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强笑着点头:“是啊,行谨的岳父岳母过来了,等下你能不能和他说一声,要是他没事,就让他早点回来。”

    这连长相对来说责任大,可是行动上也会自由很多,只要不是开会,或者是带队出去,早点回家也没关系。

    贺团长心里只惦记着怀孕的老婆现在难不难受,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行,我等下就和他说一声。”

    他说完就继续往前走,主要是自己的老婆才有身孕,可是又不想吃东西,他这是恨不得一天到晚的陪着她的身边才能放心。

    可是走了几步,他就停住了脚步,转身喊住往回走的王志强:“王兄弟,等一等,你先前是说行谨的岳父岳母来了是不是?”

    王志强点了点头:“是啊,到了好一会了,快两个小时了吧?”

    “哦,哦,这是好事啊,哈哈哈,我这就让人去和行谨这小子说。”贺团长说完,自己赶紧大步往家里走。

    回到家,看见余风雅在陪着罗薇说话,也顾不得别的,开口道:“阿薇,唐宝的爸爸妈妈过来了,我们家不是有空房吗?等下让他们住到我们家里来好不好?”

    罗薇眼睛一亮,她早就听唐宝说过她的妈妈对于女人的调养,还有保胎这一块非常有经验,赶紧点头:“行啊,当然行,可是他们会愿意吗?”

    贺团长笑了笑:“现在这个时候探亲的军嫂比较多,招待所都快住不下了,他们这又是突然之间来的,这就更不好安排了,我亲自去请,应该能过来的。”

    罗薇赶紧催促他:“那你还愣着做什么,赶紧去请啊。”

    又看着余风雅笑了笑:“余姐,今儿可要麻烦你给我搭把手,把那客房打扫一下了。”

    余风雅赶紧点头:“行,我去把玉珍喊来一起收拾,你就坐着指点就好了,现在可不是你能逞强的时候。”

    贺团长也对余风雅道了声辛苦,自己打开柜子,拎着两瓶自己平时都舍不得喝的茅台就赶紧出门去请人了。

    他急匆匆的来到唐宝他们的门前就敲门,心里还琢磨着自己怎么开口好,反正是打定主意一定要把人请到自家去,这样自己也能安心点。

    唐宝正和自家爸妈研究这竹竿怎么敲才好,听到有人敲门,一看手表已经快四点了,还以为是穆婉婉来准备晚饭了,打开门看见是顾团长一愣:“贺团长,您今儿这么早回来了啊?”

    “我听说你父母来了,就过来打个招呼。”贺团长笑得和蔼可亲,进门就把两瓶酒放在桌子上,和起身的唐明远苏素握手:“唐医生苏医生你们好,虽然才第一次见,可是我早已久仰大名,听大哥他们说起你们。”

    唐宝赶紧给他们介绍,双方就笑着寒暄,贺团长就把事情给说了:“实在是我爱人现在的身子不稳,就想着你们住到我们那边去,也好给我爱人壮壮胆。”

    苏素看了女儿一眼,见她笑嘻嘻的模样,就知道这贺家可以去,点头道:“那成,你们这是太紧张的缘故,我和她说说话,也能让她安心点。”

    “那就再好不过了。”贺团长自己也明白他们是紧张了:“主要是我们这年纪才有了孩子,这心里就生怕有个啥,忍不住担心了点。”

    贺团长和他们说了会话,自己就回部队里了。

    唐宝带着他们去看了看王英姿,他们都轮流把脉后,夫妻俩心里却明白,女儿的医术已经比他们厉害了,这种病他们确实是无能为力的,不过这药膳还是能说出几种的。

    晚饭是穆婉婉和唐宝一起烧的,顾行谨回来忙着给岳父岳母倒茶切水果,陪着说话,孝顺的不得了。

    晚上的时候,也和唐宝亲自送他们去了贺团长家,看着卧室里布置的干净整齐的很,又见苏素替罗薇把脉后,说了些关于养身子的方子,倒是听的罗薇连连点头,夫妻俩这才回家。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夫妻俩慢慢的走着,倒像是散步一样。

    顾行谨趁着现在也没人,一边走一边问:“对了,爸和妈这回来是不是因为朱家的事情?大概要什么时候回去?我今年过年可能是没时间回家了,到时候你是留在这陪我还是回家和爸妈他们一起过年?”

