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十二的午后,唐宝在病房里给赵琪琪行针后,看着对面的孟家母女皱眉道:“该教的我都教了,你们自己等下回去好好的练练,明儿你们给她行针。”

    孟恋蝶有点为难的看着她道:“可是我们才学了四天,这是不是得要多学几天再上手比较好?”

    说真的,这几天她们母女真的觉得很郁闷,唐宝开口就没好话,骂她们就像是骂孙子一样,要不是怕自家男人来,会被苏素这个大女儿勾起慈父心肠,私下补贴她们。

    也怕她们冰释前嫌,到时候跟着他们回去,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因此这两天被唐宝嫌笨,她们母女也都忍下了,没有回去告状。

    可是现在听到唐宝说让她们动手,觉得唐宝这是在为难她们。

    朱玉怡带着几分不满的道:“唐宝,我们为人医者,就应该对病人负责,现在我们才学了四天,怎么能让我们行针呢?现在我们也才记住穴道而已,要是下手没个深浅,病人出事怎么办?”

    躺在病床上的赵琪琪本来也是要开口说话的,开玩笑,她们母女才学了这么几天,她也担心她们下手没个轻重,要是伤到自己怎么办?

    可是一琢磨,反正她们已经出头了,自己还是当成没听到,让她们争出个高低,自己也哪边都不用得罪。

    因此,赵琪琪闭上眼睛装睡。

    “有些东西是要靠天赋的!”唐宝抬着下巴看着她们,杏眼里是明晃晃的嫌弃:“就算是没有天赋,也要知道有一句话叫做笨鸟先飞。

    你们既然知道自己下手没轻重,回去就给对方行针,多扎几回也就知道深浅了。

    要不就算是我这个师傅教的再好,那也没用,我又不能变成你们,替你们行针。”

    朱玉怡难掩愤怒看着唐宝,用力的握紧自己的双手,这才没有失控的揍她:“可是我们身体好好的,根本不用针灸。”

    “你脑子就不能机灵点!”唐宝一脸嫌弃的看着她:“一通百通,你只是练习行针的深浅!再说人体有361处正经穴位,孟女士属湿热内盛,你就给她行针曲池、支沟、大横、四满、内庭、腹结。

    你自己属衡任失调,就让你妈给你扎支沟、中注、带脉、血海、肾俞、太溪。

    这样不仅能治好你们的毛病,还能让你们自己都知道行针的深浅!”

    虽然唐宝说的很在理,可是孟恋蝶被她这态度气的差点暴走,自己明明也是一代名医,却被她嫌弃的像是垃圾,可是现在学费已经出了,她们不能半途而废,要不就让她们母女看笑话了。

    “你说的对,”孟恋蝶城府更深一点,拉着面红耳赤想要发火的女儿就离开:“我们这就回去互相练习。”

    唐宝哼了声,一副拽的不行的模样:“赶紧走,机灵点,我什么都教了,你们却还学不会,这不是存心砸我的招牌吗?”

    母女俩气的脸都红了,离开病房后就一路咒骂着唐宝回去,孟恋蝶就按着唐宝说的穴位开始给女儿针灸,可是这第一回针灸肯定不可能一点也不疼。

    她的手法不到位,银针进入皮肤时疼痛,让朱玉怡疼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而且她这浑身紧绷不放松,再加上孟恋蝶进针不够快速,针刺到血管膜壁或者是神经末梢,有酸麻重胀等“针感”,这滋味别提多销魂了。

    孟恋蝶好不容易给女儿针灸后,等了二十分钟这才拔掉银针,问女儿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朱玉怡抽抽噎噎万分委屈的道:“妈,疼的厉害,一点也不舒服。”

    孟恋蝶看着自己拔掉银针后,有几处确实微微的肿了起来,也很心疼女儿:“妈第一回下手没轻重,明儿就能稳着点了!你按着她说的来给我行针,我也想试试效果。”

