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个军人赶紧把他拉出病房,这才松了口气:“你瞎说什么大实话,小心连长身体好了后把你收拾的闪闪发亮。”

    那人挠了挠头,很无辜的道:“可是我又没说错,我们不都是这样说的吗?”

    “猪。那时候可没女人在场……”

    唐宝心里其实也知道,军人肯定是比普通人更危险,可是自己亲眼见到,还是不一样的。

    顾行谨觉得自己的老婆快哭出来了,挤出个笑脸:“我真的没事!你……”

    “你闭嘴!”她凶巴巴的瞪了他一眼,努力的稳了稳心神,这才解开他的扣子,看着伤口处的骨肉血肉模糊,真是惨不忍睹,亏他还能坚持住。

    唐宝拿出帕子擦了擦,要不银针都不知道扎哪儿好,这才从空间里拿出银针给他止血。

    她担忧的问:“别的地方还有伤吗?”

    “没了,放心,我没事。”

    唐宝看见病房里还有另外的军人在,自己也不敢从空间里拿止血药什么的。

    毕竟这银针可以说是自己随手带着,可是别的瓶瓶罐罐从口袋里拿出来就不正常了。

    “嫂子,你,你跑的这么快做什么?”周玉珍也喘着气,她是一路打听着才找到这病房的,可是看见那便宜大哥赤着上身,还有那伤口,让她心里发虚,转身就往外跑:“我去和我妈说一声。”

    王立辉也在此刻匆匆进来,和慌慌张张的周玉珍撞了个满怀。

    “啊……”周玉珍发出尖利的喊声,下意识的闭上眼睛,掩耳盗铃的觉得看不见就不怕了。

    王立辉看见周玉珍被自己撞的往后倒去,鬼使神差的伸手用力一拉,周玉珍收势不住,又撞入他的怀里。

    哪怕是隔着厚厚的衣服,也能感受到女人那柔软的身子,王立辉见屋里屋外的人的眼神都落在自己身上,赶紧松开手,耳根都红了:“同,同志,你,对不起,你不要紧吧?”

    要是一般的女人,肯定会羞答答的表示自己被撞疼了,或者是怪男人走路没看眼睛。

    不过,周玉珍的优点虽然不多,可是却不是那种倒打一耙的人。

    “不要紧,也不全怪你!”周玉珍看着他觉得有点眼熟,盯着他看了看,见他的脸越来越红,一副手足无措的模样,这才恍然大悟的开口:“你不就是上回被我压扁的那个人吗?好巧啊!上回还没谢谢你呢!”

    “没关系。”王立辉发誓,他听到了好几声呲笑,可是他能怎么办?

    唐宝听到这便宜小姑子的话,也是哭笑不得,觉得余风雅的改造还需要努力,回身道:“玉珍你先回去吧?行谨他没什么事,你们别担心了。”

    周玉珍也不敢去看顾行谨的伤口,应了一声就往外走。

    王立辉站在门口,看见有人拎着药箱飞一般的跑过来,见这周玉珍心不在焉的往外走,眼看又要撞上了,赶紧伸手拉了她一把:“小心,今儿医院人多。”

    “哦,”周玉珍对他灿烂一笑:“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

    说完,自己先探头左右看看,这才走出去,快速的离开病房。

    王立辉也觉得自己在这待不下去了,赶紧道:“我去看看哪位医生有空。”

    唐宝拿到药箱,自然是没空去管便宜小姑子的事情了,自己从医药箱里取出酒精先给顾行谨的伤口消毒。

    酒精擦干净伤口附近的血渍,更是显得狰狞,让唐宝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已经肿起来了,最好是尽快取出子弹。”

    酒精让原本不动神色的顾行谨,也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舌头顶住腮帮子,这才没有哼出来。

    不过,唐宝是真的对他的伤口无能为力,虽说知道不会要了他的命,可是那血肉模糊的伤处,鲜红的血液格外的刺眼,也给的吓人。

    她用了止血药和一些消炎的药粉,就催着他们去看看医生有没有空。

    很快,杨医生脚步匆匆的随着王立辉过来,叹息:“看来还得招医生,今儿可要把我们给累趴下了。”

    唐宝担忧的道:“顾行谨的右肩有两处伤口,子弹还在里面,得马上进行手术,杨医生麻烦你了。”

    杨医生走过来看了看,皱眉道:“唐宝,你和我一起进手术室,你给我当助手。”

    “我不行的,我晕血。”唐宝赶紧摇头:“你找别人当助手吧。”

    杨医生瞪了她一眼:“都说了人手不够,我那边跟着我手术的助手在出来后就被另一个医生拉到手术室里去了,你要是不愿意,那就等他们从手术室出来再说。”

