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华国现在的动乱才过去,中医被打压的太厉害了,很多能人异士都还在观望,自己才格外的引人注意。

    她和顾行谨商量了一下,这才决定借着朱家把中医给宣扬一下,这样自己就不会太引人注目了。

    赵琪琪看见唐宝在沉思,心里就急了,陪着笑脸开口道:“壹仟元行吗?”

    唐宝听到这数目,心里忍不住一跳:哎呦,这开医院的就是有钱,随口就是壹仟元,幸好自己没有说伍佰元。

    要不自己可就是被人当成有钱不赚的傻子了。

    赵琪琪看见唐宝杏眼清凌凌的看了自己一眼,神色淡然的模样,还以为她对自己提出的价格不满意,想到朱玉怡答应给自己的两千元钱,咬牙加了五百元:“壹仟伍佰元,这是我手里全部的钱了。”

    这样自己也还能白挣伍佰元。

    现在,她才知道钱财的重要性,就像是这次唐宝给自己开的药,自己亲妈都嫌贵,还要自己在那求。

    她怎么不想想,就那两个方子,已经完全超出自己给的药费好几倍了。

    因此先前朱玉怡和她商量,她出两千元钱学针灸,还免费给她针灸,就算是她要开刀,以后也会让朱家最好的医生免费过来……

    唐宝现在才知道,自己和她们的距离实在是相差太多了。

    自己坑了朱玉怡的两千元钱,就觉得心满意足了,谁知道人家一出手就是壹仟伍佰元,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可是她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她们,自己教的这针灸手法只能和赵琪琪一模一样的病这才能用。

    不过,华国这么大,可能,或许也会有病人和赵琪琪的病症一模一样的吧?

    唐宝心里默默的念了声:“罪过,罪过,贪财了!”

    带着点矜持的点了点头:“那行,等下你让人把钱送过来吧?下午一点在病房里等我。”

    赵琪琪看着她小心翼翼的问:“那个,这毕竟不是个小数目,我们能不能签一个协议?”

    她怕唐宝知道自己让朱玉怡和她学,就又反悔不教了,因此觉得签下协议才更安全。

    唐宝是求之不得,要是等她们反应过来,肯定就知道这针灸会有多鸡肋了,就像是你给人看感冒一样,不同的体质,年纪,这开的方子就会有不同,她们都是学医的,这反应过来后,肯定就知道这钱打了水漂,要是到时候说自己不故意的就不好了!

    因此,唐宝也答应的很爽快:“行,到时候把协议签了再交钱,顺便找两个人作见证。”

    赵琪琪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了,王志强生怕唐宝年纪小吃亏,一直在厨房里待着,等到人走了,这才出来看着她道:“等下要不要我和你嫂子陪你去?”

    虽然她们说的壹仟伍佰元是很多,可是现在很多人的心里,都还是觉得这秘方是一代代流传下去,千金不能换的好东西。

    唐宝露出乖巧的笑容:“没事的,等下我让医院里的负责人给我仔细看看,就是杨医生和刘医生。”

    王志强这才放心的切了一大块肉就下去剁肉。

    中午大家吃的是白菜馅的猪肉饺子,虽然白菜有点多,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顾行谨听了唐宝的话,笑了笑:“放心,我去和贺团长说一声,让他来写这协议。”

    “那就是再好不过了,”唐宝带着点促狭的道:“不过也不知道他恢复正常了没有?”

    顾行谨也想起昨儿晚上贺宇安高兴傻了的样子,忍不住失笑:“人逢喜事精神爽,正常的不得了。”

    穆婉婉看见他们吃完了,赶紧起身给他们添上饺子,大大方方的道:“你们多吃点!对了,我在这也没事,弟妹你要是有缝缝补补的活就尽管让我做好了,免得我闲着没事做。”

    夫妻俩先前说了会话,王志强对她说清楚了女儿的病情,也说了他们会在这住一些日子,让她在这不要太小心翼翼,这样相处起来大家都轻松。

    唐宝还真的不喜欢做针线,也知道她现在待在这也没很多事,点头道:“那就麻烦嫂子了,我就会钉个扣子,正想做棉衣棉裤呢。”

