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早,天气便阴沉了下来,乌云密布,大风更是吹的外面的树木簌簌作响,像是风雨欲来。

    唐宝一大早就起床看昨儿晚上睡前开始煮的红枣小米粥已经很黏稠了,自己拎着几样东西,先下楼。

    门是虚掩的,杨医生已经过来给王英姿挂上了点滴,现在还在吃早饭。

    一大盘的面条上还有煎的香喷喷的鸡蛋。

    杨医生吃的很满足,还笑着招呼:“你吃了没?王嫂子的手艺真的好,我是特意赶过来蹭早饭的。”

    穆婉婉在厨房里煎药,听到声音赶紧出来问:“阿宝,我给你下碗面条吧?”

    “不用了,我吃了红枣粥。”唐宝把手里的几个网兜布兜递给她:“嫂子,里面药包里是党参,枸杞子,芡实这些东西,等大哥把猪脊骨买回来,你放进去一起煲汤,中午英姿和行谨都吃这个。”

    穆婉婉应了一声,双手接过她递来的东西,温声道:“等下你把钥匙留给我,我去打扫一下卫生,中午让志强去替你,你回来吃午饭成吗?”

    唐宝笑了笑:“没事,我随手一收拾就好了,就是每天午饭和晚饭要麻烦嫂子辛苦了。”

    昨儿顾行谨换下来的衣服,自己回来才发现都给洗干净了,这让她有点尴尬,不想自己的贴身衣物让别人替自己洗,只能装出自己很勤快的模样,进去给王英姿把脉后行针。

    “婶婶,叔一定会好起来的,你自己也要小心身子,才能更好的照顾叔……”小姑娘还小心翼翼的安慰唐宝,生怕她为顾行谨的事情担心的吃不下睡不着。

    唐宝和她说了会话,就出去问杨医生这次事故的伤亡。

    过了半小时后,这才收了银针,自己上楼盛好粥,就拎着搪瓷缸里就赶紧过来医院看顾行谨。

    王志强已经扶着他去上了厕所,看见她来了,笑着道:“你来了,今儿他能不能吃点好吃的补补身子?”

    “那就麻烦强哥去替我买些猪脊骨,鸡,或者乌鱼什么的都行。”唐宝从兜里掏出伍拾元钱递给他:“现在天气冷,你替我多买点回来,也免得每天去买菜。”

    王志强身上确实只有几元钱了,也不推辞,接了钱就赶紧出门去买东西。

    顾行谨的右手受伤,不能自己动手吃东西,唐宝就喂他吃了粥,这才低声问:“伤口疼不疼?要是太疼,我给你止痛?”

    “不用担心,等下会来换药!”顾行谨看着她的脸色关心的低语:“要是晚上太冷睡不着,就先放热水袋在床上。”

    唐宝嗔了他一眼:“别担心我,我睡得挺好的。”

    过了一会儿,有医生来查房后,两个护士就过来给他们换药。

    顾行谨担心唐宝看到自己的伤口会不舒服,毕竟唐宝拒绝学西医的借口,就是晕血,眼看要轮到自己了,眉头微微皱起,嗓音温和的低语:“阿宝,你先去替我问问杨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唐宝一听就知道他在打什么注意,手指轻轻的触碰上他的手臂,嗔了他一眼:“昨天动手术都看了,现在还担心我受不了?”

    他怕吓到她。

    可是她不亲眼看看伤口的恢复状况,这心里也放心不下。

    两个护士笑着和她打招呼:“唐医生,要不你给你爱人换药吧?免得我们弄疼了你爱人。”

    唐宝见顾行谨想说什么,赶紧一口应下:“行,你们指点一下我。”

    自己嫁了个军人,不管怎么样,多学点护理总是好的。

    她不容拒绝的瞄了他一眼,就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纱布一层层取下来。

    纱布上有血渍,也有药粉的残留,伤口还是血肉外翻,万幸的是没有大面积的发炎,不过却还是有些红肿。

    唐宝其实也知道大概,再加上两个护士说了一遍流程,动作极其小心的拿棉签擦拭着伤口,先给他消炎。

    刺痛让顾行谨忍不住浑身紧绷起来。

    唐宝手一颤:“是不是我弄疼你了?”