    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自己的岳父岳母住几天就走,走的时候还把自己的老婆也带走了。

    可是,他还不能反对,毕竟唐宝已经说了好几回要回家去过年。

    “是啊!”唐宝说完,才想起自己忘记告诉他自己要去上学的事情了,有点不好意思,就凑近他,伸手去拉男人带着薄茧的骨节分明的大手,低声道:“我和你说个事,和你商量个事。”

    反正现在天黑,路上也没什么人走动,顾行谨握住她柔软的小手,温声道:“有事你说就是,我都听你的。”

    老天保佑,自己的老婆千万不要说她很快要回去了,希望她能再陪自己一个月。

    唐宝低声道:“家里想弄个制药厂,可是这要文凭,爸妈的意思就是想让我去京都上医药学,明年就去报到……”

    顾行谨呆住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唐宝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这是舍不得自己离开,毕竟两人在一起后,都是聚少离多,也就这几个月才像新婚夫妻一般的如漆似胶。

    她摇了摇两人握着的手,美滋滋的笑:“是不是舍不得我离开啊?学校放假我就会来瞧你的。”

    顾行谨低低的应了一声:“我是舍不得你离开我,可是你去上大学那是好事,要不提前去京都,找个靠谱的老师好好给你补补课?免得到时候跟不上学习进度?”

    “顾行谨,你什么意思!”唐宝瞬间鼓着小脸,杏眼圆睁的瞪着他:“你这是觉得我笨是不是?”

    “不,不是!”顾行谨赶紧否认:“我知道你聪明的很,可是那大学里聪明人很多,我就是担心你到时候跟不上进度会觉得委屈。”

    他心里是真的这么想的,而且他小时候有好几个先生教导,后来去军校都觉得压力很大,可是唐宝从没上过学,他是担心她不习惯,这才想着让她先习惯一下。

    唐宝这才哼了哼,一脸傲娇的道:“不用,我就是传说中的天才,才不用你担心。”

    两人回到家后,唐宝洗漱好就上床。

    顾行谨已经在床上给她暖着被窝里,见她的手脚都有点冰冷,就赶紧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有点不舍的搂着她,闷闷的道:“老婆,要是你去上学了,这要是有孩子了怎么办?要不给我弄点避孕的药?”

    唐宝被他这话逗的一笑:“我妈手里或许还有绝子药,你需不需要?”

    “我这辈子就只有你,要是你舍得让我喝,那我眼也不眨的喝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来,一只手贴老婆的背,将她往自己身边按,低头就吻着她的唇辗转亲吻着。

    这个亲吻并不激烈,反倒是多了几分缠绵缱绻的味道在里边,十分温柔:“老婆,你现在还在我的身边,我已经舍不得了,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闻言,唐宝蓦地笑了出来,水亮的眸子望着他:“我也舍不得离开你,可惜我现在还没有孩子,要是你能让我有身孕,那我就不去读大学,直接请人就是。”

    顾行谨听到她这话,心里一热,特别是被她那美丽的眼睛看得心里一阵悸动,想到孩子,自然就想到那有孩子的过程,连脸上都悄悄爬上了红晕。

    他有些不自然地撇开眼,连声音都不自觉地低了些:“读大学是好机会,你应该珍惜,我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能研究出好药造福军队和百姓。”

    唐宝抬头就不轻不重的咬了他的下巴一口,故作不悦的道:“还说舍不得我呢,现在是不是又嫌弃我没文化?”

    顾行谨无奈地笑着摇头,修长的手指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的好看,他的手指留恋的抚摸着她柔嫩的小脸,声音低低的,却是格外的动人:“在我的眼里,你是最好的,可是我知道让你去念大学,是对你好,我不能自私的只为我自己考虑!

    我知道你对医学有能力,也有兴趣,而且也知道爸妈他们都盼着你能成功,这样就能让更多的人受益……”

    听到他说了一大堆好话,唐宝心满意足的搂着他,低笑:“其实,我爸妈就是想让我用实力让朱家知道我们苏家不是没人了,我觉得我奶奶当初绝对有能力收拾朱修延,可是却让他活到现在,还给他准备了解药,这真的是很有胸襟谋略,你说是不是?”

    顾行谨心想:胸襟谋略那是不用说了,这没有谋面的苏奶奶绝对是狠人,这死了都能让活着的人过得不痛快。

    当然,他还是附和自己老婆的话,顺便还给他们出了点好主意。

    毕竟,孟恋蝶十几年前派人想要自己老婆的命,自己还是要替老婆出气的,这又不要她的命,只是敲竹杠而已。

    唐宝看着他的侧颜,眼神滑过坚毅的眉峰,视线就滑落在他颈下的锁骨上,带着男子独有的性感,此刻看来也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她搂着他的脖子轻轻地吻上了他的唇,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脸上,娇娇软软的道:“老公,你给我出了这好主意,今儿晚上我要好好的奖励你。”

    这简直就像是变成了狐狸精,顾行谨的凤眼一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清冽的声音都变的暗哑起来:“老婆,我随你处置!”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