    王英姿自己小口小口的很珍惜的吃着药膳,虽然药味有点重,可是里面的肉很好吃,闻言赶紧道:“我也能帮忙。”

    唐宝笑盈盈的点头:“好啊。”

    她觉得自己现在不要把她当成病人,让她做点事,免得她胡思乱想。

    ……

    午后的太阳照在人身上很舒服,可惜就是风太大,要不唐宝都想在外面晒太阳了。

    她来到医院里赵琪琪的病房里,就看见朱玉怡和躺在病床上的赵琪琪在说什么,看见她进来了,就对她笑了笑。

    赵琪琪赶紧把床头柜上的协议递给她:“唐医生你看看,要是没问题就可以签字了。”

    “不用,我找人写了协议,一式两份!”唐宝从自己的口袋里摸出几张纸递给她,很干脆的道:“我已近签字了。你看一下,要是没问题就签字,要是有问题,那这事就算了,免得给我爱人惹麻烦。”

    赵琪琪一愣,可是却也不敢反驳,接过她递来的协议一行一行的仔细看着,深怕有什么对自己不利的东西。

    唐宝看见她小心谨慎的模样,嘴角一翘,顾团长写的协议真的不错,她先前自己也看过,完全是排除了被人反咬一口的可能。

    赵琪琪仔细的看了两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这才隐晦的瞄了在自己身边看协议的朱玉怡一眼,见她也没有反驳,这才拿起钢笔签字。

    她签字后,就指着小桌子上的一个布袋道:“那里就是给你的钱,我也不敢打搅你的时间,就麻烦你教孟阿姨针灸吧?”

    说完,她小心的看着唐宝的脸色,觉得自己这回也算是算计了她一回,逼着她教会自己的仇人针灸,要是把她气坏了怎么办?

    好在现在签了合约,自己也不用担心唐宝反悔。

    而且,因为自己终于算计了唐宝一回,她的心里反而有说不出的兴奋。

    毕竟自己之前都是被唐宝算计,被她为难,现在终于风水轮流转了。

    唐宝的心里其实一点都不意外,可是脸上却露出了不满,还有几分愤怒的神色:“你,你说什么?”

    朱玉怡在一边赶紧开口,柔声细语的道:“唐宝,我知道你对我们有意见,可是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我们做小辈的就把那些不愉快忘记了吧?爸爸的心里很牵挂你们母女,只要你愿意,朱家就有你的一份。”

    见唐宝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赶紧和她说朱家现在的资产,四家医院,一家大药厂,还有四环素现在供不应求,退烧药……

    开玩笑,这当然是不可能的,现在他们愿意哄着唐宝,无非是为了她手里的东西,为了苏家祖上留下来的那些药方。

    只要那些东西到手,自己就不用哄着这个蠢货了。

    唐宝似乎很心动,一脸犹豫的模样。

    其实她的心里在想:没想到朱家还挺有钱的,那自己想要超越他们,就得办一个药厂?

    这样一想,她就想到了市里那个被自己破坏了的药厂,也不知道那里现在怎么样了?要是还空着的话,自己能不能顺势买到,这样自己办个药厂,怎么也要把朱家引以为傲的东西全都毁了,这才对得起自己的奶奶。

    当然,不是唐家的奶奶,而是苏家的奶奶。

    朱玉怡看见唐宝犹豫的模样,还以为她被自己说的心动了,笑容更甚:“唐宝,你就答应了好不好?我妈妈在中医方面也是略懂一二,绝对不会拖你的后腿的。”

    唐宝叹了口气:“好吧,你让她过来学吧?”

    朱玉怡赶紧过去喊人,说真的,他们这回来了真是破财破的很心疼,这

    她自己房间里的两千元钱被人偷走了,这回为了针灸又拿出来了两千元钱,手里的钱可全都拿出来了。

    她们自然也想到过行针会不会有太多的禁忌,可是孟恋蝶觉得自己也算是厉害的中医了。

    不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吗?

