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行谨带着人在外训练体能。

    说真的,手下的兵都是尖子,他的压力也很大,自己也不敢落后,在这里可不止要训练越野,潜伏,偷袭,最要紧的自然还是拳脚功夫。

    顾行谨把对手摔倒在了地上,看着被摔的头晕眼花,都有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了,厉声道:“快点,站起来继续,敌人是不会给你喘息的机会,不想被干掉,就给我努力点!”

    他大声吼完,又在王立辉的腿上踹一脚,怒道:“你这是怎么了?还不赶紧起来!”

    王立辉赶紧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苦着脸道:“哎呦,连长你别揍我了,我都好几天晚上没睡好了。”

    顾行谨皱眉:“为什么不好好休息?”

    他还以为属下家里有啥事,看着训练场上大伙都训练的热火朝天的,干脆让他跟着自己来到边上。

    “这可是连长你让我说的!”王立辉见他点头,这才一脸郁闷的看着他:“还不是我分配到的房间位置不好,这上下左右都是成家的,晚上这动静就没个停的时候,我觉得我还是换个地方睡才能安稳。”

    顾行谨听了有点心虚,却还是板着脸道:“你都几岁了,这个人问题还没解决?”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手下这排长几岁了,不过因为自己上回去救岳父,带着的人里其中就有他,后来他又照顾了些日子,恰好又分到自己下面,自己这才想好好的锻炼他。

    王立辉也很郁闷,闷闷不乐的道:“家里没人了,我就是孤儿,也没人替我操心!”

    又看着他陪着笑脸道:“要不让嫂子给我费费心?给我介绍个好对象?”

    “行啊,”顾行谨看着他面露喜色,这才慢悠悠的加了半句:“不过,这得等你先把我打趴下再说。”

    说完,他又直接冲了上去。他觉的王立辉力气真的不是一般的大,就是有点顾忌,和他对手可真是有劲儿。

    王立辉这下是大喝一声就冲上去和顾行谨缠斗在一块,没过几招又被顾连长摔了出去,他双手一撑地,跳起来就攻击顾行谨的下盘。

    顾行谨见他被摔了这么多次还能爬起来,身体素质可真是不错!特别是那力道,一点也没减弱,倒真是让他觉得意外。

    两人紧紧的缠斗在一起,边上的副指导员路过倒是愣了愣。

    顾团长这个时候也恰好走过来,看见这状况不由好笑停住脚步:“看来你们连长没有被老婆掏空身子啊!我都听到有好几个连长抱怨现在来探亲的军嫂多,好些人跑步都打飘了啊!”

    “那是,嫂子把连长照顾的挺好的!”肖强对他挤了挤眼,也露出了坏笑:“就算是累着了,这补身子的中药下去,不就又生龙活虎了吗?”

    贺团长被他逗笑了,眼睛却看着顾行谨的动作,点头道:“那人是好样在,别人摔倒了之后爬不起来,直接就赖在地上休息了,就这位还一直坚持呢!不错,挺好的小伙子,要好好的操练,让他早点成长起来!”

    顾行谨再度把他给撂倒了,这才转了转手腕,面无表情的道:“行了,今天就到这,明儿我们继续。”

    他觉得天生力气大的人真讨厌,自己要是再和他打下去,说不准反而会被他给撂倒。

    准备自己养足了精神,明儿再来。

    王立辉:“……”明儿还来?我能好好的活到娶老婆的时候吗?

    顾行谨拍了拍他的肩膀,自己就走过去和贺团长说话:“团长,我上回提出的意见,你们有没有觉得可行?”

    贺宇安点了点头:“不错,这边确实有野猪出没,明儿起你们抽签分山头,到时候都进山挖陷阱打猎,这也算是比赛的一种好方案。”

    随即又夸他:“你这小子脑子挺机灵的吗?”

    顾行谨却笑了笑:“这是唐宝想出来的主意,她说我们这都不知道好好利用,实在是太浪费了。”

    贺宇安闻言摇头失笑:“哈哈,那你要是赢了,可得好好谢谢你老婆。”

    看着没人主意他们,这才低声道:“你们最近安分点,不要被别人抓住把柄,朱家和宋家要结亲了,那宋家……”

    顾行谨听到他把朱家和宋家的事情都和自己说了一遍,知道他这是特意把他们的消息打听来告诉自己的,毕竟贺家的兄弟多,他们打听到的事情,自己可不一定能打听到。

    他很郑重的道谢:“多谢你帮忙,我会小心的。”

    “你这是什么话!我们之间无需说这,那不是生份了吗?”他笑了笑,看到有人过来找顾行谨,自己就先离开了。

    ……

    刘佳月的孩子保住了,身体也恢复的很好。

    按说朱家人也完成了托付,可以回去了。

    可是他们却还留下来,说是要帮着赵琪琪想想法子,其实是想知道唐宝的针灸有什么特别的神奇之处。

    要知道,就算是他们遇上这种病人,也是束手无策。

    朱修延也好奇唐宝到底学会了多少苏家的医术。

    可是孟恋蝶和女儿却想得到苏家的方子,还有针灸什么的,这样可以让她们母女的医术更上一层楼。

    可是唐宝在给赵琪琪针灸六天后,却只开了调养身子的温补药材,却拒绝再给她针灸,让她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不过,朱玉怡对于赵琪琪的身体想要开刀的想法,也是觉得很有挑战性,自然想蛊惑赵琪琪让唐宝替她针灸。

    时间一晃就是十一月初一了,唐宝的姨妈又准时来报到了。

    她有点郁闷的用纸巾垫好,虽然她不是急着要孩子,可是这辛苦了一个月还怀不上确实有点不满。

    按说自己和顾行谨的身体都很好,怎么就没怀上孩子呢?难不成是因为在一起的次数太多了?