    顾行谨觉得她这么仔细,对自己而言才是折磨,护士来弄的话,简单的擦拭一下就过去了,哪里会这么细致?

    可是他看见唐宝一脸担忧的模样,温声道:“傻瓜,你太轻了,我怕痒这才忍不住。”

    唐宝才不相信他的鬼话,小心的将药水擦好,这才开始给他上药。

    这个时候,外面进来了几个人,目光一瞬间都锁定在顾行谨受伤的肩膀上。

    特别是叶婷婷,一脸吃惊的看着他肩膀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万份庆幸自己爷爷还活着。

    有了后妈,后妈又生了弟弟后,自己的父亲对自己就越来越冷淡,要不是有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叶婷婷知道自己现在的日子不会好过。

    特别是因为自己为难了那个女人,后妈就嫌弃自己丢脸,吹着耳边风想让爸爸把自己嫁人。

    要不是有爷爷奶奶在,她现在就已经匆匆嫁人了,不可能有现在的好日子。

    叶首长等着唐宝重新给他换药,又用纱布一层层缠好,这才走到床边开口道:“顾连长,伤口看着很严重,恢复的怎么样?会不会留下后遗症?”

    “首长好,看着严重,其实没什么大碍!”顾行谨一脸淡然的道:“出身部队,身上要没点伤,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军人。”

    叶首长边上的人就笑了笑:“不错,像个军人,好样的。”

    贺团长在边上也笑着道:“行谨的身手本来就不错,又有唐医生照顾,这肯定能恢复如初的。”

    他这话其实就是说给大家听的,军人开枪最重要的就是右手,要是因为受伤有问题,以后不是转文职就是退伍了。

    现在他特意在叶首长面前提起这事,就是为了让叶首长以后能多看顾顾行谨几分。

    叶首长示意小程把一些麦乳精什么的放在一边的小桌子上,开口道:“你好好养伤,我们已经是老了,部队需要像你们这样有勇有谋的年轻人。”

    他本来对顾行谨和唐宝的印象都不错,只是觉得这两个孩子对他们的亲人太凉薄而已,可是这回的事情让他知道,就算是人家的家庭有不和睦的地方,可是顾行谨本身的能力确实是不容小觑的。

    特别是顾行谨今儿出手不仅是救下了自己,还开枪打死了偷袭的三个敌特,让他手下的兵对他这个连长更是佩服。

    他们不仅对顾行谨嘘寒问暖,还探望了受伤的另外三个病人后,这才离开病房。

    早上九点来钟的时候,一场大雨就落了下来。

    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窗户上,倒是让唐宝微微皱眉:“也不知道王大哥回来了没有,这天气太冷,要是淋雨了可就麻烦了。”

    顾行谨知道王志强借了别人的自行车去镇上买菜:“没事,这种天气他出门肯定带雨衣了。”

    唐宝看着边上病床上的点滴快挂完了,自己过去熟练的给他换了一瓶,躺在病床上的年轻小伙子红着脸道谢:“多谢嫂子。”

    “没事,要不要给你倒点水?”唐宝心里其实很佩服这些军人的,要是没有他们不怕牺牲的保家护国,哪有百姓的安稳日子?

