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姿的眼睛一亮,看着唐宝难掩激动的问:“我,我这病真能治吗?”

    穆婉婉生怕唐宝说的严重,女儿会心灰意冷,赶紧道:“肯定能,就是中药比西药苦,大家这才都去看西医。”

    唐宝笑了笑:“没事,中医和西医都有各自的优点和缺点,我这边的医院里有熟人,等下我带你去拍个片子。”

    又带着几分打趣的道:“我们来个中西医结合,这样才能疗效快,是吧?”

    这下,王英姿露出了个腼腆又喜悦的笑容。

    王志强在喝着热热的茶水,见唐宝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的时候,眼神格外的明亮温柔,带着让人信服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喝到嘴里的茶似乎更香醇了,心里只希望这回真的能行。

    唐宝带着他们去了楼下王立辉的房间让他们先歇歇,自己去准备午饭,接过母女俩都跟着上来帮忙。

    看见唐宝要煮白米饭,穆婉婉生怕他们破费太多,赶紧拦着:“不用煮白米饭,煮些玉米饭就好了。”

    “他上回就买了大米,”唐宝干脆让她替自己洗海带:“我想吃海带汤了,穆姐姐你替我洗点海带吧?”

    又让王英姿替自己削土豆,她们母女有活干了,这才不会管自己做菜。

    现在很多人都是大白菜窝窝头,或者是山芋头饭,玉米杂粮饭,高粱饭,带壳的灰面……反正饭里掺些别的,就能省下很多大米。

    但是唐宝在吃的方面是从来不委屈自己的,特别是现在又不会因为你吃的好就攻击你;不过,她也没特意炒菜,就炖了一锅野鸡土豆,一锅骨头海带汤。

    顾行谨中午回来看见王志强很激动,上前就敬礼:“班长!”

    “你这小子行啊!”王志强上前锤了锤他的胸膛,又抱住他拍了拍他的背,一脸欣慰:“你好好的就好!”

    王家母女俩勤快的把饭菜端出来,顾行谨还特意拿了瓶酒出来,笑着道:“王哥,中午我陪你喝点!”

    又笑着招呼她们母女坐下:“嫂子,英姿,你们来我就和自家一样,千万不要客气,要不我可不依的。”

    唐宝看她们就夹土豆和海带吃,给她们母女夹了鸡腿,不容拒绝的道:“英姿现在需要营养,饭不能多吃,免得胃不舒服,等下再喝碗鸡汤。”

    穆婉婉一听这话,赶紧劝女儿:“听你婶婶的话,吃吧!”

    “那个,”王志强抹了把脸,很不好意思的开口:“弟妹,我们这次身上也没什么钱,这药费什么的只能先欠着了,不过以后肯定还,我写借据。”

    顾行谨一口应下:“行,没事,我们这不急!”

    要不是先前自家老婆得了一笔意外之财,他也不敢答应的这么爽快。

    唐宝看着难掩拘谨的小姑娘,小口小口的吃着鸡腿,就是一脸的幸福模样,心里一想就开口道:“大哥,嫂子,这欠下的钱,到时候让英姿自己替我干活还就是了,我和贺参谋长家的大女儿一起办了个小厂子,现在正缺人呢!到时候可以让英姿去那边干活,也可以替我卖东西还钱!英姿你愿意吗?”

    王英姿用力的点头:“我愿意的,我什么都能学,一定好好干。”

    唐宝说这话的目的,就是想让小姑娘安心,免得她害怕自己的病看不好。

    王志强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很感激的对唐宝点了点头。

    顾行谨吃完了饭,和王志强去外面说了会话,就赶紧去部队了,还不忘吩咐唐宝:“我让人去镇上给我们带了些肉和菜,晚上我这还有五六个人过来一起吃饭。”

    唐宝应了一声,转身就看着穆婉婉道:“嫂子,晚上你替我炒菜吧?我这炒菜的手艺不大好,就喜欢炖菜,可是他都吃厌了。”

