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天气不仅冷,今儿早上的雾也格外大。

    在快要冻死的时候,赵琪琪也顾不得风度,先顾着温度了。

    她穿着厚厚的棉衣站在窗户前,看着外面灰沉沉的白雾将整个军区笼罩,寒霜冻结在玻璃上结了厚厚一层冰。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八项要注意。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铿锵有力的歌声不断从安在电线杆上的喇叭循环播放着,响彻整个医院。

    赵琪琪不满的皱了皱眉,愤怒的拉上窗帘,这才慢慢的回到床上躺下,眼睛却盯着病房的门,恨不得现在自己的妈妈就能来告诉自己好消息。

    对了,赵美香是在十一月十七的那天下午来的,恰好赵琪琪听到护士说那边的手术很顺利,这让她的心里更想动手术,能让自己活得更久一点。

    可是昨儿赵美香去找刘医生的时候,人家累的在睡觉,没空搭理她们。

    今儿一大早,赵琪琪就催着赵美香去找刘医生,现在她就盼着刘医生能救自己。

    也觉得自己太高看唐宝了,原来她的针灸,还有中药,都是只能缓一缓自己的身体的疼痛,这让她很失望,好在刘医生又给了她希望。

    赵美香推门进来,看见女儿热切的眼神,也有点不忍心告诉她刘医生的底细。

    刘医生人称‘留一半’,虽然他医术好,可是胆子太大,别说十足的把握,就算是只有十分之二三的把握,他也敢动手,这回就是在上半年的时候,他在京都军区医院开刀后,病人死了,被人追着打,这才调到这偏僻的地方来。

    “他已经接到调令,要不是为了昨天的手术,早几天就应该回京都了。”赵美香坐在病床前一脸无奈的叹了口气:“而且他说你的身体不好,开刀毕竟是大伤元气的,怕你的身体支撑不住手术!”

    赵琪琪闻言气的从床上坐起起来,就想下床:“他凭什么不给我开刀,肯定是唐宝和他说了什么,要不他都给那没钱的乡下女人动刀,为什么不给我开刀!”

    “你别急!”赵美香赶紧把她按在床上,严肃的道:“刘医生不是你能得罪的,你要是还想让他给你做手术,那就给我安分点!”

    赵琪琪干脆搂着她的腰哭:“妈,我想活下去,我还这么年轻,呜呜呜,你生我养我一场,我也不想你和奶奶白发人送黑发人……”

    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女儿,可以说是没有嫁人前,赵琪琪简直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哪怕赵琪琪对外百般算计,可是对她自己的老娘也是很孝顺的,这回她回去看儿子女儿,也被自家老娘说了一顿。

    再者,赵老娘的年纪也不小了,要是赵琪琪真的去了,确实是白发人送黑发人,到时候对自家老娘的打击肯定不小。

    而且,赵琪琪虽然花了不少钱,可是自己得到的两个方子,估摸着也能挣不少钱,医院里招了几个中医,现在还在琢磨那两个方子。

    因此,她也不嫌弃女儿的病花钱如流水了,低声道:“我到时候送你去京都医院,我已经打听清楚了,那边明年开学的时候会举办医学会,到时候很多专家会诊,刘医生也在其中;你现在好好调养身体,你的病一定能治好的。”

    当然,要是治不好,那就是死路一条。

    赵琪琪这才躺回病床上,心里一转,就看着她道:“妈,我觉得我的身子好多了,我想让唐宝给我开几个补身子的方子,反正我们医院里到时候也能研究。”

    赵美香不想花这冤枉钱,笑着道:“我们医院里也请了几位有名的老中医,别的不说,调养身体绝对没问题。”

    可惜赵琪琪现在也变聪明了:“妈,就连孟阿姨这有名的老中医都跟着唐宝学针灸,我觉得苏家先前肯定留下不少好方子,我们现在买了不亏。”

    话说到这,赵美香就带着点不满的嗔了女儿一句:“你还说呢,朱家有医院,我们家难不成就没有医院?这针灸白白便宜了朱家,你这是一点也不知道为家里打算。”

    当初朱家出钱的时候,赵琪琪早就想好了对策,叹了口气:“我那时候手里不是没钱吗?就想着能给家里省一点也是好的,这才答应了朱家母女。”

    女儿这样一说,倒是显得她当初小气没留下几百元钱,她也说不出话来了。

    赵琪琪却又笑着道:“不过妈你放心好了,银针是扎在我身上的,她们怕记不住,那些穴位都是记在本子上的,我早就背下来了,也默写下来了,就放在床头柜的包里。”

    赵美香听到这,忍不住笑了笑,夸自己的女儿:“没成想你还挺机灵的。”

    赵琪琪看着她去翻开自己的包,拿出那几张纸看的仔细,脸上带着笑容,手却紧紧的捏住被子,心里却在想:以前我是把你当成我的依靠,自然是可以任性,现在知道你的心思更看重男人和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自己能不懂事了吗?