    她觉得凭着自己对中医的了解,只要跟在唐宝的身边学一段日子,就绝对能懂这行针之法。

    毕竟唐宝年纪轻轻的就会这针灸,就让孟恋蝶的心里下意识的认为针灸是很简单的事情。

    朱玉怡很快就把自家的妈妈带过来,孟恋蝶看着唐宝的眼神,温柔的就像是看自己的女儿一样:“唐宝,我看见你就觉得我们该是一家人,我……”

    唐宝不想听她那些让人恶心的虚伪的话,担心自己忍不住吐出来,打断她的话:“我可没时间和你们唠叨,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不要蠢的让我发脾气。”

    说完,抬手就指着她身上的穴位:“这是左手臂内关穴在前臂内侧,腕横纹上2寸,两筋间;还有心前区要格外主意,这能疏通气血,调养心脏,还有极泉、少海、灵道穴,还有天泉、曲泽、内关、劳宫穴……”

    她说的很仔细,一点也不藏私,说完,才开始对赵琪琪行针,然后看着她们母女道:“记住了吗?”

    母女俩都有中医的底子在,唐宝说的时候也很仔细,确实记住了七七八八,可是却不能完全记住。

    朱玉怡瞄了自家亲妈一眼,就对着唐宝笑着道:“要不你给我们再说一遍?说慢点也好让我们记下来?这样也免得弄错了,你说是不是?”

    唐宝杏眼一瞪,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们:“你们怎么这么笨!”

    说完,又叹了口气:“算了,反正我妈妈说苏家的孩子才能对行针有天赋,你们这些人学不会是正常的,我今天也懒得多说什么了,明儿你们都机灵点,自己脑子不好就要学会笨鸟先飞,拿着纸笔好好的记下。”

    说完,见她们母女的脸色红的像是要滴血,这才一脸孺子不可教的摇了摇头,自己拿起布包粗粗的看了看,就坐在那慢慢的数钱了。

    毕竟她还要拔了银针才能离开。

    孟恋蝶向来都是被人追捧着,赞美着,记忆里从没有人说她笨,这听到唐宝的话,差点被她给气吐血。

    可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她只能忍着,哪怕心里恨不得把她碎尸万段,可是现在她怕自己忍不住发火,干脆为自己找了个离开的借口,干巴巴的道:“我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走了。”

    朱玉怡想的也和自家妈妈差不多,在自家妈妈离开后,也找了个借口离开了。

    她要找自家爸爸去告状,让他好好教训一下唐宝。

    躺在病床上的赵琪琪看见唐宝一脸得意的数着一叠叠的拾元纸币,觉得自己都忍不住眼红了。

    赵家医院这几年外表看着很不错,其实内里财务的这一块很紧张,她自己的私房钱都差不多只有两千多,现在看见这么多钱,心里在盘算着自己能不能从朱家再弄点钱?

    半个小时后,唐宝取下银针放到碘酒的小瓶子里消毒,给她把脉后,这才离开。

    门外杨医生一脸憔悴的和一个护士在说话,看见唐宝出来了,护士笑着喊了声‘唐医生’后,就进去照顾赵琪琪了。

    倒是杨医生一脸兴奋的看着唐宝:“我们用四个方案给八只兔子做了手术,发现第一个方案手术的兔子现在恢复的最好,现在就看这兔子能不能挺过今天……”

    唐宝听到他滔滔不绝的说着失败和成功的案列,觉得自己今后无法面对兔子了,这可怜的兔子啊!

    她为了自己以后还能好好的吃兔子,赶紧在他换气的时候打断他的话:“那行,你们辛苦了,病人我已经在好好的调养身子了,只要你们这边没问题,就可以通知我了。”

    杨医生还是一脸兴奋:“好,那我先去查一下病房,等一下还要去重新做手术。”

    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对唐宝低声道:“刘医生动手术的手法真的很不错,我看了都觉得受益良多,你要不要一起去偷师?”

    唐宝赶紧拒绝他的好意:“隔行如隔山,我还是靠你吧,杨医生,你相信你!”

    杨医生觉得唐宝真的是自己的知己,用力的点了点头:“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这才转身雄赳赳气扬扬的离开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