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医生有点得意:“杀鸡焉用牛刀,那些药我打个电话就成,而且我这边弄了个实验室,里面的设备还不错,要不你和我进去瞧瞧?”

    杨医生很震惊的看着他:“你还弄了实验室?什么时候弄好的?我怎么不知道?”

    “这不是废话吗,你要知道那还是秘密吗?”刘医生问他们:“要不要去开开眼界?”

    杨医生赶紧点头,就像看见肉骨头的小狗:“要,要,我想瞧瞧。”

    唐宝也有点好奇他能把实验室弄成什么样,也就答应了。

    王志强对这些不懂,就和他们打了个招呼先回去了,他觉得自己需要好好的冷静冷静。

    实验室就在医院最后面的一栋楼里,现在住院的人并不多,部队上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军人,身体都很不错,就算是训练受伤了,或者是生病了,很快就能出院,有些配点药去就完事了。

    因此这最后一栋楼完全是闲置的状态,很少有人过来,倒是刘医生借着要清净点,就住在这边了,谁知道人家连实验楼都准备好了。

    唐宝闻到浓重的消毒水的气味,干脆和刘医生要了件白大褂,这才和他们一起进去。

    一进入实验室里面,消毒水的味道更浓了,入目的就是一些瓶瓶罐罐,还有很多人体#器#泡在药水里面。

    唐宝好奇的看了看,就吓得退后一步,觉得自己的小心脏接受不了这种刺激。

    偏偏刘医生还很没眼色的凑过来,很兴奋的问:“我这的设备还算齐全吧?这些都是宝贵的医学资源,能让我们更加了解人体构造,虽然只是模型,可是你看这肝脏,几乎快可以以假乱真了是不是?”

    杨医生的脸都快黏到瓶子上了,两眼放光:“是啊,是啊,真是太完美了。”

    唐宝:“……”这两人都不正常,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进来?

    刘医生也觉得这个时候的杨医生顺眼多了,对他介绍自己收藏的各种‘宝贝’。

    唐宝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里,可是一想到手术的时候,自己或许也要待在里面,用银针护住她的心脉,只能先忍受两个变态的声音。

    不,她只能先习惯这样的场景,要不她怕自己拖后腿。

    她杏眼呆滞的如同受刑一般的看完了五十几个瓶瓶罐罐,刘医生就带着他们来到手术室,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躺着一个橡胶模型。

    刘医生就很兴奋的介绍这里的设备:“这是监测心跳的,这是输液的,这个是输血的……”

    杨医生不住的点头:“你真厉害,能弄到这么多的好东西,可惜这模型到底缺少了几分感觉!这段时间弄了陷阱,活的动物不少,我们让他们送些东西过来练练手吧?”

    “只能先这样了!”刘医生一脸遗憾:“可惜现在不在京都了,那边的医院有捐赠的#体,那样才是最好的……”

    唐宝觉得一点也不好,她只要一想到那个画面,就觉得全身发毛,心里万分庆幸自己学的是中医,一想到自己拿着手术刀给人动刀子的模样,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她觉得自己还是很合适当米虫的,睡到自然醒,吃香的喝辣的,闲着逛逛街,这才是最美好的生活。

    她看见他们两个疯子已经拿着手术刀比划着切割手势,讨论着哪种手法好用,哪种切发对病人更合适……

    最终决定先去弄几只兔子来进行实验。

    唐宝赶紧借机告辞,打死她也不愿意再待下去了,自己今儿受惊了,得回去多吃点好吃的压压惊。

    杨医生和刘医生倒是和睦了许多。

    杨医生也不觉得刘医生胆子太大,不把人的生死放在心上了,毕竟按着王英姿的情况,这不动手术,不仅会没命,还会在疼痛里死去。

    刘医生也发现杨医生虽然在有些地方迂腐点,可是在医术方面还是比较扎实的,两人也有共同语言了,自己也能多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了。

    ……

    朱家和赵家都很关注唐宝的一举一动,她这带人来到医院,自然是很快就得到消息了。

    等从拍片的医生那里了解到病人的情况后,赵琪琪带着点蜡黄的脸上忍不住露出惊喜的笑容:“那是不是要开刀了?只要她能成功,那我也能开刀了是不是?”

    朱玉怡也觉得赵琪琪的求生欲真的很惊人,她也想赵琪琪动手术,自己就能趁机做助手,这对于她自己来说也是很有好处的。

    因此,她一脸肯定的点头:“对啊,你尽管安心,只要你现在调养好身体,手术就更有把握了。”

    赵琪琪兴奋的直喘气,随即又担忧的道:“可是她现在不肯给我针灸,我就觉得自己的身体没以前好了,要是能让她再给我针灸一下就好了。”

    朱玉怡看了看坐在一边的妈妈,见她对自己微微点头,就叹息一声:“是啊,她也太小气了,要不你再去求求她?或者是请司令帮着说说好话?”