    事实证明,朱玉怡确实很厉害,虽然是第一次针灸,可是行针的深浅却掌握的很不错。

    当然,一开始的下针的时候,还是少了点分寸,让孟恋蝶也受了一点皮肉之苦。

    朱修延进来的时候,看见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是红着眼睛,心疼极了:“你们这是怎么了?哪个不长眼的敢欺负你们?我去收拾他们。”

    “爸爸,就是唐宝!”朱玉怡再也忍不住告状,抽噎着万分委屈的道:“她就是不想好好的教我们,嫌弃我们,还逼着我和妈妈互相针灸,还骂我们笨,还说我们是蛇鼠一窝,都不是好东西……我就是觉得要对病人负责,这才想着让她讲解的仔细点,她也不愿意,只骂我笨。”

    她红着眼睛,咬着唇,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爸爸,我是不是真的很笨啊?”

    朱修延听到自己疼爱的小女儿一脸委屈的模样,气得不行,转身就往外走:“她这也太过分了,我倒要问问她这安的是什么心,真是太没规矩了。”

    孟恋蝶看着他大步离开,这才瞪了女儿一眼,嗔怪的道:“不是说了让你忍忍,你看你又忍不住了,这要是……”

    “妈你就放心吧!”朱玉怡打断她的话,带着点不屑的道:“就她那个臭脾气,绝对不会认错,这样只会让爸爸心里更不痛快,绝对不可能相谈甚欢的。”

    孟恋蝶一想也是,看着女儿低声道:“你要知道,男人都是喜欢女人温柔乖巧的,要是嫁到了宋家,一定不要太任性,知道吗?”

    朱玉怡对于自己的未婚夫还是很看重的,有点羞涩的道:“妈你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不温柔了?”

    “是是是,我女儿自然是最好的,等到明年开春你们结婚了,我就能安心了……”

    朱修延先去了医院的病房,护士听他打听唐宝的下落,笑着道:“唐医生或许会在杨医生的办公室,要是那里没人,估摸着就回家了。”

    朱修延很有风度的道了谢,这才去办公室找人,可是办公室里别说人了,鬼影子都没一个,他以为唐宝回家了,就又急忙忙的去了他们住的地方。

    可是敲了好一会门也没人来开门,反倒是边上房间新搬来不久的军嫂,听到动静出来,热情的告诉他:“同志,午饭后他们就都去医院了,听说是要给楼下的小姑娘检查身体,还没回来呢!”

    朱修延只好又回到了医院,一路打听着去拍片的地方,结果医生又说他们走了没多久。

    他真的觉得自己是被她们给耍了,本来心里就有七八分怒火,现在已经是十分不悦,十分不满了。

    不过,这回他还真的追上了离开医院不远的几个人,看着他们一堆人说说笑笑的在前面走着,怒火更甚,大声道:“苏素,唐宝,你们俩给我站住。”

    唐宝回头看了眼大步走来的朱修延,就仿佛看见了一堆人民币走向自己,一点也不在意他那不善的语气。

    苏素也挥手让一脸担忧的唐明远和刘志强一家三口都回去,免得打搅自己敲竹竿。

    唐明远很心塞的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不要自己撑腰,可是看见她们母女俩已经转身不看他了,只好把到嘴的叮嘱咽下去,还真的招呼刘志强一家子回去:“我们先回去,外面风大,英姿现在不能受寒。”

    刘志强走了几步,还是放慢了脚步,凑近唐明远的身边低声问:“那个男人看着来者不善,她们真的不要紧吗?要不要我留下远远的看着点,免得她们母女吃亏?”

