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心里觉得很奇怪,自己明明不是一个心软的人,也不能算是一个特别有爱心的人,为什么她们都觉得能够用苦肉计,这跪下哭哭啼啼的就能让自己妥协呢?

    她不想给赵琪琪行针,不仅是因为针灸对于她的效果已经不如第一次了。

    而且针灸也只能算是一个辅助,只能暂时缓解她疼痛的症状,却不能够让她恢复多少。

    反正她也不屑赵琪琪的为人,也不想天天看见她,这才不想给她针灸。

    可是看见赵琪琪现在这样跪在地上求着想给自己送钱,就连唐宝都忍不住想夸她真的是太有爱心了,知道自己却钱,就用这样的方法来资助自己。

    至于一边的叶婷婷,应该是想要看热闹。

    还有朱玉怡的心思就不单纯了。

    赵琪琪见唐宝大大方方的坐在那,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跪在地上,几乎要被气的吐血。

    可是她为了自己的小命,只能忍气吞声的求着唐宝:“唐宝,以前都是我不懂事,你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医者父母心,求求你就帮帮我这一次吧!”

    叶婷婷也在边上说好话:“是啊,唐医生,你就帮帮忙吧?难不成是顾连长还不愿意原谅顾叔叔和赵院长他们当初的事情吗?

    可是这也不能迁怒到赵小姐的身上,你说是不是?”

    她现在就想看见他们夫妻之间有矛盾,只要他们过得不好,她就开心了。

    朱玉怡也一脸温柔的看着唐宝:“唐宝,琪琪真的很需要你的帮助,你就帮帮她吧?有什么条件都好说。”

    唐宝就等她这句话,却露出一脸犹豫的模样叹了口气:“你先起来吧?不是我不想帮,实在是针灸太过于费时费力,我这边要给我亲戚家的孩子看病,还要看医书,实在是太忙了。”

    最要紧的是现在不缺钱用了,她比较胸无大志,不好意思说出口的是怕自己没时间睡懒觉,这天寒地冻的,谁乐意离开温暖的被窝啊?

    三个女人又是一番恳求,赵琪琪更是跪在地上不肯起来,苦苦哀求:“唐医生,求求你救救我,我真的很难受,你给我针灸后,我才能睡个好觉。”

    “那行吧!”唐宝皱着眉应下:“那我把时间挤挤还是有的,不过我可不是做善事的,你们要是嫌出诊费贵,那我可不会降低诊费的。”

    三个女人的心里忍不住冒出了一句话:你也知道你的诊费贵啊?现在你这样带着要挟的说在前头,谁又敢嫌弃你的诊费贵呢?

    赵琪琪现在只要自己留着小命就好,绝不去计较钱财的事情。

    她又不是傻子,心里清楚的很,要是自己死了,家里的钱和家业还不都是留给了自己亲妈和后爸的两个弟妹。

    要是自己死了,一分钱都享受不到了,她现在自然也不会心疼钱,她只心疼自己的身子。

    现在听到唐宝松口了,赵琪琪才让她们扶着自己起来,心里还觉得自己今儿没有白跪了,陪着笑脸道:“您医术高超,开的方子里又都是名贵药材,这收费肯定不能低是不是,要不就是赔本了!我出多少钱都愿意!”

    唐宝瞪了她一眼,眉眼带着不悦:“我是只看钱的人吗?”

    真是的,有钱了不起啊。

    好吧,有钱是了不起,要不她也活不到现在。

    而且,她就是只看钱的人,要是赵琪琪给出的价格不合适,做梦都别想自己动手。

    “当然不是,是我说错话了!”赵琪琪赶紧认错,低声下气的陪着笑脸:“是我心思狭隘,以前处处和你作对,你现在不计前嫌的救了我,我心里真的是感激的!等我好了以后,绝对做个好人。”

    早知道有今日,她当初绝不会为难唐宝。

    唐宝这才淡淡的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每天下午我去给你针灸,每次贰拾元钱;第二,你自己找个护士跟我学会针灸,一次性付我一笔钱,你自己回去想想吧!”