    赵琪琪的后爸和亲妈都因为医院里有事先回去了,说是会尽快过来,现在是请叶司令多多看顾。

    其实,顾修安他们是带着唐宝的两个药方离开的,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弄清楚里面的药材,再让人研究一下,就可以变成赵家的方子了,因此急急忙忙的就把女儿托付给叶司令就借着国外到了一批特效药的借口离开。

    朱家三口其实也能猜到他们的打算,不过他们却觉得赵家手下能用的人太少了,像他们直接在叶司令家里,借着不放心方子的借口,就把方子的药材报过去,让医药研发部已经开始研究了。

    现在,朱家母女倒是经常来医院走走,不仅让赵琪琪把她们当成亲近的人,还连医院里的人也觉得她们热心肠,有人情味。

    赵琪琪听了朱玉怡的话,想了想还是点了点头:“你说的对,有叶司令出面,唐宝就不敢推脱了。”

    说完,捏着拳头捶了一下垫的柔软的病床,脸色狰狞的怒道:“等我好了,我一定不会让唐宝这个#人好看,我一定要报仇。”

    孟恋蝶对女儿使了个眼神,自己就离开病房了。

    对于中医,她比女儿更有兴趣,早就和女儿说好,一定要蛊惑赵琪琪闹腾起来,到时候赵美香他们不在医院,自己就可以借着照顾赵琪琪的借口,名正言顺的偷师。

    ……

    唐宝可不知道大家的打算,心情很好的在房间里看医书,顺便闻一闻香味。

    顾行谨今儿一早就托去市里的人给他带了一条猪腿,反正现在天气冷了,多买点抹点盐就能放的住。

    虽然唐宝空间里的肉不少,可是他是个谨慎的人,自家不出去买肉,可是请客却有肉,这事情要是被有心人知道就不好了。

    穆婉婉是真的会做菜,她觉得自家人吃是简单点能填饱肚子就好,可是现在是顾行谨他们要请客,自然是怎么好吃怎么做。

    今晚的主食是肉沫萝卜丝包子,还有烤麦角。

    菜就更丰盛了,一大锅猪脚炖黄豆,还有大块的红烧肉,萝卜炖猪骨头,土豆炒肉丝,芹菜肉丝,凉拌海带丝,特别是把一条大青鱼煮的香喷喷的,闻着就让唐宝的肚子饿了。

    顾行谨他们也很快过来,同行的还有顾团长和罗薇,肖强和王立辉他们八个人,过来还扛了圆桌,带了板凳和碗筷,双方打了招呼,就开始坐下开吃。

    今儿有好菜,男人们自然是要喝点酒。

    唐宝和罗薇还有穆婉婉母女就坐在小桌子上,有串门的小孩子来了,她也让人家吃块肉,再吃个包子或者麦角什么的。

    大家都热火朝天的喝着小酒,吃着有油水的肉,说着军营里训练的趣事,别提多惬意了。

    穆婉婉有点担忧的问:“那个医生不是说要来吃饭的吗?怎么现在还不来?要不要让英姿去请请?”

    唐宝笑着摇头:“不用,他们要是有空,自己会过来,要是没空,下回再一起吃就好了。”

    一想起他们的话,唐宝就觉得自己要多吃点肉肉压压惊。

    穆婉婉心想:今儿反正有好菜,这多两个人也没关系,可要是改天请客了,那又得另外花钱。

    现在王英姿吃什么东西,都是唐宝给她准备好的,因为她要吃中药,晚上就另外煮了粥,还有一块猪脚和一些土豆。

    罗薇问唐宝有没有收到贺玉杭的信,还说了自己收到了他们寄来的东西。

    唐宝一边和她说话,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鱼片,见她没有动几筷子菜,也有气无力的样子,担忧的问:“你是不是喝中药后没有胃口了,我给你把把脉吧?”

    中药的弊端就是实在太苦,唐宝自己都怕喝中药。

    罗薇已经换了好几个药方,唐宝给她把一次脉,就会调整一下药方,这都吃了一个多月的中药了,她其实也还真是喝中药喝怕了。

    唐宝也劝她歇一歇,可是罗薇又担心药效不够,还是坚持喝下去,现在听到唐宝关心自己的身体,叹了口气:“也好,我这两天觉得没什么胃口,还有点头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