    顾行谨忍着疼痛,安慰唐宝:“唐宝你别担心,我没事的,我等一会也没关系。”

    唐宝知道,顾行谨现在是早一刻手术也是好的,咬牙点头:“行,我和你进去,你把要做的事情先交代我一遍。”

    “那行,推着他去手术室,那里有干净的白大褂你給套上,其实里面的器械你也认识,我说什么你就给我递什么。把他身上的银针先给拔了,等给他局部麻醉后,过一会就可以动手术,不过手术后肯定会出血,你到时候再给他止血……”

    杨医生吩咐了一大堆,推着病床来到了手术室后,唐宝就按着他说的换上白大褂,跟着他仔细的记下他要用到的器械。

    哪怕早有准备,可是唐宝看见杨医生在取子弹的时候,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一颗心就好像被一双手给揪了起来。

    对于杨医生来说,这还真不是大手术,他们军医对于取子弹的手术特别的熟练。

    手术后,杨医生观察了一下顾行谨的心跳什么的,就给他挂上消炎的药水,顺便叮嘱唐宝:“药水要挂三瓶,我都放在那了,等下你给他换上,注意让他不要发烧!”

    说完,闭上眼睛转了转脑袋,笑着道:“反正这护理你肯定比我更懂,我就不在你面前献丑了,我得先去外面看看还有没有伤员,要是他有不对劲的地方,你就来找我。”

    “好的,谢谢你!”唐宝看着他难掩疲惫的样子,从自己的药箱里拿出一小包人参片塞给他,低声道:“含两片到嘴里,免得你自己累趴下。”

    “这可真是好东西啊!”杨医生也不和她客气,当下含了两片到嘴里,就把剩下的揣到了自己的裤兜里:“谢了啊,我先走了。”

    顾行谨只是局部麻醉,很快就有意识,真开眼看见唐宝盯着自己的伤口。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忍不住轻笑:“我没事了,老婆,今儿让你担心了,等下我们就回家吧?”

    唐宝伸手给他把脉后,这才瞪了他一眼:“你别逞强,先在医院住两天。”

    顾行谨知道她其实不喜欢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浅浅一笑:“我真的没事!”

    唐宝无语的瞪了他一眼,指了指被白纱布从肩膀到腋下绑住的伤口:“你给我安分点,病人就要有病人的样子,要不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顾行谨可不想把自己的老婆给惹毛了,赶紧顺着她的意思附和:“好,你别生气了,我都听你的。”

    过了一会儿,得到消息的王志强也匆匆忙忙的赶来,确定顾行谨手术顺利后,低声问:“弟妹,他这样吃点什么好?等下我把晚饭给你们送来。”

    “他这才做了手术,还是清淡点好!”唐宝想了想:“给我们端两碗白粥过来就好,明儿我再给他弄点益气补血的药膳。”

    王志强应了一声:“那行,我先去看看病房的安排,那边弄好了再来接你们离开手术室。”

    一会儿后,王志强和王立辉把顾行谨送回了病房,这边是四人的病房,现在都住满了人,另外三个病人也都是今儿中弹的伤员,看见顾行谨都打招呼。

    王立辉又拿了唐宝的钥匙,去给顾行谨拿来了换洗的衣裤,还有热水瓶搪瓷缸这些必需品,自己就去给他们拿晚饭。

    等到顾行谨的三瓶点滴挂好,外面的夜色已经深了。

    杨医生带着几个医生来查房,看见唐宝在替大家倒开水,倒是扯了扯嘴巴:“没想到你还挺会照顾人的,要不就来这当几天的护士吧?”

    唐宝是看着三个军人都是没有家人在身边的,只有一个战友在这边帮忙,这自然是帮着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可是这当护士就不是她能做的事情了,给他出主意:“现在护士不够,你可以让空闲的军嫂过来帮忙,医院出点工资,不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吗?”

    杨医生想了想,点头:“听着还不错,我等下去反应一下情况。”

    他说完,就对四个病人一一检查,问了他们的感觉后,自己这才带着医生离开。

    王志强很快过来,对唐宝道:“你先回去歇着,晚上我来守夜就行。”

    唐宝还没开口答应,顾行谨就赶紧附和:“是啊,阿宝你就回去休息吧,这里有强哥陪着我呢。”

    “没事,我来守夜就好。”唐宝不放心他的身体:“强哥你回去守着英姿吧?”

    “她们已经住到军属楼了,”王志强还是催着唐宝回去休息,保证自己能看好顾行谨。

    唐宝也觉得一屋子都是男人,自己留下守夜确实有不方便,才在他们的催促里回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