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之间彻底的没有了关系,要说苏素心里不难受,那是真的不可能的。

    可是她到底偏心自己的母亲,虽然觉得自己母亲真正的心思,是要看着他们这辈子不得安宁,她还是按着自己母亲的遗愿办了这事。

    而且,孟恋蝶先前实在是欺人太甚,想要把他们一家子赶尽杀绝,现在就当是两清了吧?以后她忙着把中药也给发扬光大,那才是自己的目标。

    现在手里有了这壹万元钱,她也觉得自己可以按着女儿说的建厂房,买机器,开始办药厂了。

    唐宝本来是想和爸妈一起回去的,可是这边的王英姿要做手术了,手术后的调养很关键,她这一时半会的也不能离开。

    唐明远看着母女俩黏糊的模样就笑着道:“我们多住几天也没事,这要办药厂也可以听听宝宝的意思,而且这药方也可以和女儿好好合计合计。”

    唐宝直点头:“对啊,你们多住几天,我已经想好了,我们先准备好厂房和设备,还要收购药材。

    一开始也不要太心急,就先准备甘草片,还有枇杷膏,川贝枇杷露,机器什么的找贺院长帮忙。”

    苏素听了女儿的话,就下意识的斜了自家男人一眼,语气带着点酸溜溜的道:“说不准你也能在外面找个红颜知己,然后也嫌弃我生不出儿子!而且现在是新社会,离婚也方便的很!”

    唐明远反而很高兴,看着她的丹凤眼熠熠生辉,笑得格外愉悦:“我还是第一回听到你担心我,没事,以后我们都一起出门,反正这药厂的事也不用急,只要不亏就好!就算是亏了也不要紧,反正这钱也是白捡来的。”

    苏素听了他这话,嗔了他一眼:“瞧你,就不能有点出息,这还没开始办厂呢,就已经想到亏本了。”

    唐宝在边上咬着奶糖,翻了个白眼,这才慢悠悠的道:“所以你们以后不能说我懒了,我这是遗传了我爸视金钱如粪土的清高。”

    唐宝不知道别的男人在外面应酬会不会来电什么风花雪月的事情,可是要是自己的亲爸,唐宝还是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除非是有人算计,不过谁又会算计他们呢?

    不过,想要办厂,事情确实不少,唐宝干脆拿出纸笔记下,营业执照,还有药材的收购,要紧的是设备现在就得联系了,要是从国外运进来,那可要花费不少时间。

    还有就是厂房是买地来自己建,还是买现成的,这些都是要时间的。

    说是要办厂,这等到可以开工,估摸着也要等明年年底,或者后年初了。

    唐宝也反应过来:“爸妈,你们怎么就料定我这一年就能拿到证书?要是我不能毕业,那家里的厂子不是办不起来?”

    苏素理所当然的点头:“是啊,反正这厂子的事情又不急,我们就先准备起来,等你学成归来再动手也不要紧!”

    “主要是现在余中华是市长,我们什么都要按着政策办,免得被人逮住把柄。”唐明远看着低声道:“你在外面也要注意,千万不要露陷,知道吗?”

    苏素也眼带关切的叮嘱女儿:“就是,特别是你明年去了医学院,更要格外小心,那里的能人异士不少,千万要保护好自己,要是真的露出什么马脚,你就不要心软!”

    唐宝明白他们的意思,也知道自己要是在京都,缺水要小心为上。

    华国的发展还有大领导都脱离了自己知道的轨迹,而且,就算自己是幸运儿,谁知道会不会还有别的人出现呢?自己可不想被人当成眼中钉肉中刺。

    王英姿的手术就是在十一月十七的早上八点进手术室,由刘医生主刀,杨医生打麻醉,同时充当助手,还有两位医生在边上协助。

    唐家三口和王志强夫妇都在外面一直等到下午二点多,医生们这才走出来。

    刘医生的脸上难掩疲惫,一出来就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才松了口气,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手术很成功,真是出乎意料的成功,后面的调养就交给你们了。”

    连续六个多小时的高度集中精神,实在是很费力,现在整个人都已经是又累又饿。

    唐宝把一杯参茶递到他的面前,笑着道:“这可真是个好消息,你们辛苦了,大家先喝杯茶,我爸爸已经去下饺子了,很快就能吃了。”

    杨医生和另外两个医生也都坐在地上,接过苏素递给他们的参茶灌下,才觉得整个人活过来了。

    刘志强在边上听到女儿的手术顺利,担忧的脸色也和缓了点,在边上陪着笑脸道:“辛苦你们了,那个,我们现在能进去看看吗?”

