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周玉珍眼巴巴的看着她:“海波现在还小,我就想让大哥出面把他收拾一顿!替我出出气!这兄弟不就是给家里的姐妹撑腰的吗?”

    唐宝很不解的看着她:“你为什么不和你爸爸说这件事?”

    “我怕他们觉得我没用,连男人都看不住!”周玉珍露出咬牙切齿的凶残模样:“让大哥去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等我嫁过去了,就会乖乖的听我的话了。”

    唐宝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无奈的道:“你先前不是说不喜欢他吗?那现在不正是好时候吗?”

    “对啊,我本来就不喜欢他,这下可以不用嫁给他了啊!”周玉珍终于回过神,瞬间破涕为笑:“这是好事啊,那我先回去了啊!”

    又一脸担忧的看着她:“嫂子,他们真的不会骂我骂?要不你陪我回去?要是他们骂我了,你就替我求求情?”

    在顾行谨没点头之前,唐宝也不会和他们走的太近,可是这些天,周玉珍倒是也被余风雅教的改了很多小毛病,倒是可爱多了。

    她想了想才开口:“你就说现在看清了人家的真面目,总比结婚后才发现他花心好,他们肯定不会骂你的。”

    毕竟余风雅自己之前的男人,就是顾修安年轻的时候也特别喜欢沾花惹草,余风雅自己受过这罪,肯定不会让这个有点一根筋的继女去受罪。

    别的不说,这些年养下来,终归是有几分情谊的。

    而且就凭周玉珍的性子,要是在婆家过得不好,绝对是会回娘家告状的,为了周海波的名声,余风雅也不会袖手旁观。

    周玉珍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又看着唐宝讨好的笑了笑:“那个嫂子,我现在这年纪也差不多该嫁人了,你也替我看着点啊!”

    唐宝没料到这姑娘说话这么猛,说起她自己的亲事也一点也不害臊,忍俊不禁的微笑:“那你想找个什么样的?”

    “就和大哥差不多就行了。”她说完,又赶紧补充了几句:“最好是比大哥和气点,最好要比大哥爱笑点,不要整天板着一个脸,凶巴巴的,我看着就害怕。”

    听她说前一句话,唐宝的心里还一咯噔,这姑娘不会也喜欢顾行谨吧?可是听到后面就安心了,这完全是被他的冷脸给吓着了。

    她故意逗她:“那要不要给你找个白白净净的排长或者班长啊?”

    “嫂子你别逗我了,军营里能找出几个白白净净的!”周玉珍叹了口气:“只要不是像黑炭就好了!还有,排长和班长倒是无所谓,普通的军人也没关系,只要好看点,脾气好点就好了,不要像何排长那样会打老婆!”

    唐宝没想到她现在还这么有思想觉悟,一点也不嫌贫爱富,而是看重人品了,倒是有点欣慰,就听到她一脸得意的笑:“最好是大哥的手下,这样娶了我,就不敢对我不好了,要不我就和你告状,让你给大哥吹耳边风,揍不死他。”

    唐宝笑不出来了,只能勉强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很有道理,你先回去吧?”

    “好,那我先回去了啊!”周玉珍想到自己美好的将来,一点也不伤心了,还很开心的道:“我现在学会了打毛线,到时候给你织毛线衣,你喜欢什么颜色?”

    唐宝赶紧拒绝:“不用了,你先给你爸妈还有弟弟织!”

    “那也行!”周玉珍对她挤了挤眼:“我们俩的都织成大红的颜色,肯定好看。”

    说完,自己对她摆了摆手,就准备离开了。

    “等一下,”唐宝用布袋给她装了几包‘面包’,又低声告诉了她用途,这才送她出门。

    周玉珍心里高兴,下楼梯的时候一个没注意,脚下一滑,整个人就控制不住的往下倒,吓得她闭上眼睛才惊叫:“啊……”

    妈啊,这要是自己的脸摔的不好看了,那可就要嫁不出去了。

    主要是现在的天气冷,可以说是滴水成冰,人家挑了水滴在楼梯上时间一久就结成了冰,人踩在上面自然就打滑了。

    王立辉今儿是被顾行谨派去接人了,领着他们过来的时候,听见这惊叫,抬头一看,见她摔下来,赶紧伸手去接。

    不过,从楼上倒下来的冲劲太大,他就被周玉珍给扑到在地,当了垫背的了。

    背下是冰冷坚硬的水泥地,疼的他有点想哭;可是胸膛上却是软绵绵的,王立辉都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哪怕疼的要死,让他都舍不得推开她。

    不过,边上穿着军棉袄的矮个子男人却不会让他们这样光天化日就不成体统,让自己的老婆去扶女的,自己顺手就把王立辉给扶起来了。

    不得不说,周玉珍的肺活量真的很不错,几乎是整栋楼的人都被她的尖叫给吓出来了。

    唐宝也赶紧下楼,看见她好好的,这才松了口气:“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滑倒了?”

