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素在边上看着父女俩说说笑笑的模样,笑了笑:“你们倒是知足常乐啊!”

    “妈,其实我很有上进心的!”唐宝赶紧为自己的懒惰辩解:“就是没有找到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机会,要不早就名扬四海了!可要是我真的名扬四海了,肯定就会很忙,那就会没有时间陪你们,也不会有时间给你们生可爱的孙子孙女,你们说是不是?”

    苏素的眼睛一亮,看着女儿的肚子,带着几分欣喜的问:“你有身孕了?”

    唐宝觉得她的眼神让自己很心塞:“以后肯定会有的,你急什么?我就是担心你们隔代亲,到时候我都不好管孩子。”

    苏素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儿道:“没有孩子也好,免得你去上学不方便。”

    “什么?上学?”唐宝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他们,伸手指了指自己:“我是不是听错了?我要去上学?”

    她很想爸妈说自己听错了,可是他们都点头。

    唐明远见自己的女儿一脸震惊的模样,温和的道:“你先前不是说想要把中药弄成冲剂和药片吗?我们一打听,才发现这要办药厂,那就得有相关的证书,还要文凭!

    我们已经打听好了,京都就有医药大学,已经托了人给你弄了个名额,你明年开学就能去报到了。”

    苏素也点头附和:“中药学对于你来说也不难,你要好好的考,趁着现在大学才开始运行,你也可以钻点空子,跳级把医药证书拿到手,这样我们也可以尽快把药厂给办起来。”

    唐宝没想到是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一脸的生无可恋:“我一个人背井离乡的,你们就不心疼我吗?就不会舍不得我吗?”

    唐明远赶紧道:“离觞也很想念书,我们有让他和你一起去京都,到时候你们以兄妹相称,这样也好有个照应。”

    苏素不解的看着自己的女儿:“难不成你不想去上学吗?”

    “……我就是觉得自己这年纪大了点?我这都嫁人了啊?”唐宝真的很想哭个给她看,自己真的就想做一只被人养着的猪。

    要是去学校,自己要跳级,还吃不好睡不好的,她真的不习惯啊。

    苏素嗔了女儿一眼:“你才二十岁,还年轻着呢,我听说九月份开学的时候,三十四岁去考试的男女同志都不少。”

    又叹了口气:“你现在还有能力,就抓紧记下点什么,现在的医药实在是紧缺的很,多一味好药,能帮助的人就很多了。

    我也期待我的女儿有一天能让中药名扬四海,而不是被西药打压的没有立足之地……”

    唐宝看着自家妈的温柔的眼神,突然间觉得自己这个女儿能做的就是让她的梦想成真,点头道:“妈你就看我的好了,我肯定能成的。”

    苏素满意的点头:“我自然是相信你有这个能力的,我就是怕你懒而已,你要是勤快点,就不会只想着吃和睡了。”

    唐宝不满的嘟了嘟嘴,撒娇:“妈,你不要说的我像头猪一样好不好?”

    苏素可不吃女儿这一套:“可是你现在就像是猪,过着吃了睡睡了吃的日子,难不成还不许我说实话了。”

    唐宝赶紧寻求外援,看着唐明远撒娇:“爸,你看我妈现在都不疼我了,我明明这么乖巧聪明,不仅貌美如花,还能赚钱养家,天底下还有比我更乖巧的女儿吗?”

    老婆和女儿,唐明远哪个都舍不得得罪,赶紧点头附和:“宝宝最乖了,你妈这也是为你好,你看顾行谨现在已经是连长了,不也要去军校学习吗?要是嫌弃你没文化就不好办了,你也去上大学,肯定能比他更厉害。”

    唐宝抬着下巴哼了哼:“他要是敢对不起我,我就能找个比他更好的,才不会死心眼呢?”

    唐明远还赶紧附和:“就是,那混账要是敢对不起我女儿,我弄不死他……”

    苏素快要被他们父女给气死了,翻了个白眼:“你们两个差不多就得了啊,我看行谨挺好的,先前还救了我们呢,你们就在背后说他的坏话,真是够过河拆桥了。”

    唐明远也想起女婿救自己的事情,有点心虚的摸了摸鼻子,狡辩:“我就担心男人有权就变坏,这才让女儿留意点吗?我巴不得他们小两口美满的过一辈子。”

    “以后我不知道,我就知道你在家的时候就嘀咕着女儿被人抢走了。”苏素嗔了他一眼:“我还以为你巴不得他们不美满,这才好让你借题发挥的把女儿带回去呢?”

    唐明远被自家老婆堵的无话可说,心想: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女儿,突然之间不在自己的面前了,能不想念吗?

