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薇叹了口气:“也好,我这两天觉得没什么胃口,还有点头晕。”

    唐宝一想,自己上回给她开的七副药她也吃的差不多了,自己给她把脉后,就让她先歇几天再喝药,免得败了胃口。

    她的手放上去,细细的把脉,总觉得自己可能是被男人们的酒气给熏着了,这才会出现这种幻觉。

    自己怎么就觉得她这像是喜脉呢?

    毕竟他们夫妻俩的身子都有点问题,现在虽然都有好转,可是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有身孕啊?

    她闭上眼睛,更仔细的去感觉她的脉象,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手指下调皮的滑过去了。

    她的脑袋里瞬间浮现几个字,滑如走珠。

    滑如走珠啥意思来着?真的怀孕啦?

    望闻听切,唐宝又睁开眼睛仔细的看了看罗薇的脸色,发现她的眉宇间确实有些不一样。

    罗薇被她那明亮的眼神看的心里发虚,以前她给自己把脉都没用这么久的时间,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要死翘翘了,她忍不住一哆嗦,脸色都变白了:“我是不是得啥病了?唐宝你别瞒我,告诉我实话,我受的住。”

    唐宝没搭理她,人家正在用意念和躲在床底抱着木牌睡觉的小白说话:“她怎么这么快就能怀孕?我总不会弄错了吧?”

    “我也不知道啊,有可能是瞎猫碰到死耗子呗!”小白一点也不好奇人家为什么怀孕,只是撒娇:“宝宝,求求你让我进空间吧?反正现在你和你男人都在,外面一点也不好玩。”

    唐宝犹豫了一下,也答应了:“那行吧!”

    小白赶紧催促:“那你快点进来啊!”

    而这个时候罗薇看见唐宝不理自己,还以为她不好意思开口说自己的病况,觉得天都快塌下来了,眼睛也红了:“我,我是不是快要不行了?”

    “嫂子,我也不敢确定你是不是有了,等下去医院确定一下吧?”

    唐宝不敢百分百的确认,毕竟这日子太短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摸的准不准。

    罗薇愣愣的看着唐宝,整个人都像是傻了,猛地站起来,死死的盯着她:“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她脸色不大好,声音又控制不住,有点大声,那边男人都以为两人吵架了。

    顾行谨和贺宇安几乎是同时过来到自己的老婆身边。

    贺宇安脸上带着笑意:“这是怎么了?有话好好说,都坐下好好说话,你们女同志是不是也偷喝酒……”

    唐宝哭笑不得的道:“我说让嫂子去医院瞧瞧,我觉得她这症状应该是有孕了。”

    这下,是贺团长愣愣的盯着唐宝,不敢置信的道:“你说什么?”

    顾行谨也明白这是误会了,赶紧道:“对,你们去医院查查更放心。”

    整个桌子的人一愣,随即都看向唐宝,大都人都知道他们在喝中药,没成想还这么有效果啊?

    贺团长自然是期待唐宝把脉没错,喜得他的嘴角都忍不住咧开了,连声道:“对对,我们去医院,小唐很厉害,绝对不会有错的。”

    说真的,他看见老婆每天都喝两碗中药,还监督自己也喝,还要吃药粉,他心里都快撑不住了,那药实在是太苦了。

    他都想说别喝了,你要是喜欢孩子,那我们就去领养两个。

    可是现在,听到老婆怀孕了,他心里的喜悦那真是无法言表,就像是恨不得出去跑一圈,大喊几声才好。

    突然,他对唐宝鞠了一躬,很郑重的道:“唐宝,谢谢你!”

    唐宝有点尴尬,生怕自己出了点错,他们白高兴一场,赶紧道:“那个,日子太短了,还是去医院确定一下。”

    妈啊,早知道自己就不说出来了,看见他们俩这兴奋的模样,要是这出了什么差错,她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罗薇颤颤悠悠的扶着贺团长:“宇安,你陪我去医院。”

    这个时候大家也吃的差不多了,唐宝心想自己得跟上,要是万一出错了,自己也能在边上好好的安慰安慰。

    顾行谨不放心老婆自己走,让大家继续喝,等自己带着好消息回来,大家伙再喝一杯。

    这边去军区的医院也不算远,平时走个十多分钟也就到了,可是今儿贺团长生怕走的太急了累着了,扶着罗薇还让她走慢点。

    好不容易来到医院,值班的是个男医生,又让赶紧去请妇科医生过来,仔细的检查了又检查后,才敢确定:“时间还太短了,不过确实有身孕了,好好养着,定期来做检查。”

    贺团长这四十出头的人了,大风大浪都见得多了,可是现在也变得傻乎乎的了,抓着旁边的顾行谨问:“你听到了吧?”