    穆婉婉就怕自己在这白吃白住的,听到她的话,反而松了口气,赶紧点头:“行,我以前也学过点,能做几个简单的菜。”

    唐宝就招呼他们一起去军区的临时医院。

    医院里的医生护士看见唐宝还是很热情的招呼,听到唐宝要找杨医生,就让他们去办公室:“杨医生现在还在病房里,等一下就会回来。”

    不管怎么说,看见这边的医生对唐宝这么热情,王家三口心里就觉得安心多了,先前他们看的中医和西医可是都恨不得把对方给打到尘埃里再踩两脚,哪有看见这样融洽的中医和西医。

    唐宝对杨医生的办公室就很熟悉了,坐着开始拿出纸笔把王英姿的症状写下来。

    过了一会儿,杨医生穿着洗的有点发黄的白大褂匆匆过来,笑着问:“稀客,找我有事吗?”

    “替我给她做几个检查!”唐宝把自己写的病历书给他看,顺便加了一句:“我想快点知道结果,可以吗?”

    杨医生点了点头,唐宝就让王英姿跟上。

    王志强趁着女儿去拍片子的时候,就把先前的检查结果和唐宝说了一遍,有点担忧的看着她:“唐大夫,你说她这病到底能不能治?她这孩子就是太懂事了,我们反倒是把她给忽略了,可是孩子还这么小,我们总想着让她活下去。”

    “是啊,这最苦最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以后的都是好日子了!”穆婉婉红着眼睛,一脸的悲伤:“都怪我不够留意她,上半年的时候她的胃病就严重起来了,疼起来的时候都是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看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好转,都怪我……”

    唐宝心里明白,这都是穷闹的,现在的人大都朴实,大的那个又太有责任心。

    她低声道:“我也觉得她不仅是胃病,肝脏还有病变,那就只能手术切除,我会打听一下,要是这边的医院不能接收,那我就带着她去新安省的军区医院。”

    “接收啊!”刘医生不知在边上站了多久,听到唐宝的话,赶紧跳出来,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她:“这手术我做,我绝对能做。”

    唐宝看见他这兴奋的神色,只能呵呵,心里有点犹豫。

    不是她不相信他,而是杨医生说他就是个疯子,他本身就是国外回来的顶尖医生,很早就是在首都的军区医院做外科主任,最喜欢出做疑难手术,而且越危险的他越来劲。

    作为军医院的鬼才,面对着一些脾气火爆的军人们,他的脾气也在长年累月的折腾中锻炼的更加臭了。

    现在的药品和医疗设备都不算好,他这手术成功率不高,不过,就算他不动手术,病人也没活下去的希望,这才敢拼一把。

    算起来,他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四十,去年有病人器官受损,眼看自己命不久矣,就找到了刘医生的头上。

    刘医生觉得器官移植很有挑战性,却也表明自己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家人们也都答应了,可惜手术不成功,人家又反悔了,说他方案不好,药物没准备好,急功近利的提出了器官移植手术方案,完全是不负责……

    反正最后刘医生气的离开了首都,不知怎么的就隐姓埋名的来到这里,谁知道遇上了之前有一面之缘的杨医生,这就被认出来了。

    “等看了片子再决定吧?”唐宝也不拒绝。

    医学界现在最缺的是什么?

    不仅是各种药,还有缺有实力的医生。

    医学要不断摸索,才能找到更加优化的医疗方法,现在华国的外科无法和外国的相比。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就是因为前些年华国的动荡,对知识和人才的打压,导致医院内人才断层,青黄不接。

    特别是高端的医疗人才更是稀缺,许多高难度的手术没有把握,医生们又爱惜羽毛,就只能保守治疗。

    唐宝觉得实在没办法,那自己就只能和他合作了。

    有杨医生在,现在的医院里也不忙,片子很快就出来了。

    唐宝却把王家母女打发回去:“有人要给我送菜过来,晚饭就麻烦你们准备了。”

    杨医生很和气的接口:“就是,反正你们在这也听不懂我们说什么,就回去准备晚饭吧?多弄点米饭,晚上我也去蹭饭。”

