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宝听了赵美香的话,自然不会很爽快的答应,而是皱着眉,露出一副很为难的样子:“真的是刘医生让你来找我的?”

    心里差点乐开了花。

    自己要多给刘医生弄点好吃的,他在走之前还为自己拉到了大客户。

    这心里已经在盘算,自己这竹杠要敲多少才合适了。

    反正一定要让她觉得肉疼,这样她才会想法设法的把这些补药方子给推广出去。

    不过,她还真的没想到刘医生胆子这么大,会答应给赵琪琪动手术,这可真是最多也只有一半的把握啊。

    也没想到她们也会去京城,说不准又能和自己碰面,这可真是阴魂不散。

    赵美香也知道自己和她之间真的是没有交情,只有旧怨,不过自己现在想得到人家的好东西,自然是要忍气吞声。

    很是诚恳的道:“确实是刘医生说的,他觉得这回那小姑娘手术能成,就是因为你把人调理的好!按着琪琪现在的身子,刘医生是绝不肯答应给琪琪开刀的,实在是身子太弱,支撑不住。

    唐医生,琪琪实在太可怜了,你就高抬贵手帮帮忙,给她开两个月的补药吧?”

    唐宝叹了口气:“我也要跟着刘医生学习,不能让刘医生说我!

    算了,反正要过年了,我手里也缺钱!不过我给你开了药,你可不能又嫌贵,在外面败坏我的名声啊!”

    赵美香没想到她也要跟着去京都,心里琢磨着自己到时候可以把人给抓了关起来,撬出她知道的所有方子后,再让她消失。

    而且,自己拿了药方也绝对不会说是你给我的,而是会变成赵家流传下来的。

    要是说你给我的方子,我不是为你做了嫁衣,让别人都来找你了吗?

    赵美香的心里觉得唐宝好蠢,赶紧点头一口应承下来:“绝对不会,你开的药方绝对是好的。”

    唐宝琢磨了一下,这才开口问:“两个月的话,最好是三个疗程,六十副药。”

    赵美香听到自己能得三个方子,也很满意:“那行,我们要去新安省,过了年再去京都,你看这药什么时候能拿?”

    唐宝却微微皱眉:“先说好价钱!六十副药,分三个疗程,确实能让她的身体状况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我这价钱你也别嫌贵!一口价叁仟元钱!”

    这价钱实在让赵美香肉疼,不过她想到孟恋蝶为了学针灸都花了贰仟元,自己却白得了针灸的方子,也就不嫌贵了。

    犹豫了一会就点头,露出一副慈母心肠的模样开口:“只要能让琪琪的身体好一点,支撑到她手术结束,我怎么也舍得,明儿就让人把钱给我汇过来。”

    唐宝这才满意的点头:“那行吧,你先准备好合约,有多少就先给我多少,我也要钱去买一些药材,剩下的钱到了就先送来,我手里的好药材不多了,这都是要钱才能拿到货的。”

    唐明远和苏素都再三和她说过,让她要懂得藏挫,这一下子拿出六十副补药就太引人注目了。

    赵美香也觉得这样很正常,唐家本来就不算有钱,可是听到她能这么快买到药材,倒是也有点心动:“那你能弄到上好的人参,灵芝这些药材吗?”

    唐宝忍不住意味深长的瞄了她一眼:“自然能,你要是想要,我就让他多送点过来!不过你也该知道我们这一行的规矩,别想在我这见到供货人。”

    真想告诉她,她就是自己的免费供货人之一。

    赵美香确实很好奇她的药材是谁供应的,上回是西边寄过来的,这回她在短时间内就能拿到,又是从哪儿弄来的呢?