    “那我和你们回去过年!”唐宝说完,这才反应过来问他们:“爸妈,你们这会来是因为朱家的事情吗?”

    苏素低笑一声,眼神却是说不出的古怪:“是啊,我们要是想办药厂,这钱缺不了,我也要来敲一笔竹竿。”

    唐宝觉得自家妈妈笑得有点不对劲,好奇极了:“是朱家吗?”

    “是啊!”苏素叹了口气:“你不知道,你奶奶是真的有过人之处,要不是她留下的遗言,我们估摸着早就被他后来的女人弄死了。

    不过,当初的绝子药并不是无药可解。”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苏素想到自家亲爹那想要儿子的迫切心情,嘴角的笑容更甚:“他现在虽然快六十了,可是看着也还挺年轻的,我把解药卖给他,他肯定会想生个儿子……”

    唐宝都忍不住佩服苏红豆,现在他想生孩子,可是哪怕孟恋蝶外表再年轻,也只比他少十岁,这还能不能生孩子呢?

    她不能生孩子,朱修延又会不会在外面找年亲的女子生孩子呢?

    要是外面的女人真的生下孩子,孟恋蝶母女又怎么能容得下朱修延的孩子呢?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是朱修延找的女人生不出孩子,可是朱修延的心思却已经变了。

    当初,他因为苏红豆不能给他生个儿子就在外面和孟恋蝶勾搭上。

    现在,他也能为了生个儿子和别的女人勾搭上。

    “我奶奶真是太英明神武了!”唐宝忍不住咋舌:“奶奶真的太厉害了!这是把人心都看透了!”

    又很好奇的问:“那妈妈你为什么不亲自去找他呢?”

    自己的亲爹所作所为,让苏素笑不出来,淡淡的道:“你奶奶当初说过,这事顺其自然,却不能是我去打听他的下落!再者,朱家在他们本地的势力很大,我要是去了,那就是有去无回!

    现在这里却是他们管不到的地方,要不我也不会轻举妄动。”

    唐宝好奇的问:“那妈妈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呢?你今儿和他闹得有点僵,要不要我来找个机会在他面前露个口风?”

    “你先前不是说她们母女在和你学针灸吗?”苏素露出冷笑:“到时候你别给她们好脸色,多骂她们几句,估摸着他又会忍不住来训你的,到时候你就‘气急败坏’的露出一点口风,剩下的就等着他自己送上门了。”

    唐宝一脸兴奋的点头,和她商议起到时候自己怎么说才不会让他怀疑。

    唐明远在边上听了,都忍不住为朱修延点了根蜡,觉得他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

    说真的,他是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岳母,人都死了快二十年了,可是依旧能把人算计。

    不过,他可不会觉得自己岳母恶毒,起以前孟恋蝶让人来打探他们的事情,觉得那女人才是真正的心狠手辣,还想着斩草除根……

    王志强把唐宝的父母送到医院门口,看见他们有话要说,自己就很有眼色的离开了。

    他回到家看见自己的女儿已经睡着了,就和老婆在外面客厅里低声的把女儿的病情说了说,最后才无奈的道:“这事我们就尽人事听天命,开刀要是成了,那就皆大欢喜,要是不成,那也是命。”

    穆婉婉捂着嘴,流着眼泪,不敢让自己哭出声来,默默的点了点头。

    王志强是真的喜欢她,这才不顾一切的娶了她,哪怕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白净俏丽的模样,却还是心疼的把她搂进自己的怀里,低声道:“别哭了,孩子会没事的,再说唐宝的爸妈不都来了,等下我们再让他们给大丫头把脉,说不准还能开出更好的方子呢?”

    穆婉婉听到这也不哭了,反而是推开他低声道:“那我去和刘家妹子说一声,在她的菜地里摘点菜,晚上也好多添两个菜。”

    王志强点头:“也好,我去外面转转,看看能不能传话进去,让行谨知道他的岳父岳母来了,看能不能早点回来。”

    夫妻俩就分头行动,王志强运气好,恰好在不远处就遇见了一脸喜色的贺宇安,虽然只是昨儿晚上一起吃了个饭,可是男人之间,有时候一起喝了杯酒,就能称兄道弟了。

    王志强笑着招呼:“贺团长,你这是要去哪?”

    贺宇安看见他停住脚步,笑容满面的道:“哦,是王同志啊!我回家一趟,你这是出来溜达一下吗?”

    王志强笑着道:“是,行谨的岳父岳母过来了,等下你能不能和他说一声,要是他没事,就让他早点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