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边无际的大火吞没了唐宝!

    他想去救她,可是整个人就像是被困住了一般,怎么也不能挣脱……

    顾行谨从噩梦里醒来的时候,闻到了熟悉的气息这才整个人都放松了,看着自己身边唐宝还睡的香喷喷的,拿起手表一看已经是十点多了。

    他看着她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微微张着红润的小嘴,粉嫩的脸色,尤其是她睡着后,显得格外乖巧的模样,可爱极了。

    想到她很快要离开自己,心里很是舍不得她要去京都上学,到时候夫妻又要分开。

    可是他觉得那是唐宝的梦想,自己不应该拖后腿。

    不知不觉里,他的眼神落在她的红唇上。

    脑海中又浮现了梦中的画面,好似大火把她给吞没,让他的心里觉得很不安。

    他轻轻俯下身子,薄唇轻轻在她的嘴上蹭了一下,感觉到她的柔软和温暖,这才觉得安心了些。

    觉得自己会做那莫名其妙的噩梦,应该是昨儿晚上指挥着大家救了一夜大火的缘故。

    现在温暖的被窝,边上还有香软的媳妇,若不是时间不对,他早就忍不住自己了。

    他起身后没一会,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顾行谨赶紧去开门,唐宝还是被吵醒了,就打着哈欠睁开了眼。

    “你醒来了。”顾行谨关上门过来,看见她睁着眼睛傻乎乎的看着顶上,忍不住过来逗她:“睡得和小猪一样,是不是我昨晚不在你的身边,你就睡不着了?还是惦记着我们没做完的事情才睡不着的?”

    他带着笑意的声音清冽好听,也很温柔。

    唐宝看着自己面前那英俊帅气的面孔,嗔了他一眼:“哼,我是小猪你是什么?”

    说完,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又揉着惺忪的眼睛,哼了哼:“你真是想多了,我是酒喝多了,才睡不着,就干脆整理了一下药材。”

    顾行谨剑眉微挑,他起身迈开笔直的大长腿,拿来她的衣裤递给她,看着她白里透着红晕的脸颊,好脾气的道:“别急着起来,你再眯一会,我去准备午饭。”

    “不用在家烧了,我们去那边吃吧!”唐宝舍不得他辛苦:“反正我爸肯定多煮了我们的饭。”

    顾行谨一想也是,就干脆站在那看着她。

    唐宝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不准看。”

    他的唇角一翘,勾出一抹戏虐:“都老夫老妻了,你还害羞什么?要不我来帮你?”

    唐宝对他做了个鬼脸,干脆真个人躲到被窝里去换上里衣,她知道,他不会掀起自己的被子,因为他怕自己着凉。

    这么一想,这男人好像也挺体贴的啊?

    两人黏黏糊糊了一阵,离开家门的时候,顾行谨就又恢复了眉眼严肃的模样,板着脸的样子,看着还挺一本正经的。

    这个时候,外面除了几个几个疯跑的小孩子,大都在家里帮着妈妈做饭洗菜什么的。

    “对了,你换下来的脏衣服呢?”唐宝瞄到院子里挂了很多军装,就想起来顾行谨的脏衣服自己还没洗呢。

    顾行谨扫了她白嫩纤细的手一眼,温声道:“我自己洗了一遍,现在擦了肥皂,吃了午饭再去洗,再过去开会。”

    这大冷天的,洗衣服可绝对是折磨,唐宝又躲过了一劫,忍不住乐:“你这样乖啊!看来我是当不成一个合格的军嫂了。”

    “你是最好的老婆。”顾行谨见四周没人,就甜言蜜语的哄她,也好让她在外面也惦记着自己:“我听说明年要在每个办公室装电话了,到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就好。”

    唐宝看着他眨了眨眼:“怎么,舍不得我走啊!”

    “你是我老婆,我自然是舍不得你离开我!”顾行谨确定四周没人,这才低头一笑。

    笑容柔化淡去了他那锐利的眉眼,狭长的凤眸亮的像是揉碎了的星光,闪动着惑人波泽:“我还等着你给我生孩子呢!”