    说真的,她自己都不能否认,唐宝上回的药材自己拿了一副回去,那些老中医都说药材难得,无论是炮制还是品相都是恰到好处。

    有好方子也要有好药,她也是想半路截胡,可是现在唐宝说出来了,她也只能否认:“要是合适的话,我想买点人参灵芝什么的给我母亲补补身子。”

    唐宝这才哼了哼,一脸得意的道:“知道就好,想要就多准备点钱。”

    心里美滋滋的,准备把从她那里顺来的好东西卖点给她,想想就解气,转身就拽的不行的离开。

    她这态度,让赵美香心里恨的不行,只能安慰自己,等你去京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唐宝去了后面的那栋楼,这几天算是手术后的危险期,刘医生和杨医生轮流守在外面,生怕有个什么反复或者是术后的感染,一个不小心就会要了她的小命。

    前几天都是挂点滴,吃药,然后沾点水润润她的唇,啥都不能吃。

    今儿起就能吃点东西了,苏素早就准备好了药膳,唐宝去的时候,王英姿吃了一小碗药膳,精神还不错,看见唐宝就露出个笑脸。

    唐宝很自然的给她把脉,低声问:“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问完,又觉得自己这说的是废话,伸手轻轻的点了点几个地方:“没肿起来,是不是疼的厉害?”

    “还好,先前吃了药,说是止痛的。”小姑娘露出一口不算很白的牙,眼睛亮晶晶的:“疼点没关系,说明我还活着。”

    唐宝笑了笑,拿出干净的银针扎在几处能缓解疼痛的穴位上:“恢复的很不错,再养七八天就能出院了。”

    王英姿赶紧道:“那我病好了就能去干活,到时候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好,别急,身子最要紧。”唐宝和她说了会话,看见穆婉婉端着温水进来,就起身:“嫂子先等等,等她把银针拔了再擦身子。”

    “哎,我这都是滚烫的开水,也要过好些时候才能凉下来呢。”穆婉婉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的道:“那个,我听说刘医生要离开了,就想着给他做些红枣糕和绿豆糕带上,想和你借点钱去买些红枣绿豆什么的。”

    虽然医院里的钱唐宝已经出了,可是现在的人大都实诚,很多人都是受了人家的滴水之恩,就恨不得涌泉相报。

    穆婉婉觉得自家也没什么东西能拿的出手的,幸好她会做几样糕点,就想着多做些,也好让刘医生还有唐宝他们都吃点,也算是自己的一片心意了。

    因此,才厚着脸皮来借钱。

    唐宝睁大眼睛看着她:“没想到嫂子还会做糕点啊,那我们也有口福了。”

    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一叠拾元的钱,数了十张给她:“这些嫂子你先拿着用,要是不够只管和我说就是。”

    “不用这么多,贰拾就足够了。”穆婉婉抽了贰拾元:“我多做些,你们到时候先尝尝,要是喜欢,我就教你和你妈,很简单的。”

    苏素拿着干净的床单被套走进来,闻言笑了笑:“你做的时候,让我家明远去跟着学就好,我挺喜欢吃绿豆糕的。”

    “我爸的厨艺不错,可是这糕点什么的不会做,正想找人学呢?”唐宝也喜欢坑爹,还有坑自己的男人:“我问问行谨有没有空,他也很喜欢学这些的。”

    嗯,他学好了,就可以做给自己吃,很完美。

    穆婉婉看着母女俩不像是开玩笑的,赶紧应下,心里却很好奇:难不成现在男人都喜欢下厨了?要不这岳父和女婿怎么都喜欢学做糕点呢?

    她拿了钱给在外面等着的王志强,又交代了一遍买什么,看着他大步离开了,自己这才去守着女儿。

    女儿的这一场病,交到医院里的钱就有两百多,还有很多西药都是从市里买来的,又花了五百多,这还不算唐宝的中药和药膳,真是让她想起来就忍不住担忧这天价的医药费。

    难怪从古到今,都是说这穷人生不起病。

    她以前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从来没有为钱财担忧过,可是现在却是恨不得把一分钱当成两分用。

    万幸的是女儿现在恢复的很好,就只能苦中作乐的想财去人安乐了。

    至于女儿要去做工抵债这事,她反倒是在琢磨,能不能让自己的大儿子跟着一起去,姐弟俩也好有个照应。

    唐宝在这收了银针后,就叮嘱了她们几句,自己和苏素一起离开了,恰好和守在外面的刘医生遇上,笑着问:“刘医生,你什么时候去京都啊?”