    “不行,”刘医生一口回绝,瞪着他道:“不要以为手术成功就没事了,手术后怕的就是感染和伤口出现问题,你们都留在外面,等下让唐宝或者苏医生进去给她把把脉,顺便用针灸减少她麻醉后的疼痛,你们起码要三天后才能进去。”

    苏素的针灸其实也是才入门不久,先前他们夫妻俩对针灸有兴趣,倒是在女儿的指点下,这才在郑老的身上针灸过,而且他们自己现在也在彼此的身上慢慢的摸索针灸。

    现在学艺还不精,自然是不敢在王英姿这个虚弱的病人身上动手,就温声道:“是啊,你们放心,等下唐宝进去仔细点看护着英姿。”

    一台手术下来,杨医生对刘医生那是佩服的五体投地,用肩膀碰了碰他的肩膀,兴奋的道:“刘医生,以后你有手术,我都给你当助手行不行?”

    “早干嘛去了?”刘医生给了他一个白眼:“现在已经晚了,我的调令已经下来了,要回去了。”

    杨医生眼睛一亮:“你要回京都的军区医院了?那以后动手术的机会不是更多了吗?要是有机会,有名额去京都学习的话,你给我留一个啊?好歹让我去见识见识,免得变成井底之蛙。”

    刘医生这才哼了哼,一脸高傲的道:“你这是临时抱佛脚,那就看我的心情。”

    唐宝在边上听到刘医生要回去了,拿着开水瓶给他添了茶,好奇的问:“刘医生,你知道医学院的事情吗?”

    “知道,里面的有些老师就是各个医院里的主治医生去授课的。”刘医生美滋滋的喝了口热的参茶,就这浓郁的人参味,还有人参片的大小,就知道这人参不差,估摸着快要有百年了,干瘦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我看你天赋很好,要不要去医学院学习一下,要是有兴趣,也可以来找我啊!”

    他是觉得这小姑娘不骄不躁心态好,而且这人也不错,虽然有些进口药都是自己的门路,可是都是她出钱的,难得她的父母也是明理之人,倒是让他难得的起了爱才之心。

    当然,也是觉得这小姑娘有医学方面的天赋,学中医完全是浪费了,就想把她拐到西医上面来:“你完全可以努力点,到时候中西医结合,肯定能让你的成就在我之上。”

    可惜,唐宝是真的对开肠破肚的手术没兴趣,真的太吓人了。

    她一脸落寞的道:“我也很希望自己能坚强点,可是我晕血,就算是杀鸡都晕血,真是让您失望了!不过我会努力的,我希望有一天,我们自己也能研究出青霉素,而不是靠进口,毕竟四环素的效果不大好,特别是有些手术里临床反应都有问题。”

    顾行谨也惦记着这边的情况,趁着有空就赶过来瞧瞧,恰好听到唐宝在说‘晕血’的话,让他的嘴角都忍不住抽了抽。

    自己怎么不知道她晕血?

    还有前些时候,自己在外面修理狍子也是开肠破肚,那场面自然也是鲜血淋漓,她还看的目不转睛,特别是那鹿血,她还一点也舍得浪费,自己可没看出来她哪儿晕血。

    不过,自己的老婆不想学西医,他也一点意见也没有。

    要不中医已经够让她忙了,这要是再来个西医,肯定是忙的团团转,说不准自己连见她的时间都没有了。

    而且,这西医可要学很多年,耽误自己的老婆随军,也耽搁两人生孩子。

    刘医生倒是没想到唐宝会骗自己,只是很惋惜的看着她:“不错,制药也能做出更大的贡献。”

    唐宝露出一脸乖巧的模样:“我会努力的,明年我会去京都的医学院念书,希望能见到刘医生去给我们上课。”

    本来她还担心自己一个人去京都,这人生地不熟的,多少有点举目无亲的感觉,可是现在刘医生回去,那自己就能沾点光了啊。

    毕竟这些天几个人经常在一起研究王英姿的病情,唐宝也时不时的请他们去吃饭,相处的很不错。

    刘医生一口应下:“好,到时候我给你写信,你有事尽管来寻我就是。”

    边上的苏素听到女儿的话,心里很欣慰,自己的女儿交际能力不错,以后她不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不用担心她会过得不好。

    “可以吃饺子了!”唐明远探头出来,笑着招呼他们:“今儿辛苦大家了,晚上我做几个小菜,我们到时候喝点小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