    而且现在住院的伤员多,医生护士都忙不过来,这病房里的四位伤员换点滴,倒茶这些就托付给唐宝了,说是明天就会有调来的医生护士陆陆续续的过来。

    本来这边的军区医院没什么病人,十几个医生也能忙过来,可是这一回救火受伤的人员有上百个,又加上昨儿中枪的二十几个军人,就是真的忙不过来了。

    顾行谨心里也知道,唐宝做的是好事,可是看着自己的媳妇关心别人的样子,他的心里有点酸溜溜的,好像有点吃醋了。

    反应过来的顾行谨,对于自己先前鼓励唐宝去当军医的念头,有点迟疑了。

    要适当了军医,那不就是每天都要给男人摸手腕把脉,或者是查看病人的伤口……

    说真的,他自己都不否认军队里外表出众的军人不少,哪怕知道自己的老婆喜欢的是自己,可是却还是让他开始有点犹豫了。

    虽然这样想不大好,思想觉悟不够高,可是他觉得有自己在外面保家卫国就好了,老婆晕血也不是坏事,再说她还想多生几个孩子呢……

    虽然不想承认,可是他知道自己这酸溜溜的感觉像是吃醋了。

    也不知道老婆现在是怎么想的。

    不过,要是唐宝自己想当军医,他也不会阻止,反正她是随着自己调动的,自己有空就去接她下班,送她上班……

    唐宝可不知道他已经在想很久以后的事情了,给三人倒了热茶后,又给大家换了床单被套,用干净的抹布擦了擦凳子椅子什么的,这才坐到顾行谨的边上休息。

    等顾行谨的点滴挂好后,他看着唐宝给自己拔了针头,又用酒精棉消毒,这才低声问:“我觉得自己可以回家休息了,也好把这病床留给需要的同志,听说病床不够,有人只能打地铺呢!”

    唐宝听了有点犹豫,按说他的身体自己也能照顾,而且自己也想给他好好补补身子,最重要的是医院里的病人太多,这病菌也多,要是交叉感染就不好了,犹豫的道:“那我去问问杨医生。”

    杨医生没有反对:“手术后的护理这一块,你自己都比我们厉害,趁着现在雨不大就出院吧?点滴什么的我明儿给你们送去,正好那小姑娘也要用,顺手的事情。”

    唐宝感激的看着他:“那就辛苦你了。”

    杨医生嘿嘿傻笑:“没事,反正我正好在你们那蹭早饭。”

    唐宝很无语的看着他,可是想到他昨儿给顾行谨做手术后疲惫的模样,也心软了:“那行,午饭晚饭都可以过去吃,反正也是多双筷子的事情。”

    杨医生感动的快哭了:“小师妹,你对我真好!”

    唐宝翻了个白眼:“你就别做梦了,老师可没收你这个老弟子。”

    趁着下午雨小点的时候,顾行谨就吊着胳膊出院了。

    恰好是快要吃晚饭的时候,男人们都回来了,见王志强打着雨伞送顾行谨回来,都过来关心的询问。

    等到他们回家没多久,大着肚子的刘小花就跟着左手拎着一只修理干净的公鸡,右手拎着一篮子洗干净的青菜萝卜大蒜什么赵安邦上来了。

    赵安邦和唐宝打了个招呼,就去房间里看顾行谨。

    刘小花对唐宝道:“这鸡我弄干净了,给连长补补身子。”

    “不用,菜我收下了,这鸡你拿回去吃。”唐宝赶紧推辞:“我这也买了鸡呢。”

    刘小花干脆自己把鸡放到厨房干净的盆里,这才道:“现在天气冷,放着也没事,再说你们人多,一只鸡一餐也就吃完了。”

    又瞪着唐宝:“你可不要和我推辞了,要不我以后可就不敢上门了。”

    唐宝这才作罢,问她:“秀春她们怎么不过来?”

    刘小花笑了笑:“你这才回来忙着呢,等顾连长好了,再让她们来串门。”

    她见唐宝要倒茶,赶紧阻止:“别忙了,我先回去了,明儿再来看你,蔬菜不准去外面买,我外面地里的菜都可以吃了,多的是呢。”

    唐宝送她离开,王玉仙也跟着自己的男人过来了,平时小气的她也拎了一块两斤左右的肉,还有二十个鸡蛋,本来大嗓门的她还下意识的放低了声音和唐宝说话:“你们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这多亏啊?反正他是因公受伤,这住院都是不用钱的,我还准备明儿去医院看你们呢……”

    唐宝听了哭笑不得:“反正我自己也能照顾他,医院里病人太多了。”

    又推辞:“这肉你拿回去给他们爷俩吃吧?我这买了肉呢。”

    王玉仙心里也舍不得,可是却很坚定的道:“你别嫌弃我拿的少,剁了包饺子馄饨给你男人补补身子。”

    随后的一个多小时里,住在这楼里的人大都拎着鸡鸭鱼肉什么的来探望顾行谨,唐宝想拒绝都拒绝不了。

    不过现在天气冷,大家也不愿意打搅顾行谨休息,都是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