    刘医生平常板着脸,对她们倒是挺和蔼的:“后儿的车票,我现在是真的舍不得走,你爸和穆同志的手艺真的是太好了,还能和你爸说说话,下下象棋,我都恨不得一直留在这。”

    因为生病的是小姑娘,唐明远是很少进病房的,不过,苏素和女儿经常在这边,这边的空房子也多,他就干脆挪到这边来烧饭了,一日三餐鸡鸭鱼肉轮流来,再加上舍得放油,味道自然是差不到哪儿去的,和食堂里的饭菜比起来,自然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唐宝眼珠一转,笑着道:“那你以后退休了,就去我们那边吧,那边好吃的可多了,还能和我爸爸下棋,和我进山采药,山清水秀最适合修身养性了……”

    刘医生现在已经四十多了,却无儿无女,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不过却收了两个好学生,现在是对医术很感兴趣,不过听到唐宝把家乡夸得风景绝佳,倒是笑了笑:“那我们可就说好了,等我老了就去你们那养老,到时候你可不能不管我这糟老头子啊?”

    “肯定的!”唐宝笑嘻嘻的看着他:“那是自然,要是不不放心,那就收我做个关门弟子吧?”

    虽然刘医生这‘留一半’的外号不大好听,可是他的医术精湛也是事实,很多人都想做他的弟子,不过是他不想收而已。

    听了唐宝这话,他眼睛一瞪:“我倒是想收你做关门弟子,可是你不是说你晕血不能拿手术刀吗?”

    苏素在边上看见刘医生板着脸,一点也不焦急,反而是嘴角含笑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怎么圆谎。

    唐宝带着水光的杏眼笑成了月牙儿,甜甜的道:“老师,你看你一点也不知道转弯,你西医我中医,到时候可以互相交流吗?

    就像里面的小姑娘,你用西医根治,我用中医调养,这不是相辅相成吗?

    再者,你收我做小徒弟,以后跟着小徒弟养老,那就是名正言顺了啊!

    而且,我聪明伶俐,乖巧听话,还貌美如花,你有我这小徒弟,说出去多有面子啊?”

    刘医生严肃的脸板不住了,忍不住笑了笑:“你可真是不谦虚。”

    “我可不是老王卖瓜,我这是实事求是。”唐宝夸起自己来也是一点也不心虚:“老师,像我这样的好徒弟,您要是错过了,下回可就不一定能遇到了。”

    刘医生一边摇头,一边叹息:“你可真是不谦虚,这点像我!我也觉得凭着自己的医术,我不用谦虚!”

    又看着苏素笑了笑:“苏医生,你要是没意见,那我可就答应了啊!”

    苏素也笑着道:“刘医生能收了她,我这高兴还来不及,只盼着她能懂点皮毛,也不辜负有您这名师了。”

    唐宝很乖巧的去里面给他弄了杯参茶,笑得甜甜的:“老师,您喝茶,晚上我整一桌,算是我的拜师礼了。”

    刘医生也觉得自己可以端着点:“那行,我就等着跟着你吃香的喝辣的了。”

    会收下她,一是觉得她的中医天赋实在是好,说不准以后跟着自己见多了,还能变得不晕血了;再者是觉得她品行心性好,自己这年纪大了,不想在医院待着了,说不准还真能跟着小徒弟呢。

    唐宝也很开心,自己这样虽然有点趋炎附势,可是这样自己在京都就有靠山了啊。

    不管怎么样,她觉得自己没什么大抱负,只想着背靠大树好乘凉。

    晚饭还是唐明远掌厨,不过却格外的丰盛,不仅有香菇鸡肉,还有红烧肉,红烧野兔,还有几个蔬菜,顾行谨开了瓶茅台,在边上殷勤的给他们倒酒。

    酒足饭饱后,夜已经深了,大家这才各回各家休息,至于刷碗什么的,就都留给刘志强他们夫妇了。

    唐宝晚上也敬了刘医生一杯酒,当时没觉得茅台的酒劲大,现在出来呗冷风一吹,回到家倒是觉得脑袋有点晕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