    唐宝很直白的道:“要是我走了,你可不能对别的女人这样笑,要不你就等着被我揍吧!”

    “好,我都听你的。”顾行谨听了她的话,笑容更甚,有什么能比自己老婆吃醋更好的事情呢?

    他想起唐宝要去镇上:“对了,你们要去镇上,可以借贺团长的车,他这几天都带人在镇上,估摸着要搞几天防范火灾的宣传,都是和宣传部的人一起坐卡车。”

    “哦,”唐宝关心的问:“这次的损失是不是特别大?”

    可惜现在山林都是属于国家的,而且这边的山林多,大家还没那种珍惜保护资源的心态,更关心的人命:“还好,受伤的人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我觉得火灾最大的冲击是破坏生态平衡,特别是破坏生物种群之间复杂的关系,还有毁了很多珍贵的药材和树木!”

    唐宝有点可惜:“最可惜的是被烧死的野鸡野兔,白白浪费了。”

    顾行谨听到她一开始还说的一本正经的,后来就歪楼歪到吃的上面去了,只能无奈的附和:“你说的对,都怪那些野鸡野兔太不聪明了。”

    顾行谨吃了午饭后,知道唐宝要给王英姿针灸,还有去赵琪琪那边,自己就先回去洗衣服了。

    ……

    唐宝和自己的爸妈是午后来到镇上的,顾团长的吉普车现在不用,唐明远就借来带着她们母女来到镇上。

    哪怕大火已经灭了,可是空气里还带着一股烟味,整个小镇似乎都笼罩在烟雾里,灰尘更是到处都是。

    唐宝担心有人盯着自己,就和自家爸妈在镇上四处闲逛,倒是买了很多这边的特产,特别是这边的择子粉很多。

    苏素也毫不手软的买了不少:“明儿就邮寄一些回去,这可是好东西啊!”

    唐宝点头,寄一些东西回去,那么就不会太打眼了,这点邮寄费也值了。

    唐明远拎着大包小包跟着她们母女俩,笑了笑:“我们出来也有些日子了,该准备买车票回去过年了。”

    “是啊,时间过得太快了!”苏素看着女儿问:“你是和我们一起回去,还是再待些日子再回去?”

    “今儿已经十一月二十二了,”唐宝想了想,才开口:“英姿要半个月后才能出院,我要在腊八后再回去。”

    又看着他们笑:“你们就多待几天,我们一起回去好了。”

    唐明远来到车边打开车门,把东西放在后面,见老婆和女儿都上车了,这才一边开车一边道:“我想和你妈先走,这回就四处逛逛,一路游玩着回去。”

    唐宝和苏素坐在后面,听到这话,赶紧搂着苏素的胳膊撒娇:“妈,我们一起去啊,我也想去四处走走啊?”

    苏素却拍了拍女儿的手:“那就太晚了,我们要是看到好东西,会寄给你的,乖啊!”

    “就是,你都嫁人了,不要黏着我们。”唐明远虽然这么说,可是那语气却带着点酸溜溜的感觉。

    唐宝郁闷的靠在苏素的怀里撒娇:“你们不疼我了,还要刺激我,等以后我有空了,你们出门,我一定要当你们的电灯泡。”

    唐明远笑的很愉悦:“好啊,明年我和你妈回去京都看你的,你要好好学习。”

    又怂恿女儿:“要不要来前面学开车?反正这里没人。”

    他也是在京都的时候学会的,现在学车也不严,特别是路上的车少,这段路上的人也不多,他倒是想教女儿学会开车。

    “不要,我就喜欢坐车,不喜欢开车。”唐宝搂着苏素的手臂对他做了个鬼脸,促狭的道:“你休想哄我学会开车,你就是看不顺眼我搂着你老婆。”

    唐明远被女儿逗的哈哈大笑:“知女莫如父,我看你就是懒!”