    先前是自己傻,这才没惦记着搂钱,现在起,该是属于自己的,她绝不退让。

    亏待谁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身体,只要自己的身体好了,她就离婚,顺便找个好男人,然后争夺赵家的家业。

    既然赵美香能接手赵家的家业,自己的爸爸又是第一个上门女婿,凭什么给顾修安那个老男人捡现成的便宜?

    赵美香绝对没想到自己娇养大的女儿已经开始算计家业了,反而觉得她这一病,人倒是更聪明了,仔细的看了她记下的穴位,这才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就舍下脸面,也去求唐宝给你开几个滋补的药膳,等你身体调养好了,就可以去京都开刀了。”

    “我就知道妈对我最好了!”赵琪琪满脸笑意的看着她,一脸的孺慕之情:“自小你就让我学医,我真的很想好好活下去,以后也能帮衬家里一些,虽然我这辈子不会有孩子,可是能陪在妈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赵美香听到她这话,看着女儿憔悴的脸色,也觉得心疼了:“琪琪,你真的长大了,也懂事了!”

    这两天已经是孟恋蝶给赵琪琪行针了,不过每到这时候,唐宝还是会过来看着点的,顺便骂人。

    “都说过多少次了,手要稳!”唐宝在孟恋蝶给赵琪琪行针后,一点也不客气的板着脸开训:“你还说了要对病人负责,可是你第五针就扎深了,你就不会在家多学学吗?”

    孟恋蝶好歹也是名医,被唐宝这个年轻的姑娘这样训,脸都红了,可是她觉得自己现在要是走了,那还真的留下了个不聪明机灵的名声,勉强的道:“确实是我大意了,我回去就多练练。”

    唐宝这才哼了哼,很有名师风范的道:“别怪我不懂得尊老,实在是严师出高徒,我可不想你们砸了我的招牌!

    我现在对你们严厉,那是对你们负责,要不是看你们交了学费的份上,我才懒得浪费口水呢!”

    赵美香站在一边看着她针灸,她本来是很讨厌唐宝的,可是现在听到唐宝把她们训了个狗血淋头,心里又觉得很痛快。

    毕竟朱家这些年发展的很不错,不是自家能比的。

    现在,赵美香觉得自己女儿坑了孟恋蝶的一笔钱,又看见她们被训的不敢还口,心里更相信女儿先前的话,这苏家确实留下了好方子,自己医院里现在有了中医,可是他们都把方子缠着掖着,自己买几个好方子回去,好好的震慑他们一番,也免得他们太把自己当回事。

    因此,在唐宝训完人,在她们收了银针要离开的时候,被赵美香喊住了,也是一脸的不耐烦:“有什么事?”

    “唐医生,多谢你不计前嫌的医治琪琪!”赵美香就当自己没看见她的冷眼,笑得格外殷勤,说的格外诚恳:“你真是有医者仁心,我家琪琪就想着年后去京都开刀,刘医生说她的身子太虚,就想请你开两个月的补药,这样两个月后开刀的把握也会大很多。”

    唐宝心里很高兴,在她的记忆里,中医是被打压了很多年。

    而在她知道事情起,中医也确实越来越没落,很多被游街,剃阴阳头,关牛棚改造后的中医都心灰意冷的不再出来开医馆,医院里都是西医,没有中医。

    她想为中医尽一份力,这才教会孟恋蝶母女针灸。

    也忍着不满,用最好的药材救下赵琪琪这个渣女。

    为的就是想让她们垂涎自己手里的药方和针灸,她们的为人再不好,可是名下却都有医院和人脉。

    自己在她们的手里多挣点钱,她们就会想法设法的把这些药方变成钱,或者是在医院里增加中医,这才是她的真正目的。

    万事开头难,只要有人走出第一步,只要她们尝到甜头,就不担心没有人效仿。

    当然,能在她们的手里挣一笔钱,还能让自己隐居幕后,这也算是她们的贡献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