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修延一边叹息,一边说着自己当初创业的艰辛,还有做下错事无颜面对苏红豆的歉疚,看着远方的眼神里尽是追忆和内疚。

    唐宝在旁边听他说着这些鬼话时,心里忍不住好笑,推脱的倒是挺干净的。

    难怪有老话说,男人的话要是能信,母猪都能上树了。

    既然不曾忘,为何未找过?反倒是孟恋蝶的人差点就把他们给斩草除根了。

    不过,她还是露出有点感动的模样,却还是很别扭的道:“反正你别狡辩了,你就是偏心,就是对我们不好!”

    “那你们给我机会补偿你们啊?”朱修延满脸真诚的看着她:“药厂,钱,这些都有你们的一份。”

    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答应,孟恋蝶也不会愿意的,可是说现在的一切有孟家的一半。

    可是他还是想得到解药,不管怎么样,他心里万分期待能有自己的儿子。

    唐宝抬着下巴,一脸傲娇的道:“不用了,现在我们家也开了医馆,现在不缺钱了。”

    这话里透露出来的意思,就是他们家以前是缺钱的?

    朱修延觉得她还是太年轻了,一脸诚恳的道:“我亏欠你们,给我个补偿的机会吧?还有那解药,我也想你妈妈能给我,我这个年纪了,倒不是为了别的,而是怕那绝子药到底对身体有碍。”

    唐宝一副看透他的神色:“想要解药啊?行,那你拿伍仟,不,拿捌仟元钱,我就让我妈给你。”

    这一开口就是捌仟元,哪怕是朱修延也觉得肉痛,这差不多是他们半年的利润了,这钱谁也不会嫌多。

    而且他心里也担心解药的真假,却还是笑着道:“就算不给我解药,这钱给你们我也不心疼。”

    唐宝哼了哼:“其实我说了也没用,我得回去问问我妈,你明儿再来吧!”

    朱修延心里也有点乱,却还是一口答应下来:“那就晚上七点,还是在这见面。”

    唐宝知道他这是急了,也就一口应下了。

    ……

    晚上的时候,苏素和唐明远也没出面,顾行谨晚上要开会,也没有空陪着唐宝过来。

    因此,朱修延看见唐宝一个人踏着月色过来的时候,还真的是大大的松了口气。

    唐宝把手掌心的两个小玉瓶递给他看,率先开口:“这里一瓶就是解药,还有一瓶是温补的药材,你尽管放心,苏家绝不会做假药,要是不信就能立下字据!

    我妈说了,就算你是七老八十了,吃了这补药,也能生出儿子!”

    朱修延听了有点恼,也有点囧,自己六十还不到呢,别人都夸自己保养有方,看着就像是四十出头。

    不过,他也知道苏家确实有很多流传下来的古方,可惜自己那个时候不在意,经过这几年动荡也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好东西。

    朱修延点头道:“我现在手里没这么多钱,已经打电话过去让人把钱汇过来,要是不出意外,明儿就能把钱给你。”

    虽然她们要的钱不少,可是苏素毕竟是他的女儿,这些年自己确实疏忽她了,这点钱就当是自己这个当爹的给她的补偿。

    唐宝却笑了笑:“解药捌仟,补药两千,另外还要一份解除你们父女关系的材料,登报就不用了,影响不好。”

    “你说什么!”朱修延还真的没料到苏素会提出和自己断绝父女关系,虽然这些年他也没照应过女儿,可是自己现在是成功人士,她们这是傻了吧?

    不知道说好话巴结自己,还想和自己脱离父女关系?

    唐宝却点头,一脸严肃的道:“对,我妈很孝顺我奶奶,不想违背我奶奶的遗愿!

    可是我妈又觉得你要是收了这解药,那你就是重男轻女,嫌弃她是个女儿,这才离开苏家,那就干脆脱离父女关系。”

    她的话很骇人听闻,毕竟华国重孝,她这话要是被别人听到,那就是大大的不孝。

    朱修延虽然很生气,可是却又暗暗的松了口气。

    说真的,父女之间十多年没见,他没有去找,不仅是因为苏红豆当初不留情面的话,上门女婿这个身份,也让他心里觉得不舒服。

    特别是现在,自己也算是事业有成,这要是多了个女儿,肯定也会被人挖出当年的事情。

    而且,现在自己让财务给自己汇钱,这要是传到了孟恋蝶的耳朵里,她心里肯定会不高兴,可是要是自己说补贴壹万元给苏素,就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她们母女就肯定不会有意见。

    他的脸色变来变去,最终还是应下:“我回去想想,后儿晚上这个时间在这碰面。”