    苏素听着他们父女的话,眼神也柔和起来,她知道他们父女俩是担心自己因为朱家的事情不开心。

    其实现在这结果,她的心里反倒是松了口气,心里也没有很难受的感觉。

    相聚的时光总是过得格外快,苏素这回得了钱,又完成了自家阿娘的遗愿,就不想在这待下去了,免得看见孟恋蝶他们心里不舒坦。

    恰好,刘医生也和他们一起去火车站,就一起坐着部队里的车离开了。

    唐宝送走了自己的爸妈,心里也想家了。

    家里的房子是新造的,自己还把房间弄的舒舒服服的,还有几个小的都写信都说想自己了,弄的她也想回家,安安稳稳的过着悠闲的日子。

    唐宝慢慢的往医院走去,就听到有人喊自己,回头一看是赵美香,就站在那等她过来,一脸漠然的问:“有事吗?”

    赵美香心里很不甘,脸上却带着笑意,扬了扬自己手里的袋子,笑着道:“唐医生,我把钱凑齐了,是现在就给你吗?”

    唐宝一听是给自己送钱来了,这心情就好了些:“下午去我住的地方拿药,再把钱给我!一手交钱,一手拿药。”

    “这么快就凑齐了?”赵美香闻言难掩惊讶,毕竟这三副药里肯定有不同的药材,可是唐宝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凑集,心里越发好奇给她提供药材的是谁了。

    现在已经不禁止买卖,可是有些物品还是属于私下的交易,特别是这珍贵的药材和一些匕首什么的,根本不能放在明面上来交易。

    唐宝点了点头:“我自然是有我的路子。”

    “是,是,”赵美香心里打定主意,自己一定要在京都把她收拾了,现在就先忍着她在自己的面前嚣张,挤出笑意开口道:“这一笔钱也不是小数目,我想让人来帮我掌掌眼可以吗?”

    唐宝点头:“行,下午给赵小姐行针后,就去我那边拿药。”

    说完,她就快步往王英姿住的那栋住院楼走去。

    这边的医院本来说是刘医生在管理的,可是刘医生大都时候都是在自己的研究室,事情都是让杨医生做的。

    因此,现在刘医生走了,医院里还是杨医生接手,不过现在的医院里病人比较多,大都是因为救活有了炙伤,还有人因为不熟悉地形摔伤。

    就连一直空着的第三栋住院部,也都住满了人。

    杨医生匆匆的从里面出来,差点和唐宝撞上,看见她就点头:“她恢复的还不错,现在挂了消炎的点滴,要是有事让人来喊我就行。”

    唐宝应了一声,就看见他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病房里穆婉婉陪着女儿说话,看见唐宝进来了,赶紧起身招呼:“你回来了,你爸妈走了?”

    “嗯,让我谢谢你送的糕点,”唐宝说完来到王英姿的边上,给她把脉后,就开始行针止疼,随后才开口:“嫂子,现在医院里住的病人多,我怕病菌也多,要是交叉感染就不好了,还是住回去吧?反正点滴可以在家里打。”

    穆婉婉赶紧点头:“那行,等下我就让他来搬。”

    她的脚有点破,以前人少还不怎么的,现在住院的人多了,又都是军人,她就觉得不方便了。

    王英姿也很高兴,能离开医院,就表示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了.

    唐宝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收了银针,顺便给银针消毒,随即把自己要卖的卫生巾的事情和她们母女说了一下,还从兜里掏出一小包,仔细的给她们讲解了。

    看着她们一脸惊奇的模样,这才笑了笑:“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你们回家后,买下或者租下一个店面,以后就替我卖这东西,每卖一包,我给你们一角钱的利润;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去新安省的厂里。”

    王英姿自然是不想离开爸爸妈妈的身边,小心翼翼的道:“我真的可以在家卖吗?其实不用租店面也没关系,我可以去纺织厂卖,那边的女人多,她们的工资也不低,肯定舍得买。”

    唐宝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挺有头脑的,不过,她还是想让她们有个店面,笑着道:“店面的钱我会投资的,你们卖的多,这分到的钱也多,而且店里也可以卖一些别的,就像嫂子的糕点味道就很好,也可以放在店里卖,以后我家准备办药厂,这也可以顺便卖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