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你觉得行吗?”王英姿自然是知道唐宝这也算是帮了她们一把,可是这机会她舍不得拒绝。

    她到底还年轻,一个人去万里之外的陌生地方,心里也会害怕,就眼巴巴的看着自己的妈妈。

    穆婉婉却对唐宝鞠了一躬,正色道:“多谢你一直为我们着想,我们一定会好好的看顾着小店,绝不会忘恩负义。”

    动荡才过去,她的成分也不好,本来她是想低调一些的,不敢想开店什么的,生怕什么时候政策又变了,会给他们按一个投机倒把的罪名。

    可是现在欠了唐宝这么多钱,她就只能拼一把了,毕竟那女人用的东西,肯定不愁卖。

    唐宝倒是觉得一举两得,这些天相处下来,对他们的为人也有所了解,自己就需要这样的人。

    现在厂子不大,商品还供不应求,可是等以后厂子越办越大,这专卖店就一定要需要了。

    而且,他们这卖的好,肯定会有别人跟风,这样第一家店给人的印象深刻,就能留住很多客人。

    她希望,自己能为这个时代的女性做点什么,这是她力所能及的事情,自然是要好好推广了。

    穆婉婉越听越感兴趣,就催着自家男人去做午饭,自己在那记下唐宝说的有些该注意的地方。

    午饭后,唐宝和她们母女又写下一份协议,双方签约后,唐宝看了看手表,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就过去赵琪琪那边。

    孟恋蝶这几天被唐宝训得狗血淋头,不够有压力就会有动力,她这些天沉下心研究针灸,现在给赵琪琪行针的时候,手法熟练了很多,唐宝也懒得再训她了。

    赵美香在边上,心里很不满,觉得孟恋蝶是沾了自家女儿的便宜,生生多了一门针灸的手艺,可是自家医院还要在他们的药厂里进药,哪怕再不甘心也得忍着。

    看着她收了银针后,这才笑着道:“孟姐,今儿我想请你去唐医生家一趟,帮着看看她给我女儿开的补药。”

    这事,两人私底下早就说起来过。

    孟恋蝶也想看看唐宝手里还有什么好方子,自然是一拍即合。

    “行啊,那我就去开开眼界。”孟恋蝶说完,看着唐宝问:“唐医生不介意吧?”

    唐宝早就明白她们心里在想什么,一脸骄傲的哼了哼:“想去就去吧!”

    她在她们面前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副喜怒都不遮掩的模样,似乎对自家的医术很有自信。

    三人一起离开医院,赵美香倒是没话找话:“听说朱先生已经回去了?”

    “是啊,这要过年了,厂里面的事情太多,他不回去不行。”孟恋蝶说完,也看着她似笑非笑的道:“对了,我听说你们在新安省的医院还多了个中医科?恭喜你了啊!”

    赵美香心里一跳,生怕唐宝发现什么,瞄了唐宝一眼,见她把玩着手表,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这才暗暗松了口气,敷衍的道:“这不是像你们学习吗?再者有几位中医都是拐弯抹角的远亲,我母亲非要让我安排,我这也是没法子。”

    孟恋蝶也笑了笑:“那你们什么时候回去?明年我们家玉怡要在京都结婚,要是有空就去喝杯薄酒。”

    赵美香一想到朱玉怡要嫁的人家,心里嫉妒的不行,自己的大女儿就算是离婚,也不可能嫁到好人家了,可是自己的小女儿却还有机会。

    这样一想,她就笑眯眯的应下:“朱小姐结婚这么大的喜事,必须要去凑个热闹。”

    唐宝在边上听到她们这你来我往开始互相吹捧,心里很想知道朱修延这次一个人回去,会不会迫不及待的找别的女人,这要是外面的女人真的生下孩子,这应该就是自己奶奶的报复吧?

    唐宝打开门进去,就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她把包好的药材都装在了两个大竹筐里,把几张药方递给赵美香,看着她们到:“纸上有写着顺序,你们检查吧!”

    孟恋蝶的记性很不错,见赵美香在看药方,自己也凑过去看,恨不得把上面的药材都记下来。

    可惜,赵美香也防备着她,很快就收起药方,反而请她查中药。

    孟恋蝶心里也明白她的打算,知道自己想要看药方,就得给她点好处,拆了几幅药后,点头道:“里面的药材很不错,这个价,值!”