    等到她们母女拿着钥匙走了,四个人才去看片子。

    ct的片子放在灯箱上,杨医生的眉头就皱的紧紧的了,伸手虚指:“看这,胃壁静脉曲张,胃还有痿缩症状!”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刘医生的眼睛盯着片子开口:“这儿,左肝内的胆管也有毛病,而且脾要切除这一部分……肝脏这一块已经病变……”

    一张张的片子在刘医生的解说下,唐宝都忍不住眉头紧锁,病情实在太复杂了,不开刀已经不行了。

    而王志强更是听的捏紧拳头,脸色铁青。

    在别的医院里,医生就直接说这病没法治,开刀也没把握,还要一大笔医药费,都是建议他们换个地方看病。

    可是现在他听到刘医生说的这么仔细,心里就更难受了,他自己受伤都不眨眼睛的汉子,这个时候倒是红了眼睛,嘭的就给他们跪下,声音嘶哑的道:“求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她才十五岁啊!苦了十五年,现在日子好过了,让她多活几年吧!”

    王志强现在最怕的就是人家让他们换地方看病,那就表示他们也没把握,不想接手这病人。

    唐宝被他这措不及防的举动给弄蒙了,杨医生却见得多了,赶紧去扶他:“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

    刘医生也去扶他,很热切的道:“只要你同意,这手术我就能做,你不同意,她最多只能这样痛苦的再活几个月……”

    唐宝打断他的话,严肃的问:“刘医生,那你有几分把握?”

    刘医生皱眉沉思了一会,才道:“我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这手术不算是特别的难,但是最怕的是手术后的感染,还有病变。

    按照病人的情况来看,要做脾部分切除,还有左边的肝脏病变部分也需要切除!

    最怕的就是粘连的网膜,手术时会增加一定的难度。”

    唐宝又看着杨医生问:“你觉得呢?”

    杨医生面有难色:“病人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目前我们看见的只是ct片下所见的症状,病人的情况都已经很严重,等之后的手术,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突发状况!

    而且真要做起来,药物,还有器械什么的,我们这边不能算是齐全,我觉得这个手术难度太大,过于复杂,我最多只有百分之三十的把握。”

    唐宝看着被他们扶起来的王志强问:“英姿现在的情况已经拖不下去了,我建议还是动手术拼一把,可是你也听到了,这手术的风险很大!我能做的,就是在她手术前还有手术后调养好她的身体。”

    王志强紧蹙着眉头,他的心里也很矛盾,很犹豫。

    听他们这样一说,他一想到那破肚开膛一样血淋淋的画面,都觉的很危险,而且手术后还有危险。

    这隔行如隔山,他听他们讨论病情是超出自己想象的复杂,只要稍有不慎,或是任何一个地方出现一点小问题,手术就前功尽弃了,女儿不仅受苦受罪,还会死去。

    可是不做手术,那就是死。

    要是他自己,他肯定是眼也不眨的拼一把。

    可是这事关女儿的性命,在这深冬里,他的额头上也冒出了点点细密的汗珠。

    犹豫良久,他还是沉重的点头:“做!”

    刘医生急切的问:“你确定不后悔!”

    觉得自己这样说话不对,像是自己没把握一样,赶紧道:“只要唐宝能术前术后调养好你女儿的身体,那这手术就有百分之七十的把握。”

    说完,眼巴巴的看着唐宝:“你说是不是?我觉得这小同志的病比赵琪琪的病轻多了,你连赵琪琪都能有法子,对她这调养就更有把握是不是?”

    唐宝看着他问:“那你先在动物的身上进行手术试验,让杨医生给你当助手,我会在这七天里尽快把她的身体调养好点。”

    想了想,又开口道:“如果有什么特别需要的药物,那你们列出来,我让人去省里的军区医院弄出来。”

    这年头医疗水平只能说落后,她依稀觉得这会儿华国似乎连青霉素都没有,还得从国外进口,现在大都用四环素。

    而朱家现在就凭着四环素赚的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