    “真不用!”唐明远可不想让外人听到自己的老婆女儿敲竹竿,摸了摸鼻子,低声道:“那男人是我爱人的亲爹,现在估摸着是为了苏家的方子有了矛盾,不过大家都是文明人,不会打起来的。”

    刘志强一听也就明了的点了点头,这父女之间的事情,却又关系到苏家的医术,自己确实不合适留下。

    朱修延是个很要面子,也很看重名声的人,见这边时不时的有孩子,还有军嫂经过,皱了皱眉四处一张望,就沉着脸道:“你们跟我过来,我有话要说。”

    母女俩相视一眼,就跟着他来到一处空旷的拐角处。

    他看着对面的母女俩,都穿着棉袄棉裤棉鞋,虽然看着依旧是眉眼俏丽,可是和自己现在的老婆女儿比起来,她们这打扮就显得土里土气的了。

    他微微皱眉,眉宇间的沟壑更深了几分:“苏素,你也好好管管你女儿,不要对长辈太无理,要是传出不孝的名声,那也不好听吧?说不准还会连累你女婿。”

    苏素早就知道他的偏心,可是现在竟然用顾行谨来威胁自己,即便是早有准备,也觉得心寒,就像是心里被压了一块沉重的大石。

    “我是不孝,那也是被你逼的!”

    她那说出口的话就带着轻嘲与一丝控诉,让人闻之心底发苦:“你对不起我阿娘,还这样偏心,亏我还想着你好歹也是我阿爹,还想着既然在这相遇,就把解药给你!”

    说完,她一脸怨恨的看着他,显得有点激动起来:“可是现在你这样对我,那你这辈子就别想拿到解药。”

    她说完,也红了眼,满是委屈的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快步离开。

    而朱修延却是愣住了,她说的解药是什么解药?是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样?

    唐宝也没大没小的怼他:“你是坏人,你对我妈不好,我不会让我妈把解药给你的!”

    说完,她也转身就想离开。

    当然,这个时候的朱修延也绝不会让她离开的。

    他大声道:“你给我站住,你给我说清楚,什么解药?”

    唐宝还真回过头,一脸不甘的瞪着他:“我妈说奶奶当初给你下药就后悔了,临死前留下的就是解药的方子,我妈辛苦了好些年,这才把药制出来!可是你却这样偏心,我,我绝不会让我妈把解药给你!”

    女孩肤色白皙,五官说不上绝色,可是却也俏丽,还有那双似翦水秋瞳般的漂亮杏眼,很是灵动娇俏。

    这让他想起记忆深处的那又黑又亮,看着自己的时候,带着一层灵动水光……

    是啊!她们能不怨自己吗?

    可是她最终还是深爱自己的吧?这才留下解药的方子?

    可惜,怪就怪她的性子实在是太骄傲了,要不自己又怎么会离开苏家?

    要是自己在苏家,说不准苏家也不会落败,不会落魄到现在这模样。

    他的心底涩然,本以为麻木不再感到伤感的心,莫名揪紧,也发疼:“你们为什么不尽早来找我?为什么!”

    要是早些年来找自己,那自己说不准还能有儿子,可是现在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就算是有解药,估摸着也生不出儿子来了。

    哪怕是十年前,自己要是能得到解药,说不准现在儿子都十岁了。

    面对这渣男,唐宝心里很想吐,赶紧给自己催眠:这不是渣男,这是人民币。

    她一脸无奈,也很不甘的看着他:“你为什么不去找我妈?我妈难不成不是你女儿吗?她就怕她离开太远,你找不到她,这才一直留在偏僻的村子里等你。”

    说完,自己都很佩服自己,这假话说的跟真的一样,真的是太厉害了。

    朱修延还真没想到是这样阴差阳错,忍不住叹息,他那不再年轻的面庞多了期待,泛起鱼尾纹的眼角,令他那双经过岁月沈淀后的凤眼多了几分魅力:“我不知道她去的那么早,要是早知道,我也不会……哎!”

    又看着她很温柔的问:“是我对不起你们母女俩,以后我肯定好好的待你们母女俩,绝不偏心。”

    唐宝咬了咬唇,一脸怀疑的看着他:“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他那闪烁着幽邃深远的眸,带着以前从没有过的温柔:“你妈是我的第一个女儿,我又怎么会不惦记着她?以前我也忙着东奔西跑,现在我也有空,能好好的补偿你们母女了。”

    唐宝这才松了口气,面上却还带着不满:“谁要你补偿,以前没你在,我们不也是过的好好的!”

    彷佛知晓她心底想着什么,他赶紧说着自己当初的难事,事业,办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