    她仔细的想了想,觉得下个月自己还是可以注意点。

    前几天,她不知怎么的想吐,顾行谨还以为她有孩子了,这些天很是小心的照顾她的身子,不让她碰冷水洗衣服,恨不得让她一天到晚的躺在床上好好歇着才好。

    就连一天三餐都是他提早弄好,免得她做饭后有油烟味就想洗澡什么的。

    这边的冬天似乎格外冷,楼下除了小孩子们偶尔传来的笑闹声,大家都躲在房间里烤火,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话,打毛线的打毛线,做鞋的做鞋,倒是一点也不冷清。

    天气冷了,军嫂们来的就多了,现在这边能随军的都是排长。

    不过,另外的地方也有安置房,家里有老婆的,也能打报告,让人来住一个月。

    大冷天的,家属来了请吃饭的就多了起来,唐宝也去凑了几回热闹,不过今儿她身子不舒服,在人上门来请的时候,就客气的回绝了,却保证自己家的男人一定到。

    顾行谨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喝了点酒的他脸有点红,洗漱好就赶紧上床搂着唐宝笑:“幸好晚上你没去,大都菜都是冷的,你去了也不爱吃。”

    “那你吃饱了没?要不要再吃点什么?”唐宝见他摇头,自己才皱眉:“赵家今儿又上门来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我不替赵琪琪针灸的话,他们就不准备在我这开方子了。”

    顾行谨一想到赵家和朱家,脸上就阴云笼罩,漆黑的凤眸犹如寒潭:“不用看见他们那挺好的,你就推了赵家吧?”

    唐宝点了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反正她现在的身体状况,也不过是熬日子而已。”

    又懒恹恹的道:“我告诉你个坏消息,我的那个又来了,我没怀孕。”

    顾行谨掩去心里的几丝失落,温暖的大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揉了揉,温柔的道:“不用急,我们都还年轻呢,再者要是有了孩子,我就又要做和尚了,想想晚点生孩子,反而是好事呢?老婆,你说对不对?”

    唐宝白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想点正经事?”

    他一脸无辜的看着她:“这难道不是要紧事吗?”

    唐宝觉得现在自己完全说不过他,干脆闭上眼睛不理他:“算了,我想睡觉了。”

    他在唐宝那滑腻的脸上亲了亲,觉得她的肌肤简直比豆腐还嫩:“睡吧,身子不舒服就在床上多歇一会,有什么事等我回来的时候吩咐我就好。”

    女人每个月都有几天的不适期,这个时候,唐宝就格外盼着封安能成功。

    或许是她的意念太强烈了,在十一月初六的这天,她还真的接到了贺玉杭给自己寄来的两个大包裹,还有一封信。

    包裹里,不仅有她心心念念的‘面包’,还有国外的零食,咖啡粉,巧克力,还有威化这些零食。

    信里则是恨不得把自己的男人夸到天上去,机器是国外买进来的,他废寝忘食的研究,终于成功了……最后才和她说她们已经试用过,让她尽管安心用就是,准备大批量的生产,还写了几个名字让她选。

    虽然现在唐宝用不到了,可是这东西女人每个月都要用,她几乎是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钱飞向了自己的口袋。

    说真的,她觉得自己兜里就没有宽裕过的时候,不过,只要这生意成了,自己就能买房子,买药材,也可以……

    好吧,她在回信的时候,却恢复了冷静,让他们有钱后就扩大生产,另外也要抓质量,至于名字她圈了月月安,又自己加上了个月月舒,另外也准备了一些补药给林雅芬和刘嫂,还有一些风干的野味。

    唐宝第二天就把信和包裹寄出去,同时,还把一半‘面包’给家里寄去,她不确定自己的爸妈会不会过来,又写了信去问一下。

    等到她回家的时候,看见家门口站着泪眼汪汪的周玉珍,几乎是被她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了?”

    自从认识这姑娘起,自己还真没看见她哭的这么惨的模样,心里就担心是不是周家人出什么事了。

    周玉珍一脸委屈:“呜呜……我都准备听我阿爸的话嫁给他了……呜呜,可是我今天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唐宝没想到她会来和自己说这种事,赶紧开门让她进去,关上门后,这才让她坐下,自己给她倒了杯茶,想了想,又给她抓出一把奶糖,自己这才去加碳。

    “大嫂,你都不关心我!”周玉珍看见她拨了一下火盆,很是委屈的抱怨:“你是不是在笑话我活该啊?你说我是不是很不讨人喜欢啊?”

    唐宝哭笑不得的看着她:“我笑话你做什么?我这不是在琢磨该怎么办吗?”

    又看着她问:“你想我怎么做?”

    “那个,”周玉珍有点扭扭捏捏的道:“海波现在还小,我就想让大哥出面把他收拾一顿!替我出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