    顾行谨不能否认自己有几分嫉妒。自己老婆也努力了,却还没好消息呢?

    自己这年轻的小伙子还比不上他?

    可是,他也确实为他高兴,点头道:“听到了,你要当爸了。”

    “真的?”贺团长又愣了楞,见他点头,直接一蹦三尺高,然后一溜儿的团团转:“我要当爸爸了,我有孩子了,我……”

    罗薇检查好出来后,看见他这傻样,自己倒是正常多了,斜了他一眼:“傻样,你就不能镇定点吗?”

    又拉着唐宝的手,就像是看着自己的亲人一样,眼巴巴的道:“唐宝,多亏了有你,你以后就是我的亲妹子,是我肚子里孩子的干妈,没有你,我这辈子就不会有孩子,呜呜呜……”

    唐宝温声道:“你尽管安心,我肯定会好好的给你调理身子,保你们母子平安。”

    贺团长赶紧凑过来,小心翼翼的哄:“哎哟,别哭了,唐宝这么厉害,你就尽管安心好了!来,我扶你回去好好歇着,千万不要累着了。”

    ……

    医院里这一耽搁,唐宝和顾行谨回去的时候,家里已经散了,王家三口还把家里都收拾的干干静静的,唐宝给小姑娘抓了七副药,仔细的交代了一下她以后吃啥,这才让他们一家三口去楼下休息。

    顾行谨早就给他们找出干净的被褥,送他们下去。

    等到他上来的时候,看见唐宝已经上床了。

    他赶紧去洗漱好,这才上床搂着她,见她闷闷不乐的模样,笑着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不开心啊?”

    “我就是在想,我要不要给自己开几幅药好好调理一下?”唐宝顺手给他把脉,随后又给自己也把脉,这才郁闷的道:“我觉得我们的身体都挺好的,怎么就还没怀上呢?”

    顾行谨被她这模样逗笑了:“我们还年轻呢,不急,有些人都是结婚好几年才怀上的。”

    搂着她的手紧了紧,眼神炙热的看着她,暧昧的道:“你那个好了吧?我们可以努力生孩子了吗?”

    唐宝点了点头,又摇头,见他一脸不解的看着自己,这才在他的怀里低声道:“是好了,不过我们要等过几天才能在一起,那个时候更容易让我怀上孩子。”

    顾行谨这下心里就比较郁闷了,觉得她心心念念的就惦记着孩子了,幽怨的看着她:“你就这么喜欢孩子吗?我觉得我们才结婚,一点都不急。”

    唐宝用力的点头,杏眼亮晶晶的就像自己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宝贝:“小孩子多可爱啊,要是儿子,小名就喊小宝,要是女儿,那就喊小贝。”

    “不行,”顾行谨见她不解的望着自己,这才很温柔的在她的耳边低语:“宝宝,你才是我的宝贝!唯一的宝贝。”

    这猛然间就被他的甜言蜜语给哄的晕头转向,唐宝也很没出息的沉醉在他醉人的眼神里,还有他温柔的吻里,至于那什么别的,就被抛在脑后了。

    算了,孩子什么的不急,随缘就好。

    冬天,是最适合睡懒觉的季节。

    再加上某些能助眠的运动,唐宝是真的睡得香喷喷的,一觉醒来已经是快九点了。

    听到窗外面传来的风呼啸声,要是王家人不在,她肯定是还要继续的睡下去,坚决和被子相亲相爱。

    可是现在,她只能穿好衣服,离开温暖的被窝。

    厨房里的两个炉子都是封着口子,里面的两个煤球炉都没有灭,一个煤球炉上放着烧热水的铁壶,一个煤球炉上是砂锅,她揭开一看,里面是煮的粥。

    她梳洗好,吃了点稀饭了,就准备进空间收拾一下药材,毕竟王英姿的病,她也要好好的琢磨琢磨。

    才放下碗,就听到敲门声响起来了,王志强站在门口,一脸的局促不安:“孩子喝了药没一会儿,这肚子就越来越疼了,弟妹你帮着去看看成不成?”

