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饱喝足后,夜已经深了,大家这才各回各家休息,至于刷碗什么的,就都留给刘志强他们夫妇了。

    唐宝晚上也敬了刘医生一杯酒,当时没觉得茅台的酒劲大,反倒是觉得酒香清冽,还忍不住多喝了点,现在出来呗冷风一吹,回到家倒是觉得脑袋有点晕晕的。

    她就倒在床上,揉着自己的额头:“我好像有点喝多了,晕晕的了。”

    顾行谨关好门,就去给她弄了温毛巾过来给她擦脸:“是不是难受了?来,擦了脸我们早点睡。”

    电灯泡散发出来的黄晕的光线打在他的身上,柔和了他的轮廓,也让她觉得自己的男人真好看,酒仗怂人胆,她用带着点冰凉的手指划过他的唇,笑嘻嘻的道:“嘿嘿,不睡,春宵苦短,我们要努力,努力生孩子,你喜欢儿子还是女儿?”

    还不等他说话,又叹了口气:“我告诉你,我做梦,梦见自己生了两个女儿!”

    纤纤玉手就落在他军装的领子上,灵动的杏眼此时愣愣的盯着他:“要是我生不出儿子,那你会不会嫌弃我?”

    记忆里的男人,就是因为她生了两个女儿,这才有了外遇。

    哪怕她再三告诉自己,那都是上辈子的事情,可是她的心里终究是有点疙瘩。

    就像是刘小花有了两个女儿,还是拼着想生儿子,像是罗薇,也心心念念的想要生个儿子,还有几个军嫂有了女儿,也私下来寻她偷偷的问有没有生子的秘方。

    这生儿子还是生女儿,明明是男人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可是却都怪在女人头上,真的是让她心里很不舒服。

    而顾行谨要是想要儿子,可是自己生出来的却是女儿,到时候两人不仅是离婚这么简单的事情,她不能被外人知道的空间,就能让她不得不杀了他。

    好吧,她也觉的自己这想法确实很无情,只希望到时空间里能容纳活人,自己就把他关在里面……

    这么想,好像是有点让人心里发毛。

    “傻瓜,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顾行谨很温柔的给她擦了脸,这才看着她,漆黑的凤眸犹如寒潭,似乎要将她吸了进去:“你自己都是医生,不都说了生男生女是男人才能决定的吗?儿子和女儿一样,只要是我们的孩子,我都喜欢。”

    他心里也很想自己能生个儿子,可是现在看着她似乎有点不安的模样,还以为她的压力太大了,自然是说儿子女儿都一样。

    “医生有说过吗?”唐宝一脸迷茫的看着他:“我怎么不知道?哪个医生说的?”

    顾行谨觉得酒后的老婆思维都慢一拍,格外的娇憨,心里一动,干脆坐到她的边上,把她搂在自己的怀里:“部队上定期也有医生来宣传啊?”

    “宝宝,你以后也打报告当随军医生好不好?”

    现在的政策对于军人来说还是很有利的,别的不说,这军嫂要是医生,愿意随军的话,那就是跟着军人走的,跟着军人调动的。

    都说酒醉心里明,唐宝只是意识有点飘,不是真的醉了,闻言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好啊!我要和你在一起!

    顾行谨,我告诉你,其实生女儿也挺好的,生儿子要造房子不说,儿子找不着老婆,我们着急;找了老婆,以后就跟他老婆一条心了,要是两个儿子,那就更不得了,妯娌间淘气,或者是觉得我们偏心……所以我觉得还是生女儿好,你说是不是?”

    顾行谨觉得自家老婆喝多后,这说话更利索了,心想:她肯定是担心生了女儿我不喜欢,这才给自己说生儿子的坏处。

    还担心是不是自己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说过想要儿子的话,这才让她有心理压力,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哄:“我也喜欢女儿,像你这样好看的女儿多好。”

    “那就好!”唐宝对他傻笑:“那我以后就陪着你,跟你随军生孩子,儿子女儿都要。”

    先哄着自家男人再说,反正她是没兴趣当医生,也不愿意当大夫的。

    顾行谨果然被她哄的心花怒放:“那我们现在就生孩子!”