    于是,唐宝又美滋滋的收了叁仟元钱,然后拿出自己从小白嘴下求来的一支人参,还有几支品相很好的白参,灵芝,鹿茸什么的,带着点炫耀的道:“这些是我让人特意给我留几天的好东西,你们有想要的,按着市场价付钱就行。”

    她明年要去京都了,要是可以的话,自己还是想手里多留点钱,要是合适的房子也可以买下。

    毕竟现在的房价真的不算贵,她要是现在不买,怕自己以后后悔的吐血。

    再者,这些好东西她的空间里不少,可是不大敢拿出去用,怕太引人瞩目,还不如让她们买去,不仅是能宰她们一笔钱,也能物尽其用。

    赵美香确实很心动,就算她是半个外行人,也知道这是好东西。

    孟恋蝶自己本身就是中医,自然是知道这些药材好了,她觉得自己和老公的年纪也大了,这灵芝补身子倒是很好,还有那鹿茸什么的,男人吃了也很好,因此笑着道:“市场价的话捌佰元也差不多了,还请妹子你割爱,让我拿去送人好不好?”

    赵美香故意犹豫了一会,她现在已经给了唐宝叁仟元,手里的钱也只剩下伍佰多元了,就是想买也是钱不够,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因此,犹豫了一会才点头:“也好,反正我也托人给我带了一批中药过来。”

    唐宝平白得了叁仟捌百元,心情美滋滋的,在她们离开后,自己就哼着小调数钱。

    人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数钱数到手抽筋。

    等她把钱收到空间,自己这才出来准备下楼去转转,就听到了敲门声,还有周玉珍焦急的声音:“大嫂,你在家吗?大哥不好了!”

    唐宝被吓了一跳,赶紧打开门,看着门口喘着粗气的周玉珍,不敢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

    这次是野外训练,一个排一个排列成方队整齐的训练着。

    这回是顾行谨带的十个排在训练场上,叶首领亲自陪着上面来的领导检查这几个月的训练结果。

    两个小时后,已经是接近尾声,一切都很完美。

    可是,地里却钻出了十几个人,对着叶首领他们那二十几个军官就开枪,场面瞬间一片嘈杂,虽然敌人很快就被消灭,可是顾行谨却因为救叶首领中了两枪。

    因为在军队里,大家都放松了警惕,而且现场除了顾行谨他们这些连长和首领边上负责安全的警卫员有手枪,训练的时候,军人们都是没带手枪的。

    马副参谋长更是被脸色铁青的叶司令骂的狗血淋头,随即,贺团长出来维持场面,让人送受伤的十几个警卫员去医院,安排人把死去的军人都抬下去,又让各个排长带兵搜查,自己等人护着叶首长和领导们回去。

    顾行谨脸色惨白一片,还有从右边的肩膀处蔓延开来的血,可是却还是对指导员他们从容的下达命令:“你亲自带人仔细搜查敌特的藏身之处,还有他们用的枪械,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和顾行谨同级别的几位连长,也关怀备至的来让他赶紧去医院。

    这一场暗杀实在是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当时枪声响起来的时候,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叶首长就有危险了。

    万幸在这千钧一发时,顾行谨反应迅速的护住了叶首长,要不大家都丢脸。

    传出去最好的特战部队,却连首领都护不住,这不是让大家都抬不起头吗?

    所以,顾行谨不仅是救了叶首长,更是维护住了他们特战队的脸面。

    ……

    唐宝双脚发软的跑到医院里,很快就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顾行谨,脸色白得很难看,却还是和几个人在神色严肃的说话。

    “刘医生呢?”唐宝喊了这话,自己也反应过来,刘医生早上就和自己的爸妈一起离开了,有赶紧问:“杨医生呢?”

    边上的军人赶紧道:“今儿受伤的人太多了,医生们都在手术室,就连护士都寻不到一个有空的,要不嫂子你给连长看看?”

    顾行谨边上的人都让开,让唐宝过去把脉。

    唐宝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看到鲜红的血液渗透了他厚重的军装,忍住想吐的冲动,拿出钥匙开口道:“你们谁去我家替我把客厅里的药箱拿来。”

    在医生没来之前,只能是她先给顾行谨做紧急处理。

    “嫂子,我去。”边上的军人接过唐宝给的钥匙,拔腿就跑。

    顾行谨能感觉到唐宝给自己把脉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温声安慰:“别怕,我没伤到要害,不要紧的。”

    边上的一个军人嘀咕一句:“要是伤到了要害,那你现在已经说不出话了。”

    唐宝听到这话,身子都忍不住一颤。

    顾行谨凤眼锐利的盯着他,哪怕脸色惨白,却依旧是气势十足,张了张嘴,无声的说了个‘滚’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