    “是啊,吓死我了,”周玉珍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差点就破相了,多亏这位同志。”

    说完,还对王立辉笑了笑。

    周玉珍长的还不错,虽然脸蛋不算很白皙,不过也不黑,而且又高挑丰腴,因为是去镇上,没穿棉衣棉裤,而是穿着一件粉色的呢外套,黑色的长裤,还有一双黑皮鞋,看着挺时髦的。

    因此,她这一拍自己的胸口,那真是波澜起伏。

    王立辉赶紧挪开眼神,紧张的道:“没事,没事。”

    又看见了唐宝,这才回过神,想起自己做什么来的了,赶紧道:“嫂子,这是连长让我接回来的人!”

    唐宝看着周玉珍拎着布袋走了,就招呼大家去楼上:“好的,王嫂子,我们去楼上坐。”

    王立辉把一个钥匙交给她,低声道:“我回去收拾一下就搬到别的地方去挤一挤,连长说了让他们住在我那。”

    唐宝感激的道:“行,晚上和行谨一起来吃晚饭。”

    王立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就赶紧回去了。

    王志强个子不高,虽然还没到四十岁,可是因为消瘦,脸上都有了几道褶子,旧的军大衣里面是旧军装,小板寸头,瘦削的脸,看着也很精神。

    王大嫂的脸色有点黄,右脚有点跛,手也带着点红肿,看着都是茧子,不过眉眼俊俏,依稀能看出年轻时的风姿。

    还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眉眼也很俊俏,长的像自家妈,可是脸色却很难看,一脸的病态,消瘦的不像样子。

    母女俩都穿着打着补丁的旧棉袄,可是却洗的干干净净的。

    唐宝听顾行谨提起过,他最早就是王志强这个班长带着他的,他对他们这些新兵很严格,枪法,侦察,还有拳脚功夫都是他教的。

    上战场的时候,顾行谨受伤,还是老班长从死人堆里把他救出来……

    他年轻是时候,不顾父母的反对,执意娶了地主家的小姐,前些年打压的严重,他家里的老婆被人在游斗的时候打伤了腿后,他就干脆把老婆孩子都接到身边来了。

    可是他没有随军家属楼的分配,都是在外面租房子住的,再加上家里还有五个孩子,老家父母身子也不好,每个月都等着他寄回去的一半钱过日子,他们这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

    他也因为成分问题,虽然有军功,可是却没有升职,这些年一直没有断了联系。

    这次王志强实在是没法子了,他偷偷的问过医生,医生却摇头表示没救了,不仅是有严重的胃病,还有肝脏都有毛病。

    不说天价的医药费,就是开刀也没有一半的把握。

    可是大女儿实在是太懂事了,自小都是让弟弟妹妹吃饱,她自己才吃有多的,还带着两个大点的孩子去煤矿上做杂工……

    因此接到顾行谨的回信,他就不顾一切的带着女儿过来了。

    一开始,王英姿还不愿意来,说不能因为自己的病拖累家里,还是他说这是他以前的兵,现在娶了老婆会中医,不要钱这才愿意来的。

    唐宝先用干净的搪瓷缸给母女冲了红糖水,给王志强沏了一杯茶叶茶,微笑的道:“王大哥,大嫂,行谨都和我说过了,你们等下先去楼下住着,来这就和自家一样。”

    王志强的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虽然自己带了顾行谨三年多,可是这一眨眼都四年多没见了,他是真的担心因为自己这贸然前来,让他们夫妻俩有矛盾。

    穆婉婉看见唐宝的态度好,这才赶紧把包裹里的东西拿出来,很不好意思的道:“我们那边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是离海近,给你们带了点鱼干和海带什么的尝个味。”

    唐宝看见他们总共才带来三个包裹,可是这两个包裹里都是大大小小的腌鱼,烘干的小鱼干,还有干海带,虾米什么的,心里突然间觉得涩涩的。

    “真是好香啊!”唐宝看见他们眼里的忐忑,笑着道:“我最喜欢吃这些海带,可是我们这边还很少有买,真是太谢谢你们不远千里的给我带来了。”

    在靠海边,这些是也不值钱,本来他们的心里还很不安,听到唐宝的话,这才松了口气。

    在父母的心里,觉得自己亏欠大女儿太多了,哪怕不知道年轻的唐宝能不能看好女儿的病,还是抱着希望来的。

    因为王志强知道顾行谨不是个爱说大话的人,因此一接到他的电报,他们就赶紧收拾东西过来了。

    穆婉婉有点脸红的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你要是喜欢,以后我们都给你寄。”

    他们自家的钱去医院里都用的差不多了,就连路费都是借来的,这次看病只能是赊账了。

    唐宝和她们母女俩把这些都收到厨房,顺势和她们聊了会天,等再坐下的时候,就少了很多的拘束。

    唐宝这才对小姑娘笑了笑:“英姿,伸手,我给你把把脉。”

    小姑娘的手腕纤细的过分,还有她的手心也都是老茧和冻疮。

    王英姿看见唐宝纤细白皙的柔滑的手搭在自己的手腕上,有点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可是心里又很羡慕。

    她也想活下去,现在日子越过越好了,她也期待自己能让弟弟妹妹去上学,以后成为有用的人。

    唐宝给她的两只手都细细把脉后,心里也觉得她这病很严重,自己还要让她去拍片,这才能了解的更清楚,脸上却没露出什么,看着她笑了笑:“你经常饿肚子,胃就开始对你有意见了,需要好好调养一下,让胃知道你以后会好好保护胃,那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