    唐宝对他扬了扬手里的两个药瓶,又收回自己的兜里,哼了哼:“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记住了,壹万元钱一分也不能少。”

    朱修延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自己心情很复杂的回去。

    他们这边虽然没有电话机,可是财务里有她的人,早就打电话到叶司令家,让孟恋蝶知道了这件事。

    这回他们出来确实是损失惨重,女儿被偷了两千元钱和护身符,她们为了学针灸,给了赵琪琪两千元钱,带出来的钱剩下的已经不多了。

    而且说好了尽快回去,按说这剩下的几百元钱也足够了,可是他却让人汇捌仟元钱过来,这肯定是要贴补给苏素和唐宝那两只白眼狼。

    虽然她的心情很不好,可是看见朱修延回来了,还是很体贴的给他送上一杯人参茶,温声细语的道:“你怎么天色这么晚才回来啊?这边的晚上冷,以后有事白天出门才好。”

    他接过茶喝了几口,这才看着她道:“我有事很你商量,我才从叶司令那边回来,给财务打电话,让他给我汇壹万元钱过来,还有你给我准备一份脱离父女关系的书面材料,到时候让叶司令和付建成他们做见证人……”

    孟恋蝶一听,嘴角都忍不住往上翘起来。

    现在的壹万元钱虽然很多,哪怕是他们名下有医院和药厂,这净利润每年也在一万左右,可是这要是能让自己的男人彻底摆脱苏素她们,哪怕再心疼钱她也愿意啊。

    她还是很温柔体贴的问:“可是这样会不会让你为难?”

    “不会,这些年不见了,她还是恨我,而且这也是红豆的意思,我给点钱,也算是补偿她了。”

    朱修延睁着眼睛说瞎话,握住她还是很嫩滑的手,温润一笑:“我这不是还有你和玉怡在我身边,这就足够了。”

    孟恋蝶真的很喜欢他,哪怕他现在上了年纪,可是在她的眼里,自己的男人还是那么俊朗,上前坐在他的膝盖上,搂着他的脖子,很是依恋的温声细语:“修延,我这辈子都和你在一起就心满意足了!

    等女儿嫁人了,我们两人也好四处走走。

    反正有医院和药厂在,我们这辈子也是不用愁了,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朱修延眼神闪了闪,随即笑着道:“我这想多挣点钱,不是想让你们母女喜欢什么买什么吗?而且听说现在都能出国了,我还想带你出去外面玩呢?要是等女儿嫁出去了,我们觉得冷清了,那就抱养个小孩子,你养着就不会觉得无聊了。”

    他心里疯狂的想要儿子,他不甘心自己被人说绝后,现在有机会,他自然是想要试试,万一自己真的运气好,有了孩子呢?

    不过,这老婆他是不准备换的,要是真有了孩子,那就说自己在外面捡到的,抱回来给她养。

    她肯定不会怀疑自己这个被下了绝子药的男人,还能和别的女人生孩子。

    不是他不想让她生,而是她的年纪大了,说不准不容易怀孕了。

    他在外面走动,确实听说了很多艳#闻趣事,年纪大的男人让人家小姑娘怀孕了什么的……

    他抱起孟恋蝶就往床边走:“我也想和你在一起了,你这两天都只顾着学针灸,冷落你男人了,晚上可要好好的陪陪我!”

    “讨厌……”

    ……

    十一月十四的晚上,唐宝陪着苏素去了叶首长那边,母女俩仔细的看了脱离关系的声明后,在两份文件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又按了手印。

    叶首长一直皱着眉,在他心里,这样真的是太胡闹,也真是父不慈,女不孝。

    可惜清官难断家务事,他儿子又打电话求他帮忙,说是自己先前欠了朱修延的一个大人情,他这才很无奈的做了这个见证人。

    不过,他心里担心这种事传扬出去影响不好,在盖上自己的印章后,板着脸,带着令人不敢直视的气势开口:“我还是觉得这件事很荒唐,希望这件事不要传的沸沸扬扬,你们出门就忘了今儿的事,明白我的意思吗?”

    朱修延也不想这件事传出去,免得自己的老婆多想,赶紧点头:“首长说的是,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我绝不会多说一句。”

    付建成自然也没二话,签下自己的名字后道:“我谁也不会说的。”

    苏素清清冷冷的道:“首长放心,我们以后见面都是陌生人。”

    随即对唐宝使了个眼色。

    唐宝就把两个药瓶放到桌子上,自己也拎起一边的皮箱,对苏素道:“妈,我们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