    借着昏黄的电灯,看着她脸上的红晕,还有杏眼里像是撒了很多星星,看着自己的时候,让自己移不开眼睛,心里又柔又痒。

    他将她搂进怀里,触摸她如瀑的青丝,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他轻吻着她的红唇,带着淡淡的酒香,温柔地舔舐,轻轻吮吸着她的香滑舌尖,滑嘟嘟的感觉像是最美最香醇的美酒。

    “行谨!”她含糊不清的喊了声,他就顺势抱着她翻了个身,让她在自己的上面,大手一直扣着她的后脑,免得被她逃离,另一只大手也没闲着,而是本能的隔着她的后背摩挲。

    热情缠绵的吻,在两人唇舌分离时还勾出一道暧昧的银丝,两人的气息也都急促起来。

    唐宝的脸像是涂了胭脂,杏眼里像是沁了水一般潋滟,看的他心里也跟着荡漾起来,小嘴也格外的红润,微微嘟着小嘴的诱人模样,像是等待着他的采撷。

    顾行谨的某处早就很精神,觉得现在适合做一些从身体到灵魂都无比契合的事情。

    如同干柴烈火,一触即燃。

    在他心急的蹬掉自己鞋子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还有男人焦急的声音透过门板传进来:“顾连长,镇上有火灾,接到命令迅速集合去救火。”

    瞬间,顾行谨就把唐宝放在床上,自己一跃而起,大声道:“知道,马上到,去通知各个排长!”

    他一边穿鞋,一边快速的道:“你早点睡,别担心我,我会没事的。”

    说完,就匆匆离开了。

    水火无情,唐宝心里自然是担心的,她忍不住叮嘱一句:“你千万要注意安全。”

    顾行谨应了一声,随即就响起来关门声。

    留唐宝一个人躺在床上,仔细的倾听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突然,广播里传来了播报员严肃的声音:“各连队紧急集合……”

    她起身透过窗户看了看,只能看到卡车灯光,别的啥也看不见,只能钻进了被子里,瞪着眼睛看头顶的水泥孔板,明明想睡,可是却睡不着,只能——干瞪眼发呆。

    被子里少了他的温暖,变得格外的寒冷,再想到火灾的危险场面,她就越发睡不着了。

    这里已经有好久没下雨了,风又大,天干物燥的,偏偏山林也多……

    她越想越睡不着,干脆进去空间找小白。

    可是小白抱着木牌睡得香喷喷的,她就只能看医书,好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第二天早上六点不到的时候,外面的天还是蒙蒙亮,一夜翻来覆去没睡好的唐宝却也早早起来,下楼的时候看见孩子们不怕冷的在四处乱跑,军嫂们都穿着厚棉袄在外面三五成群的议论。

    她走到刘小花的身边,王玉仙不知从哪儿听到消息,在那说的口沫横飞:“……要不是他们这些当兵的去的快,估摸着镇上都要保不住了……”

    唐宝人在听她说话,心思却在游移不定:也不知道镇上现在怎么样了?也不知道能不能去瞧瞧?

    刘小花看着唐宝心不在焉的样子,拉了拉她的袖子,低声道:“别担心,听说他们没什么事,就是那些先去救火的乡亲们有受伤。”

    唐宝点了点头,低声问:“现在我们能离开军区吗?”

    “应该可以吧?”刘小花话才说完,就激动的指着走过来的男人们:“他们回来了!你先给顾连长准备干净的衣服,别让他进门,赶紧的!”

    七八个高大的军人走在一起,脸上和军装上都是灰扑扑的,一时间都看不到他们的真面目。

    军嫂们瞬间就各回各家了:“赶紧去准备衣服,让他们去澡堂子里洗干净再回家。”

    “老金,你们吃早饭了没有啊?”

    “哎呦,你别进门,我给你拿衣裳出来,免得把家里弄的全是灰……”

    瞬间好像变得鸡飞狗跳,军嫂们的处理方式也让不知所措的唐宝回过神,看见来到自己面前的顾行谨问:“你也去外面澡堂子里洗吗?”

    “对!”他的声音都有点嘶哑的感觉,却还是对她露出一个微笑:“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他也很了解自己的老婆,要不是担心自己,绝不会在六点就起床。

    唐宝一溜烟的跑上楼,往干净的脸盆里放了他的衣物,毛巾,香皂,这才匆匆玩外走,就看年他已经站在门口含笑看着自己了。

    她把脸盆往他的手里一塞:“赶紧去洗澡去。我给你弄点胖大海泡茶,再来碗馄饨行不行?”

    “行。”

    顾行谨洗干净回家的时候,唐宝就催着他吃馄饨,等他吃饱了,又递上自己泡好的罗汉果茶,这才关切的问:“你还要出去吗?不出门就赶紧上床去睡觉。”

    “早上不出门了,你陪我躺一会。”顾行谨拉着她来到床上,躺到还有点她余温的被子里,这才叹了口气:“就因为三个小伙子进山打猎,饿了烤野鸡吃后,却因为没有彻底灭火就离开,不仅是好些救火的人受伤,还烧没了大半座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