    早上顾行谨给他们送早饭的时候说了一句:早上唐宝都爱看书,爱研究医术,让他们没事不要去打搅。

    他也不是想骗人,可是总不会能说自己的老婆爱睡懒觉吧?

    而王志强他们却脑补成唐宝在替他们的女儿琢磨病情,心里感激的要死,这要不是女儿疼的实在是受不了了,都不敢来打搅唐宝。

    唐宝一听,赶紧拎着自己的药箱就下楼,看见床上的王英姿疼的整个人都卷缩成了虾子,浑身都是冷汗,赶紧按摩几个穴位后,才让她慢慢的好转。

    等到好转后,她才敢对她针灸。

    唐宝松了口气:“以后无论是什么时候,孩子不舒服就来喊我。”

    慕婉婉看见这么多明晃晃的银针扎在女儿的头上,肚子上,手腕上,看的就觉得疼,可是自己的女儿却一点也不难受,脸色都好看多了。

    她想让女儿舒坦点,这银针她是不敢在女儿的身上乱扎,可是那按摩的手法却能学一学。

    唐宝也教的很认真,一点也不藏私,要是她能学会,那就最好不过了,自己也能省力点了。

    因为王英姿的身上扎着银针,唐宝就在慕婉婉的身上按摩穴位:“这是攒竹穴,你的手在额切际处按几下,还有这是迎**,这风池穴这样按就能慢慢的缓解头痛...”

    她正教的仔细,就听到外面传来了王玉仙的大嗓门:“唐宝,有人找你!”

    唐宝还快来不及说什么,王志强赶紧打开房门道:“唐同志在这里,有啥事吗?”

    王玉仙一边织毛线,一边好奇的打量着面前三个年轻姑娘的穿戴,我的乖乖,这大冷天的她们都不穿棉袄,而是穿着黑的,蓝色的,粉色的呢料大衣,看着就觉得冷。

    当然,她也承认自己就是嫉妒,人家怎么就这么舍得花钱?自己也想有那好看的衣裳啊。

    不过,她看到朱玉怡和叶婷婷扶着的姑娘,瘦的就像是竹竿似得,那脸蛋一丝血色都没有,看着就像是鬼似得,就不觉得羡慕了。

    这蠢货,就不怕把自己冻的上西天吗?

    三个人都进了屋子,后面的警卫员想进去就被万志强给拦下了:“不好意思啊,两位兄弟,我那闺女身上都扎着银针呢,你们现在进去不合适,就辛苦两位在外面等等了。”

    小程有点担忧的看着里面,低声道:“那你注意着点,要是她们闹起来,别让她们伤到了唐医生。”

    王志强那就是老油条,一听这话就知道这进门的三个女的和唐宝不对付,瞄了瞄里面,看见里面廋的像竹竿的女人已经跪在地上,哭哭啼啼的不知道说些什么,低声问:“同志啊,里面那几个女的是什么来头啊?”

    赵琪琪看见床上死丫头身上的银针,心里恨的不行,又觉得她身体脸色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只要她能好,那么自己也能好好的活下去。

    可是,这前提是要让唐宝松口替自己针灸。

    活下去的意念太强大,让她这在一刻忘记自己和唐宝的恩怨,看见她就跪下,眼泪汪汪的哭:“唐医生,我求求你替我针灸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以前都是我错了,你就大发慈悲的动动手救救我吧?”

    唐宝没有去扶她,在那冷冷的看着她:“我不是已经给你开了药方吗?”

    “可是你现在都不愿意替我针灸了!”赵琪琪跪在地上,低身下气的道:“我觉得你先前给我针灸的时候,我这身体就好多了,想请你继续对我针灸。”

    唐宝看着边上站着的两姑娘,觉得自己有点明白她们打的是什么注意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