    朱玉怡这个时候扶着赵琪琪,听到唐宝的话,下意识的用力捏了捏她的手臂。

    赵琪琪听到唐宝说的这个价格,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可是什么都没说出来。

    这也太贵了。

    赵美香离开的时候,只给自己留下了叁佰元钱。

    她知道他们急着回去做什么,不过她也明白朱家心里的打算。

    按说自家也是开医院的,她要是为自家医院着想的话,那就应该打电话给自家妈妈,让手下信得过的医生护士来学针灸。

    这样,针灸就能成为赵家医院的东西。

    但是现在她琢磨了一下,瞄了眼朱玉怡欣喜的眼神,心里也有了个主意,一脸柔弱的道:“那我回去想想,等下就来回话。”

    朱玉怡也觉得自己要和赵琪琪好好谈谈,赶紧扶着她出门,一脸关切的道:“小心点,这是好事,你不要急。”

    而此时,穆婉婉一家子已经听得快傻了。

    针灸一回就要贰拾元钱,这天价让穆婉婉的心里已经一阵哆嗦了,那他们家要多久才能还钱?这么多的债务会让一大家子都垮了的。

    特别是想到自己家里还有四个孩子,想到现在孩子们都想要上学,可是因为自己女儿的病,那一家子就要被债务给压垮了。

    而且,就连针灸都要这么贵,那她开的药就绝对便宜不到哪里去。

    可是她也说不出来不给女儿看病的话,对于第一个孩子,她除了愧疚还有心疼,实在是太懂事了,也太可怜了。

    穆婉婉动了动嘴唇,却没有说出别的话。

    王英姿却觉得自己快要被吓死了,自家阿爹的津贴还不够自己四次的针灸,家里还有弟弟妹妹这么大一家子要等着钱吃饭睡觉。

    更别说他们还想念书了,自己可不能拖累家里,她赶紧道:“婶婶,我觉得现在好多了,我以后不用针灸了!”

    唐宝一直看着他们的神色,王志强的凝重,还有穆婉婉的犹豫,庆幸的是没有在他们的脸上看出不情愿的神色,要不这懂事的小姑娘也太可怜了。

    不过,看着小姑娘担忧的眼神,她还是忍不住噗嗤一笑:“傻姑娘,我那是吓他们的,我们之间本来就有矛盾!我就趁机敲竹杠,知道吗?

    至于你的药费,你就安心吧!不是说好了,等你身子好了,就给我乖乖的打工挣钱去!”

    王英姿悄悄的捏着自己的手指头算了算,才很担忧的看着她:“我真的能还清这么多钱吗?”

    她其实是担心自己的身体治不好,到时候钱花了,人没了,家里就被自己拖累了。

    现在的人大都思想淳朴,她也知道父母为了自己的病,不仅花光了不多的积蓄,还欠了不少钱。

    唐宝看着她的眼神很温暖:“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不会让自己吃亏的,替我做个两三年不行,那五年也就差不多了!我可不做亏本生意!”

    她说完,才觉得自己这话说的好像有点像周扒皮的感觉。

    可是王英姿听了却松了口气,真好,自己还能活下去呢!

    唐宝收了银针后,看着小姑娘温柔的道:“你现在也想早点好是吧?那这几天就听我的好好调养身子,到时候我让人给你做手术,等你手术好了,就能早点替我去干活了。”

    王英姿不大却很明亮的眼睛看着唐宝腼腆的笑了笑:“好!”

    慕婉婉听到‘做手术’这话,却是心里一沉,忍不住看向自己的男人,看了自己的男人,就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唐宝让小姑娘多休息,又叮嘱穆婉婉,除了中药和白开水,就不要让她吃别的了,自己会给她另外准备药膳。

    又怕他们不好意思去自家吃饭,笑着道:“昨儿的肉还有多,中午我想吃饺子了,嫂子等下能替我去做午饭吗?”

    穆婉婉赶紧点头:“好,志强你去把肉拿下来剁,免得吵到了弟妹看书。”

    唐宝又指了指外面刘小花的家的菜地:“那地里的葱和大白菜都可以摘,还有边上菜地里的萝卜也是能顺便拔。”

    路过的军嫂听到这话,赶紧指了指自家的菜地:“看你说的,小花家的能摘,和我就生分了吗?那是我家种了红萝卜和芹菜,你们尽管去摘就是。”

    唐宝赶紧笑着应下,和她说了几句话,这才和来拿肉下去剁的王志强说着王英姿的病来到楼上,就看见赵琪琪的身上已经披了件军大衣,蜡黄的脸上却带着亮光的看向自己。

    唐宝开门让她进去,淡淡的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想让人来学针灸。”赵琪琪眼神发亮的看着她:“你要多少钱?”

    唐宝捏了捏自己的手指,心里在琢磨自己开口要多少才合适。

    有些东西,要是自己死死的捏在手里,那就会让人偷窥,还会让人想法设法的把自己逼到危险的境地。

    特别是现在,虽然说浩浩荡荡的运动已经过去了,可是唐宝怕自己引起有心人的注意。

    她喜欢这样自由自在的生活,而不是被人吹嘘成神医,反而会不自由。

    其实,华国现在的动乱才过去,中医被打压的太厉害了,很多能人异士都还在观望,自己才格外的引人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