:“妹子你可真是个好人,下回你进山采药,我陪你一起去,免得你累着啊!”

    唐宝对她笑了笑:“嫂子不用客气,这些草药大都是我自己采来的,就花费些功夫而已。”

    朱修延也看不下去了,他虽然不能算是大夫,可是自家本就是做药材生意的,对于药材也很熟悉,都能说是半个中医了。

    因此,看着她收了这么点钱,忍不住皱眉,很是不悦的开口:“你这九副药至少可以收二十多元钱,你这样完全是亏本,你这样给人抓药,让别人怎么想?让别的大夫怎么定价?”

    唐宝对他嫣然一笑:“这里没有别的大夫,我不是说了吗?这些药大都是我自己采来的,我愿意给什么价就给什么价,你要是有意见……那也给我憋着,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赵晓莲一听自己占了这么大的便宜,自然是要替唐宝说话:“你谁啊你,你们检查完了就走,在这里堵着看啥热闹啊,都给我离远点,在这听啥热闹呢?”

    这下,轮到小程他们不好意思了,红着脸敬礼后就离开了。

    孟恋蝶却没有离开,反而是笑着道:“你年纪轻轻的,却是仁心仁术,真是难得!我们一起来的两个人初来乍到的,身子也有点虚,我也想给他们抓几副补药,你就按着给她抓的药,也给我开十八副药吧?”

    她知道唐宝这样是亏钱的,那她就让她亏个够。

    最主要的是,她想让唐宝和她吵起来,免得自家男人对她的印象好。

    唐宝却一口应下:“没问题,十八副药一共五十四元。”

    孟恋蝶笑容一滞:“为什么我们的就这么贵?”

    唐宝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她:“我这是正常的价格好不好?我和赵大姐是邻居,和你素不相识,为什么要给你便宜?”

    “我!”孟恋蝶看向自己的男人,一脸委屈的道:“修延,你看她这态度!”

    “这点钱你计较什么!”朱修延虽然这样说,可是心里也很不痛快,率先出门。

    孟恋蝶对自己的女儿使了个眼色。

    朱玉怡就从口袋里掏出六张拾元的纸币放在桌子上,一脸不在意的道:“确实是我妈妈想差了,我们没亲没故,你这价格很合适,剩下的钱也不用找了,就当是我给你的小费吧?”

    唐宝一边抓药,头也不抬的道:“不必了,你们是给惯了小费,可是我这人却不习惯收小费。”

    孟家母女倒是不在乎她这个药方,也不是想看她抓药的手法而已,而是想趁机做点手脚。

    在唐宝抓药的时候,孟恋蝶借口找点茶喝,就去了厨房拿碗,看着煤炉上的大砂锅又在炖笋干,快速的往里面加了点东西,这才拿着碗出来。

    心里还嫌弃唐宝真是小气的要命,里面只放了一块大骨头,看着也没什么肉。

    小白也很嫌弃的看着她离开:这蠢货,不知道唐宝这是故意的吗?就等着把这些加到他们的菜里吗?

    唐宝把药包好后,从兜里掏出六元钱递给她们,毫不客气的道:“慢走不送。”

    赵晓莲不知什么时候下楼了,现在又拿着一张拾元上来递给她,很不好意思的道:“你这也太大方了,我可不能让你亏太多。”

    唐宝笑着推辞:“我都说了这些药材大都是我自己采来的,你要是这样,我可就和我见外了啊!”

    刘小花也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着开口:“就是,赵姐你别和她客气,她这是把我们当成自己人才这样。”

    王玉仙倒是很疑惑的问:“那几个人不就是付建成请来的医生吗?怎么还找妹子你开药?不会是想故意找茬吧?”

    唐宝没成想她们的消息这么灵通,倒是笑了笑:“应该是,可能是出来的急,没有带什么药材吧?”

    王玉仙这才点头,又看着唐宝的肚子坏笑:“你们年轻人,有时候也得注意点,免得这有身孕了都不知道。”

    唐宝最怕她们又提起什么动静的事,赶紧转移话题:“时候不早了,你们赶紧回去做午饭吧?我还得去趟医院吗,给人行针,下午我们再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